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踢开永乐 第460章 拜祭功臣庙

时间:2017-11-30作者:七帅

    不管允熥的最后一句话给朱橞造成了多大的心里伤害,允熥说“今天晚上还有安排”这句话不是在忽悠朱橞,他确实是有安排,只不过与宫外没有关系。

    允熥今晚安排熙瑶宴请宫里还活着的朱元璋、朱标父子的妻妾。

    由于大明初年的殉葬制度,他们父子二人能够活下来的嫔妃并不多,允熥本来也将她们都忘了,还是之前听到昀芷说她母妃如何,他才想起来她们并安排了这场宴请。

    既然是宴请后妃,那么允熥就不便多出面了,一开始露个脸说几句话,只要是表达自己对于长辈们的敬重,以及对郭宁妃、李侧妃等人的感激,之后就交给熙瑶了。

    允熥则转身来到了徐妙锦的延禧宫。徐妙锦明显有些惊喜。过年这段时间有很多事情都是需要与皇后商量甚至一起来做的,所以大多数时候允熥都是在坤宁宫,今日竟然来了延禧宫当然是意外之喜。

    允熥扶起跪倒地上的徐妙锦,携手走进殿内。

    徐妙锦嘱咐宫女给允熥倒水,一边说道:“夫君怎么今日有空到妾这里?”

    允熥说道:“哦,今晚安排了熙瑶宴请皇爷爷、父亲的嫔妃,有些时间。并且夫君还有件好笑的事情想跟你说。”然后允熥就说了他已经改封朱橞为宋王就藩吕宋、但是如果朱橞今年不来京城朝贡的话允熥想不到他肯定不会改封他为宋王的事情。

    徐妙锦果然笑了起来并且和允熥谈笑着。要是换做熙瑶,肯定不会如同徐妙锦一样。所谓雷霆雨露都是君恩,她不会觉得这有什么好笑的。不仅是她,熙怡、抱琴都不会觉得这有什么好笑的。

    但国公家庭出身的徐妙锦在这方面就和允熥就有更多的共同语言,他们二人又有更多的相同点,这是允熥的其它嫔妃都无法达到的。

    熙瑶是一个好妻子,大明的好皇后,皇子皇女的好母后,但是在这一点上,她与徐妙锦无法相比。

    当天晚上徐妙锦缠着允熥极尽缠绵。她入宫已经数个月了,当然也想有个孩子。她不怀孕,不仅是她自己着急,就连魏国公府都着急。正好今天晚上允熥来她宫中,她自然不会放过允熥。

    第二天早上有些腰酸的允熥从床上起来,让人按摩了好一阵腰,然后又与徐妙锦调笑了几句之后离开延禧宫办正经事去了。

    他走到乾清门的时候,蓝思齐已经在门口等着了。不仅是她,年纪还小的文垣仍在车中睡觉,蓝思齐就坐在马车门口,探出一个小脑袋来。

    这个小脑袋见到了允熥走过来,赶忙轻轻地从车上下去,走到允熥的跟前说道:“见过舅舅。”

    允熥摸了摸她的小脑袋,问道:“文垣在车里睡着呢?”

    “嗯,”思齐说道:“小垣儿昨天晚上一直缠着圻儿玩,听知易姑姑说很晚才睡。”

    允熥轻声嘀咕了一句,走到马车旁边,然后轻轻地上了马车,没有惊扰到文垣的好梦。思齐也蹑手蹑脚的又上来了。马车缓缓地向乾清门外驶去。

    思齐斜觑了一眼正在熟睡的文垣,轻声问允熥道:“舅舅,带着我和文垣到底是要去干什么?”

    思齐今日早上还没睡醒就被宫女叫起来说是陛下要带她出去,迷迷糊糊的洗漱穿衣,直到到了乾清门小脸被冷风一吹才清醒过来,然后允熥过来带着她上车,这时才有机会问出这个问题。

    允熥说道:“带着你去见见你的父亲。”

    “我父亲?”思齐疑惑。允熥之前带她去她父亲的墓前拜祭过,蓝珍也带着她去她父亲的墓前拜祭过,但是从来没有正月带她去墓前拜祭的。按照传统礼法,正月女子是不能扫墓的,哪怕是独女也不行。

    不过她并没有疑惑多久,因为马车只行驶了一小会儿就停下了。思齐想:‘这应该还没有出皇城吧。’

    允熥把文垣叫醒,然后将他抱起,走下马车。思齐也跟着跳下来,抬头一看,面前矗立着一座大庙。思齐之前虽然从来没有走进过这座庙中,但是知道这是大明的功臣庙。

    不过思齐却更加惊讶:“舅舅,”她指着面前的功臣庙对允熥说道:“舅舅想带我进功臣庙见我父亲?”

