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踢开永乐 第461章 首次拜祭英灵庙

时间:2017-11-30作者:七帅

    思齐起来以后,允熥又去另外一位肖像功臣庙的漠北之战的人——陈兴的画像和牌位面前。

    陈兴是允熥最初的两个侍卫之一,在允熥心中的地位与众不同。其实以陈兴最后的功劳,虽然也算救驾,但是他的牺牲并没有保证允熥一定脱离危险,本来是够不上肖像功臣庙的。

    但是在允熥的坚持下,陈兴还是入了功臣庙。虽然最后没能配享太庙,不过,‘将来等我故去了,一定让你配享我的庙宇。’允熥想着。

    允熥拉着文垣的手说道:“文垣,这位是你父亲当年的侍卫,与你表舅杨峰是朕最初的两位侍卫。四年多以前的征漠北之战的时候,为了掩护父亲,被蒙古人击杀了。”

    “他也是朕最初的亲信之一,当年……”

    文垣虽然已经会说话了,但是并不能理解允熥这些话的意思。允熥当然也知道他不会理解,但是他还是要说,因为他想让文垣记住:

    “大明的江山,是由武将和士兵们舍生忘死打下来并且守护的,虽然他们的目的并不都是为我大明尽忠,一开始太祖刚刚起兵的时候是为了抱团活下去,现在则多半是为了升官发财,但是判断一个人,一定要论迹不论心,不管他们怀着怎样的目的,既然为大明流血了,都要记住他们。”

    之后允熥带着文垣在功臣庙中四处拜祭,不时还介绍一下某个人的生平履历,重点是大明的开国几位功臣和历次讨伐蒙古战死的人。虽然文垣懵懵懂懂,可允熥还是坚持不懈的介绍着。他相信,总会有些作用的,让文垣记得大明的江山是由他们打下来并且守护的。

    出了功臣庙之后,允熥吩咐黄路:“等一会儿回到了乾清宫之后,记得提醒朕在书架旁刻上:每年正月带着太子拜祭功臣庙和英灵庙。”

    黄路应诺。

    接下来允熥带着思齐和敏儿又前往了城中的英灵庙。

    与功臣庙相比,英灵庙是一个更为大众的祭奠为大明捐躯之人的地方,所有不够入功臣庙的都会在这里供奉上牌位。允熥是在继位以后设立的这里,一开始是为了纪念征漠北之战阵亡的人,后来所有能够收集到了为大明捐躯之人的牌位都在庙内安置,由京城的城隍庙主持定期拜祭。

    允熥来到这里的时候,虽然今日并不是城隍庙定期拜祭的日子,但是在这里祭祀的人却并不少。现在庙里供奉的牌位很多,尤其是京卫中人的牌位更多,很多有家人牌位供奉在这里的人都会来拜祭。

    允熥来了,侍卫们自然要开始驱赶人群清场,不过被允熥拉住说道:“只驱赶主殿的人就行了,都是为我大明牺牲之人的家属,客气一点。”

    侍卫们应诺,然后走进殿里温和地驱赶主殿的人。也没有人不配合,大家听说了是陛下来祭拜,都忙让出了主殿。

    允熥走进殿里的时候四周还响起了一阵惊呼之声,无数人跪倒在地,同时议论着陛下竟然真的亲自来祭拜英灵庙了!

    “陛下把为大明战死的普通士兵都记在心里,还给发抚恤,还让儿子承袭职位,当家的,你在地下,也可以安心了。”一个手里拿着一些祭品的妇人抹着眼泪说道。

    允熥不知殿外人们的议论声,他认真的看着面前由技艺最精湛的工匠雕刻的、普通大明士兵的雕像,拜了四拜,上了一炷香,又和文垣说了什么,让他也拜了四拜、上了一炷香,然后走出英灵庙。

    他走出来的时候,忽然外面有一处发生了一些骚动,侍卫们顿时紧张起来,在场侍卫功夫最高的宋青书马上拨开人群走了过去。

    宋青书走到骚动的地方的时候,见到是几个壮硕的妇人和半大孩子追打着两个书生模样的人,也不知是为何。

    宋青书马上上前阻止。几个妇人见到他身穿侍卫服饰,也不敢造次,只能停了手。

    宋青书问道:“到底是为何?你们为什么要追打这两个书生?”

    其中一个妇人说道:“这位大人,他刚才说我家当家的坏话。”

    宋青书更加迷惑:人家好好地干嘛对你家人出言不逊?

    另外一个半大孩子大概是读过书,说话有条理,上前给宋青书解释起来。原来这两个书生模样的人今日路过这里,见到允熥来亲自拜祭3,有些不忿的说道:“不过是几个丘八,还亲自拜祭,陛下真是……”

    不料他话还没有说完就被一旁的人听到,然后这几个妇人和半大孩子就上来打他们两个。

    宋青书知道了事情的经过,又询问了这两个被打的人几句话,重新返回允熥身边,和允熥说了此事。

    “这两个被打的人是今年赴京赶考的书生,过年出来散散心,正好路遇这里。”宋青书最后补充道。

    允熥冷笑了一声,说道:“传朕的口谕到礼部,剥夺他们两个的举人功名,并且不许他们二人再参加科举、入国子监。”

    然后允熥就没再注意这两个人,转身走了。

    ……

    ……

    两个书生当场就知道了自己的下场,允熥说话声音虽然不大,但是侍卫们都能听清,之后在场的人也都知道了,两个书生自然也知道了。

    他们二人本来正坐在路旁互相验看着伤,就听到了自己的悲惨结局,顿时颓然下来。刚才还气呼呼的看着他们的人也不生气了,大笑着走了。

    其中一个人哭了起来:“家里为了供养我读书已经费尽了家财,好不容易去年考上了举人有了官府的补贴家里松快了些,但是现在又没有了!都是你麦国则,你要不说那句话就没事了。”

    麦国则虽然没有哭出来,但是脸色也是阴沉的可怕:“艾素你就别埋怨我了,我怎么知道随口一句话就惹来这么大的祸事。”

    艾素抱着手呜呜的哭,过了好一会儿麦国则说道:“哭,哭有什么用?别在这里丢人现眼了,先回客栈去,再商量其它。”

    艾素一边哭着一边说道:“还能有什么办法?难道去皇宫门口哭诉求陛下赦免不成?”

    麦国则说道:“那有屁用。但是不管如何,绝不能回乡,回乡一定会被族人打死的。实在不成就留在京城。京城人口众多,只要会说官话一般也不会查路引,恰好咱们两个苦学过官话,留在京城混碗饭吃总可以。”

    “若是实在不行,还可以去上沪闯荡,当个账房总可以吧。”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