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踢开永乐 第466章 逛上元灯会

时间:2017-11-30作者:七帅

    正月十四,这一天允熥没有留在宫中,而是一早就出了宫。

    明日就是上元佳节,而从正月十三到正月十七都是上元节灯会,也是大明一年到头唯一不宵禁的几日,全国的各个城市都十分热闹。

    这也成了全国各地的衙役最忙的日子。尤其是京城,官员多如狗的地方,哪个官员家里出点儿什么事情都找两个知县的麻烦,所以这几日江宁县和上元县的衙役全体出动,维护京城的治安。

    允熥走在路上,少有的见到了每条街上都有衙役或者五城兵马司的番子正在巡街,不过并没有什么勒索行为,至少允熥没有见到,不过形迹可疑的人被盘问一番是免不了的。

    允熥今日出来,就是来逛街的。他昨日晚上掐指算了算,发现自己已经有差不多一年的时间没有到民间来逛一逛了。

    他觉得这可不行,太过于脱离群众了。作为大明的最高统治者,虽然工作职责不包括为人民服务,也不必从群众中来到群众中去,但是脱离群众总是不好的。

    所以允熥决定今日出宫四处逛一逛,体察民情。虽然京城百姓的生活不具有普遍性,但是也可以看出来什么。

    作为上元节灯会的日子,大街上当然十分热闹,无数人在大街上闲逛。

    最开心的当然是小孩子。他们过年可以穿新衣服,可以吃平时舍不得吃的东西,可以得到一点儿零用钱买新奇的小玩意儿。尤其是这五日是上元灯会,很多口袋里的零花钱已经花光的小孩子又得到了一些零用钱,凑在一起开心的在家附近的大街上逛着。

    允熥见到这些小孩子也不禁露出了笑容。这个时候大街上可没有那么多的熊孩子,京城贵人多,指不定哪个一身布衣的人就和六部尚书或者哪个爵爷扯得上关系,各家都对自己的小孩千叮咛万嘱咐不许冲撞了生人。

    在京城,起码得伯爵以上的人家里的孩子才敢当熊孩子。不过这样的人出门身边都跟着下人,普通百姓见到就远远的躲开了。

    允熥身边当然也是一堆侍卫,但是允熥的侍卫多会伪装啊,大家都穿着一样的衣服,就好像一群卫所的普通世袭武将一样。百姓虽然也不会招惹,但是也不会特意避开。允熥此时就穿着一身并不惹人注意的棉衣,混在侍卫当中。

    允熥接连走了数条街道,都没有见到有权贵家的子弟仗势欺人,也没有见到衙役勒索,于是对侍卫们说道:“看来京城治理的还不错嘛。应天府和上元、江宁县都该赞许。”

    侍卫们有些纳闷:没有见到权贵仗势欺人也就罢了,本来这样的事情现在在京城就不多,大过年的谁家都不愿意有什么晦气;可是没有见到衙役勒索就很奇怪了,这样的日子正是衙役们捞外快的好时候啊!

    他们没有想到,允熥逛得几条街道都在上元县内,而现在的上元知县是允熥的中书舍人出身的黄淮。黄淮肯定不打算在知县这个档次的官位上多待,他也明知允熥下放他就是锻炼他,所以到任以后雷厉风行,整顿吏治,开除了好几个恶行较多的衙役。

    这些人也想找人,但是他们能够找到的人不过就是应天府的官儿,而这些应天府的官儿都不敢得罪黄淮,自然没有人去找黄淮的麻烦。于是这些人都知道黄淮上头有人了,也都老老实实在黄淮底下干了。黄淮又知道允熥有灯会这几天出门逛一逛的习惯,所以这几天管的特别严,他们自然发现不了衙役勒索。

    允熥逛了半日,感觉有些饿了,找了一家面馆吃了午饭,然后向着京城的侧门走去。但是允熥又不进去,只是在外面等着,好像在等着什么人似的。侍卫们有些纳闷。

    不过他们马上就不纳闷了,因为有人走了过来,并且为首的这人他们一看,竟然是大明的皇后!

    原来允熥想着皇后熙瑶自从入宫已来,除了拜祭以外还从未出过宫,于是今日带着她一起在宫外逛一逛。

    侍卫们紧张的手足无措,下意识的想跪下行礼,但是又反应过来这是微服,又忙止住。

    不仅是他们紧张,熙瑶比他们还紧张。太子妃跟着太子一起逛街,熙瑶倒是在前朝的文人笔记中见到过;皇帝单独在京城四处逛一逛,更是常见;可是从未见到过皇后与皇帝一起逛街的。

    熙瑶因为太过于紧张,不由自主地就伸手拉住了允熥的手,顿时就觉得心安了下来。允熥也就拉着她的手,向着灯会的地方走去。

    侍卫们都惊呆了,这里可是宫外,这也太惊世骇俗了,万一让认识允熥的老学究见到,允熥明日就会有一些奇奇怪怪的名声;熙瑶更是有可能获得狐狸精这一对于皇帝后妃来说最为高级的荣誉称号。

