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踢开永乐 第397章 青州城(一)

时间:2017-11-30作者:七帅

    辽王朱植在初六又嘱咐了杨文一些事情以后离开自己的封地广宁城,坐船直航莱州府,恰好在初十这一天来到了莱州府的渡口。他本来是想让船只开向靠近莱州府的渡口的,但是开船的人不知道怎的,让船只开到了这个离着青州府城都比离着莱州府城更近的渡口。

    朱植远远地还在海上的时候就看到了这层峦叠嶂的炊烟,他还和自己的侍卫们讨论了一下这到底是啥。他们都以为这是雾,结果到了岸边之后才发现这么多的士兵正在等着吃饭。

    正巧朱寿带着朱允熞挨个搜寻大船是不是有遗漏的士兵回来,回过头就见到了朱植一行人,然后朱允熞就惊讶的喊了一声:“十五叔?”

    “嗯?”朱寿回过头来,也看向朱植。他和朱植并不熟悉,刚才一直在低头思索着什么,所以没注意这艘驶进港口的小船。不过他马上疑惑起来:‘辽王殿下这个时候来山東干什么?’

    二人不管正在想什么,不约而同的迎了上去。

    辽王朱植现在也在疑惑为何他们会在这里,以及为何会有这么多的士兵在这里,见到朱寿与朱允熞迎过来,他也下船迎了上去。

    然后双方行礼完毕之后说了几句,就明白了对方为何现在会出现在这里。

    这边朱寿与朱允熞感叹朱植果然是对于朝廷忠心耿耿,竟然为了尽快平定叛乱自己离开自己的封地来到山東,那边朱植也在感叹允熥竟然和自己不谋而合的采用了类似的办法。

    就在他们互相感叹的时候,一个指挥使走了过来。因为朱植没有穿王爷的衣服,这个指挥使也不认识朱植,只是对朱寿与朱允熞行礼说道:“衡王殿下、侯爷,大军已经饱餐一顿,何时出发进攻成逆?”

    朱寿对朱植说道:“辽王殿下,臣定下的今晚出发进攻成逆,现在时辰已经到了,不能与殿下寒暄了。”

    谁知朱植却说道:“既然本王赶上了进兵,本王也是颇为知兵的人,不如让本王跟随一起前往青州。”

    朱寿马上头摇的和拨浪鼓似的说道:“臣不敢!殿下还是前往莱州休息为好!”

    但是朱植坚持,朱寿又不敢对朱植如何,他又赶时间,最后也只得同意了朱植跟随大军出征。不过他暗下了决心:如果朱植敢抢指挥权的话,他就算把朱植暂时打晕也不能失去大军的指挥权。

    朱植当然不会和他抢指挥权。他之所以坚持要跟随着一起前往,是因为他在之前与朱寿、朱允熞聊天的时候,听到他们说朱榑和他的子女们很可能还在青州。

    朱植虽然也看不惯自己的这个七哥,但是颇为喜欢朱榑的几个儿女。尤其是朱榑的四女儿朱贤彩,与他颇为投契,所以他想在第一时间知道朱榑一家是不是平安。

    整个右军在莱州府境内前行。允熥因为对于右军寄予了很大期望,所以拨了上十二卫的数个卫所在右军,其它的卫所也都是京卫之中的,大多数人都没有夜盲症,再加上今晚月光明亮,他们才能在晚上行军。

    在半个晚上的行军之后,他们来到了广陵镇外。朱寿让大军休息了一会儿之后,就一拥而上,冲进了广陵镇。

    广陵镇驻守的这个成逆百户,他们做梦也想不到会从北面有军队打过来,更何况东边的潍县与昌邑县还在成逆的控制之下,所以他们毫无防备,一下子就被朝廷的平叛大军淹没了。

    朱寿在确定没有一个人跑掉以后,吩咐道:“在广陵镇休息一夜,明日天亮就起来南下进攻寿光县。”

    “告诉士兵们,过了寿光就是青州城,打下了青州城就可以救出齐王一脉,人人都有重赏!”

    ===========================================================

    十月十三日,留守青州城的陈练玉大惊失色的看着面前浑身衣衫破烂的人说道:“你说什么!朝廷的大军已经在昨日打下了寿光县城?这怎么可能,朝廷的军队怎么可能从北边过来!”

    贾世明也说道:“这不可能!你是朝廷派过来扰乱军心的人吧!来人,把他拉下去砍了!”

    他们面前的这个人说道:“二位大人!小人所说,句句是实话,并无半点谎话啊!”

