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踢开永乐 第433章 二次抓捕

时间:2017-11-30作者:七帅

    第二天允熥起来的时候天已经大亮了,他睁开双眼伸伸懒腰,问道:“王喜,现在是什么时辰了?”

    谁知竟然听到了一个女子的声音说道:“陛下,已经是申时了。”

    允熥下了一跳,乾清宫没有宫女啊,怎么突然出来一个女子的声音?并且,听起来还很耳熟?

    他忙抬头起来,见到原来是徐妙锦此时正站在他的床尾处。

    允熥松了一口气,说道:“我昨日不是吩咐你过来看看大舅哥,怎么现在在我这里?”

    徐妙锦一边指使自己的宫女服侍允熥穿衣,一边笑着说道:“夫君,这个时辰我大哥已经走了。本来他走的时候还想着与陛下拜别,只是我见到夫君睡得正熟,就让他先走了。”

    允熥说道:“做得好。”

    之后允熥穿戴整齐与徐妙锦在一起吃了早饭,然后就去了主殿。

    允熥来到这里,马上换了一幅表情,吩咐已经被叫到这里的今日值守的中书舍人夏原吉道:“拟旨,下令刑部拘捕工部尚书严震直、……等人,命令右军都督府与刑部配合审理附逆案。”

    “命令刑部与右军都督府,此案半公开审理,所获得的所有人证、物证全部向京城的官员公开,最后判决之后,也让全京城的官员们看看,是不是上了大刑。”

    夏原吉拟好这几道圣旨、让允熥过目之后,就马上出去传旨去了。

    ……

    ……

    茹蟐跪在地上说道:“臣接旨。”然后站起来从夏原吉手中接过了圣旨。

    夏原吉说道:“茹尚书,下官还有其他的圣旨要传,就不耽搁茹尚书的时间了。”然后他转身离开了刑部尚书府。

    茹蟐将他送至大门口,然后对自家的老管家说道:“去探查消息,陛下忽然下旨拿下严震直,定然是已经有了足够的证据,快去。”

    过了一会儿,老管家回来说道:“老爷,事情已经探听清楚了。好像是陛下隐秘的给右军都督府左都督徐晖祖下了旨意,在军中探查此事,然后在军中探查到了严震直参与附逆的证据。所以正式下令拘捕严震直。”

    茹蟐愣了半晌说道:“陛下这次真的是实则虚之虚则实之,我再也没有料想到陛下最后的手段竟然是在军中,而不是镇司或者锦衣卫。”

    然后茹蟐说道:“备车,老爷我要马上前往刑部。现在大局已定,就算是墙头草也该表明立场了。我要亲自审理此案。”

    “并且此时审理此案,必须要十分果断,要不然陛下就会心生芥蒂了。并且现在证据确凿,应该也很容易的让他们俯首认罪。”

    老管家说道:“老爷,但是这些门外聚集着的人怎么办?老爷这样从大门出去,恐怕会被他们拦下吧。”

    茹蟐这才想起来门外还有人在堵着,他问道:“门外人很多吗?”

    管家说道:“人倒是不多,但是也有六七个人,并且还有人带上了自家的仆从。”

    茹蟐想了一下之后说道:“算了,不跟他们一般见识,给我在车上准备上一套官服,我扮成下人出去得了。”

    稍后茹蟐又冷笑道:“这些官员和国子监读书的学生,不务正业到处串联抗议,陛下不会饶过他们的!”

    ……

    ……

    刑部,周俊臣看着面前的严震直说道:“严大人,陛下已经得到了你参与附逆案的确凿证据,你在这里不说话,我们也已经可以定你的罪了,所以严大人你要是想不受皮肉之苦,还是招了吧。”

    “怎么,严大人不信我们已经有证据了?”说着,周俊臣拿出一些东西递给严震直,对他接着说道:“这是一些证据的抄本,怎么,现在还怀疑吗?”

    严震直仔细看了看这些证据,然后长叹一声,之后说道:“我招供。”

    ……

    ……

    茹蟐看着手里的供词,对秦松和郭洪涛说道:“严震直果然招供了。并且他不仅招供了,还说了很多其他的事情,其中还包括一些咱们之前并未查到的。”

    郭洪涛从茹蟐手里接过供词看了一会儿之后说道:“看来他是不清楚咱们到底查到了什么,所以把这些事情全部都招了。”

    秦松也接过来看了一下,也说道:“既然如此,其他人应该也会招供吧。”

    他话音刚落,来兴走过来对他们行礼说道:“茹尚书、秦指挥使、郭大人,潘仁、闫、沈腾等人知道了严震直招供的事情之后,意志全无也纷纷俯首认罪了。”

    茹蟐说道:“好,把他们的供词全部带过来。”

    然后他对秦松、郭洪涛说道:“既然大多数人都已经认罪了,那么接下来就该按照陛下的旨意对外公开了吧。”

    秦松说道:“嗯,就该如此办理。”郭洪涛也点头赞同。

    茹蟐于是吩咐道:“那就马上对外公开现在已经得到的证据与口供。”

    郭洪涛冷笑着接道:“看那些人还嘴硬不嘴硬!”

