菠萝网目录

踢开永乐 第482章 镇守台湾

时间:2017-11-30作者:七帅

    吩咐完了官员调换之事,允熥又想起了去年就想办但是一直拖到现在没有做的事情,正好琐里和西洋琐里派人来朝贡,还可以让他们当向导。

    允熥吩咐王喜道:“有个廣西人,名叫张碳,是举贤令后苍梧县举荐的人才,去年应该已经入京了,现在你去把他叫来面见朕。”

    王喜马上就懵了。‘张碳,这是何许人也?我怎么没听说过?’王喜疑惑。

    但是既然陛下已经吩咐下来了,也不能不找。

    王喜走到乾清门门外找到侍卫统领李波等人,问道:“你们可知这张碳是什么人?”

    “张碳?”李波等人也是一脸的疑惑。等王喜说了是去年举贤令举荐出来的人以后对他说道:“王公公,是不是派人去吏部问一问?既然是举贤令举荐上来的人才,吏部应该有记录。”

    王喜马上差遣常瑞江等人去吏部询问。吏部确实是有他入京的记录,当时也给他安置了公租房,常瑞江等人又马不停蹄赶往公租房。可是到了那里却发现张碳不在,常瑞江等人一边派人回去告诉王喜,一边焦急的等待,终于到了天烟等到了张碳回来。

    常瑞江等人也不知允熥是不是晚上还会接见他,又不敢自己下决定,带着张碳来到了乾清门,求守门的宦官请王喜过来。

    过了一会儿王喜走过来,对着明显有些兴奋还有些畏惧的张碳说道:“陛下现在正在接见别人,我可不敢通传,你在这里等会儿吧。”

    ……

    ……

    此时的乾清宫内,允熥确实在接见其他人,这两个其他人就是曹彻、昀英夫妻。

    允熥过年之前曾经说过过年之后要交给曹彻一个重任,今晚叫他们夫妻过来就是要将这个重任交给他们了。

    允熥与他们寒暄一阵,拿出一幅东南沿海的地图,指着那个在鍢建外海的岛屿说道:“你们知道这个岛屿吧?”

    曹彻看了看,笑道:“臣知道这个岛屿。当年臣还在讲武堂读书的时候曾经在外番课上听过,那时陛下还亲自管着讲武堂呢,。”他不动声色的与允熥拉了关系。

    “这个岛屿名为小琉球,岛上都是一些未开化的土人。岛屿面积倒是不小,比琼州要大得多。……”曹彻一口气说了许多。

    允熥笑道:“看来你当年外番课认真听过,没有都睡过去。”

    “不错,这个地方现在只有一些土人,南端有极少数的汉人,都当年宋元战乱时侯逃过去之人的后代。”

    “虽然此地荒凉,但是距离大明太近又是无主之土,朕打算将此地纳入大明治下。”

    昀英笑道:“三哥,是又要加封一个叔叔或者兄弟,然后让外子为左相?”她说出了和当初徐景昌类似的话。

    “不,”允熥说道:“朕打算采用一种新的方法。”

    “朕决定将这个岛屿改名为台湾,为鍢建省的一部分,不过设立台湾镇,设立台湾总兵,加将军衔,主管当地的军政大权。”

    如果说这些还在曹彻的想象范围之内,下一句话就让他们大吃一惊:“朕决定由你曹彻担任台湾总兵,并且仿效驻守雲南的沐家。”

    仿效沐家?昀英和曹彻互相看了看,意味着将由他们曹家世代镇守台湾?

    世代镇守台湾,由于现在台湾完全未开化,一开始未必是什么好事情,甚至要两三代人的努力才能让台湾有些地方显得富饶一些。才能开始享受。

    可是到了那个时候,那时的陛下会不会又反悔撤销了他们的世代镇守?

    不过转念又一想,就台湾这点儿小地方,还能有多富饶?况且他们又只是世代镇守,不是藩国;况且世代镇守的时间长了,对于这种番民较多的地方国家为了稳定也不会撤销,雲南的沐家不就是这样?

    所以曹彻说道:“陛下既然已经下了旨意,臣岂敢不从?”

