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踢开永乐 第394章 燕军

时间:2017-11-30作者:七帅

    这次的会议开完了,大帐内的气氛轻松了些。曹震、张温等人出去吩咐事情去了,朱孟炯说道:“真想不到,兖州府的盛庸竟然真的能够在谢成手底下守住兖州城。他不会是大明又一代的守城名将吧。”因为允熥选择了信任朱济嬉,并且表现出了对于宗室一如既往的信任,所以这些宗室还可以相对轻松的聊天。

    听到了朱孟炯的话,其他人都忍俊不禁。朱孟炯口中的守城名将自然指的是耿炳文。名将这个词当然是很好的,但是前边加上守城两个字,就有些调侃的意思了。

    允熥说道:“朕却毫不意外兖州城能够守住。盛庸不仅是守城很厉害,以后指挥大军进攻一样可以,算得上是大明曹震、张温他们下一代的武将中的重要一员了。”

    在场的几个宗室面面相觑,他们没想到允熥会给与盛庸这样的评价。一个之前的履历乏善可陈的武将,就因为这一次守住了城池就可以得到这样的评价?

    允熥接着说道:“并且这次守城,不仅是盛庸的功劳,也是山東分巡兖州道的参政铁铉的功劳,他们二人密切配合,才能够守住兖州城。”

    有人更加不解:现在关于兖州守城的详细奏折还没有到,允熥怎么就敢这样断定一个参政也对守城成功有功劳?

    这时有些人想起了允熥在自己的书房之中的书架侧面粘贴的写着‘盛庸’、‘铁铉’两个名字的宣纸。‘难道是之前这两个人的表现被陛下看中了?’有人这样想着。

    不过没有人会就这样的事情向允熥求证就是了。

    然后他们又聊了几句之后各自散去。不过允熥虽然一路快马加鞭的从京城赶过来十分疲惫,却没有马上就去自己的大帐,而是在其他人都出去之后,叫住了最后边的朱高煦说道:“高煦,你等一下。”

    是的,即使在朱棣可能造反的情况下,允熥也没有让朱高煦留在京城,而是把他带到了徐州。另外,这一次允熥还让朱允熞也上了战场,只不过是跟随朱寿的右军打仗去了。

    朱高煦停住脚步,转过头来说道:“皇兄叫我何事?”

    允熥对他说道:“这几日你都沉默寡言的,可不像是你往常的表现。”

    “皇兄也知道,因为四叔的关系,你有些不太好意思。其实你大可不必如此。”

    “四叔是四叔,你是你,你自己不要将你们混为一谈,既然你没有跟随四叔一起,那么你就还是大明的郡王。”

    朱高煦没有什么表情变化,只是说道:“皇兄,臣弟只是请求皇兄让臣弟带兵杀贼。”

    允熥深深地看了朱高煦一眼,然后说道:“那好,皇兄让你跟随曹震的前军出发,到济南、泰安去杀贼。”

    之后他们又说了几句话,朱高煦回了自己的营帐,而允熥虽然也走向自己的营帐,但是在心中思索:‘朱高煦到底是什么想法呢?’

    不一会儿,允熥返回了自己的营帐,刚想要休息一会儿,这时一个随军的中书舍人对允熥行礼之后把几份奏报交给了允熥,并且说道:“陛下,京城的奏报。”

    允熥只能强撑着疲惫的身躯接过奏报,挥手示意他们安静,然后自己打开奏报仔细看了起来。

    过了一会儿,允熥笑道:“李仁干的不错嘛,粮草已经足够充足了;严震直干的也不错。”然后他对一旁的中书舍人说道:“拟旨,嘉奖户部尚书李仁、工部尚书严震直。”

    然后允熥继续看下一份奏折。这次的时候更短,允熥几乎是只看了几眼,就笑道:“太好了,这下子更有把握尽快平定叛逆了。朕要嘉奖他们。”

    侍卫李波问道:“陛下,到底是什么东西能够更加有把握尽快平定叛逆?”不仅是他,其它的几个侍卫也有些好奇。

    允熥却没有告诉他们,而是笑道:“过几天你们就知道了。”

    ======================================================

    同一日,菏北兴济县境内。

    朱棣带着燕王三卫的大军行进在燕赵大地之上,虽然现在天气已经有些转凉了,但是朱棣仍然满脸都是汗水。

    并且正在行军的燕王三卫的军队虽然阵型仍然整齐,但是仔细观察的话可以发现他们的步履已经有些蹒跚了,这证明他们已经很累了。

    这时统帅骑兵的朱能驾着马过来对朱棣说道:“殿下,让大军休息一会儿吧,大家都很累了。不仅是兵,就连那些拉着大车的牲口也太累了。”

