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踢开永乐 第379章 两地的变故(五)

时间:2017-11-30作者:七帅

    绕是在场的几个人已经有了一些心理准备,但是他们仍然在听到了允熥的话之后惊讶不已。常森更是直接脱口而出:“什么!朱棣造反了!”常森还是第一次参加这个级别的会议,以前的时候常家都是常升参加,只是因为现在常升不在京城,所以允熥才让常森来参加。

    允熥马上嗔怪的看了常森一眼,并且开口纠正道:“不是燕王造反了,而是有可能造反了。另外,常森,你直呼宗室名字,可是不敬之罪!”

    常森当然知道他不能直呼朱棣的名字,他只不过在自己家叫惯了,刚才又太过惊讶所以就顺嘴出来了。听到允熥的训斥之后他也马上请罪。允熥也不会追究他,说了几句就罢了。

    这时张温说道:“陛下,陛下是从何处得知的这个消息,可已经确实?”

    允熥说道:“是根据其他的事情推论出来的,没有直接的证据,所以不敢确实,但是有五成的可能燕王已经造反了。”至于另外一半当然是信件被掉包了。

    耿炳文问道:“陛下打算如何处置?”面对这种不确定的事情,他们可不敢随便说什么。

    允熥此时也在艰难的抉择。如果朱棣没有造反,而自己宣布他造反了,以朱棣的性情多半本来不想反也会反的。

    可是如果朱棣真的造反了而他没有做准备,那么事情也不太妙。朱棣久镇北平,其他归朱棣管辖的卫所会不会跟从造反不好说,但是燕王三卫朱棣一定可以指使的动。

    现在山東成逆正在造反,一旦渮北山東连成一片,就更加势大难制了。

    允熥沉思了一会儿,说道:“你们以为呢?”他也不敢随便做出决定。

    现场陷入了一片沉默。过了好一会儿,薛宁说道:“陛下,可否效仿汉高巡云梦之事?”

    允熥马上眼前一亮:对呀,可以效仿汉高祖巡云梦擒楚王韩信的事情。现在这件事情,虽然与当年刘邦面对楚王韩信的情形不是完全相同,但是也有异曲同工之妙。

    允熥说道:“那朕就以亲征平定成逆为名,御驾亲征!”

    “先不宣布燕王已经造反的事情,但是,从直隶的卫所之中,再征调十万兵随同朕出征。”

    既然是御驾亲征,那么为了保证必胜增兵也不会让人大惊小怪。二十五万人马,还有河難的几万人马,登莱二府的人马,若是朱棣真的造反还有辽西、渮北等地的兵可以打仗,也差不多足够了。

    但是有一个问题在场的人都不敢说,虽然大家都明白,那就是若是其他的藩王也跟随朱棣造反怎么办?,特别是拥重兵的宁王、辽王等人。虽然现在已经查明了朱榑是被裹挟了不是主动造反,并且其他的藩王造反也没有什么好处,但是也不好说。

    允熥也明白他们的顾虑,斟酌着说道:“马上向天下传信,齐废王并非是造反,而是被齐王三卫的人马裹挟了,没有亲王造反。”

    “马上把燕王可能造反的事情告知曹震,让曹震有个准备,但是绝对不能让其他的人知道。”

    “你们下去,拟定再征调那几个卫所的兵征战,先下去吧。千万不要和任何人说这件事。”

    几个人应诺之后行礼退下。

    但是等他们退下之后允熥并没有去休息,而是让王喜拿过来笔墨和丝绢,在丝绢上写下了一段话,塞进一个木匣子之中密封好了,递给王喜说道:“马上六百里加急把密旨传给河難都指挥使曹兴。”

    周王朱橚是朱棣的同母弟,开封府的位置又太重要了,允熥不敢冒险。他给曹兴的旨意上让曹兴如果发现朱橚或者朱橚的儿子们有人有异常动静,可以扣押他们,接管周王三卫。周王一向不喜欢打仗,在三卫中的威望也有限,作为功臣宿将有一定威望的曹兴应该可以顺利接管周王三卫。

