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踢开永乐 第383章 徐家与文官

时间:2017-11-30作者:七帅

    “你说的是真的?”徐晖祖问道。徐梦羽带过来的消息太过于惊人,就算是徐晖祖也不敢马上相信,而是又反问了一句。

    徐梦羽点头说道:“大哥,这是真的,是外子告诉我的,托我来与大哥说。我也是与外子问了很数遍才敢确定真的是陛下要纳徐妙锦为妃。”

    而此时徐晖祖已经明白了允熥的用意:不仅是他在担心允熥会疑虑徐家,允熥也在担心他们徐家会倾向于燕王。徐家身为大明第一武将世家,在军中的隐藏势力太大,若是帮助燕王那么对允熥来说不是什么好事。

    而允熥也不能现在处置了徐家:即使是什么事情都没有的太平岁月,要处置大明第一武将世家也是要反复研究、周密安排的,不可能轻而易举的就拿下徐家,何况现在外有造反,更加不能轻举妄动。

    所以允熥就通过迎娶徐妙锦的方式来拉拢或者稳住徐家。

    不过徐晖祖的分析有一点偏差。若是徐家铁了心要辅助朱棣,岂是一个因为娶了徐家的一个女儿能改变的?反正允熥是绝对不会这样认为的。

    最重要的缘故是允熥后世看过这一段的史书,知道徐晖祖本人其实是忠于朝廷的。他能够忠于允炆,对于比允炆对军方还好的允熥不可能就不忠心了吧?所以允熥是在徐晖祖忠于自己的基础之上做出的决定。

    迎娶徐妙锦,足以让本来就比较忠心的徐晖祖更加不会反叛,也会向所有徐家派系的人表示自己对于徐家还是很信任,从而消除某些将领的疑虑之心。

    不过不管怎么说吧,徐晖祖对于允熥用意的理解没有什么错误,脸上也显现出了轻松的神色,他终于可以松一口气了,虽然,好像有些对不起自己的小妹妹。

    徐梦羽看着徐晖祖的脸色,因为她知道自家大哥其实对于把徐妙锦嫁给允熥只能当一个妃子也不太满意,所以猜到一定是发生了什么事情,甚至是足以影响到徐家的大事才会让大哥露出这样的表情。

    所以徐梦羽轻声问道:“大哥,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让你竟然会满意把徐妙锦嫁给陛下为妃?”

    徐晖祖为难的说道:“三妹妹,这事关朝廷的大事,陛下特意嘱咐不能告诉其他人,所以大哥现在不能告诉你。以后你会知道的。”

    徐梦羽见大哥这幅表情,也明白了应该是了不得的大事,说道:“既然如此,我就不问了。可是大哥,四妹妹知道以后一定会问的,并且如果你不告诉四妹妹实情,估计四妹妹不会同意的。”

    “四妹妹从小性子就倔,你要是不把实情和她说清楚,四妹妹能闹出好大的事情来!所以我不知道可以,你一定得和四妹妹把事情说清楚。”

    徐晖祖听了徐梦羽的话,顿时想起了徐妙锦的性子,有些头疼。

    徐梦羽接着说道:“既然如此,大哥,我就先回去了,省的大哥你和四妹妹说话的时候这个我不方便知道的事情不好说出来。”

    “若是四妹妹还不情愿,那么明日大哥再派人来从安王府把妹妹叫过来。”

    说完了这段话之后,徐梦羽就告辞回去了。徐晖祖正想着如何劝说徐妙锦,也就把徐梦羽送走了。

    送走了徐梦羽的徐晖祖又坐在大厅之中待了好一会儿,才起身前往徐妙锦的院子。

    徐晖祖走到徐妙锦的院子的时候,正看到徐妙锦正在看书。说起来,自从徐妙锦知道了她所遇到的那个宗室就是允熥之后,好像突然就变得文静了许多,从前最不喜欢看的史书也能看下去了,前几天还说出了一个徐晖祖都不知道的‘故事’。

    徐妙锦见到徐晖祖走进来,放下手里的书,站起来说道:“大哥这个时候来找我做什么?”

    徐晖祖说道:“有些事情。”

    不过他突然不好意思和徐妙锦说自己想说的话,于是岔开话题说道:“在看什么书?”

    徐妙锦也没有追问,答道:“在看《战国策》,触龙说赵太后。看到了‘媪之送燕后也,持其踵为之泣,念悲其远也,亦哀之矣。已行,非弗思也,祭祀必祝之,祝曰:必勿使反。’这一段。”

    徐晖祖有些纳闷:他刚才扫了一眼书的封皮,虽然没有看清楚是什么字,但是那绝对不是三个字,怎么可能是《战国策》?

    然后徐晖祖注意到刚才徐妙锦把那一段原文都说了出来,然后他细细品读原文,然后面现愧疚的对徐妙锦说道:“你都知道了?”

