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踢开永乐 第476章 修路与提振

时间:2017-11-30作者:七帅

    用完了早饭,允熥启程去上朝。

    昨日是上元节灯会的最后一天,灯会的结束让广大官员终于接受了过年休沐日结束的现实,开始认真工作起来。

    所以今日就有官员一上朝提出了一个非常重要的事情。礼部尚书陈迪上前说道:“陛下,二月初九就是会试的第一场考试了,可是现在主考官尚未选定。不知陛下想选定何人为主考官?”

    ‘还有二十天就是会试了么,这些天陪着三个妻子和几个孩子,都把这件事给忘了。’允熥想着。

    虽然现在的科举考试有些不尽如人意,考出来的并非都是适合为官的人,但是它最重要的一点就是给了普通百姓以希望。‘朝为田舍郎,暮登天子堂’,这样的事情让普通百姓家里有上升的希望,让一个王朝在中后期不至于是一潭死水,所以可以极大地维护社会稳定。

    也因此即使科举考试存在很多问题,也只能进行修补而不是推到重建;满清末年要不是突然废止科举,一下子失去了实际控制乡村的平民举人、秀才的拥护,本来还可以多蹦跶两年的。

    允熥这样想了一会儿才发现自己走神了,忙收拾思绪说道:“此事朕下朝之后思量一下,再做决定。”

    刚才虽然允熥走神了,不过大家都以为允熥是在思考人选,所以也没有在意:至于人选,也得经过多方思量,没有当场决定也正常。

    之后工部左侍郎赵毅上前说道:“陛下,过了二月就要开春了。去年和洪武三十一年工部都没有整修京城的道路,今年需要整修道路了。请陛下同意征召百姓服徭役。”

    这个时候沥青没有被发现,允熥心心念念了多年的水泥仍旧未研究成功,所以城里的主干道都是石板路,小道只能是土路了。石板路容易坏,土路则一下雨下雪就泥泞不堪,必须经常修整。土路平时应天府征发几个徭役随便修修就行了,反正官员贵族不走;石板路必须认真修,所以耗费巨大,每次都是工部主持。

    允熥说道:“准。”

    之后又有各衙门的主官奏报了一些事情,允熥有些当场作出了决定,有些则没有。

    今日的事情也不多,况且一般的小事也不值得在早朝上说,所以很快,“退朝!”侍者说道。

    允熥返回乾清宫,见到通政司递上来的奏折,轻声说道:“奏折还是这么少么。”

    允熥有些不满:我都已经将你们的假期从三天增加到了五十几天,过年更是有二十几天的假期,你们还这样怠工,真以为朕拿你们没办法么。

    允熥对王喜说道:“传蹇义过来。”王喜应诺。

    四辅官见允熥在轻声说了这一句话之后就宣蹇义过来,就明白允熥这是有些生气了,顿时有些不自在。

    尤其是被允熥宣召到了乾清宫的工部左侍郎赵毅更加尴尬,他们工部除了他上朝时奏报的这件事情外没有其他的奏折,在六部之中是最少的了。但是这也不赖他啊。下面的官员仍然处于放假状态,今日才稍稍好了些,他也没办法。

    从都察院将蹇义宣来还需要些时候,允熥先吩咐别的事情。

    “赵爱卿,”

    “臣在。”

    “工部尚书也空缺了将近一个月了,朕就提拔你为工部尚书。”

    “臣谢主隆恩!”赵毅高兴地跪下说道。

    虽然因为他也算是允熥的嫡系,之前保卫宝钞的时候他就协助过允熥(第37章),所以接任工部尚书可以说是十拿九稳,可是心里总不踏实。这下子就彻底踏实了。

    按说之后就没有他什么事儿了,不过允熥却没有让赵毅马上退下,而是问道:“现在除了石板以外真的没有什么修路的东西了?”

    赵毅一愣,没想到允熥会关心细节问题。不过好在他之前已经有所准备,躬身说道:“陛下,除非是使用黄土铺路,之后反复捶打成千上万次,会比石板路要好。可是这样耗费的人工……”

    允熥想了想,说道:“你可知道赵宋沈括的《梦溪笔谈》中所说的火油?”

