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踢开永乐 第439章 许久之前的南洋第一战

时间:2017-11-30作者:七帅

    京城的允熥现在当然不知道他记挂了很久的可以算作他救命恩人的一批人终于被找到了,他现在正在做更加重要的事情。

    “臣徐景昌(李训海)见过陛下。”两个年纪不大的武将跪下对允熥说道。

    “免礼,都起来吧。”

    “谢陛下。”

    他们两个自然就是何荣派回来向允熥奏报这次满者伯夷——三佛齐之战的使者了。二人在面见允熥之前也已经准备了许久,不管是允熥想听详细版的奏报还是简洁版的奏报他们都可以张口就来,并且战争中的细节也全部都记得,绝对不会出现被允熥问倒的情况。

    不过允熥却并未马上开始问战争的事情。他开口说道:“徐景昌,”

    徐景昌马上躬身答道:“臣在。”

    “这次在南洋打仗,可真正上了战场?”

    “启禀陛下,臣确实在三佛齐带兵与满者伯夷的兵打过仗,还杀了几人。”

    允熥其实有些怀疑,不过还是笑道:“不错。”

    然后允熥又转过头对李训海说道:“朕看你的履历,是鍢建晋江人,父亲参加了我大明的水师,然后你子承父业入了水师,之后屡立战功升为百户,这次又立下大功升为千户?”

    “不错,不错,大明要是能都是你这样的人才那就太好了。”

    李训海说道:“陛下谬赞了,这都是臣分内之事,当不得陛下的称赞。”

    允熥说道:“有何当不得?立功要赏、有过要罚,这都是天经地义的事情,有什么当不得?”

    “你们都是年轻的武将,朕也与你们在史书之上看到过的那些皇帝不同,对于立功之人,朕一定会称赞,绝对不会埋没了你们的功劳。”

    “你们可不要学那些年纪已经不小了的武将,对朕说话都是谦逊之极。朕喜欢你们这些年轻说话直的武将,立下了功劳就该得到称赞和奖赏。以后不要再说什么当不得的了。”

    李训海与徐景昌也不知道心中到底听去了几分,只是躬身说道:“臣知道了。”

    允熥也没办法把自己的观点马上就灌输到这些手下的大臣心中,话一次也只能说一遍。‘希望这些人把朕的话听进心里去吧。’允熥想着。

    然后允熥开始问战争的事情。

    徐景昌马上开口说道:“陛下,今年三月二十日讨不臣的水师从松江府出发出发之后,南下到了鍢建泉州。在泉州修整几日之后兵分两路,一路由张晓东张指挥使带领南下吕宋,另一路何伯爷亲自率领的船队继续沿着海岸线向西,一直到了琼州岛之后才南下暹罗。”

    “去暹罗的船只和去吕宋的船只都是六月到了地方,传达陛下的旨意命令这两个藩国派兵随同大明天兵讨伐不臣。”

    “可是两国的答复截然不同。暹罗国没过多久就接了陛下的旨意,派兵三千跟随征战。”

    “臣当时就在去暹罗的船队之中,据说暹罗国王站在王宫的最高处看到了远处港口中停泊着的总石数(吨位)超过暹罗全国战船总石数的大明船只之后马上就接旨了。”

    “但是吕宋却拒绝接陛下的旨意,不尊大明出兵的命令。”

    “张指挥使本来想惩治吕宋一番,但是当时已经是七月份,满者伯夷拒绝了陛下要求它们从三佛齐撤兵的命令的事情已经传到了吕宋。张指挥使为了不耽误进兵时间,没有施以惩治就从吕宋启程赶往了三佛齐。”

    说到这里,徐景昌偷偷抬头看了一眼允熥,现在大明上下有不少人把允熥看成了好大喜功的人,徐景昌也是其中之一,所以他怕允熥因为张小东没有惩治吕宋而责怪张小东。

    不过他看着允熥并没有什么表情变化,稍微放下了心。

    “九月两路水师在三佛齐汇聚,在旧港城外的码头修整了旬日之后启程与满者伯夷的水师作战。”

    与满者伯夷的水师作战的过程乏善可陈,虽然徐景昌说的是天花乱坠,但是完全可以用一句话来总结:经过几个时辰的大战,满者伯夷的水师被全歼,大明水师又炮击了满者伯夷的港口,摧毁了全部的船坞和其它港口设施,而大明水师一共只有两艘不足五百石的船被击沉、二十多个人战死,一百多人受伤。

    然后何荣带领水师返回旧港。

    这时花英带领的陆师也已经到了三佛齐。之后,“何伯爷带领广東诸卫的兵和暹罗、文莱、须文达那三个藩国的兵,以及三佛齐国的兵对三佛齐内的满者伯夷的兵发动进攻。”

