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踢开永乐 第479章 科举(完)

时间:2017-11-30作者:七帅

    允让夏原吉去拟旨以后,刚才被允打了个措手不及的在场官员才开始认真思考允刚才所说的除了废除主考官之外的考试制度改革。

    陈迪马上就发现了一点,对允说道:“陛下,刚才陛下所说,出题官只负责出经义题与时文题,那陛下,策论题由谁来出?”他自己已经有了一个答案,不过最好还是让陛下自己说出来。

    允果然说道:“这次的策论题目由朕来统一思考。”

    统一思考?这是什么意思?陈迪不太理解,不过并未继续就这一问题发问,而是又问道:“陛下,那这些阅卷官、出题官和提调官都以何人为之?”

    允思索片刻之后说道:“以光禄寺少卿廖生为提调官,提调考场。至于其他,等到下月朕再钦点。”

    陈迪马上懂了允的意思。监考这种职责,一向最为内外所重视,若是有什么舞弊的丑闻可不得了,所以提早任命无妨;可是阅卷官和出题官就不一样了,早早选定的人,出题人万一泄露了题目怎么办?阅卷官万一与某个考生约定好了作弊怎么办?并且这还很难抓到真凭实据。所以允暂时不任命。

    陈迪又问了几个细节问题,允一一作答。这时夏原吉拟定的圣旨也已写好,允看没什么问题盖上大印,下令下发京城各衙门并且记录在邸报上。

    等陈迪退下之后,允叫来侍卫李波说道:“你派人去各王府传旨,就是这次会试,还有稍后的殿试策论题目,让朕的叔叔、兄弟们想一想,有没有什么想法,呈给朕。”

    “若是有人愿意出经义的题目,也可以,入宫来告知朕。不过不管是策论题目还是经义题目,朕不保证一定会采纳。”

    现在还在京中平日里镇守地方的亲王不少,他们很可能能够看到允看不到的问题,所以允决定让广大的亲王也投入到出题之中,集思广益。

    尤其是镇守边关的代王、谷王、前任燕王等人,允对他们寄予了很大的期待。‘尤其是四叔你,不知道你愿不愿意出题呢?’允想着。

    ……

    ……

    虽然平时大明官僚机构的效率不高,但是这种时候显然算作特殊情况。礼部的书吏以惊人的速度书写好了张贴的大字报,并且在贡院的四周围墙上都张贴上了。

    无数书吏还在京城各处的客栈酒馆宣扬此事,在天烟之前就做到了让京城九成的举人知道了这件事情。

    无数举人热烈讨论起来,有赞同的、也有不赞同的,还有不置可否的,不过不管是持有何种观点的,都不是特别激烈。

    如果说秀才只能算是统治阶级的预备分子,那么举人就真正已经是统治阶级的一员了。按照朱元璋制定的制度,举人在地方上享有特权,是士绅中的头面人物;允虽然取消了免税的特权,但是也增加了对于举人的财政补贴,再加上举人家人不必服徭役,举人已经可以和在职官员一样被称之为老爷了。

    所以举人家里就没有穷的,不像是秀才考举人那么急迫。他们还担心万一说了什么被人听到举报,参一个妄议朝政就吃不了兜着走了。

    不过有人欣喜有人不满那是免不了的了。此时京城的一间客栈之内,就有一人半是嫉妒半是恭喜地对另外一人说道:“敬止兄,你一向主张以五经为主而非四书,平日里对五经都多有研究,这次的经义恐怕难不倒敬止兄你了。”

    被称为敬止兄的人却不像他的这个同乡这么有信心。他说道:“原田兄,虽然如此,可是今年策论也将与经义同等重要。咱们平日里居于乡间,对于国家大事的毫末见解,恐怕入不了阅卷官的眼。”

    那个同乡说道:“哎,敬止兄,平日里的邸报你也时常从县中借来看,见解可比我们强多了。会试又不是与在朝的官员相比,而是与其他举人相比,必然能够中式。”

    敬止兄笑道:“谢原田兄吉言了。”

    这时忽然响起了一声嗤笑声,然后听到带着湖广口音的官话说道:“经常看邸报就自认为策论能够在举人之中出类拔萃了?你们茳西人也太……”

    二人看向声音传来的方向,见到两个穿着一身青衫的人从楼上走下来,其中一人脸上带着嘲笑之意。

    原田兄也反唇相讥:“两个湖广佬还是先将官话练好再说吧。”地域攻击从来都是陌生人互相讽刺的重要手段之一。

    那个脸上带着嘲笑之意的湖广人有些恼羞成怒,正想说什么话,另外一个湖广人阻止了他,然后转过头说道:“我这朋友首先出言不逊,自是不该,可是这位来自茳西的兄台如此讽刺,不是君子之道吧。”

    敬止兄说道:“这位兄台说的是。”

    那个福健人见他颇为礼貌,对他产生了些许好感,说道:“在下湖广石首杨溥,不知兄台尊姓大名?”

