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踢开永乐 第422章 洛阳发现

时间:2017-11-30作者:七帅

    这时从洛阳城中走出了一只浩浩荡荡的队伍,此时在洛阳城中所有的文官都出来了。

    楚智是正三品的指挥使,河難知府只是正四品,何况此时武将的地位也并不比文臣要低,楚智一般是不会去迎接官位比自己低的人的。

    但是他今日偏偏去迎接了,他走上前去对为首的这名文官说道:“见过蹇御史,蹇御史怎么现在就在洛阳?”

    能让他迎接的,自然不是河南知府,而是巡查御史。虽然此时的御史并不算牛逼,但是在外的巡查御史却是例外,自然也当得起楚智迎接。

    蹇义答非所问的说道:“叛军最后一部分在洛阳城外被消灭,我怎么都要出来看看。”

    楚智又与他寒暄几句,二人也不熟悉没什么话说了,就站在一边看着士兵们翻检尸首。

    先前说话的那个百户所属的百户分到了这个即好也不好的事情,他们虽然高兴于可以贪墨从尸首上翻出来的钱财,可是翻检尸首仍然不是什么好活儿。特别是现在已经是冬天了,虽然湖水未完全冻上打破湖面上一层薄冰就可以打捞尸首,但是即使只是将双手从袖子里面伸出来就已经是感觉寒冷异常,更不必提翻检身上还带着水的尸首了。

    先前说话的两个总旗也是一边骂骂咧咧的一边亲自翻检着尸首。他们不是在册的武将,所以也只能亲手翻检尸首。

    这时总旗王小光刚刚翻检完了一个尸首,从身上翻出了十几两金子,给他提供了些许的慰藉。

    他打算翻检下一具尸首,然后他就发现了这一身把武将的尸体包裹的很严实的铠甲有些太过于奢华,虽然锈迹斑斑但是绝对不是逃到这里的这些丧家之犬能够穿着的。

    并且铠甲的样式也不太像是本朝大多数武将会使用的样式。

    王小光猜测这样应该是不知道多少年之前一个身陨在此的武将的尸首,所以他翻过尸首的身体见到的是一个并不完整的头骨的时候也并不惊讶。他只是不想现在就让其他人注意到这个尸首的不同,自己好可以从铠甲里面搜出一些金银珠宝。虽然过后必然要分给百户千户们一些,但是自己也可以剩一些。

    然后王小光果然从尸首中摸出了一些金银,虽然有些暗淡无光,可是仍然是真金白银。

    最后他摸出了一个不大的口袋。他有些奇怪,因为布料泡在水里面会很快泡烂,但是这个不知道什么做成的口袋却还保存完好。

    他仔细摸着,摸索到了口袋的开口,然后从口袋中摸出了一个四四方方的东西。

    这时另一个总旗李小礼侧头瞅见了他手里的东西,惊叫道:“这不是玺嘛!”

    王小光侧过头问道:“什么是玺?”

    李小立说道:“我也不是很清楚,但是应该是只有那些大人物才会有玺,那些真正的大人物!”

    王小光说道:“有多大?”他又仔细看了看说道:“这不是和当官的用的印差不多?”

    李小立说道:“不一样。你还是赶紧给张百户吧,说不定是哪个大人物的东西呢。”

    王小光又反过来倒过去的仔细看了看,然后站了起来打算依照李小立的话把这个叫做玺的东西给百户。这个东西他也不认识,虽然有一个角好像是用黄金镶的,但是他不敢随意掰下这个角,因为如果他掰下了这些黄金,是个人都可以看出缺了一角,所以他决定完整的给百户。

    张一得此时正在一旁与其它几个百户正在一起聊天,聊着自己这次能够得到多少功劳,能不能获得世袭的职位,哪怕只是一个试百户。

    然后他听到了王小光对他说的话,说要把一个从尸首之中搜出来的东西给他。张一得并没有在意,只是随手接过这个东西然后炫耀似的对其它的百户说道:“看来我的百户得到了翻检尸首的活计也不全是坏事。”

    但是他马上注意到对面的五个百户目光都紧紧地盯着他手里的东西,并没有任何人说话,但是脸上都带上了羡慕的神色。

    张一得一怔,然后仔细看向手里的东西,马上狂喜起来。

    张一得可不是没什么见识的两个总旗,他一眼就认出来这是至少是王爷才能够使用的玉玺,既然是从这些投水自尽的人身上搜出来的,那么很可能就是齐废王使用过的玉玺,那么他发现找回这样一枚玉玺,自然是大功一件。

    张一得马上就站了起来,去见自家的千户。

    ……

    楚智正在静静地思索什么事情,就听到自己的亲随说道:“大人,刑千户说是有急事找您!”

    楚智转过头说道:“何事?”

    刑千户拿着一个四四方方的东西过来说道:“大人,我们发现了一个玉玺,应该是齐王殿下丢失的玉玺吧。”

    楚智一怔,说道:“什么玉玺?”

    蹇御史走近他跟前,把手中的东西双手捧着到楚智的面前说道:“就是这个玉玺。”

    楚智接过玉玺,但是还是呆愣愣的。他当然知道这是至少王爷才能够使用的玉玺。

    可是这次叛乱之后齐废王所有使用过的玉玺都已经找了回来,并没有听说有哪一个丢失了。

    楚智仔细看了看,但是他大老粗一个也分辨不出什么,正好想起蹇义就在一旁,于是决定拿着这个不知来历的玉玺问问蹇义。

    ……

    蹇义也在想着什么事情,或者直白一些的话,他是在嫉妒杨士奇。

    杨士奇这次立下的功劳太大了,加封太子少傅,这是除了开国一代之外第一个获得这个职位的文臣;而他和杨士奇同时出京,现在竟然还是碌碌无为。

    虽然大多数巡查御史都和他一样,但是蹇义一向是自视甚高,虽然他不说,但是满朝上下只服解缙一人,如何心甘情愿落在杨士奇之后?

    这时他听到了一个粗狂的声音说道:“蹇御史,你帮我这大老粗看看,这个是哪位王爷的玉玺?上面刻的到底是什么字?”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