    这实在是太夸张了,虽然朱元璋并没有制定规则规定女子不能进入功臣庙(相反对于入太庙拜祭有严格的规定,不过在特定情况下皇后和公主等可以入内拜祭),但是之前从未有过女子入功臣庙拜祭,要是传出去恐怕会引起非议,就是思齐本人一时都难以接受。

    不过允熥才不在意这些非议。他说道:“你爹当年不仅肖像功臣庙,舅舅继位以后还让他配享太庙,要不是皇爷爷不许非皇族的女子入太庙,舅舅就带着你去太庙拜祭了。不过功臣庙也差不多。”

    允熥一边说着,一边放下文垣。他左手拉着文垣,右手伸出来,伸向思齐。

    思齐又犹豫了片刻,才伸出手抓住了允熥的右手,随着允熥的步伐走进了功臣庙。

    平日里负责打扫这里的宦官见到思齐自然非常惊讶,不过作为宫中最不受重视的一群人,他们什么话都不敢说,恭敬地迎着允熥他们进去。

    这些宦官的态度让思齐紧张的心情稍稍得以缓解,她眼睛向前看去,本来想着就这样走到自己父亲的画像和牌位前,但是她只是随便朝着两边看了看,就被吸引住了。

    功臣庙中的画像,都是请高明的画师画出来的,十分传神,思齐也学了学画画,不由自主的就细细观察起了这些画像。

    她正看着,就听到允熥说道:“就是这里了。”她忙转过头来,就见到了这几年已经见过无数遍的,她的生身父亲蓝琏的画像,和牌位。

    对于蓝琏这个父亲,思齐虽然年纪还小,可是也有许多的思绪。

    她在三岁生日那一年过后不久的腊月三十的晚上被送出了皇宫,送回了蓝珍的凉国公府。从那一天起,她就知道了自己不是允熥的女儿,只是他的养女。之前虽然她也曾感觉过宫女对待她和敏儿的态度略有不同,但是那时起才真切的知道了自己和敏儿到底哪里不同。

    之后她从不同人的口中得知了自己生身父亲的来历,以及她为什么会在皇宫之中和公主们一起被养大,她的生身父亲到底是怎么死的,母亲到底是怎么死的。

    从此,年纪幼小的思齐就多了很多同龄人不会有的想法。

    很多人都非常羡慕她,觉得她非常好命。自己的生身父亲为陛下死守后路而战死加封侯爵,刚出生就加封郡主,还接进了宫中与公主一同养育,皇太孙和太孙妃都对她视如己出倍加珍爱,每年过年前后都会得到允熥的大笔赏赐,比公主们的赏赐还多。

    宫外,她的伯父也十分宠爱她,每一次她到府邸里去都把她摆在头一位,连自己的儿子都向后排。

    并且她身为允熥的养女,将来出嫁几乎可以比照公主,不管是嫁到哪一家都绝对不敢对她不好;同时她又不是真正的公主,不必受那些朱元璋制定的条条框框的约束。

    思齐自己就曾经在宫中和凉国公府中听到过侍女说类似的话。宫中那一次,她听到的时候正好和敏儿在一起,敏儿气不过和熙瑶说了,第二天那几名宫女就被活活打死,管着这几个宫女的女官在坤宁宫里跪了足足六个时辰,还是思齐劝说熙瑶才放过了这个女官。

    思齐真的很想质问那些觉得自己命好的人:要是你,尚未出生父亲就死了,刚刚出生母亲就死了,你会觉得自己命好吗!其他人对你再好,能有自己的亲爹亲妈好吗!能有吗!

    有时候思齐真的很想和人说道说道,但是她能和谁说道呢?并且思齐也不爱与人辩解。何况辩解也没用,人在自己没有感受过的情况下,谁会真正理解她的感受呢?感同身受,不过是一句废话,没经历过类似的事情,谁也不可能真正理解你的感受。

    诚然,思齐承认自己的运气好,出生在这样的家庭即使父母死了也衣食无忧,但是绝对不觉得自己命好。

    对于自己的父亲,思齐一直不知道该抱着何等态度。记恨他不顾妻女?好像当时的情况也容不得他不这样做;赞赏他的行为?但是正是他让母亲难产而死,让自己成为了孤女。

    所以思齐不知道该怎么评价自己的父亲,‘大概这就是天意吧,天意让我成为孤女。’思齐想着。

    “思齐,和你父亲说几句话吧。”允熥的话打断了思齐的思绪。

    思齐回过神来,走到蓝琏的画像前跪下,低头心中默念:“父亲,也不知你有没有投胎,若是还没有投胎,就一定记住:下辈子,不要再抛下自己的女儿了。”

    允熥拉着文垣的手站在一旁,怀念那个与自己意气相投、为人豪爽的公爵府之人。虽然蓝琏按照辈分是他的表舅,年纪也比他大几岁,但是他之后在没有遇到过这么投契的人了。

    允熥将目光投向跪在地上的思齐,默默地想着什么。虽然蓝珍将自己的一个儿子过继给了蓝琏,但是蓝琏真正的骨血,只有思齐一人。

    ‘蓝琏,你放心吧。’允熥想着。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