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踢开永乐 第429章 甄选舍人

时间:2017-11-30作者:七帅

    允熥下朝以后回到乾清宫,开始处理今日的折子。不过,允熥今日却并未按照以往的办法来分配奏折,而是采用了另外的方法。

    允熥说道:“朕刚才询问了通政司的人,今日的奏折没有奏报什么大事,所以朕今日想以此来看看舍人们的本事。”

    四辅官并不惊讶,也没有任何失落。现在四辅官的职位其实并没有什么实权,唯一的优势就是消息灵通、亲近皇帝,但是他们都是允熥的亲信所以这也意义不大,所以不管是他们自己还是允熥,都一直想把他们外放到各省为为布政使、都指挥使,或者掌管六部。

    但是现在允熥身边并无能够替代他们的人,他们一时半会儿还无法外放,所以允熥一直都在努力培养身边的舍人达到能够替允熥票拟的水准。

    郭镇与允熥最为熟悉,看着允熥的心情还不错,凑趣说道:“陛下,臣早就想外放到地方上去当都指挥使了,赶快培养他们吧。”

    允熥也笑着和他们说了几句笑话,就让舍人们开始票拟奏折了。

    舍人们很激动啊!虽然允熥之前也有时会咨询他们意见,但是哪里有这样的时候?大家都饱含着兴奋之情接过奏折坐下准备批阅。很多人过了许久之后才平抑了心情认真票拟。

    今日的折子也不多,过了不到一刻钟的时间就有人把手中的奏折票拟完毕了,递到允熥面前。

    允熥抬头一看,原来是张辅最早票拟完了分给他的奏折。这大过年的,军队的事情更少,奏折又分给了好几个通事舍人,每人分到的奏折比中书舍人要少得多,当然也要快得多。

    允熥浏览了一遍这些奏折,觉得没有什么问题就让王喜重新抄一遍到奏折上。

    然后他看向张辅。张辅这次平叛因为位置尴尬,万一打仗的时候遇到了张玉没法处理,所以只是跟在允熥身边出谋划策并未去前线打仗,虽然战后也有些封赏,但是不过是些许的赏赐而已,仍然当着通事舍人。

    允熥也有心留他在身边接替郭镇的位置。不过,现在他的资历还差一些,还需要继续培养。

    之后其他的通事舍人也陆续票拟完了自己的折子,交给允熥。

    又过了一会儿,中书舍人们也陆续票拟完毕,将奏折送到允熥手上。

    允熥一份一份的仔细看着,忽然眼前一亮,拿出一份奏折反复看几遍。

    之后他又看了许多折子,从中抽出几份来。等到把所有的折子都批答完了之后,允熥拿起身边的几份折子说道:“这些河難、湖广过来的折子是谁票拟的?”

    一个有些不安的声音响起:“陛下,是臣所票拟。”

    允熥向着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见到一个年纪大约二十八、九岁的人在那边躬身施礼。

    允熥温言说道:“朕记得你是从户部任上选为的中书舍人?”

    那人说道:“是,陛下。”

    齐泰此时说道:“陛下,此人名叫夏原吉,是臣担任户部尚书之时举荐的人才。当时此人正在担任户部主事,臣觉得此人大局观很强,所以举荐给陛下为中书舍人。”

    听他一说,允熥也想起了这个人。当时允熥还特意注意了此人,只不过后来事情太多就忘记了。

    并且,‘夏原吉这个名字似乎也有些耳熟。我是不是在哪里听过?’允熥想着。

    不管如何,夏原吉这次的这几个奏折票拟的极好,不仅解决了事情本身,还能够顾忌到当地的实际情况,以最小的代价解决问题,真的很不错。

    允熥又嘉奖了夏原吉几句,然后让他侍立一旁。

    随后,允熥又提道:“直隶、雲南二地的奏折分别是何人所票拟?”

    有二人又分别说道:“臣赵迪义(苏友学)票拟。”

    允熥将二人叫到身边与对待夏原吉一样嘉奖。他们二人虽然比夏原吉略差,但是同样很厉害,允熥觉得不比之前的陈性善差。

    特别是,“赵爱卿,这个徽州府人丁丝绢案你怎么想到的如此票拟?”允熥问道。

    赵迪义说道:“陛下,臣之前就曾注意到,歙县与其余五县已经在陛下亲征之时打过一次官司了,这个折子当时还转到了陛下那里。”

    “臣颇为好奇,于是就查询了档案,发现自从至正二十五年以来这笔生丝已经由歙县单独负担三十余年,若是轻易安排到其他各县身上,恐怕其他各县怨声载道。”

    “不如取消这笔税款,而是依照洪武二十六年先帝之策,以徽州府的物料银补之,这样不至于让徽州府其余五县百姓怨声载道,歙县也少了赋税,并且国朝的税赋又没有减少。”

    这个奏折的内容是这样的。至正二十四年的时候朱元璋称王,随后修改元税。但是当年年底的核查中中书省发现税额有问题,于是次年有了一次乙巳改制,很多科目的税赋要调整。最后就决定加征夏税丁丝每亩四钱。

    但是这本来是整个徽州府的税赋,不知道怎么就全部归了歙县单独负担。

    若是一直这样糊涂下去也就罢了,但是最近在歙县县衙为吏的一个人发现了这个问题。他身为歙县本地人,自然不能坐视本县多了这么多的赋税,于是就联合本地的士绅向朝廷上奏折。

    徽州府向其他五县问询,其他五县自然也不愿意负担这笔税款,徽州府不敢决断,最后就层层上报,到了允熥这里。

    赵迪义的做法是取消这笔‘夏税丁丝’,而以物料银补之。所谓物料银,就是朝廷各级衙门修缮为此征调的钱。国朝初年的时候因为需要修建的东西多,所以物料银的数额不小。但是这些年实际用到的钱财逐年降低,洪武二十六年的朱元璋就减免过一次,之后每一年所征的物料银也都足用还有一些剩余。

    按照赵迪义的做法用物料银补充,就可以在近几年使用府衙内的结余,不增加其它五县的负担。但是这些结余过几年必然会用光,到时候还是由各县分摊。可是到了那时,其余五县估计已经忘了这件事了,也不会因此而抗议。等于是使用了一个隐蔽的手法还是将这些钱分摊了,还不至于出问题。

    其实要是直接就下令分摊,当地不过是闹一阵子也就罢了,允熥对于这个方法不是特别喜欢,但是从中体现出的手段却十分厉害。

    所以允熥很重视这个名叫赵迪义的人。

    允熥嘉奖了他们几句,然后下令将奏折下发,结束了今天的批阅奏折。之后允熥说道:“今日已经是过年之前的最后一日,明日只要留人值守即可,你们退下吧。”

    但是等到他们退下以后,允熥却若有所思的看着离去的官员的背影,过了一会儿才回身返回了后宫。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