    “不敢,在下江西吉安王艮。”他也躬身还礼。

    这时又有两个人从外面走进来,见到这个情形,其中一人问道:“敬止兄,原田兄,这是?”

    敬止兄说道:“结识了一个新朋友。”又转过头来对杨溥说道:“这是我的两个朋友,也都是江西人。”

    这两人分别说道:“在下吉安胡广/新滏金善。”

    杨子荣也回礼道:“在下石首杨溥。”

    三人互相聊了几句,都觉得对方文采飞扬,顿时起了惺惺相惜之意。

    王艮又拉着自己原来身边的朋友对杨溥说道:“刚才不过是些许的误会,你们二人何必介怀。这也是我们茳西人,名为李贯。大家各让一步吧。”

    李贯有些不高兴,但是见自己的三个朋友都如此,只能表现的并不介怀说道:“见过杨兄,刚才是我不对。”

    杨溥也看出来他恐怕仍然介怀,自己也不愿热脸去贴人家冷屁股,也就淡淡的说道:“李兄不必如此。”

    胡广见到他们二人不咸不淡,心知李贯仍然心中别扭,拉着李贯回他们的客房安慰他;王艮与金善、杨溥二人在大厅之中坐下说话。

    他们三人的隔壁一桌也坐着两人正在说着什么,其中一人听到他们三人的谈论,对另外一人说道:“勉仁兄,我听那几人应该也是饱学之士,恐怕不容易落榜,不如过去和他们认识一下?”

    谁知另外那人却说道:“若是将来他们中了进士同朝为官,自然有认识的日子,何必着急?”

    之前那人笑道:“勉仁兄,那要是万一你落榜了呢?”他们二人关系极好,所以这样的玩笑也开得。

    这人十分自信地说道:“我杨子荣岂会落榜!”

    ……

    ……

    伴晚时分,允的侍卫常瑞江驾马来到燕王府,伸手擦了擦额头的汗水自言自语道:“总算是只剩下最后一家了,马上就可以返回皇宫了。”

    一边说着,他下马走到燕王府门前,和看门的门子说了几句话,然后将马匹交给门子,自己走进了王府之中。

    府内,代王朱桂正在和前燕王朱棣说话。朱棣说道:“十三弟,我这个身份,宴会上你来找我说几句话也罢了,可是来府邸上拜见,这……”

    朱桂打断道:“不管如何,你都是我四哥,既然允没有将你软禁,我就回来拜访你。”

    朱棣有些感动,不过他还没有感动完,朱桂就接着说道:“可是,四哥,你之前的事情弟弟我当然知道,今天咱们两个第一次面对面交谈,我就直说了。”

    “允对咱们已经够好了,完全与当年父皇还在的时候对待相同,四哥你却还不知足!确实,他要将咱们大多数人都打发到海外去,但是也不白打发,一人有一国,不比在中原为一个亲王舒服?”

    朱棣不管心中怎么想的,都虚心的接受了朱桂的批评。

    朱桂又说道:“这次要不是允宽容,你现在最少也是软禁至死,除去事迹不可考的夏商时代,又有那一位君王曾经如此宽容反贼?”

    朱桂说到这一点,朱棣是没法不服气了。从周代开始,造反之后还能活的有几个,但是还能自由活动甚至到海外为官的是一个没有。虽然在朱棣看来这是妇人之仁,但是对于大多数人来说,这样的气质让人心折。

    朱桂之后又与朱棣说了许多,正说到北方应该如何防备蒙古的时候,忽然燕王府的下人来通报:“有宫里的侍卫来传旨。”

    朱桂住了嘴,与朱棣一起站了起来。

    不一会儿常瑞江走了进来,与他们互相行礼之后他说道:“四,殿下,代王殿下,陛下让臣来给殿下传信,……”

    听完了常瑞江的话,朱桂马上笑道:“孤正好刚才与四哥说到了一点,不必再多想了,就用这个为草拟的策论题目吧。”

    说着,朱桂拿出一张上好的宣纸,在上面写上四个字:御蒙之策,然后递给常瑞江。

    朱棣也说道:“我也不必再多想了,正好这段时日一直在思考的一件事情可以用来为策论题目。”

    他也在纸上写了四个字,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