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踢开永乐 第456章 再至沙州

时间:2017-11-30作者:七帅

    沙迷查干达到了自己的目的后果然就马上回去了,一天也没有在大明的京城多待。脱欢虽然未来会十分牛逼,但是现在毕竟还是小孩子,颇有一些乐不思蜀的模样。

    但是马哈木在他来大明之前千叮咛万嘱咐他一定要听沙迷查干的话,跟着沙迷查干一起回来,所以脱欢尽管十分不情愿,还是与沙迷查干一起离开了大明的京城。

    ……

    ……

    十五日以后,沙州。

    朱尚炳从信使手中接过允熥寄给他的信,然后坐回到座位上看起来。烟的儿火者就坐在他身边,很想知道信得内容是什么,不过他却没有偷看信件。原因有二:第一是这样做容易让朱尚炳反感;当然第二点更加重要,因为烟的儿火者看不懂汉字。

    过了一会儿,烟的儿火者看着朱尚炳放下手中的信又低头沉思了一会儿之后终于忍不住了,问道:“大明的皇帝到底在信中写了什么?有没有同意我们几家共同对付帖木儿?有没有同意婚姻?”

    朱尚炳侧头笑道:“我的皇兄同意了我的儿子迎娶你的孙女。当然也同意了纳你们为藩属国,正式加封你为大明的和顺王。”

    烟的儿火者长出了一口气:等待了二十几天之后终于得到了一个好结果,真是不容易。至于之后加封他为什么王他完全不在意,反正又没什么实际意义。

    烟的儿火者随后开玩笑道:“这以后我可就比你长一辈了,你该叫我叔叔才对。”

    朱尚炳也笑道:“我本来就是你的女婿了,该叫岳父才对,怎么该叫叔叔呢?”

    说完了,二人同时大笑起来。这些称呼什么的他们二人都不怎么在意,不管他们怎么称呼,实际上都会平辈论交。

    “那我呢?我们瓦剌呢?”这时突兀的响起了一个声音。

    不过朱尚炳丝毫不觉得有什么不正常。他转过头说道:“马哈木,我大明的皇帝也加封了你为恭顺王。”

    是的,今日马哈木也在这里。他十分担心烟的儿火者会在和朱尚炳的商议中把他们瓦剌给卖了,他们瓦剌在这三方之中又是势力最弱小的,被卖了也只能忍受,所以他也冒险前来了沙州。好在这个时候太平和把秃孛罗也知道他们三个绑在一起,他又在部落之中留了后手,所以不必担心他们两个捅了他的菊花。

    刚才这些话他们都是用蒙语所说,所以马哈木也能听懂。他听了他们说了半天话语中都没有提到瓦剌,忍不住问道。

    马哈木听了朱尚炳的话以后忍不住开怀大笑。他竟然和黄金家族的后代一同就封了大明的王爷,真是非常值得高兴的事情。

    当然烟的儿火者就不高兴了。他说道:“瓦剌又不是一国,加封为你们明国的公侯就行了,还加封为王爷,你们明国的王位这么不值钱?”他就当着马哈木的面这样说。

    不过朱尚炳却不会当着马哈木的面接下去。他温言同马哈木把关于瓦剌的事情交代清楚之后就让他下去了。

    之后朱尚炳说道:“大明京城的那些官员又搞不清楚蒙古人到底怎么回事,多半是以为你和瓦剌都是部落呢,所以一同加封王爷。”

    烟的儿火者接道:“这个道理我当然懂,可是还是心中不爽。”

    朱尚炳回头从柜子里拿出一瓶酒,掰开瓶塞又拿出两个杯子分别倒了一点儿,然后将其中一个杯子递给烟的儿火者说道:“这有什么不爽的,难道马哈木还敢在你面前摆出和你平等的姿态来?不要想这些烦心的事情了,喝杯酒庆祝一下咱们两国正式结盟吧。”

    “这瓶酒可是我从京城来沙州的时候带过来的,是中原一等一的好酒。可别浪费了。”

    烟的儿火者笑道:“哎呦,中原一等一的好酒,那我可要尝一尝了。”然后他小口喝了一下之后赞到:“果然不错,若论醇厚,比我家里藏着的那些酒强多了。”然后他大口将杯中之酒全部喝光,又从桌子上把酒瓶拿过来给自己倒上。

    朱尚炳也轻轻抿了一口,笑道:“我反倒是喝不惯这种酒。你从别失八里带过来的酒我尝着比这好喝。”

    烟的儿火者又一杯下肚,隐隐有些醉意,说道:“你喜欢我的藏酒?那行,等你去别失八里的时候,我拿出所有的酒招待你。”

    朱尚炳举起酒杯示意了一下说道:“那就这样说定了。”

    之后二人又让人拿来一些下酒菜,一边喝酒一边聊天。烟的儿火者很快喝醉了,满嘴胡说起来。

    他说道:“尚炳,我告诉你,那些白帽回回,都不是什么好东西!帖木儿灭西察合台汗国的时候,本来以西察合台汗国的实力还能抵抗一年半载的,但是居住在国内的白帽回回突然叛变投靠了帖木儿,导致他们的防线出现了一个漏洞,被帖木儿的大军长驱直入一举灭了他们。”

    “本来当时我还想带着我的人马去支援他们,可是刚走到半路上就听说西察合台汗国已经被灭了,我也只能带兵返回国内。”

    “等你的秦藩国做好准备了,我一定将国内的白帽回回都屠尽,防止他们暗通帖木儿。我劝你也屠尽河西的白帽回回,省的将来酿成大患。”

    朱尚炳听着烟的儿火者这半真半假的话,只是随口应着,并没有多说什么。烟的儿火者今日因为高兴,酒又是极好的酒,所以过了一会儿就彻底醉倒了。

    朱尚炳摇了摇见他没有起来,吩咐服侍的宦官把他扶到床上,自己则擦了把脸,又走到屋外吹了吹带着冰雪的冬日寒风,拿出允熥给他寄的这封信重新读了起来。

    过了半晌,朱尚炳轻声自言自语:“允熥,你放心吧,我也是汉人不是蒙古人,身上没有蒙古人的血,真要是我的国家变成了一个蒙古人为主的国家我也不会习惯呐!”

    “所以将来,我也会竭尽所能让秦藩国成为一个汉人的国家,让这些蒙古人、藏人、羌人都变成汉人。”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