    触龙说赵太后这一段整体的立意是爱孩子要为之计深远,但是徐妙锦单独把这几句话拿出来说,立意就与整体不同了。

    徐妙锦平静地说道:“刚才三姐突然回来了,和你说了一阵话然后又走了,然后你就一脸为难的来了我这里,我要是还猜不出来到底是什么事情,那不是太迟钝了?”

    徐晖祖有些愧疚地说道:“我这也是没有办法。”

    徐妙锦问道:“说吧,是哪家的谁?”

    徐晖祖沉默了一下之后说道:“是给陛下做妃子。”

    徐妙锦马上瞪大了眼睛说道:“为什么?发生了什么事情?我不是说了不做妾的吗!到底是发生了什么?”

    然后她想到了昨晚上的事情,说道:“昨天晚上你进宫,陛下到底和你说了什么!”

    徐晖祖咬咬牙说道:“是燕王有可能造反。”

    徐妙锦脑瓜转了转,也就想到了前因后果,不过她马上说道:“若是你早就有相助燕王之意,陛下不会以为迎娶了我就可以打消你的相助之意吧。”

    然后徐妙锦接着说道:“一定是陛下其实知道你是忠于他的,但是怕三人成虎、积毁销骨,所以决定迎娶我入宫好堵其他人的嘴。”

    徐晖祖听了徐妙锦的解释有了眼前一亮的感觉:怪不得我之前的分析总是觉得差了哪里,原来是这样。

    不过他马上就回过神来说道:“妹妹,你。”他其实是想说她怎么现在还能平静的分析缘故,但是说不下去。

    徐妙锦自己说道:“我怎么。咋们家又不是小门小户的,知道陛下的为人,知道皇宫不是什么龙潭虎穴。听说皇后入宫之前全家可是非常担忧的,咋们家怎么会这样。”

    “况且,只要陛下不想除掉徐家,那么我怎么都没事;若是陛下要除掉徐家,就算宫里再是一团和气我也没有生路。”

    “况且,我对陛下是有些好感的,而且你们平时总谈论分析陛下,所以我对于陛下的了解不少,也算不上是盲婚哑嫁,总比到了十八岁随便嫁给某个完全不认识的人好一些。”

    徐妙锦自己把话说的太清楚了,徐晖祖反而不知道要说些什么了,喃喃了半晌之后说道:“那,那。陛下估计这几日就要迎娶你入宫,咱们家,”

    徐妙锦打断他说道:“我不是入宫为后,而是为妃,咱们家除了陪嫁几个丫鬟进宫之外,也不需要准备其他的什么。”

    徐晖祖虽然被她再一次给堵了,但是却更加不好意思,觉得他更加对不起徐妙锦。然后他只说了一句:“四妹妹,苦了你了,大哥对不住你。”然后就逃跑似的跑了。

    徐妙锦自己慢慢坐到床上,把书扔到一边,静静的坐着没有其它的动作。从中可以看出来她其实也不像她刚才在徐晖祖面前表现的这么冷静。

    ====================================================

    练子宁等人从皇宫之中出来的时候,严震直问陈性善:“陛下怎么突然要亲征,陈大人可知道为什么?”

    李仁也有些好奇,问道:“是啊陈大人,你可知道为何?”他们都觉得陈性善是这几个人中允熥最信任的,所以都问陈性善。

    陈性善摇摇头说道:“我可不知道。”

    严震直与李仁看着练子宁、景清等人的表情,也不像是知道的,于是严震直又说道:“听说昨天晚上陛下紧急召了几个勋贵武将入宫,是不是与这有关?”

    景清说道:“莫非是山東出了更大的变故?”

    练子宁说道:“山東出了变故?倒是很有可能。莫非是开封府被成逆攻破了?”

    景清说道:“怎么可能?这才几天,就算是攻破了消息也绝对不可能传到京城。况且开封城十分坚固,怎么可能这么快的被攻破!”

    李仁说道:“这可说不准。要是曹兴突然叛变了呢!这可没准,山東的谢成叛变之前大家可也都猜不到他会叛变。”

    严震直说道:“不大可能吧,谢成无儿无女,也父母双亡,无牵无挂的;曹兴可是子女都在京城,不至于就叛变吧。”

    陈性善也说道:“曹兴可是很宠爱自己的小儿子的,不太可能叛变。”

    练子宁说道:“不管曹兴会不会叛变,谢成叛变都要引起朝廷的注意。武将们不读诗书,岂会有忠义的观念!所以朝廷当与赵宋一样,以文御武。”,练子宁很懂得屁股决定脑袋的道理,所以作为一个文官的他就趁机兜售自己的观点了。

    其他人也都是文官,除了陈性善没有附和练子宁的话以外,其他人都附和着他的话。尤其是管着兵部的景清说道:“赵宋的办法不可全取,让不知兵的文官管着卫所是不行的,但是可以培养知兵的文官嘛!”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