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踢开永乐 第455章 答应和准备

时间:2017-11-30作者:七帅

    允熥见到杨本时并未首先询问沙迷查干提出的条件,而是有些惊讶的问道:“沙迷查干这么着急,到底是为什么?难道是亦力把里国内发生了什么重要的事情?还是因为权力斗争?”

    允熥思考了一下,他没有接到报告说又有人从西北而来禀报沙迷查干什么事情,所以沙迷查干这么着急应该是亦力把里国内的权力斗争吧。这种国家的王位争夺虽然不是特别残酷,败者一般也不会死,但是复杂程度一点儿也不低,沙迷查干就算是身为第一顺位继承人,也未必能平安继承汗位。

    允熥已经迅速脑补出了超过十万字的权利斗争故事情节,正打算继续脑补下去的时候,一旁的秦松有些不安地凑过来轻声说道:“陛下,臣安插在番馆的探子回报,昨日早上沙迷查干在吃早饭的时候用蒙古话说道:‘不能再这样下去了,如果这样在大明的京城待上一年,我就要成为一个废人了。’”

    允熥听到秦松的话之后马上停止了自己的脑补,站了一会儿然后说道:“黄金家族还不全是元顺帝这样的废物,还有许多的英才啊。”

    允熥此时都有除掉沙迷查干的心思了,将来打败了帖木儿以后他定然是大明进兵西域的阻碍。

    不过最后他还是决定暂且放弃自己的心思。现在大敌当前,西北的一切都围绕着对付帖木儿展开,其它的事情等以后再说。当年米国不是为了共同对付德国连苏俄都能结盟嘛。

    当然之后米国迅速抛弃了苏俄利用麦卡锡主义全面反苏迫害疑似亲苏人士。

    允熥沉思了一会儿之后对杨本说道:“说说亦力把里的条件。”

    杨本说道:“陛下,沙迷查干说道,愿意将哈密让给大明,愿意在之后同帖木儿的战争中让亦力把里的军队听从大明的指挥,瓦剌人也同样如此。同时他们也愿意在大明之兵军资不足用的时候提供粮草。”

    “那条件呢?这些蒙古人做事都直来直去,既然沙迷查干想早日回去,想必不会说一半留一半。”

    “陛、陛下,亦力把里的条件是,在同帖木儿开战之时,大明要派出二十万大军与帖木儿作战。并且,烟的儿火者要与大明联姻,与秦王殿下约为婚姻。”

    “约为婚姻?尚炳此时仅有一子、没有女儿,你的意思是烟的儿火者要把自己的女儿许配给尚炳的儿子?”

    杨本有些结巴的说道:“陛下,是把沙迷查干的女儿许配给秦王世子。”他又说了他要嫁女儿给尚炳和允熥的事情,不过杨本和允熥都没有在意。

    允熥沉默一会儿,突然大笑道:“哈哈,烟的儿火者真的很有远见呢!”不过之后允熥又半晌无话。

    杨本等人战战兢兢的站在一旁也不敢说话,最后还是秦松忍不住出言道:“陛下,到底如何对待亦力把里的条件?”

    秦松觉得自己很郁闷,他今日只不过是想过来与允熥联络联络感情,没打算说什么正经事,结果先是不得不说了沙迷查干的事情,现在在其他人都不敢说话的时候又不得不出言。‘我真是出门忘记看黄历了,今日不宜出门的。’他这样想着。

    允熥说道:“答应,为什么不答应?虽然哈密现在不归亦力把里管,烟的儿火者不过是慷他人之慨,但是他们毕竟都是蒙古人,又都是察合台的后人,总比大明出手要容易的多。”

    “可是烟的儿火者要与秦王殿下约为婚姻?”侍立在另一旁今日值班的夏原吉忍不住说道。

    允熥又笑了笑,然后说道:“这是好事啊,铁木真的黄金家族在草原之上的威望甚隆,以后收复西域的蒙古人,更加容易了。”

    “可是……”夏原吉仍然有异议。但是他也不敢将话说完,不然就是离间宗室的罪名。不过他相信允熥明白他的意思。

    允熥接着说道:“单单一个世子妃为蒙古人并无不妥。”

    既然允熥不顾忌任何事情,同意尚炳有一个蒙古儿媳妇,他们身为大臣自然也无话可说了。

    允熥吩咐杨本:“既然沙迷查干这样着急,那你就马上出去告诉他和脱欢,朕同意他们的条件了。朕可以下达旨意正式册封烟的儿火者和马哈木为藩王,大明从此会保护他们两国不受他国侵略。”

    杨本答应着,退下去找沙迷查干和脱欢去了。

    不过允熥等他下去了之后却又吩咐秦松:“江浙五府那些前几天被处以流放之行的人还没有流放吧?”

