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踢开永乐 第415章 降与死

时间:2017-11-30作者:七帅

    燕军大帐之中,此时的气氛极为凝重。在围观了天上飘过的东西之后,回过神来的朱棣把所有的亲信武将又都叫进了自己的大帐之内。

    不过即使他们都已经过来了,可是也不过是干巴巴的站着,没有人说话。他们还能说什么呢?就算他们自己不相信那是神仙或者法术,但是不代表下面的士兵不会相信或者半信半疑,到时候朝廷的大军在战场上来这么一出,他们还怎么打仗?不过是去战场上送死。

    不打仗,死守营地,他们的粮食也不多了,等粮食耗尽最后还是个死。所以他们已经是十死无生之局,只不过是早死晚死而已。

    除非,“殿下,现在咱们已经是走投无路了,还是,投降吧。”谭渊站了半晌之后,见大家都不说话,硬着头皮出来说道。他谭渊还有父母、老婆、孩子,之前还有生路的时候还能坚持,现在已经彻底没有生路了也不愿意坚持了。总要为自己的孩子求一条活路。

    朱棣看了他一眼,没有说话,其他武将也都没有说话。只是道衍说道:“谭渊,你说这话是什么意思!你要背弃殿下不成!”

    谭渊既然已经将话说出口了,也就放开了。他说道:“道衍师傅,怎么是我背弃殿下!现在是什么局面你难道看不出来?”

    “哪怕有一分突围的可能,我也不会说这样的话,但是现在咱们哪里还有可能?”

    “北面是辽王统帅的大军,西面是魏国公统帅的大军,南面是陛下亲自统帅、以会宁侯、凉国公统帅的大军,哪里还有可能?”

    “我这也是为了众位兄弟求一条活路。”

    道衍还要说话,这时朱棣的一个侍卫走进来说道:“殿下,朝廷派人劝降了。”

    朱棣止住道衍与谭渊的话,说道:“先听一听朝廷的条件吧。让朝廷的说客进来。”

    朱高煦走到燕军大营门口,等待了一会儿以后得到允许进来,又走到大帐门口等朱棣的侍卫给他掀开了帘子之后走了进去。

    他一走进去,就听到了无数惊讶的声音,包括朱棣在内的所有人都对于竟然是朱高煦来当说客惊讶不已。

    朱高煦没有理会这些惊讶之声,对朱棣跪下说道:“儿子见过父王。”

    朱棣冷哼一声:“你不必说这样的话,你是朝廷的高阳郡王,不是我的儿子!”

    朱高煦说道:“不管怎样,父王都是父王。”

    朱棣又冷哼一声:“你起来吧,说说允熥开出来的条件。”

    朱高煦站起来,清了清嗓子之后说道:“父王,诸位燕王三卫的武将,虽然造反乃是不赦之罪,但是陛下悲天悯人,不愿再增这许多生灵流逝。所以派本王来劝降。”

    高调的话说完了以后,朱高煦开始说正题:“诸位武将,只要愿意投降、且无屠戮百姓、朝廷士兵之事者,均赦免死罪;普通士兵及无品级的总旗、小旗,一律不问。”

    “父王,”朱高煦抬起头来看向朱棣:“陛下说了,如果父王愿意此时投降,那么可以不以父王为反贼,一切都是有人裹挟。父王虽然不可能为燕王了,但是陛下可以允许父王在京城居住,不施以软禁。”

    朱高煦此言一出,众人惊讶。之前的那些条件,包括对外公布朱棣是被裹挟造反都比较正常,但是允许在京居住还并不软禁起来就太让人惊讶了。

    众人都把怀疑的目光看向朱高煦。朱高煦自己坦然的接受着各种目光的审视,只是对朱棣说道:“还有大哥、三弟也是留京居住,只是无故不得出城。”

    允熥既然不打算将朱棣定性为反贼,就不能对他们处置的太严厉;并且允熥觉得京城好歹是自己的老巢,不至于连朱棣一家子都盯不住。

    朱棣扫视了一圈站在下面的人的表情,又盯着朱高煦看了一会儿,有些疲惫的说道:“高煦和道衍大师留下,其他人都下去。”然后他见大家没有什么反应,提高声音说道:“都退下!”

    众人无法,只能退下。

    等大家都退下了,朱棣对朱高煦说道:“这些条件是允熥告诉你的,还是你自己想出来的说的?不要撒谎,我看的出来你是不是撒谎。”

    朱高煦坦然说道:“儿子并未撒谎,这些条件就是皇兄所说。”

    朱棣说道:“我明白了。还有,允熥是许给你了一些东西吧,比如说,把燕王之位许给了你,所以你才如此为朝廷拼命。”

    朱高煦没有说话。朱棣也没有继续问,接着说道:“你好歹也是我的儿子,继承了燕王之位之后也算是承袭了我的位置,我也不算太过于失败。”

    “过一会儿,我就跟随你去大营面见允熥请降!不过现在,你先下去吧。”

    朱高煦好一阵激动。虽然朱棣似乎是已经出了投降别无出路了,但是他真的听到了朱棣同意投降的话还是很激动,这代表着他燕王之位终于到手了。

    朱高煦恨不得马上拉着朱棣前往大营请降,但是现在他只能行礼退下。

    等着朱高煦退下了,朱棣对道衍说道:“大师,……”

    道衍打断了朱棣的话说道:“殿下不必说什么了,贫僧都明白。贫僧是最合适的裹挟殿下造反的人,况且,这次殿下造反确实是有贫僧暗地里捣鬼的缘故,也不算是冤枉了贫僧。”

    朱棣见他明白自己的意思,说道:“那大师,就如此了。”

    顿了顿,朱棣又对道衍说道:“大师,当初你为何非要让孤造反?当时孤就说了,这样被你逼反了以后,不论胜败,你都不会有好下场,为何你还要如此?”朱棣一直对于这个问题不太理解,所以现在就问了出来。

    道衍笑着说道:“殿下若是想知道,等到殿下百年之后到地下问贫僧吧。”他话音刚落,就好像支撑不住身子一般倒在地上。

    朱棣大惊,走过去扶助道衍。朱棣本以为是道衍承受不住这样的打击而站立不稳,可是在探了探他的气息之后,发现他已经气绝身亡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