    陈练玉与贾世明其实也知道这个人不太可能说假话。刚才他进来的时候,贾世明已经让门口的人辨认过了,确实是他们的兵才让进来的。况且他身上还有驻守寿光县的守将亲笔写的书信,不可能是假的。他们之所以上来张口就否认,是因为自己不敢相信这件事。

    就在这时,一个驻守北城墙的百户慌慌张张的跑进来说道:“陈大人,贾大人,不好了!北面突然出现了很多军队。至少有三万人以上!”

    这个百户的消息犹如最后一根稻草一般,彻底让贾世明与陈练玉二人失去了精气神,瘫坐在了椅子上。

    他们两个人很清楚,现在虽然青州一带还有上万军队,但是很多都在昌邑、潍县、穆陵关等地,现在青州城中的军队只有三千人,并且都是当年齐王三卫中最不能打仗的那些百户。

    再加上他们完全没有守城的准备,守城的器械也几乎没有,根本不可能守住青州城。

    并且对方的大军人这么多,完全可以将整个城池包围起来,现在城中又没有成建制的骑兵,想突围都不可能。

    二人听到了来传信的百户的话,也不组织什么防御了,就这样在椅子上坐着,什么也不干。来传信的百户十分着急,但是除了连声催促之外也不知道能做什么。

    就在这时,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从屋外传了进来,然后就见到一个中年汉子走了进来,然后大声对陈练玉与贾世明说道:“城外有朝廷的大军来了,怎么还不组织守城!”

    陈练玉抬头一看,果然是胡永伟。胡永伟是路远留在青州城的亲信,虽然不管军也不管民,但是齐王一脉的人,和在外出征的武将的家眷都是他派人来看守。

    陈练玉惨然一笑,说道:“还怎么守城?现在城里只有三千人,并且你也知道留在青州城的这些兵是什么德行,而外面的大军足有三万人,城不可能守住。”

    胡永伟大声说道:“难道不可以组织民壮守城?”

    陈练玉接着说道:“百姓也不是傻瓜,他们当然知道咱们是反贼,而外面来的大军自然就是朝廷平叛的大军了。这种情况下,谁会愿意为反贼送命?咱们的人又太少,不可能看顾到所有的地方。而只要一个地方失守,整个城就会失守。所以青州城已经守不住了。”

    “并且朝廷的平叛大军都已经打到了青州城,估计外面的路远、谢成统帅的大军也已经被消灭了,或者即将被消灭,要不然朝廷怎么可能派出这么多人来包围青州。咱们这次造反,到现在就要结束了。”

    “不过现在已经是十月十三了,距离我们应该被擒下送往京城治罪已经过去两个半月了,我们总算是多活了两个多月,还不错。哈哈。”

    胡永伟看着他的表情,又看了看贾世明的表情,确定他们不是在说笑话,然后似乎是想起了什么,指着陈练玉与贾世明下令道:“把他们两个绑起来!”

    陈练玉与贾世明猝不及防,被胡永伟的人擒下。虽然他们已经任命要死了,但是他们还是先后问道:“为什么把我两个绑起来!”

    胡永伟阴沉地说道:“既然这次造反已经快要失败了,青州城也都要守不住了,你们也没有必要活着了。”

    他说完了这句话,打了一个手势,然后两道寒光一闪,本来还想大嚷大叫的陈练玉与贾世明嘴巴就停止了发出声音,因为他们的脑袋已经从身体上掉了下来。

    胡永伟看也不看这两具尸体,转过头对他身后的这些人说道:“现在青州城马上就要失守了,甚至整个造反都应该已经失败了,接下来我就要执行路远大人临走之前留下的命令了。”

    “你们按照之前的安排,去杀死那些应该被杀死的人。”

    青州城中最豪华壮丽的建筑,非齐王府莫属了。不过此时这个豪华壮丽的府邸却有些阴森的感觉。

    自从那晚很多人在齐王府中被杀之后,虽然路远让人清洁了齐王府,但是之后这座府邸就完全失去了往日的热闹。路远之后用前院关押朱榑,后院关押朱榑的那些没有去京城的儿子和没有被糟蹋的女儿,使这里完全成为了一个大监狱。

    胡永伟带着人来到这个阴森的府邸,对跟随自己而来的人说道:“朝廷的平叛大军已经在围攻这座青州城了,或许过不了多久青州城就要失陷了。”

    “但是路远大人的命令必须得到执行。本来昨日路远大人下令处死朱榑的命令传来以后我就应该马上处死他的,却拖到了现在。”

    “你们几个,去后院处死朱榑所有的儿女,我亲自去处死朱榑。”

    胡永伟说完了这番话,就要前往前院。但是就在这时,他忽然听到了兵器破空的声音!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