    “火油?臣知道。”赵毅有些疑惑允熥为何会突然突然提起火油。‘我记得火油可以用来点灯,没听说可以用来铺路啊?’他这样想着。

    “那你可知道哪里有火油矿?”允熥的声音透出一丝急切。

    “启禀陛下,臣不知。”赵毅说道。

    允熥当然不是想用石油来铺路,况且目前技术水平还到不了第二次工业革命的程度,石油的用处也不大。

    他想要找的,是沥青。

    沥青是非常有用的材料,尤其是用来铺路比水泥还有好用,所以允熥会想要沥青。

    沥青分为地沥青和焦油沥青两大类。地沥青又分为天然沥青和石油沥青,而允熥现在想要找的,就是天然沥青。天然沥青是石油渗出地表经长期暴露和蒸发后的残留物,所以有天然沥青的地方地下都会有石油(火油)。而沥青此时还不为人所知,石油倒是很多人都知道,所以允熥问哪里有石油矿。

    允熥听到赵毅的回答略微有些失望,不过这也在预料之中。

    不过就在这时,齐泰忽然说道:“陛下,臣知道哪里有火油矿。”

    “什么?”允熥惊喜的问道:“在哪?”只要不是大庆油田这种地方,都行。

    “陛下可还记得五年以前北巡之时,从青州北上路过路过的利津县?”齐泰说道。

    “记得记得,那里有火油矿?”允熥问道。

    “是陛下,臣记得那里百姓曾经从地下挖出火油矿,以此来代替灯油。”齐泰会答。

    ‘这太好了,真是得来全不费工夫。’允熥高兴的坐在座位上想着。

    “赵爱卿,马上派人去山東利津县,到当地寻找一种东西。这种东西为烟色或烟褐色,质地大概类似于泥浆,一般有火油的地方就有这种东西,朕命名为沥青。沥青可以点燃,只不过点灯的效果不好。”

    “朕琢磨着,它可以用来铺路,应该比石板路要好。”

    “朕也马上给山東布政使司、宾州州衙和利津县衙传旨,让他们马上就开始准备。”允熥连声吩咐。

    众人虽然对于允熥说有这么神奇的东西半信半疑,不过既然允熥已经下旨,也就躬身应诺。

    允熥让夏原吉拟旨,又吩咐了赵毅几句,让他下去了。

    这时黄路走过来说道:“陛下,蹇御史来了。”

    “他过来了?快让他进来。”允熥说道。

    不一会儿,蹇义走进来对允熥躬身行礼:“臣蹇义见过陛下。”

    “这么多礼干什么,又不是朝会。”允熥笑道。

    “礼不可废。”蹇义淡然道。

    蹇义早就摸清允熥这方面的性情了。允熥确实不拘礼,臣下在非正式场合和他礼仪简单一些也不在意,但是如果臣下执意行礼,他还是会感到高兴。蹇义就是抓住他这一点儿每次都行礼,增加允熥对自己的好感。

    允熥果然有些高兴,虽然脸上并未显露出来。

    允熥笑道:“都察院左都御史来恭请告退回乡,因为他已经年过六旬,朕就准了。”

    蹇义心头一跳:‘莫非是……’

    没等他心头跳完,允熥就说道:“朕思来想去,决意任命你为都察院左都御史。”

    蹇义内心瞬间就狂喜起来,不过表面上还是说道:“陛下,臣的资历恐怕不够。”

    允熥说道:“御史之职,不论资历,你不必推辞。朕既然已经任命,就绝对不会反悔。”

    “况且你之前在河難与楚智等人一起发现了传国玉玺,立功巨大,左都御史也是够格的。”

    蹇义这次不再推辞,躬身谢恩道:“臣谢陛下。”

    允熥笑道:“朕就将都察院交给你了,爱卿不要辜负朕的信任。”

    蹇义大声说道:“臣绝不辜负陛下的信任。”

    “那好,”允熥笑道:“朕现在就有任务交给你。”

    “今日你上朝,也看到了,过年的休沐已经过去了三日,但是朝堂之上的百官仍然萎靡不振。你让他们知道知道,现在今日已经是正月十八,明日就是正月十九了。”

    蹇义有些犹豫:允熥这摆明了是要杀鸡儆猴,提振百官的精神。这鸡倒是好杀,可是……

    “陛下,去岁末,陛下刚刚清理了江浙枉法之官,这次若是闹得太大,恐怕引起朝堂有所动荡。”蹇义说道。

    “不需闹得太大,只需让百官有所紧张即可。”允熥说道。

    蹇义左思右想觉得不能拒绝,于是躬身说道:“臣知道了。”

    允熥又嘱咐了他几句,蹇义一一答应。

    不过就在他想要退下的时候,允熥忽然问道:“你觉得现在科举考试有没有什么问题?”

    科举?问我有没有什么问题?蹇义有些拿不准允熥的意思,说道:“科举是先帝钦定的考试,应该没有什么问题。”

    说完了这句话,蹇义又仔细观察允熥的表情,没有见到任何变化;又想着允熥不喜欢大而空的话,咬咬牙说道:“但是陛下,臣以为四书太过简略,是否应该增加对于五经的考察?”

    允熥表情有所变化,不过蹇义没有看出来到底是什么意思。

    允熥也没有给他仔细观察的机会,让他退下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