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踢开永乐 第417章 前世

时间:2017-11-30作者:七帅

    张玉拉着孙绍、孙睿父子来到允熥大帐的时候,允熥正在看从京城转过来的奏折。叛乱只影响了菏北、山東、河難、江淮四个省份,其它的省份并没有受到影响,还有很多辅臣们不敢擅自做决定的事情,允熥很忙的。

    但是在他听到侍卫转述的话之后,把手头所有的奏折都推到了一边,激动的站了起来,然后说道:“快,快让他们进来!”

    张玉随后带着他们父子走了进去。刚一进去,张玉就跪下说道:“罪臣见过陛下。”孙绍、孙睿父子也忙跪下。

    允熥一瞬间竟然有些懵,然后反应过来马上说道:“你们怎么能跪我!”又走过来似乎是想要扶起孙绍、孙睿父子。

    好在一旁的侍卫看允熥不像是在作秀,而是真的很慌乱的去扶孙绍、孙睿父子,赶忙走过来扶起了他们。但是一旁的张玉就无人理会了。

    允熥激动的站了半晌,然后侧眼看到了张玉,说道:“张玉你起来吧。”等张玉起来了,他接着说道:“你退下吧。”张玉就退下了。但是在这过程中张玉却并没有什么其它的心情,他只是一直在想一件事:‘这孙绍、孙睿父子父子到底是什么身份,竟然让陛下喊出了:‘你们怎么能跪我!’这样的话!’

    并且此时不仅是张玉,所有在场的侍卫都惊得下巴都要掉了。这孙绍、孙睿父子到底是什么人,竟然能让陛下说这样的话?包括孙绍、孙睿父子二人都一脸的惊恐,手足无措的站在那里。

    此时允熥恢复了一些理智,意识到自己的行为十分不合适。在朱元璋死了之后,没有人有资格让他说这样的话。

    但是允熥还是忍不住激动。他此刻脑海当中,回想着他当年穿越过来之前,在一次过年亲人聚会的时候,他叔爷爷对他说的话。

    “咱们老孙家,老家是凤阳人,后来到了成祖朱棣的燕王三卫为兵。之后咱们家的祖上跟随成祖靖难有功,加封**卫世袭指挥使。成祖因为咱们家是靖难出来的,还赐予了一块下马石,凡是正三品以下官职的人,过咱们家所在的这条街文官下轿、武将下马。”

    “之后咱们家世袭指挥使二百余年,一直到满清入关才丢了世袭的爵位。你可是咱们老孙家的嫡子嫡孙,要是现在还是大明朝,你就是世袭的正三品指挥使。”

    后来穿越之前的允熥因为好奇还了自己家在还兴盛的时候让人写的关于祖先英勇事迹的书,和世代相传的族谱。虽然跟随朱棣靖难的那两个祖宗的名字没记住,但是大概的事迹却记住了。

    因为当时这些都没什么用,只不过是当做了玩笑话,过后都忘了。允熥穿越过来以后也没有想起来。

    一直到他得知朱棣可能造反以后,某一天他突然想到了这个事情(第384.385章),然后当时就吓得倒了下去。

    前世的时候朱棣造反成功了,允熥前世的祖宗也活了下来,可是这个时空却未必啊!

    允熥虽然觉得这应该是平行时空,互相之间不影响,但是万一不是呢?万一他们死了呢?那自己到底还能不能存在?允熥当时纠结了半天哲学问题。

    现在允熥终于确认自己的前世的祖宗没有死,很是欣慰,也终于放下心来。

    允熥坐了下来,示意侍卫拿过来两把椅子,对他们温言说道:“你们也坐。”

    二人忐忑不已的做了下来,等待着允熥的吩咐。

    但是之后允熥却只是与他们唠家常,态度就好像一般的平民百姓。允熥的侍卫们都恍惚了,允熥除了对自己的孩子和皇后,哪里对其它的人有过这样的态度?这二人到底他娘的是什么人?

    聊了一会儿孙绍的事情,允熥又对孙睿说道:“你今年多大了?可曾娶妻?”

    孙睿说道:“我今年二十二岁,已经娶妻了。”

    允熥继续笑着说道:“噢,妻子姓什么,是什么样的人家?为人怎么样?长得漂不漂亮?”

    孙睿说道:“我的妻子姓谭,是京城人,好像是父母都故去以后跟随姨夫来到北平,之后嫁给了草民。”

    “为人贤良淑德,左邻右舍无不称赞;又办事极其利落,把家里管的井井有条,让母亲省了不少事呢!并且长得非常漂亮。”孙睿此时已经有些认不清自己的身份了。

    允熥接着笑道:“噢,原来如此,这样,明日就要到了北平府了,把我的,把她请来我见一见。还有,”允熥转向孙绍:“明日把令夫人也请来我见一见。”允熥只是想见一见自己前世的祖祖祖祖……奶奶,别无他意。

    谁料孙绍马山就跪地说道:“陛下,罪臣有罪。”

    允熥刚伸出手,一旁的侍卫就扶起了孙绍。允熥也忙说道:“你有何罪?”

