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踢开永乐 第400章 齐王女

时间:2017-11-30作者:七帅

    此时前一个说‘不知’的人已经被拉到了门外,然后一声惨叫过后这个人就毫无声息了。

    这第二个被询问的人更加害怕,但是因为不想被杀,浑身颤抖地说道:“殿、殿下,齐王殿下的嫔、嫔妃被、被路远赏赐、赏赐给了跟随他、跟随他造反、的武将。三位、位小郡、郡主也是一、一样。”

    一瞬间,朱植的怒火就喷发而出,他抽出腰中的宝刀一刀结果了面前跪着的这个人,挥舞着自己的刀似乎还要杀人,然后看到了在一旁凉亭之中的朱榑。

    朱植放下刀,冲进凉亭之后伸出双手拽住朱榑的的衣服领子,然后大声质问道:“朱榑,你知不知道你的这些妻妾还有三个女儿的结果!”

    “要是你知道,你就这样忍受了这一切!你还是不是我所认识的那个齐王,你还是不是男人!”

    朱榑说道:“假使经百劫,所作业不亡,因缘自遇时,果报还自首。”

    “这一切都是我自己的因果报应,怨不得他人。就算是没有路远等人造反,早晚也会报应到我身上。”

    朱植一只手松开了抓着的衣领,手挥舞起来似乎要扇朱榑的嘴巴子,但是朱植最终却还是并未下手,而是松开了另一只手。

    朱植大声说道:“你不是我所认识的七哥,你不是!”然后朱植好像是无法承受一般,伸腿踢倒了他们面前的桌子,茶水四溅,很多都溅到了朱榑的脸上。但是朱榑却连擦都没擦,只是安静地坐在椅子上,然后又闭上眼睛,口中念念有词。

    这时一个辽王府的侍卫小心翼翼的问朱植:“殿下,这些看守齐王府的侍卫,怎么处置?”

    朱植说道:“他们看守不力,竟然逼疯了齐王,罪在不赦,全部处死!”在他看来,朱榑已经疯了。

    侍卫其实觉得这个决定不是太妥当:他们保护齐王府,起码也算是戴罪立功,不一定是能够完全抵罪,但是处死还是太过严厉了;并且在他看来朱榑根本没有疯,变成这幅模样也和这些侍卫没有什么关系。

    但是他这个时候可不敢违背朱植的命令,行礼之后就退下执行朱植的命令去了。可怜的这些人,还以为自己能够立功,还讨论了一会儿,结果却是这么一个结局。

    朱植带着自己的这些侄子、侄女离开了齐王府,并且认真地对他们说道:“你们的父王已经疯了,这几天由十五叔照顾你们。过几天叔叔就把你们送到京城,让你们的皇兄在京城照顾你们。放心,肯定比在这里要好。”

    在朱植要离开齐王府之前,还是之前的那个侍卫炸着胆子说道:“殿下,那齐废王到底如何处置?”

    朱植沉默了片刻之后说道:“留几个人保护他,他要干什么,随他去吧。”

    朱植随后带着自己的这些侄子、侄女离开齐王府,前往齐王三卫的衙门。在进城之前他就已经与朱寿商量过了,进城以后以齐王三卫的指挥衙门为指挥部,他们两个这几天都会在那里。

    这时青州城内一片混乱。朱寿为了尽快打进青州城,是从四面没有主次同时发动的进攻,这就导致他们的秩序更为混乱,各级武将都难以约束自己手下的士兵。很多士兵在打进了城以后顺便偷抢一些东西是很平常的事情;再加上溃散的叛军,所以现在城中十分混乱,到处都是哭喊声。

    正走在半路上,一个看起来似乎是百户的人带着十几个人拦住了他们一行人。

    朱植的侍卫们顿时极为紧张。叛军也是朝廷的大军反叛而来的,双方的军服本来就是一样的,面前的这一队人到底是朝廷的平叛大军还是叛军可不好说。

    不过他们也没有担心太久,那个穿着百户服色的人跪下说道:“辽王殿下,臣有事要报告给辽王殿下。臣刚刚遇到一名少女,此人自称是齐王殿下的第四女,平度郡主殿下。”

    “贤彩?”朱植失声说道:“快,把她带过来给我看看。”

    不一会儿,那名少女被带到了朱植面前。朱植看着面前的少女,忍不住伸手抱住她说道:“贤彩你没事真的是太好了!”

    朱贤彩也有些激动,或者说后怕似的伸手抱住朱植,说道:“十五叔,真的是你十五叔,太好了!”

    朱植松开抱着朱贤彩的手,说道:“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走,跟着叔叔去齐王三卫衙门说话。”

    不过朱贤彩却说道:“十五叔,有几个人保护我成功脱险,他们……”

    朱植说道:“那就一起去齐王三卫的衙门。他们救了你,可是大功一件,叔叔一定好好奖赏他们!”