    ……

    ……

    距离刑部不远处的一处宅院,此时正有十数人正在这里聚在一起。

    为首的一人说道:“今日继续安排人在刑部门口,刑部尚书茹蟐的府邸门口也要安排人,……”

    “不过最重要的,是今日要向陛下上书,请求陛下下旨制止锦衣卫、镇司与刑部不合律令之事。”

    他此言一出,在场顿时一片抽冷气的声音。一人有些紧张的说道:“方同学,现在就给陛下上书?这恐怕不太好吧。”

    自从平定了叛乱、又发现了传国玉玺之后,现在允熥的威信已经得到了极大的提高,若是在这之前,他们肯定已经上书允熥了,但是现在却仍然在犹犹豫豫。

    方学才大声说道:“诸位前辈、几位同学,虽然并无陛下的旨意,但是这次的乱命大家都明白一定是陛下授意的。若是没有陛下授意,他们怎么敢这样做?”

    “所以即使咱们对这些人继续抗议,也不过是让他们心生顾忌、拖延时日,只不过是治标不治本的法子。”

    “若是想真正解决,只有对陛下上书,让陛下下旨结束这一切才行。”

    其他人都沉默不语。方学才说的道理自然是对的,但是直接给陛下上书,他们还是有很大的心理压力。依照朱元璋当年处置这些事情的惯例,为首的人基本上都流放的结局,其他人也不会有什么好结果。

    但是方学才已经是豁出去了。他其实并不知道事情的真相如何,也完全没有参与任何一件事情,但是身为湖州人自然要为本地的事情出头。

    至于这些他召集起来的人,并非都是江浙五府的人,人数也不太多,但是这些国子监学生都是年纪还轻有着一腔热血的人,被他几句话一煽动就热血上涌跟着过来了。

    过了好一会儿,有人才说道:“既然现在没有证据证明他们参与附逆案,虽然也有小过但是也不必拘捕他们,我就跟随方同学一起上书陛下!”

    其他人也纷纷说话要跟随方学才一起上书。

    方学才说道:“那好,既然如此,我就上书一封给陛下,诸位同学一起随同我上书。”然后方学才当场开始书写上书的内容。

    虽然上书之后即使迫使皇帝改变了心意,他作为煽动学生的首脑也多半没有什么好下场,但是他毫不害怕。

    这次他为家乡的人出头,家乡的人自然会记得他,即使他流放出去了,过几年等到陛下不记得他了改个名也可以回来。只要这次他们江浙五府的人没有败。

    他心中对于内容早有腹稿,所以文不加点一挥而就。

    然后各人署名完毕,方学才拿着上书要到通政司去递交出去。

    可是就在这时,一个人跑进来气喘吁吁的说道:“方同学,刑部传来了消息,有严震直附逆的证据了。”

    “什么!”方学才伸出双手抓住了这人的衣服,就连已经写好的奏本褶皱了也毫不在意:“到底传来了什么消息!”

    那人说道:“今日午时刑部公布了一些证据和严震直大人的口供,……。足以证明严震直确实是参与了附逆案。”

    “另外,浙东大儒方孝孺也站出来说道:“昨日我在宫中,已经见到了严震直附逆的证据,严震直与其他几人附逆是确凿无疑的。””

    方学才颓然的放下了抓着他衣领的双手,跌坐在了地上。

    其他人也议论纷纷。如果只有刑部公布的证据,还可以说是刑部伪造证据、刑讯逼供,但是方孝孺也站出来证明严震直附逆确凿无疑,他们就没有办法怀疑了。

    众人纷纷说道:“刑部有了证据,方孝孺老先生也站出来说话了,看来严震直他们确实是真的附逆了”,“是啊,方孝孺是当世大儒,怎么会说假话,定然是我们误会了”,……

    但是突然方学才却又站了起来,大声说道:“不对,你撒谎!我是不会被你蒙骗的。”然后他冲出了院门。

    众人正愣神间,一人说道:“他手里还拿着咱们联名的奏本!”

    “那还不赶紧抢回来!”

    几个人慌忙追了出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