    允熥早就料到他会答应。曹家两脉,曹行是长子,将来继承侯爵之位;他曹彻只是次子,虽然尚了公主又得到了大哥转让的天成伯爵位,可是这个爵位不可世袭,就算尚了公主将来也不过是世袭一个指挥使。所以想要前程必须自己拼搏。

    而镇守台湾比起去边关打仗可好多了,或许功勋来的不快,可是胜在稳定,对于既想拼搏但是吃苦耐劳精神有所退化的勋贵家族非继承人子嗣来说非常适合。

    既然他已经答应,允熥也不废话,直接说道:“朕给你一个卫的人马,从福键调一个卫过去。至于百姓,朕可以许你从鍢建招募百姓过去开荒,不过需要提前经过朕的许可。”

    “卫所的粮饷由鍢建都司负责,朕再让工部负责在岛屿南端选址筑城,筑造台湾镇城,大概按照北方的边关城池来造。至于其他的,就由你们自己慢慢教化番民了。”

    现在台湾并不重要,允熥也不怎么重视,只是觉得就这么大的一个岛屿放在大明附近不管,早晚沦为海盗的聚集地,不如早早的派人镇守。

    之后允熥又与他们说了一些事情,一起用了晚膳。

    晚膳之后昀英说道:“三哥,我想回去看看我母妃。”

    允熥当然不会不答应,说道:“那你就今晚在宫中留宿一宿,明日再返回府邸。”

    “曹彻,你可以去拜见李太妃,但是不能在后宫留宿,朕让宦官带你在皇城内找间屋子休息一晚。”

    昀英曹彻夫妻躬身行礼。

    等允熥安排好了曹彻晚上休息的地方,一看刻漏,才蓦然发现已经是戌时了。

    允熥打算前往后宫。今天晚上已经加班很久了,他很疲惫,想马上休息。但是注定允熥的想法今晚是无法实现了。

    王喜在曹彻被送出乾清宫之后就走到了允熥身边,对他说道:“陛下,今日上午陛下让奴才宣召的那个叫做张碳的人已经到了乾清门,陛下现在是否召见他?”

    允熥正打算起身去往坤宁宫呢,忽然听到了王喜的话,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之后才说道:“那个张碳什么时候回来公租房的?”

    “是在伴晚时分,陛下。”

    “他这一天都干什么去了?”

    “奴才不知。”

    允熥想了想,本着今日事,今日毕的原则,决定现在就接见他。当然,如果张碳今日不在公租房不能给他一个满意的回答的话,允熥的不满将双倍爆发出来。

    王喜出去叫张碳过来的时候,他已经在乾清门等了一个多时辰了。现在是冬天,他身上虽然穿着棉衣,可是没有遮挡寒风的房屋,还是被冻得瑟瑟发抖。

    王喜看了一眼就明白怎么回事了。这些侍卫觉得张碳今天一整天不在家耽误了他们的时间整他呢!反正就算是允熥任命了张碳为大官也管不到他们这些侍卫。

    王喜马上说道:“你们几个,赶快让他进去烤烤火。陛下要见他,你们就让他这个样子去见陛下?”

    几个侍卫大吃一惊,他们都以为允熥今晚不会召见他了,所以才敢这样冻着他,谁能想到陛下这时还要召见他。

    几人忙把张碳带进值守的小屋子,让他烤烤火。

    张碳好像也没有什么愤懑之情,也或许是不敢发作出来,老老实实的烤了一小会儿火,然后跟随王喜走向乾清宫。

    乾清宫内,允熥等他行完礼之后问道:“张碳,你今日都干什么去了?”

    允熥的声音非常平静,不过若是熟悉允熥的人都知道允熥这样说话时心情都不太好。

    张碳有些害怕的说道:“陛下,臣今日出宫去向吏部请求让草民回乡了。”

    ‘啊!’允熥怎么也想不到会得到这么一个答案,下意识说道:“可是今日有人去吏部查询,并未见到你或者听说你来过。”

    “陛下,臣是卯时起床,上午练习一番武艺,又在公租房吃过了午饭,之后才去的吏部。下午草民一直在吏部请求他们许臣回乡,但是他们一直,不许臣回乡。臣不得已伴晚时分返回公租房。”

    怪不得,根据侍卫们的话,他们是午时之前前往的吏部,之后在去公租房前又吃了午饭,所以双方的时间正好错开了。就是他们在大街上遇到,互相也不认识会一错而过。

    允熥有些啼笑皆非,轻声说道:“原来如此。”然后提高声音说道:“你起来吧。”

    允熥又让他坐下,问了问廣西的各种情况。只是张碳说话磕磕绊绊,方言又重,允熥很费劲才能听懂他说什么,所以收获也不多。

    之后允熥才对他说道:“你可知道朕为何叫你进京?”

    经过刚才的一番问答,张碳终于不怎么紧张了,可是听到允熥这句话又开始紧张起来,磕磕巴巴地说道:“陛下,臣不知。”

    他去年被举贤令征召到了京城,其它因为举贤令而来京城的人都很快就有官作了,只有他,陛下一直即不召见他,也不让他回乡,也不给他官坐,让他在京城待了快五个月,都快把他逼疯了。

    好在现在允熥马上就要揭开谜底了。他说道:“朕宣召你来京城,是要让你走海路去西方探索。”

    探索?张碳一愣,说道:“陛下是想让臣为使臣?”

    “不,不是使臣。就是探索。”允熥说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