    朱棣看了看行军的队伍,他当然也知道现在大家肯定都非常的累。

    但是朱棣却说道:“现在不能休息,等到走到前边的那个小山的地方再休息。”

    朱能无法,只能退下。

    又过了一段时间,太阳已经快要落山的时候,他们终于来到了刚才朱棣指的那个小山附近,朱棣这才同意大军安营扎寨休息。

    得到休息命令的士兵们放下手中的兵器之后就马上瘫倒在了地上,丝毫不顾地上可能有的石头,甚至有人被石头划伤了手臂也只是把手臂包扎一下换个地方放着就接着躺着。

    各级军官们虽然也很累了,不过都强撑着身子让士兵们起来安营扎寨。过了有一会儿,他们才成功的把大多数人都叫起来,然后扎营。

    最早扎起来的大帐自然是朱棣的大帐。等着大帐扎好以后,朱棣就叫上了自己的几个亲信来到大帐议事。

    他们虽然都有马骑,但是骑马也不是什么好受的事情,尤其是他们的还是连续急行军,所以大家也都有些疲惫。朱棣让人从车上卸下来几个躺椅,让他们都靠在椅子上休息,同时大家开始议事。

    还是朱能说道:“殿下,这样急行军,虽然明日可以赶到沧州,但是如果沧州城不开城门的话,也绝不可能马上就攻城,必须要修整几日才行。”

    朱棣苦笑着说道:“你所说的,我当然也知道,可是咱们现在没有时间好整以暇的南下了,必须朝夕必争的赶往山東。”

    “陛下的办事速度太快了,咱们初二得到的消息,朝廷的大军已经有十几万人到了徐州。”

    “并且陛下肯定已经知道了咱们想要清君侧的事情,虽然还没有消息传来,但是陛下一定会加派大军,最少会将大军从二十万增加到三十万,看情况还可以再次增加军队。”

    “而咱们只有燕王三卫,就连北平周边归属本王指挥的卫所,除了通州卫以外本王也都没动,生怕引起了他们的怀疑。”

    “这样虽然让咱们可以不必打仗就经过这么多地方,但是不仅让北平城处于众多听命于朝廷的卫所的包围之中,还导致咱们的兵并不多,如果不能在南军北上打败谢成主力之前与谢成的大军会合,就会被锁死在菏北之地,接下来就是朝廷利用他们源源不断的生力军与我们这极少的军队打仗,南军之中曹震、张温等大将仍在,虽然有些丧气,但是本王并没有指挥燕王三卫以少胜多的信心。”

    朱棣说的都是实话,其实前世的时候即使张温等人都死了,让耿炳文继续指挥的话也可以最后打败朱棣。毕竟朝廷的人力物力远在朱棣之上,耿炳文通过守城把朱棣死死摁在菏北,然后凭借朝廷庞大的人力物力耗死朱棣是毫无问题的。

    “所以,咱们必须急行军争取尽快赶到德州去。至于沧州,只能指望沧州的官员不疑心了。”

    谭渊迟疑的说道:“但是如果……”

    朱棣打断他说道:“没有如果!”

    朱能看现场的气氛有些紧张,马上说道:“那些如果就不必提了。可是殿下,北平现在还在忠于朝廷的大军重重包围之中,即使咱们与谢成的大军会合了,那么北平还是很危险,如果北平丢失了,那么咱们军心恐怕会浮动。”

    “所以,与谢成的大军会合之后该如何呢?”

    朱棣说道:“看情况吧。朝廷的大军太多了,很多地方恐怕都很难守住。实在不行的话,就放弃其他的地方,全力驻守济南到德州这一线,青州也只能放弃了。”

    “济南是大城,天下有数的名城,即使是十几万大军也未必能够轻易打下来。”

    “咱们与谢成的大军会合以后,以精兵驻守济南,然后大军北上攻打河间府、保定府等地,保证北平城的安全,然后挥师南下,与南军再次争夺山東大部。现在菏北都司的人都被我软禁了起来,菏北註卫所群龙无首,不会太过于费事。”

    ‘不过之后才是真正的苦战:南军应该全部到了北方,山硒等地的军队也已经整饬完毕,大军从三面围攻过来,张温、曹震等人又是宿将,即使守住了济南,接下来的战斗也会及其艰苦。’朱棣想着。不过这一段话他并没有说出口。

    朱棣接下来又吩咐了他们一些事情,然后让他们出去了。

    之后朱棣想靠在椅子上完全休息一下,但是他侧眼一看,发现有一个人并没有出去。并且这个人还是道衍。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