    秦松答道:“陛下,尚未流放。”

    允熥吩咐道:“容他们在老家过个年,过完年开春之后全部送到西北。”

    转过头又对夏原吉说道:“给庆王、肃王叔和三秦布政使司下旨,让他们增加向沙洲运送的粮食。拟旨。”

    他又对王喜说道:“把御马监的太监白喜光叫来,从京城到徐州的有轨马车已经修好了,朕记得当时给了白喜光假,许他回京修养一阵。”

    王喜应诺退下。夏原吉也赶忙拟旨,让允熥看过之后就盖印下发了。

    不一会儿白喜光跟随王喜走进来。

    允熥对他说道:“之前建造的从京城到徐州的有轨马车很不错,辛苦了。”

    白喜光马上跪下说道:“这都是奴才应该做的,不当陛下辛苦之说。”

    允熥笑道:“起来吧。”

    等到他起来以后,允熥又夸赞了他几句之后说道:“朕现在有一个重要的事情交给你。”

    白喜光心中忐忑,不过面上说道:“陛下但请吩咐。”

    允熥说道:“朕打算派你去西北,修建有轨马车。”

    允熥经过这次的路谢之乱,实际感受到在东部水资源比较多的地方建造有轨马车不能说没用,但是用处不大:运送货物和人口水路要方便得多,即使是稍微绕点儿远路也方便;而传递急信的时候快马加鞭也不比有轨马车慢。

    但是在西北,尤其是过了‘几字形’黄河左边那一撇以后根本没有东西向的河流,完全无法使用水运。所以西北才是在没有蒸汽机车的时代有轨马车真正能大规模发挥作用的地方。

    白喜光心下十分不愿,据说那里都是沙子,谁会愿意去!但是他不敢违背允熥的命令,只能面上丝毫不显的说道:“奴才开春之后就出发前往西北。”

    允熥当然知道白喜光不愿意,让谁去谁也不会愿意,没看到朱柍和朱栴封到西北为王都不愿意嘛,朱尚炳要不是图谋富饶的西域,也绝对不会愿意去沙洲。

    所以允熥说道:“白喜光,等你从西北归来,朕绝对不会亏待你。你可有亲眷?”

    白喜光惊喜的说道:“奴才在老家,长兄已经死了,不过还有一个侄子。去年家人从老家传来的信儿,奴才的这个侄子过了县试和府试,已经是童生了。”

    允熥赞许道:“你家人很争气哪。那朕就下旨,许你家侄子一个秀才的功名。”

    白喜光十分激动的跪下说道:“奴才谢陛下恩典!”

    允熥本想奖赏他本人,但是他当到了太监已经是最高了,至于更高的权力也不可能给他,所以只能是奖赏他家人。宦官们都很在乎家人,所以赏赐他们的家人也很有用。正好他们家的侄子成了童生,可以赏赐为秀才。

    允熥又与他说了几句话,让他下去了。允熥又拿出纸笔,写了一封信密封好了以后把李波叫进来说道:“使用军驿将这封信送到秦王手中。”

    之后允熥又吩咐了数件事情,都与西北有关。

    允熥之所以下达这些命令,都是为了能够让秦王政权在以后不变成一个蒙古人的政权。烟的儿火者抛出的诱饵太香甜了,允熥舍不得放弃,但是他又不愿意秦藩国蒙古化。虽然蒙古人佛教化之后应该没有太大威胁,但是允熥还是不愿意它变成一个蒙古人为多数的政权。

    所以他极力加强西北与中原的联系、增加西北地区的汉人数量。就是要同化蒙古人,也必须有一定量的汉人为基础才行。他还打算大量向西域派遣精通佛法的汉人高僧,‘哪怕是放开皇爷爷的宗教禁令,也要让中原佛寺派出足够的高僧去西域。’允熥想着。

    ……

    ……

    脱欢跪在地上,听了允熥的旨意、等到杨本退出去以后忍不住用蒙语说道:“明国的皇帝下达这样的旨意有什么用?话说的不清不楚的,帖木儿打过来了能指望明国的军队嘛!”

    沙迷查干很镇定的说道:“不必担心。明国的圣旨一向如此,只要他承认了我们是藩属国,就一定不会不管的。况且帖木儿是以明国为目的地,明国为了守住自己的领土也必须出兵。”

    “那与秦王的婚姻呢?圣旨上只字未提。”

    “这也不必担心,只要他默许了就好。至于以后。”沙迷查干笑了一声说道:“等到秦王占领了哈密不再仰明国中央朝廷鼻息的时候,秦王会知道该怎么做的。”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