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踢开永乐 第407章 德州之战——生擒

时间:2017-11-30作者:七帅

    此时因为连续冲击了两个步兵大阵的关系,蓝珍的骑兵阵型有些散乱,并且马匹的力气又下降了些,再加上一旁有很多步兵到处乱跑阻挡了骑兵的冲锋路线,一时间路远派回来的两个骑兵千户竟然挡住了蓝珍的军队。

    蓝珍已经接到了从济南城下朱济烨转给他的章表,知道了原来之前一直被称之为‘成逆’的这支叛军原来是以路远为首的。他虽然不知道路远带着人在青州造的孽,但是也知道一定要抓到路远,才能算是立下全功。

    并且既然路远是造反为首的人,那么他只要被抓到了或者被打死了,山東剩下的叛军多半就会不战自溃。所以不管是出于何种考虑,蓝珍都要擒下路远。

    但是此时战场上太混乱了,这里的地形也不是一马平川的地形,他被拦下之后不久就不知道路远到哪里去了。虽然路远一定是朝着德州城逃去,但是这么多树呢,还有河流,具体怎么走还不好说。

    蓝珍带兵好不容易杀散了来阻拦他的这些叛军骑兵,然后仔细与之前分散出去的骑兵询问了以后,知道了路远从哪里逃跑之后就赶忙带着人追了过去。可是当他追上了路远带领的大军之后却看到了一个完全没有料到的事情:路远率领大军已经溃散,一只数千人骑兵分散开来四处追杀践踏他们。

    蓝珍带兵在旁边仔细看了一下,看到了齐王、高阳郡王和永安郡王的旗号,心下疑惑:他们怎么来到的这里?

    不过蓝珍疑惑归疑惑,还是一边防备着一边带着人缓缓过去。

    那边的人见到了蓝珍的军队之后,打着永安郡王旗号的一队人也向这边过来。蓝珍见到朱孟炯,在马上拱手行礼之后就问道:“永安王爷,你们怎么会在这里?陛下为何会让你们带兵追过来?”

    朱孟炯说道:“是这样的,……”

    原来昨天上午朱贤烶带着五千轻骑出发以后,昼夜赶路这一日一夜都没有休息,他们又是一人双马,所以这时就赶到了这里。

    他们到的时候,蓝珍率领的骑兵已经绕过了罗仁率领的骑兵,践踏后边的步兵了。朱贤烶见到这种情况马上就要也带着兵上来冲锋,但是被朱高煦拦了下来。

    朱高煦虽然平时有些跋扈、蛮横,但是真正上了战场非常小心,他仔细观察了一会儿之后指着最北边的这支军队说道:“现在只有这只军并未溃散,咱们最应该做的就是击溃这支军队。”

    但是他们现在所处的位置不适合冲锋,朱高煦于是带着大军悄声绕了一个圈绕到了适宜冲锋的地方,然后突然开始冲锋。

    路远和他手下的兵本来以为已经甩开了追兵,正在全力向德州城跑去,阵型也完全没有了。不想这时突然又有一支骑兵冲了出来。

    他们顿时全军大乱,在骑兵冲到他们面前的时候就已经溃散了。

    朱贤烶害怕武将都跑了,吩咐朱孟炯带着两千人围在外围,自己与朱高煦带着剩下的骑兵在中间往来践踏。朱贤烶恨极了山東的叛军,不管是原来齐王三卫的人还是后来附逆的人都狠极了。但是他知道等到叛军正式投降了这些普通士兵也就是流放不会处死,所以骑着马往来践踏,要将普通士兵都踩死。

    不过朱贤烶同样也吩咐:“见到了身穿铠甲的武将不得践踏也不得处死,全部生擒下来。”

    蓝珍不知道青州的事情,见到叛军已经彻底乱了,很多普通士兵跪地要投降,但是还是被朱贤烶带兵毫不留情的踩死,于是对朱孟炯说道:“永安王爷,赶快收拢士兵啊!”

    朱孟炯苦笑着说道:“我可不敢和贤烶说,你自己去说吧。”

    蓝珍见到朱孟炯的表情就知道一定是发生了什么事情,不过不管怎么说他还是觉得这样处置这些叛军士兵不妥,于是带着人冲进去拦住朱贤烶的马说道:“臣蓝珍见过齐王殿下。”

    然后说道:“殿下,赶快收拢起士兵吧。”

    朱贤烶刚要发火,见到阻拦的人是蓝珍,压住火气说道:“不行!孤要全部把他们踩死!”不过他虽然压住了火气声音仍然很冲。

    蓝珍说道:“殿下,不管叛军犯了什么罪过,都与这些普通士兵关系都不大,殿下何必非要处死他们?”

    就在他们二人这样反复辩驳的时候,朱贤烶的一个亲卫骑马过来说道:“殿下,生擒了路远!”