    “那些满者伯夷的兵怎么可能是我大明天兵的对手,不几日就被打的节节败退,到臣等从三佛齐返回大明的时候已经只剩下了海边上的一些地方了。那些地方滨海,虽然满者伯夷的水师已经全军覆没,但是爪哇岛与满者伯夷很近,他们还可以得到一些支援,况且海边有成片的森林阻隔,一时之间难以彻底击破满者伯夷残余之兵。”

    “不过何伯爷愿意立下军令状,一定在建业二年二月二之前彻底击破满者伯夷残兵。”

    允熥听完了之后马上说道:“何荣其实不必如此,朕虽然想要尽快平靖三佛齐地方,但是大明士兵的生命更为重要。”

    “朕马上给他下旨,让他不必为求快而操之过急。”

    徐景昌答了:“是”之后又说道:“陛下,三佛齐的百姓在大明的天兵解救他们于水火之中以后一致向沈王殿下和何伯爷请愿,想让沈王殿下为三佛齐的国君。三佛齐现在的国君梁道明也说王位有德者居之愿意退位让贤,自己也愿意返回大明。”

    “沈王殿下向陛下请旨,要不要接受三佛齐国王之位。”

    其实实情哪里是徐景昌说的这么简单!梁道明确实是不想干这个国君了,跟随他的华人也都愿意让大明的王爷当他们的国君。但是三佛齐当地的土人却意愿不一,大多数人其实不愿意让大明的王爷当国君。

    但是现在是特殊情况,满者伯夷国的大军还在他们的国土上肆虐,虽然满者伯夷的水师已经全灭,但是满者伯夷的实力仍然远在三佛齐之上。要是大明天军撤走了,过不了多久满者伯夷就会卷土重来,他们还是受虐的命。

    而当地的头面人物都明白,大明之所以愿意出兵救他们多半就是因为想让自家的亲王当国君。他们这次要是坚决抵制了,大明顾忌脸面或许不会多说什么,但是下一次想要大老远的让大明的天兵再来一次估计是不可能了,他们又不是朝鲜这样重要的国家。

    并且朱模与何荣也一直在四处活动,无数的许诺许下去了,朱模还公开承认自己信奉佛教对当地的高僧非常礼遇。在这一系列的努力之后当地的头面人物终于同意了让朱模为三佛齐的国王。

    允熥虽然不知道这个复杂的过程,但是猜也猜得出来。但是他并不在意过程如何,只要目的达到了就好。所以允熥喜道:“朕岂有不允之理!朕马上就下旨让他接受三佛齐国君之位。”

    只不过,允熥站起来说道:“既然是新国家,那么当然要有一个新的国号才好。朕还是先商量一下得一个新国号之后再下旨吧。也不急在这一时。”

    然后允熥又沉思了一会儿问道:“大明陆师一共伤亡了多少人?”

    李训海说道:“广東调动了四个卫两万三千多人出战三佛齐,现在已经阵亡了大约一千余人,伤残两千余人。”

    允熥心下暗道了一句:‘还要记得在给何荣、花英的旨意中让他们拟出来这些人的抚恤如何制定。’

    ‘另外,这次平定叛乱伤亡的士兵虽然朕都已经按照最高标准给了他们抚恤,可是那些死了的也就罢了,家里人顶上来继续为兵就行了,那些残疾的人可是家里一个巨大的负担,还要想一想怎么来处置为好。’

    允熥又问道:“满者伯夷的兵有多少,现在灭了多少、俘虏了多少、还剩多少?”

    徐景昌答道:“满者伯夷的人在三佛齐内的大约有四五万人,但是其中战兵只有一两万人,其余都是他们所说的辅兵。现在已经灭了两万多人,俘虏了约两万人,他们还有不到万人。”

    “水战中打捞起了大约一千多人,也和这些俘虏关押在了一起。”

    之后徐景昌又顿了顿,才说道:“本来俘虏会更多,但是三佛齐的人恨透了这些满者伯夷的兵,打死了不少的俘虏。”

    允熥对此倒不在意:既然已经决定在三佛齐以抚为主,所以总要把他们摆在满者伯夷的人之前,让他们打死几个满者伯夷的人发泄一下怨气也是应该,省的他们的怨气最后到了大明身上。

    ‘稍后发给他们的旨意中再说一下,把那些重伤残疾的满者伯夷的兵都丢给三佛齐人,随意他们处置。’允熥想着。

    之后允熥又问了几个问题,徐景昌事无巨细全部作答。允熥最后表面平静的说道:“朕没什么事了,你们下去吧。”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