    孙绍一边被人扶着,一边说道:“陛下,孙睿的妻子,是朝廷的钦犯。”这件事情孙睿已经忘了,他可没忘。

    允熥一愣,问道:“什么钦犯?”

    孙绍说道:“陛下,孙睿的妻子谭氏,据她自己说曾为太宗文皇帝(朱标)次妃手下的女官,因为犯了事从宫中逃了出来,逃到北平之后嫁给了孙睿。”

    “我们一家也是在她嫁过来之后才得知的这件事情。万请陛下恕罪!”

    孙绍也是无奈,要是谭纬儿只是一般的钦犯家人,他就赌一把不说了;但是据说她是宫里的人,还见过允熥,他也就不敢隐瞒了,只能说出来。

    允熥又是一愣,回想起来了这个曾经抚养过他四年的女官是没有抓到,当时也很是搜寻了一段时间,后来实在找不到也就罢了,允熥也把这件事情给忘了。

    要是一般的人家,他必然会把这一家都打成钦犯,但是既然是他前世祖宗家的人,还很有可能是他的祖祖祖祖……奶奶,他当然不会处置了。

    允熥现在想的是另一件事情。‘我记得这一代的这位当家主母就是姓谭,但是这怎么可能,难道前世的时候文华殿也发生了什么事情,然后谭尚功逃出了皇宫逃到北平,然后嫁给了孙睿;还是这其实只是凑巧同一个姓氏?’允熥想着。

    不过不管怎样,允熥都不会追究。允熥笑着说道:“那人并非是钦犯,后来朕发现是冤枉了她,所以你们家不必担心。”

    “不过明日还是把两位夫人请来让朕见一见。”允熥在朱棣投降以后命令大军向北平进发,想在北平处置这些人,所以现在已经距离北平不远了。

    之后允熥又和他们唠了一会儿家常,就让他们离开了大帐。但是允熥的心却久久不能平静。

    孙绍父子被安排到了一个很不错的大帐之中。父子二人十分的恍惚,讨论了半天也不知道为何允熥会如此厚待他们。

    第二天大军来到了北平城。允熥接见了被朱棣扣押起来的都指挥使黄络、燕王府长史葛诚等人,好言抚慰。然后又见了朱高炽与高燧,也是好言安抚,虽然应该没啥用。

    下午允熥没有去见其他的人,而是再次接见了孙绍、孙睿父子,以及他们的妻子。

    允熥在见到谭纬儿的那一刻,就确定这确实是抚养了他四年的那个女官。允熥笑着说道:“谭姑姑别来无恙?”

    谭纬儿勉强保持着镇定说道:“民妇见过陛下,不敢当陛下姑姑的称呼。”

    允熥和颜悦色的与她说道:“之前姑姑被人诬陷,不得已逃出皇宫。后来事情已经查清楚了,不是姑姑的错。虽然姑姑出宫有些不妥,但是朕也就不追究了。”

    “既然姑姑已经嫁人,那就好好为孙家的儿媳。……”

    谭纬儿可不是孙绍、孙睿父子,他们因为允熥金口玉言,又不知道确切的实情,所以以为当初谭纬儿真的是被冤枉的,现在允熥大人有大量不追究她私自逃出宫的事情了。

    但是谭纬儿自己就是事情的亲历者,知道那到底是怎样一个掉脑袋的事情,她也绝对不是被冤枉的。但是允熥又没有丝毫欺骗孙绍、孙睿父子的必要,所以她一直再猜为何允熥会这样赦免她的罪过。

    今日看着允熥同他们说话,谭纬儿终于确定:这就是因为孙家的关系。

    谭纬儿暗自决定回去之后一定要问一问为何他们能够这样被允熥宽容。

    不过允熥说过了谭纬儿的事情以后就不再关注他了,他有更加重要的事情要做。

    允熥今日在唠完了家常以后对孙绍说道:“朕觉得孙绍你是一员将才,现在担任百户太屈才了。”然后允熥指着铺开的地图上永平府的一个地方说道:“朕打算在这里设立一个千户所,就以你为千户!”

    孙绍推脱道:“陛下,罪臣不过是一个百户,蒙陛下恩典不降职已经是天恩,怎能当千户所的千户?”

    允熥说道:“你们父子朕已经查清楚了,并未有什么过错,朕又看你十分了得能当一个千户,那又有何不可!”允熥还想任命他为指挥使呢,只不过不好直接任命罢了。

    孙绍虽然心中十分惶恐与不解,但是陛下金口玉言岂能推脱,只能说道:“臣谢陛下恩典。”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