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踢开永乐 第426章 谁来查案

时间:2017-11-30作者:七帅

    第二日一早,允熥睁开双眼,看着罗汉床的床顶,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下意识说道:“这大帐的顶怎么这么近?”

    熙瑶一边指使宫女鱼贯准备而入服侍允熥,一边笑着说道:“夫君,这是坤宁宫。”

    听了熙瑶的话,允熥坐起来,拍拍脑袋说道:“噢,是我忘了,昨日我已经回宫了。”

    稍后允熥穿戴整齐,又与熙瑶一起吃了早饭以后,来到了自己的坤宁宫。

    留守京城的武将郭英、常升、薛宁,与夏辅、秋辅、冬辅官暴昭、郭镇、齐泰见到允熥之后齐齐行礼说道:“见过陛下。”

    允熥说道:“爱卿免礼。”

    常升上前说道:“陛下,陛下亲征期间,臣与薛同知巡管京城治安,京城内外并无事情。”

    暴昭上前说道:“陛下亲征期间,臣代陛下批奏折一千七百五十六份,其中……”

    齐泰等人也先后汇报自己在允熥亲征期间所做的事情。过了两个时辰以后,他们才把这几个月的事情与允熥汇报完毕。

    允熥听完之后说道:“朕已经知道了,几位爱卿虽然没有随同朕平定叛乱,可是留守京城职责同样重要,也都是劳苦功高。”

    “郭英、常升,许你二人荫一子为指挥使;薛宁,朕升你世职为指挥使;暴昭、齐泰,朕赐你们资善大夫阶。”

    最后允熥对郭镇笑道:“朕已经赏赐了你的兄弟一个世职,就不赏赐你了。”

    这时时辰已经将近午时,允熥于是与他们六人在一起用饭。

    用饭的时候,郭英对允熥说道:“陛下,臣年事已高,更兼当年跟随陛下南征北战一身伤病,所以臣请求陛下允许臣回家养老。”

    允熥并不惊讶。郭英作为很奸猾很奸猾的老狐狸,自然知道进退。之前平定叛乱的时候,允熥需要他出来稳定京城的局势,他于是就出来帮助允熥稳定局势;现在叛乱已平,允熥已经回京不需要他了,他自然而然的就决定再次病退回家。

    况且郭家现在有长子郭镇身为允熥藩第之人备受重用,二儿子郭铭尚了公主,不愁将来的前程,他如何会在朝堂之上碍眼呢。

    不过,依照惯例,允熥当然要言辞恳切的留郭英,郭英当然会继续告辞,稍后郭英还会正式与允熥折子奏答三次之后才能完成这个流程。

    下午自然就恢复了允熥在时的惯例,四辅官草拟折子的意见,允熥最后批答折子下发。不过现在允熥并未批答折子,而是对侍卫说道:“去把刑部尚书茹瑺叫来。”

    允熥不会忘记他现在要做的最重要的事情是什么。

    不一会儿,茹瑺来到了乾清宫。

    允熥等到茹瑺行礼完毕之后,对茹瑺说道:“茹卿,这些日子全国可有什么大案子?”

    茹瑺答道:“陛下,这些日子,不管是京城还是全国各按察使司都没有什么大案。”

    “噢,那朕现在有一个大案要交给你。”

    茹瑺下意识觉得允熥即将交给他一个十分棘手的事情。事实证明,他的感觉是对的。因为允熥说道:“茹卿,你可知道了菏北之地两个官员以为燕王不轨,意图叛乱?”

    茹瑺心下一颤,不过却马上说道:“臣知此事。”

    允熥说道:“虽然首恶已经伏诛,但是他们并非是一两个人,而是数人意图谋反,其中还留人在京城策应。”

    “朕现在命你查处此案,查出他们在京城策应的人是谁。”

    茹瑺当然想推辞。茹瑺家资富豪,又善于交际,就连武将之中都有好友。

    并且他很聪明,虽然没有什么确切的消息,但是隐隐约约知道允熥正在查着什么,并且好像与江浙五府有关。

    江浙五府一代凭借鱼米之乡财税重地的位置,从宋代就开始要掌控朝堂。而这,是皇帝所不能接受的。

    他联想到这次这两个意图附逆的人的身份,就明白了:不管这两个人的事情与江浙五府的官员有无关系,他都要牵扯到他们身上。

    茹瑺如何愿意作为允熥刀与江浙五府的人对抗?

    但是他又岂敢违背允熥的意思?

