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踢开永乐 第447章 马和王景弘

时间:2017-11-30作者:七帅

    一天的时间一晃而过,很快天就已经快烟了。允熥放下怀抱中的文圻,站起来活动活动身子,准备去参加宗室的宴会了。

    抱着文垣在自己的宫殿中一下午的熙瑶也出现了。她把文垣交给女官抱着,有些疲惫的对允熥说道:“夫君,应该出发了。”又问了问熙怡情况如何。

    允熥好奇地问道:“你到底教了文垣什么话?可教会了?”

    熙瑶听了允熥的脸上不禁露出了喜色,虽然只是一闪而逝但也被允熥捕捉到了。熙瑶随后说道:“垣儿很聪明,妾教了他好几个词,他都记住了。”

    “妾教了他叔叔,爷爷,姑姑,奶奶等好些词,垣儿都记住了。并且,妾一时心痒教了他……这句话,垣儿竟然也说出来了。”

    允熥也有些惊讶:‘这句话文垣都可以说出来?’

    熙瑶接着说道:“不过妾之后再让他说就说的丢三落四了,到时候未必能够完整的说出来。”

    允熥说道:“这句话就算是到时候说不出来也无妨,有这么几个词会说就行了。只不过不要说错了。”

    熙瑶这下子想起来,在场的人太多了,文垣能认识的也没几个,估计这些称呼很可能会称呼错了,又担心起来。

    允熥安慰他说道:“夫君今日就让王喜守在文垣的身边,让他不至于叫错了人。”

    熙瑶心情稍缓,与允熥一起带着文垣去宴会之地。文圻年纪还小就留在了坤宁宫。

    ……

    ……

    此时今晚举行宗室宴的交泰殿已经是热闹非凡了。允熥作为当今陛下,当然享有最后出现的权力,但是其他的人可不敢,至少要比规定的时间早上一刻钟到达交泰殿才行。再加上防止半路上出现意外事情,大多数人都比规定的时间早了大概两刻钟到了交泰殿。

    既然到了也不能闲待着,大家互相聊着。虽然还留在京城的藩王大多都还在学堂读书经常见到,但是各自的脾气秉性不同,再加上课业负担也不轻,所以平时也没有太多的闲聊时间。正好趁着现在多聊一聊。

    况且,还有不在学堂读书的人在呢。安王朱楹现在已经不在学堂读书了,还有来朝贡的亲王周王朱橚和代王朱桂、谷王朱橞、晋王朱济嬉、靖江王朱赞仪等人。现在许多人都围在他们周围说着什么。

    大家正在热闹的聊着,忽然又有人掀开门帘走了进来。正跟大哥济熺聊着的济烨回头看过去,却是朱高煦扶着朱棣、后面跟着朱高炽、朱高燧等人走了进来。

    济烨转身就要迎过去,但是才走了一步就走不动了。济烨不解的回头看向济熺说道:“大哥,这是做什么?”

    济熺松开抓着济烨衣服的手,对他说道:“你看看其他人的反应。”

    济烨忙扫了一眼,发现不管是平时就和朱高煦关系好的尚烈、有爝等人还是平时就和高煦关系一般的人,都只是扫了一眼就继续聊着,丝毫没有凑上去说话的意思。济烨还注意到,齐王朱贤烶身边也是人丁寥落,只有自己的亲兄弟在;从前像胶水一样经常粘着他的济熿就站在离着朱贤烶五六步的距离,但是脚下丝毫不动,就好像没有见到朱贤烶一样。

    济熺的声音适时的响起:“这次路谢之乱,虽然与贤烶和高煦没什么关系,高煦还立下了大功,但是陛下心中是不是有芥蒂就不好说了。”

    “四叔那里,咱们都明白实情如何,就连我都怀疑这到底是不是四叔唱的一出双簧以保全自己的一个儿子,陛下能不怀疑?”

    “七叔那里,虽然最后证明七叔是被挟持造反,但是那么多的嫔妃、两个女儿和一个儿子都死在了叛乱之中,嫔妃还受到了侮辱,虽然七叔自己也是受害者,但是陛下能不气七叔丢了皇家的脸面?现在七叔不在京城留在青州当了和尚,陛下这一腔火气没法发出来,会不会记恨贤烶?”

