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踢开永乐 第384章 秦与浙

时间:2017-11-30作者:七帅

    秦松从皇宫出来,虽然此时天色还早,不过他也没心情去锦衣卫衙门了,垂头丧气的直接回家了。

    他的妻子张蕊迎接出来,看到他这副样子问道:“怎么了?这副样子?”

    秦松唉声叹气的说道:“哎,陛下今日又让郭洪涛建立了一个探查情况的衙门,名字叫什么,大明镇压反贼及占山为王行为委员会,简称镇委,非常奇怪并且拗口。”现在秦松相对于对于这件事的沮丧,反而是对于这个名字的不解更加浓烈。

    不过张蕊虽然也觉得这个名字非常奇怪,但是她可不关心一个衙门的名字如何,而是马上紧张的说道:“怎么回事?是陛下不信任你了吗?”

    秦松说道:“那倒不是,陛下还是信任我的。只是,最近山東的成逆造反,锦衣卫不管是在事前事后都是没起到什么作用,陛下,哎,是我管理锦衣卫不力。”

    “而郭洪涛当年当锦衣卫指挥使的时候可是把锦衣卫管的井井有条,并且当时锦衣卫的势力比现在小多了,可是探查情况却比现在还高,而现在山東成逆肆虐,菏北又,所以陛下让郭洪涛成立一个衙门专司探查反贼的消息。”

    张蕊没有注意秦松说到了一半就不说了的那句话,而是松了口气说道:“陛下还继续信任你就好,那就好。”

    不过她马上又说道:“秦松,你还是与陛下提出不要再当锦衣卫指挥使了吧。历任的指挥使有好下场的可不多。”

    “虽然现在的锦衣卫与太祖皇帝时候不一样,但是我还是不放心。”

    秦松说道:“我也不喜欢当锦衣卫指挥使啊!这太明显了,我更喜欢做一个隐藏在幕后的人,陛下要是让我当一个不引人注目的舍人多好。”秦松真的没有太大的仕途之心,只不过大哥过世以后不得不撑起父亲的希望。

    “但是陛下把锦衣卫交给我来管,我岂能推辞,我又岂敢推辞!”

    张蕊对于秦松的没有什么进取之心不是很满意,刚要说话,就听到了秦松的话的后半段,马上知道自己说什么意义也不大了。允熥亲自任命秦松为锦衣卫指挥使,他要是推辞了估计更不妥。

    这时秦松已经换好了衣服,与张蕊一起去父亲秦守山的屋子里说话。

    秦守山其实也不愿意自己的儿子当锦衣卫指挥使,听了儿子的话以后也只能半晌无语,最后叹道:“要是陛下能够放你为五军都督府的武将就好了,哪怕是外地大的指挥使也比现在让人觉得安生啊。”

    ==================================================

    将要宵禁的前后,还是京城南部的那个地方,一个人说道:“乌程兄,知道为什么陛下突然要亲征了吗?”

    一个听起来像是中年人的声音响起:“没有确凿的证据,但是,很可能是某一个亲王或者地方统兵大将又造反了,所以陛下才要亲征。”

    “什么!”数个这样的声音响起,都饱含着惊讶,当然,还有暗含的兴奋。

    一个浑厚的声音响起说道:“怎么回事?”

    那个被称之为乌程兄的人说道:“昨天晚上陛下不顾已经宵禁让侍卫把徐晖祖、张温等人叫进宫,然后今天早上上朝的时候陛下又面色苍白眼睛发红,好像是一宿没睡的样子,然后陛下就把我们几个人叫进宫里嘱咐我们了一些事情,并且告诉我们他要亲征。”

    “之前已经选定了齐王世子朱贤烶为名义上的主帅,并且知道了齐废王是被裹挟造反之后这也确实是一招妙棋,之前陛下又丝毫未露出什么亲征的口风,所以如果不是局势突然恶化,那么陛下何必要亲征呢!”

    “而局势突然恶化,若说是成逆又有什么惊天的举动也不合理,济南丢失已经知道了,就算是东平州、兖州、济宁、德州、东昌府等地全部丢失,也应该早就在预料之内了不可能让陛下如此决定。”

    “若说是成逆突然打下了开封府,从时间上来说就不可能吧,就算是他们快马加鞭的打下了开封府,消息也不可能现在就传到京城。并且开封府城坚,先帝曾经有意迁都开封,所以开封城是中原第一大城,周王三卫又军备齐整,绝对不是轻而易举的就能打下来的。”

    “至于成逆做出其它的举动,怎么也不至于让陛下如此要决定亲征吧。所以,多半是又有亲王或者武将造反了。”

    一个人恶意的说道:“不会就是曹兴或者周王造反了吧。”

    乌程兄说道:“那谁知道呢!不好说,也许是江淮省的人造反了呢!”

    随后大家都认可了乌程兄的分析,纷纷猜测是哪一个人可能造反了,从亲王猜到都指挥使,从都指挥使猜到指挥使,基本上山東附近的人被猜了一个遍。

    也有猜燕王朱棣的,但是没有一个人把之前朱高煦进宫与这件事联系起来。

    毕竟,指使某人行刺皇帝的事情超过了这帮人的想象范围之外,他们也没有人觉得要是朱棣造反,朱高煦会告密,这不和他们的常理。另外朱高煦也不应该知道朱棣造反。朱棣的封地远离京城,还特地通知朱高煦一趟?不怕泄密?

    况且就算是朱棣通知了朱高煦,朱高煦藏起来还来不及,进宫干嘛!所以没有人把这两件事联系到一起。

    大家正猜着,一个人突然说道:“会不会是边关有警?蒙古人或者其他夷人有异动,所以陛下着急平定成逆,然后带兵北上震慑胡人?”

    另一人大概是思索了片刻之后说道:“也有可能!陛下一向是很重视这些事情的。”

    这时乌程兄说道:“咱们也别猜到底是怎么回事了,各自发动自己的人脉去探听消息。今日我已经可以确定,陈性善等人都不知道了。武将中那几个勋贵一定是知道的,但是咱们搭话不容易;齐泰也有可能知道,去探探他的口风。”

    “还有秦松,锦衣卫指挥使秦松一定知道,咱们看看,能不能从锦衣卫里得知消息。”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