    茹瑺说道:“陛下,官员之事,臣之刑部固然有责,可是都察院也有责。”

    允熥说道:“朕当然会着都察院会同办理。不过茹卿久在三法司,还是以茹卿为首。”

    话说到这个份上,茹瑺就不敢推辞了,只能应下。不过茹瑺已经打定主意能拖就拖,大不了被允熥贬职,也不真正掺合此事。

    之后允熥又召见了都察院的左都御史与大理寺卿,吩咐他们协助茹瑺会同办理此案。

    之后允熥批阅今日的奏折,在天烟之前就把今日奏折批阅完毕,然后让四辅官出宫。

    但是之后允熥并未返回后宫,而是对侍卫说道:“让秦松入宫,但是不要声张。”

    允熥随后坐下来拿出一部书来看,一边等待秦松过来。

    不一会儿,秦松到乾清宫,对允熥行礼。

    允熥放下书,对秦松笑道:“秦卿来了?坐。”

    他们二人关系十分相熟,若是从前,秦松多半会直接坐下,但是现在他不会了。

    允熥在平叛之后仍然保持了镇委没有撤销,并且以郭洪涛为首,让秦松有些警惕,已经不敢与允熥随意了。

    若非郭洪涛明显不是允熥十分信任的人,秦松并不认为允熥已经不信任自己了,那么他就不仅仅是警惕了,甚至可能会为保一命而请辞了。

    允熥见到秦松如此,知道他已心生芥蒂,有些无奈。秦松不论是性子还是本领都不是非常适合为锦衣卫指挥使,但是允熥当时无人可用,只能以他为之。

    就是现在,允熥都找不到比秦松更加适合为锦衣卫指挥使的人。就好像关羽,如果从结果来说,以他督荆州并非是非常正确的选择,但是不用关羽又能用谁呢?

    允熥温言说道:“秦松,坐下,你我不必太过拘礼。”

    “郭洪涛当年虽然李善长一案时职位不高,但是也是亲历过许多事情,对于这种案子更为熟悉,所以朕命他继续带领镇委查证此案。”

    “但是镇委毕竟不比你的锦衣卫,况且,郭洪涛身为前朝之臣,朕不敢太过信任,所以仍然以你为首。”

    “你只是经验不足,只要有了足够的经验,就用不到郭洪涛了。”

    安抚秦松,是允熥今日召见他的主要目的。

    秦松虽然不是什么小孩子了,不过还是相信了允熥的话,无他,允熥说的都是实话,虽然不是所有的实话。

    秦松于是行礼坐下,然后说道:“陛下,郭洪涛既比臣更为懂得如何查证此案,也曾为我锦衣卫指挥使,比臣适合主持查证此事,臣还是请以他为主。”

    允熥说道:“朕意已决,你不要再推辞了。”

    秦松果然不再说话,但是疑心已经尽消。

    之后允熥吩咐道:“严震直身为悊江乌程人,朕认为他多半是朝中江浙五府之人为首的,但是他身为工部尚书,位高权重,朕也不能轻易把他拿下,所以秦松你安排人监视他,务必漏过一人。”

    秦松说道:“陛下,他们不可能没有风声,现在严震直多半不会做任何事情吧。”

    允熥说道:“他们确实肯定有了风声,也绝对不会让严震直在做什么,但是他们总不能不传递消息,若是丝毫消息都不传递,那么万一严震直行错了一步怎好?所以必然会传递消息。”

    “你们锦衣卫就是要知道他们怎么传递消息,从而揪出为严震直传递消息的人是谁,是不是咱们已经知道的那几个人。”

    之后允熥又吩咐了一些事情,然后让秦松退下。但是在秦松退出乾清宫的时候,允熥看着他的背影忽然有一丝不忍的表情,不过很快就消逝无踪。

    允熥随后站起身来,问身边的王喜说道:“你现在识得多少字了?”

    王喜说道:“奴才识得一千个字。”

    “也不少了。你看过朕所珍藏的最开始版本的《三国演义》吧?”

    王喜微微惊讶,不过马上答道:“是,陛下。”

    “那你觉得如那里面的诸葛亮这般有所谋但是事前不与将士诉说到底是对是错?”

    王喜不敢答,只是说道:“奴才不知。”

    允熥知道王喜的意思,没有再说话,去往后宫。

    一边走着,黄福突然小声对允熥说道:“陛下,今日燕王妃入宫请见了皇后娘娘。”

    允熥一怔,问道:“高煦没有入宫?”

    “并未入宫,只是让自己的侍卫护送王妃入宫。”

    允熥一时间明白了高煦的想法。允熥经过了险遭高煦行刺之后提高了安保等级,虽然对于宗室入宫并不会搜身,但是在宫门口摆放了巨大的吸铁石,还有最有经验的侍卫驻守,以防万一。

    而且高煦身为宗室之中武艺最高的人,就是徒手都有杀死允熥的本事,所以他为了防止自己不痛快,也为了防止允熥太过防备他,干脆让王妃出面自己不入后宫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