    但是他们看着允熥一脸理所当然的表情,和熙瑶一脸心安的表情,谁敢上去提醒?只能由他们去了,然后侍卫们把守住所有的方向,保证不让其他人看到。

    不过这样一来允熥和熙瑶的视线也就被遮挡住了。熙瑶有些奇怪,然后感受到了她的右手好像还握着另外一只手,顿时明白过来,脸腾地一下就红了,忙松开了抓着允熥的手。

    允熥轻声笑了笑,也没有执着于抓回熙瑶的手。这毕竟不是宫里,允熥也害怕自己和熙瑶明日有一些奇奇怪怪的称号。

    走到了灯会的地方,熙瑶一看从前就来过,说道:“夫君,灯会晚上最好看吧,现在还差一点儿。”

    允熥回道:“当然是晚上最好看,可是……”

    他话并未说完,不过熙瑶已经明白了他的意思。

    要说这灯会自然是晚上最好看,可是允熥身份特殊,继位之前还下午溜出来看过晚上的等会,可是继位之后就不敢了。

    熙瑶带着允熥在灯会四处走动,不时指着某个卖花灯的人说“这个人我从七岁到十五岁每年都见过,只不过比这年轻一些,没想到还在这里卖花灯。”

    熙瑶当然不只是看,也买,并且买的很多。或许是这里勾起了她的很多童年回忆,平时稳重的熙瑶也变得孩子气起来,不时和从前见过的老卖家说几句话。

    你还别说,长相差不多的姐妹花很少见,熙瑶今日又打扮的和未嫁之前差不多,只是发髻不一样了,所以记得她的人还不少,很多人都打听:“你那个姐姐或者妹妹呢,怎么没和你一起出来?”

    熙瑶也不知怎么回答,就没说话,不过大多数人马上恍然大悟:“你们都已经嫁人了,自然不方便一起出来。”

    还有很多人在他们离得远些了以后互相谈论着:“你说这姐妹二人长得如此相像,就是入错了房估计也认不出来吧。没准真就发生过这样的事情呢。”

    他们以为允熥夫妻听不到,允熥夫妻也确实听不到,但是还有侍卫在四周分散护卫啊!所以就有侍卫听到了。

    不过侍卫也没敢把话和允熥说,只是狠狠地瞪了那几个人一眼,心中暗想:‘回头有你们几个好看。’

    眼看着天色不早了,允熥晚上还有事情,他们夫妻二人就打算返回了;但是就在他们要出去的时候,熙瑶听到一个疑惑地声音:“瑶儿?”

    熙瑶马上侧头,就见到了自己的兄长薛熙冉、嫂子魏氏,和弟弟薛熙扬。

    允熥也转过头来,见到是他们几个,马上对看着有些激动地熙瑶说道:“别喊!”又吩咐了身边的侍卫几句,然后带着熙瑶来到了附近的一间酒楼中,要了一个隔间。一路上,熙瑶都魂不守舍的,想着你的兄弟。

    不一会儿,煕冉带着妻子和弟弟走了进来,刚想要行礼就被允熥拦下:“不必了,你们兄妹见面的时候也不多,就不必行礼了。”

    允熥随后站起来,对熙瑶说道:“我在外面等你。”就走了出去。

    煕冉想说话,但是还没等他说什么,熙瑶首先说道:“大哥,好久不见了,……”

    熙瑶已经很久没有见过她的兄弟了,话有很多,她又知道时间不多,所以又急又快的说着,煕冉和煕扬有时候都没有回答的机会。不过熙瑶看起来只是单纯的想和自己的兄弟说话,对于他们是不是回答了不怎么在意。

    过了一会儿,煕冉才捞到机会问道:“大妹妹,陛下今日带你出来逛灯会?”他到现在都以为自己是在做梦。

    熙瑶红着脸点点头。

    煕冉顿时有些感慨:“陛下对你真是,”他完全不知道该用什么词,宠爱?

    煕扬也趁机问道:“大姐,二姐呢?没有一起出来?”

    “怡儿留在宫中看家。”熙瑶摸着煕扬的头,笑着说道。虽然现在煕扬已经比她还高了,但是在熙瑶心中,他永远是那个小小的小男孩。

    他们又互相说了几句,煕冉嘱咐道:“瑶儿,就算是陛下宠爱你,你也要做好皇后的本分,不要恃宠而骄。”

    熙瑶点点头说道:“我知道,父母也嘱咐过我多次。”

    之后煕冉带着妻子、弟弟首先走出来,对允熥行礼之后走了。熙瑶整了整头发,又擦了擦脸,走出来跟着允熥一起返回皇宫。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