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踢开永乐 第381章 监国与纳妃

时间:2017-11-30作者:七帅

    允熥的表情不仅郑重,而且非常严肃,熙瑶之前除了朱元璋过世之前的那一段时间以外还从来没有见过允熥这样的表情,包括内宫贪腐案的时候。

    所以熙瑶也马上挺直身子听允熥接下来的话。

    不过虽然熙瑶已经有了一定的心理准备,但是她还是被允熥的惊的花容失色。

    允熥完全没有废话,直接说道:“熙瑶,我已经决定亲征平叛,以文垣为监国。朝中的事情交给四辅官来处理。”

    “但是文垣太小了,现在还不会说话吧,根本没有办法监国。所以,朕打算让你代行监国之权。”

    “过一会儿我就让尚宝监将我常用的玉玺给你,四辅官蓝批过后的奏折都必须经你这里加盖玉玺才能分发下去。”

    “整个皇宫之中,也全部交给你了,一定要严守宫禁,不给他人以可乘之机。”

    “皇宫外面,夫君会嘱咐秦松,若是京城有什么事情马上通告给你。另外,夫君决定留你父亲在京,并且会把常升召回京城,让他们二人一起统领未派往平叛的所有京卫,也负责京城的治安。”

    允熥的决定是经过深思熟虑的。文垣太小了,虽然挂着监国的名头,但是只不过是一个名义而已。真正代行监国之权的人,允熥反复考虑,只能让熙瑶来代行监国之权。

    允熥不敢将权力交给某个亲王,虽然皇后之中也出过武则天,但是从概率来讲,篡位的皇后自古以来只有一个,最后还把皇位还给了夫家,但是篡位或者意图篡位的亲王可是不少于十个。这可不是在外的亲王起兵造反那样,大一统皇朝成功的只有朱棣一人,通过在中央夺取权力的亲王可是有几个例子的。

    至于交给大臣,允熥同样不放心。权臣夺权的例子也有。

    至于外戚夺权甚至篡位,其实例子也不少,但是允熥只不过是短时间内交出权力,并不是他马上就要死了托孤,熙瑶又是文垣的亲妈,京城之中还有常升与薛宁互相制约,所以允熥反复思考之后还是让熙瑶代行监国之权。

    熙瑶愣了半晌,才反应过来说道:“夫君,妾,妾,恐怕承担不起这么大的事情。”熙瑶下意识的反应就是要推脱。

    允熥说道:“夫君最放心的人就是你了,不管你能不能承担得起这个事情,你都要承担起来!”

    “况且,也不是让你打理朝政,不是每一份奏折都让你仔细看过之后再用玺的,还是多多相信齐泰他们。”

    “另外夫君再告诉你一些注意的事情。所有的弹劾奏折,除非是关系到平叛的,否则一律留中不发,等着夫君回来以后再说。”

    “所有事关藩国的奏折,一律送到我所在的地方去就行了。这些事关藩国的奏折虽然多半比较重要,但是应该都不太紧急,拖延一段时间也没什么。”

    “……”

    允熥嘱咐了熙瑶数条,不过他看着熙瑶的样子,虽然现在已经记下来了,但是实际处理的时候,要是有什么着急的事情多半就会忘了。

    允熥于是说道:“这几日,夫君从乾清宫拿几分奏折过来让你看看,熟悉一下,以免事到临头慌张。”

    熙瑶此时已经稍微缓过神来了,见允熥语气和态度坚决,同时她也想到了历朝历代各种主少臣疑的事情,一时间为自己的儿子守住权力的心思站了上风,所以也不会再推脱了。

    但是她还是很忐忑。允熥也继续和她说着一些事情,嘱咐她在他不在家的时候守好家里。

    等到熙瑶把允熥说的话都一一记下,她趁着允熥喝水的功夫问道:“夫君,为何突然要亲征?发生什么事情了?”

    允熥犹豫了一下说道:“是北平的燕王有可能造反了,虽然还不能确实,但是有备无患,必须要防备着。夫君亲自去山東,也好对燕王的动静最快的做出决断。”

    熙瑶当然很惊讶,不过她刚才那么大的事情都已经接受了,倒是对于朱棣可能造反没有什么表示。

    允熥接着说道:“岳丈也是知道这件事情的,但是其他人都不知道,夫君为了稳妥起见,决定暂时不说燕王造反,皇宫之中除了你之外的其他人也都不知道,你也不要和其他人说,即使是熙怡或者岳母也不要说。”

    熙瑶点头道:“妾知道了。”

    然后允熥大概是觉得要交代的事情都已经交代完了,所以松了口气的样子,强撑着的精神也松懈了下来。熙瑶见他这样,说道:“妾把下人叫进来,服侍陛下休息一会儿吧。”

    谁知道允熥马上说道:“先不忙,夫君还有事要和你说。”

    然后允熥摆出了略微愧疚的神色说道:“熙瑶,我要纳一个妃子入宫。”

    熙瑶听了允熥的话当然好奇,允熥也不是一个很好色的人,现在亲征在即,怎么会突然想着纳妃入宫?并且熙瑶对于又有女人入宫争宠当然也不高兴。

    不过这两种情绪都没有显露在她的脸上,熙瑶只是尽量平常的问道:“是哪家的女儿?”

    允熥说道:“是魏国公府,魏国公徐晖祖的四妹。”

    然后允熥马上解释道:“我之所以纳她入宫,也是有目的的,是有关于朝政上的事情,为了平叛更加顺利、军队更加稳定不得已纳她入宫。……”

    允熥絮絮叨叨的解释了不少。他自己也不太清楚,之所以这样心虚的解释,是因为他要坚持礼法,还是因为他真的喜欢熙瑶不想让她伤心。或许是两者都有吧。

    熙瑶在沉默了一下之后,忍住内心的思绪还笑着说道:“陛下,纳妃入宫这是好事,有更多的女子为陛下开枝散叶,这是社稷之福。”但是更多的话她也说不出来了。

    熙瑶虽然与允熥的感情好,不过她也不会真的以为允熥不会有其他的妃子,之前抱琴等人入宫的时候她也都平静的接受了。她本以为能够继续平静的接受下一个入宫的妃子,但是她现在不知道怎么,就是觉得有些心酸。

    ‘是因为什么呢?’熙瑶思索着。

    允熥看着熙瑶的脸,知道她内心一定是不太好受,残存的前世的思想也让他对于熙瑶有些愧疚。不过他已经思量过了必须这样做,所以最后只能说道:“熙瑶,委屈你了。”

    然后允熥好像是逃避似的招呼王喜回了乾清宫,没有在坤宁宫中继续停留。

    此时的时辰是巳时,允熥回到乾清宫就直奔寝室,对王喜说道:“传徐晖祖与郭洪涛午时进宫见驾。”然后就躺到床上补觉去了。他不仅是一宿没睡,更是十分烧脑的思考了一夜,实在是撑不住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