    “什么!”朱贤烶顿时大叫起来。然后朱贤烶也没心思践踏这些普通士兵了,骑着马就向那边过去。蓝珍与朱高煦对视一眼,开始收拢大军。

    朱贤烶纵马来到另一边,没有分辨出来谁是路远,问自己的侍卫:“哪一个是路远?”

    侍卫指着一个人说道:“那边那个躺在地上昏迷着的人就是路远。”

    朱贤烶看着这个他已经认不出来的被绑着的人,问道:“他没死吧。”

    侍卫说道:“没死,只不过我们找到他的时候他正打算自杀,我们就赶忙上前打晕了他,然后又从他牙上抠出了毒药。为了防止他醒来以后再自杀,所以我们把他绑上。”

    朱贤烶说道:“好,干得好。”

    然后朱贤烶对着路远咬牙切齿的说道:“可算是抓到你了,我一定要让你生不如死。”

    朱贤烶又对侍卫说道:“既然他在牙上都装了毒药,那么也要防止他咬舌自尽,让人敲碎他所有的牙齿。并且,挑断他所有的手筋脚筋。”

    听了朱贤烶的话,就连侍卫都打了一个寒颤。不过他们不敢违背朱贤烶的话,有一个人下马敲牙齿去了。

    这时蓝珍又跑了过来,对朱贤烶说道:“殿下,虽然殿下现在极为想把他们碎尸万段,但是,毕竟路远还有其它武将是叛乱的主使之人、朝廷的钦犯,是不是先送回去让陛下拿个章程出来之后再处置比较妥当?”

    “况且,山東叛军也并非都是青州出来的,就是青州出来的也未必都犯了大不敬,还是先甄别一下的好。”

    刚才朱孟炯已经比较隐晦的和蓝珍说了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所以蓝珍能够理解朱贤烶的心情。但是真要是在这里让朱贤烶把这些人都折磨死了,他认为允熥不会觉得蓝珍干看着不阻拦是对的。

    允熥当然不会因为这个处置朱贤烶,任谁这样的事情摊到自己身上都会和朱贤烶一样;但是蓝珍认为允熥有可能怪罪蓝珍不阻拦。所以蓝珍仔细斟酌了话语之后就上前来劝说朱贤烶了。

    此时朱高煦也骑着马过来劝说道:“贤烶,蓝珍说的在理,并非是所有的叛军武将都犯了大不敬,还是先甄别一下的好。”

    “路远倒是不用甄别,但是他是这次山東叛军为首的人,想必皇兄是有事情想先审问一下他,所以你还是给皇兄上个奏报请示一下皇兄的好。”

    “放心,皇兄最后一定会把这些人都重新交给你来处置。要是皇兄不把这些人交给你来处置,我就和你一起去跪求皇兄。”

    朱高煦虽然也很生气,但是事情毕竟没有摊在自己身上,所以还能够冷静的分析这件事。

    朱孟炯也上来劝说。朱贤烶当然不愿意接受这些意见,但是架不住三人轮流劝说,并且允熥之前的命令是让他听从蓝珍的指挥,最后这些人还是被蓝珍弄走了。

    蓝珍找了一个识字的人写了给允熥的奏报,把这次所有生擒、收到尸体的叛军武将的名字都列了上去,让允熥给出处置的章程。然后蓝珍又安排顾成对这些武将进行初步审问,鉴别出谁原来是哪个卫所的武将。

    然后蓝珍来不及干别的了,对顾成、朱高煦、朱贤烶和朱孟炯说道:“现在德州城近在咫尺,而南下的燕王大军咱们还不知道到底到了哪里。所谓兵贵神速,我现在马上就带着骑兵赶去德州城,阻止燕王大军进城。”

    “咱们加一起一共有一万两千骑兵,留下五千人,我带着七千人马上赶往德州。”

    “这里的事情,就交给三位王爷与顾成了。”

    朱孟炯与朱贤烶点头答应着,可是朱高煦却突然说道:“带上我,我熟悉燕王三卫,到时候真的对上了燕王三卫好一些。”

    蓝珍深深地看了一眼朱高煦,过了好一会儿,才说道:“好。”

    既然朱高煦也要跟去,那么剩下的人就只有顾成、朱贤烶与朱孟炯了。蓝珍原本想着留下朱高煦,朱高煦有勇有谋,年纪也比朱贤烶要大,能够劝阻得了朱贤烶,可惜现在不行了。

    蓝珍只能嘱咐朱孟炯几句,嘱咐他在朱贤烶还想处置生擒武将的时候一定要阻止;然后又嘱咐了顾成几句,就带着刚刚休息了没一会儿的骑兵再次出发了。好在这次他们缴获了叛军大量还有体力的马,虽然投降的骑兵现在他还不敢用,但是马还是敢骑的。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