    不一会儿,他们一行人来到了齐王三卫的衙门。此时这里已经先期有了军队过来,衙门里也已经进行了一些清理,虽然算不上十分整洁,但是也还可以。

    齐王三卫的衙门十分之大,朱植带着他们来到了其中一个院子之后,让侍卫们都出去把守四面,然后对朱贤彩说道:“贤彩,到底是怎么回事?”

    朱贤彩说道:“十五叔,我在七月二十八日叛军造反的同一晚上被他们单独带了出来,……,罗仁出征以后我就一直在与罗艺在一起。不过我们其实也在监视之中,不知道多少外面的事情”

    “然后今日忽然外面传来了喊杀声,然后罗艺找到我说朝廷的平叛大军已经在攻城了,现在青州城空虚无备,一定会马上被攻破。”

    “然后他带我来到了一个地窖里面,说在这里可以躲藏,藏几天之后等着秩序恢复了再出来找到官军表明身份。”

    “不想被打散的叛军发现了这个地窖,好在地窖之中十分烟暗,他们不敢随便下来,我们才与叛军周旋了一会儿,然后那个百户带兵赶到,消灭了这些叛军。”

    “然后他呼和着让我们出来。我与罗艺商议了一下,觉得再不出去就有可能被堵在地窖里面被烟熏死,于是冒险出去表明了身份。之后我就被带到了叔叔您的面前。”

    听了朱贤彩的话,朱植感慨道:“苦了你了。”

    朱贤彩说道:“比起两位姐姐,我还是幸运的人。有什么苦的。”

    朱植不禁感叹苦难确实可以让人成长,之前朱贤彩可绝对不会说出这样的话。

    然后朱植说道:“这么说,那几个你说的保护你的人,其中有一个是罗艺?”

    朱贤彩点点头说道:“是,那个年纪最小的就是我未来的夫君罗艺,另外两个是罗家的护卫。”

    朱植沉声说道:“罗仁附逆难道你不知道吗?他的儿子罗艺既然也是反贼。虽然七哥之前曾经将你许配给他,但是现在既然他已经是反贼,那么婚约自然失效了。”

    “更何况,罗仁犯下了这样大的罪过,就算陛下念在罗艺年纪尚幼不处死他,也是要流放边疆,陛下也绝对不允许你继续嫁给他。”

    朱贤彩说道:“罗仁我不知道,但是罗艺对我很好,还在危机时刻保护我,难道不能以功抵罪?”

    朱植说道:“谋反大罪,岂是什么功劳可以抵减的!除非是反正之功。”

    朱贤彩站起来说道:“我不管!既然父亲将我许配给了罗艺,我生是罗家的人,死是罗家的鬼!”

    朱植也站了起来,用手指着朱贤彩说道:“你!”不过朱贤彩毫无屈服之色。

    看到他们僵持住了,朱贤纷马上说道:“十五叔,四姐不过是一时想不开,过几天就好了,不要这样。”

    她又对朱贤彩说道:“四姐,十五叔说的话有道理,你不要违背十五叔的话。”

    朱贤彩冷哼一声,没有在说话,不过是人都知道她并未接受朱植的话。

    朱植面子上下不来,想马上下令处死罗艺,又怕朱贤彩真的殉情而死,正好这时朱寿派人过来找他商议事情,他也就就坡下驴不跟朱贤彩在这里顶着了。

    等到朱植走了,朱贤纷又劝说朱贤彩,但是朱贤彩只是说道:“既然父亲将我许配给了罗艺,我生是罗家的人,死是罗家的鬼!”

    那边朱寿见到朱植,第一句话就问道:“殿下,齐王怎么样了?可安全救出了齐王和几位郡主、郡王?”

    朱植说道:“七哥的性命倒是无忧,但是人,似乎是废了。”然后朱植和朱寿说了朱榑好像是信佛的事情。

    朱寿听说朱榑信奉了佛祖,也非常惊讶,不过他的其它反应就与朱植不一样了,他反而觉得这样的朱榑更好。

    朱植暂时放开了朱榑的事情,问道:“现在青州城可已经控制住了?守城的大将可抓到了或者发现了尸体?”

    朱寿说道:“青州城倒是已经基本控制住了,不过其他的就很奇怪了。守城的大将,竟然在城破以前就被杀死了。”

    “噢?”朱植疑惑地问道:“真的?不是他们自杀?”

    朱寿说道:“我亲自验看了伤口,绝对不是自杀。”

    朱植说道:“那这是为何?”

    朱寿说道:“我仔细询问了一些人,才知道,这是路远的命令。”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