    济烨听了济熺的话有些沉默。济熺的话句句在理,但是,“这样就不顾及兄弟之情了吗?”济烨说道。

    济熺又说道:“若是单单打个招呼、随口聊几句,陛下想必也不会多想,刚才贤烶刚来的时候咱们不也和他打了声招呼么。”

    “但是陛下马上就要过来了,宴会就要开始了,现在凑上去说话,万一高煦或者贤烶随口留你在旁边说话,你是留是不留?留,就有可能让陛下不舒服;不留,就得罪了他们。虽然陛下可能心怀芥蒂,他们到底还是亲王,也不好得罪。”

    “所以大家现在都沉默以对。”

    济烨又沉默了。但是过了一会儿,济烨抬起头来说道:“不管如何,我跟高煦的关系不错,不能不打声招呼。”

    济熺见他如此,也就只能说道:“那你就去吧。我就不过去了,咱们晋系留一点转圜的余地。”

    济烨整了整身上的衣服,向着他们走过去。

    高煦原本正和朱棣说着话。高煦也是聪明人,走进来找了地方坐下之后就注意到了他们的处境。不过他虽然心下明白,但是仍然有些愤愤不平。

    朱棣注意到了高煦的情绪,轻声说道:“何必记怀这些事情?只要陛下不疑你就没什么。”

    高煦也轻声说道:“父亲,我知道这个道理。但是还是觉得心中不爽利。”

    朱棣正要接着说话,就听到身侧传来了一个声音说道:“侄儿见过四叔,高炽大哥,还有高煦弟弟,高燧弟弟。”

    朱高煦忙回头看向说话之人,见到是济烨,有些感慨的说道:“没想到二哥你还会和我说话。”

    济烨说道:“不管如何,我朱济烨都不会对自家的兄弟横眉冷对。”

    二人正说话间,忽然听到有人说道:“见过皇兄。”

    他们忙回头看去,见到是允熥走了进来。

    在场众人纷纷行礼。长一辈的称呼‘陛下,’下一辈的称呼‘皇兄’,包括年纪比允熥还大的济熺、高炽都是如此。只有允炆跟着叔叔们称呼为‘陛下。’

    允熥笑着答礼。此时距离正式开宴还有一炷香的时间,允熥答礼过后直接向着朱棣走了过来。

    在场的人有些惊讶,马上就有人反应过来:朱棣是现在大明皇室年纪、辈分最大的人,之前意图谋反的事情又并未公开,允熥当然要先问候一下他。而既然问候了朱棣,他身边的高炽三兄弟自然也不能不说话。

    不过这些人都猜错了允熥的心思。允熥有些记恨朱贤烶没错,济熺分析的也很对,但是允熥并不猜忌高煦。当初允熥已经把来龙去脉都知道的很清楚了,当然不会认为这是朱棣唱的双簧。

    允熥与朱棣说话的时候看着朱棣的面孔,颇有一些感慨。从平叛之后到现在才过去两个多月,但是朱棣却好像老了十岁不止,脸上的精神气也完全没有了,就好像一个行将就木的老人一般。但是今年朱棣才四十岁啊!照这个样子下去,朱棣恐怕活不了二十多年了。

    允熥继位一年多以来,已经能够理解这些失去了权力的人是一种怎样的空虚寂寞了,那是再多的其它方面的事情也补偿不了的。

    不过,‘四叔,你马上就不会如此空虚寂寞了。’允熥想着。不过他的话并未出口。

    允熥与朱棣说了几句话就要到自己的位置上去。但是就在他想要转身的一瞬间,允熥发现了什么东西,眼睛眯了一下说道:“四叔,这两个贴身服侍你的宦官,都叫做什么?”

    朱棣十分奇怪他问自己的宦官名字是什么做什么,但是也没有多想说道:“臣左边这个叫做王景弘,右边这个叫做马和。”

    允熥又眯了一下眼睛:果然是那个祖上曾经去过麦加朝圣,原本的历史上会六下西洋并且也去麦加朝圣的马和!或者说他更为人所知的名字:郑和。

    允熥笑着说道:“这个马和是回回吧,我刚才见到他身上有一件饰物像是回回的饰物。”

    朱棣说道:“确实如此。不过马和平时除了诵读经书以外,生活习惯到和汉人无异,就好像信了道或者佛的汉人一般。”

    “马和为人非常恭谨,又会武艺,我用着也顺手。所以一直留在身边用着。”

    朱棣不太明白允熥提这件事做什么,不过也不会问,只是说了马和的情况。

    允熥也没有再说什么,只是又看了一眼另外一边的王景弘,就别了他们。

    允熥又特意和朱贤烶等人说了几句话,走到自己的座位附近。

    允熥座位的左手边就是太子之位,此时不少人围着坐在这里的文垣笑着说着什么。

    允熥走过来,允炆转过头来笑着说道:“皇弟,文垣会说话了,刚才叫我伯伯呢。这真是大明之福。”

    允熥虽然不觉得太子会说话了就是大明之福,不过也决不会拒绝别人的好意,笑着接受了。

    然后黄路轻声提醒允熥:“陛下,到时候了。”

    允熥对这些兄弟们说道:“现在到点儿了,都找地儿坐下。”自己也坐到自己的位置,宣布晚宴开始。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