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踢开永乐 第411章 北撤

时间:2017-11-30作者:七帅

    蓝珍在接到朱高煦让人传过去的信儿之后马上就意识到了这是一个十分关键的事情,若是能够不让燕王大军进城,那么可以说大事已定,他可知道徐晖祖已经带领十几万大军绕行菏北的事情。

    但是不巧的是此时蓝珍正在城的东边,离着北门很远,从城中骑兵行进也不是太方便。

    蓝珍于是当机立断,让副将李定带领少数人继续在城中收拢降兵,自己带领两千人从东门口出去绕行到北门那边。然后蓝珍率领的大军终于在这个时刻赶了过来。

    蓝珍率领的不仅是两千骑,还有两三千匹没人骑的马,声势不次于朱能统帅的燕军。

    朱能此时虽然很愤怒,但是还有理智残存,见到平叛军的援兵来了,并且若是再纠缠下去还不知道会有多少援军赶过来,他的理智顿时压住了愤怒,停止了追击。

    朱高煦本来就是要撤退,而蓝珍带的兵没有人家多,现在离得远还好说离得近了不难被看出端倪,所以更加不敢追击,接应到了朱高煦之后就退回去了。

    双方各自退回以后蓝珍、朱高煦这边自然是各种高兴。抢在朱棣南下之前夺取德州,全歼了路远的大军和德州城的守军,还杀了朱棣的一员大将,虽然损兵不少,但是也完全值得。

    至于稍后朱棣如果发疯了攻城他们也不怕,伴晚的时候顾成押送着叛军就已经来到了德州城中,他们现在拥兵两万余,还有两万多人的俘虏,根本不怕攻城。

    而朱棣这一边就是各种愁云惨淡了。朱棣听到了朱能汇报的邱褔战死、没能占住北城门的事情以后脸色变得铁青,但最后还是并未发火,反而把众将都叫了过来悼念了一番邱褔,还大骂了一阵自己的儿子朱高煦,说等到擒下了高煦之后让高煦到邱褔的墓前跪求原谅,让众将都很感动。

    但是在大家都散去、大帐之中仅有朱棣一人的时候他自己却彻底绷不住了。朱棣一脸的惶恐,他发现之前的谋划已经全部失败了,山東是进不去了,路远的大军不管还在不在,他都不可能接应到了,他们被彻底分割为了两部分,之后等朝廷的大军消灭了山東叛军之后就可以北上来消灭他。

    现在他的胜算由之前的两成又降到了不足一成,几乎不存在获胜的可能了。

    就在朱棣越想越是悲观的时候,他听到自己营帐的帘子被人掀起的声音。朱棣抬头一看,见到是道衍走了进来。

    朱棣苦笑着对道衍说道:“之前的谋划已经落空,现在只能退回北平。孤想着要不然就这样投降算了,然后我与大师一起出家为僧,也不失为一件乐事。”

    道衍听了朱棣的话,走到朱棣的面前,但是今日却并未向朱棣行礼,而是伸出双手抓住了朱棣的衣服领子,大声说道:“殿下,我们已经和南军交手,已经是乱臣贼子犯了谋逆之罪了,若是不成功,就算殿下留下了一条命也不过是苟延残喘,殿下愿意过这样的日子吗!”

    朱棣一时间呆住了,过了好一会儿,他才反应过来,脸上的表情恢复了平静,对道衍说道:“我明白了。”

    但是在道衍松开了他的衣服领子之后,朱棣却忍不住在心中暗想:‘若是我现在投降,真的只有软禁在高墙之内一条路了吗?’

    不管如何,第二天朱棣带兵北撤,想要撤回北平,来日再战。

    朱棣的行动是很快的,他手下的士兵虽然刚刚得知自己已经成了反贼军心不稳,但是既然是回家大家还是很有热情,仅仅只用了一日就撤离山東,回到了菏北驻扎在了安陵镇。

    但是就在安陵镇朱棣得知了一个噩耗:徐晖祖率领的大军已经到了景县,就在他们的东边,并且军队总人数绝对在五万之上,比他们的军队人数要多!

    朱棣知道,他的这个大舅子,当然现在也是允熥的大舅子,是很有本事的,之前虽然从未单独领兵出战,但是朱棣实在是不能把希望寄托在徐晖祖自己指挥失误上。

    朱棣领兵继续北上,同时为了防止徐晖祖的进攻让大军排成了大阵行军,虽然保证了安全但是却牺牲了速度。之后朱棣又花了十几天的时间,在十一月初一过了东光县,在这一日来到了泊头镇驻扎下来。这一路上,徐晖祖竟然只是让骑兵远远的吊着,没有进攻。

    晚上,朱棣与手下的武将开会的时候十分不解地说道:“为何徐晖祖一直没有派兵进攻,而是只是派出了骑兵远远的吊着?”

    朱能说道:“是为了等待后边的援军吧。徐晖祖手上不过大约六万人,殿下手中也有四万多人,殿下又是久在边关屡次出征蒙古,真要是大军开战徐晖祖未必是殿下的对手,徐晖祖自己大概也知道,所以一直等着后边的援军。”

    道衍说道:“贫僧的见解与朱将军类同。并且,殿下为何不想办法劝说徐晖祖投向殿下?殿下的王妃可是徐晖祖的长姐,殿下与徐晖祖的交情也不错,为何不试着劝降他?就算是不成功,也没什么,说不定还能离间陛下与徐晖祖的关系,让陛下调换大将。”

    朱棣说道:“若真是在等着后边的援军,他就算不与我大战,也应该灵活使用骑兵,给我们造成更大的麻烦才对。现在咱们手下的骑兵与他们差不多,他完全可以使用骑兵造成更大的麻烦。”

    “至于劝降徐晖祖,这就不必提了,不会有用的。徐晖祖死忠于陛下,绝对不可能投向我们。”

    “至于离间,就更不可能了。我也是刚刚知道,陛下迎娶了魏国公府的小县主为妃,已经彻底消除了君臣之间的隔阂,从他放心大胆的以徐晖祖来统帅这十几万大军就可以看出陛下十分信任徐晖祖,离间之计不会有用的。”

    听了朱棣的话,谭渊迟疑着说道:“那,接下来我们怎么办?”

    朱棣说道:“不管徐晖祖为何没有进攻,咱们的计划都不变,就是全力返回北平。”

    但是第二天,朱棣打算带兵继续返回的北平的时候,他昨日派出去的探马却带来了让他目瞪口呆的消息。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