    虽然允熥也担心曹兴会不会造反,不过曹兴的五个儿子中四个都在京城,允熥自认为也丝毫没有对不起曹兴的事情,还算是放心。允熥已经注意到谢成现在是无儿无女了。

    王喜接过密封好的匣子,马上出了皇宫去传递圣旨去了。

    允熥想了想,觉得今天晚上该做的都已经做了,其他的事情也不是今晚能够做的。

    但是他也不想去睡觉,让黄路重新点燃了一只蜡烛又看起了地图。

    不一会王喜回来了,马上劝说允熥睡觉。允熥受不过他的劝说,去睡觉了。但是他完全没有睡意,躺在床上一直到了天明。

    ==========================================================

    北平城内,道衍还在说着:“……,这样,殿下要送给高阳郡王殿下的家书就被贫僧换成了另外一封书信。书信的内容是……。”

    “这封信大概今日或者明日能到达京城,或许现在高阳郡王已经看到了这封信。然后,高阳郡王也是殿下的亲子,殿下也是很了解高阳郡王的,殿下大概也能够猜出来高阳郡王殿下会怎么办吧。”

    朱棣阴沉着一张脸。他当然知道朱高煦会怎么办。朱高煦岂是一个会为别人所牺牲的人?即使这个人是他的父亲,他也不会。虽然朱高煦也会怀疑这封信是被掉包了不是朱棣的本意,但是朱棣绝对不会认为朱高煦会当作没有这封信的。

    同样在朱棣看来,允熥不是一个会轻举妄动的人,但是现在山東成逆在造反,朱棣不敢赌允熥会认真调查以后再说。允熥很可能做最坏的打算。

    朱棣正在思考的时候,道衍也没有闲着。他在说完了前一段话之后等了一会儿就又说道:“就算是陛下没有马上宣布殿下造反,并且即使殿下束手待毙,陛下也多半会把殿下先软禁起来,等到平定了成逆之后再调查殿下有无造反之心。”

    “而平定了成逆之后,被俘的人还有最后重新叛归朝廷的人都会告诉陛下,殿下您曾经给予他们帮助。所以最后陛下多半认为殿下是一度想要造反但是最后因为什么缘故没有造反。”

    “陛下对殿下您最后的处置,最有可能的是,以殿下身体不好为名,让世子或者高阳郡王继承燕王之位,然后将殿下软禁在京城。”

    “贫僧的推论,殿下觉得可有不妥当的地方?”

    朱棣抿着嘴不说话。道衍的推论没有问题,允熥最有可能的做法就是道衍所推论出来的做法。

    道衍接着说道:“殿下,你一定不会愿意后半生都是被陛下软禁的。太祖陛下高寿七十一岁,殿下今年四十岁,殿下怎么可能会愿意剩下的三十年都在完全看不到外面的高墙所围起来的地方渡过!”

    朱棣确实一天都不愿意在这样的地方渡过。如果他的后半生是这样的,他宁愿去死。

    “况且,即使殿下造反,如果殿下在打仗的时候没有战死,殿下即使兵败最后的结局也多半是软禁起来,与现在束手待毙的结果多半一样。”

    “所以,殿下,您现在最好的做法,就是造反。”

    “况且殿下久镇北平,不仅威名赫赫,对三卫的兵马也极好,三卫的兵马也会听从陛下的命令。另外,现在北平的各个衙门对于殿下也丝毫没有防备,殿下想要清君侧也没什么难度。”

    “现在山東成逆还在造反,殿下清君侧之后占据菏北,与山東连成一片,也不是没有成功的可能。要是能够再拉拢到其他的藩王,那么就更加有胜算了。”

    道衍话说的不是特别清楚,但是把关键的地方都已经说出来了,对于他朱棣、允熥、朱高煦会怎么办的推导也都是最有可能的,至于剩下的部分他说的不清楚朱棣自己也能补充出来。

    朱棣此时反而已经平静下来了,他对着道衍说道:“你的分析毫无错误,孤现在最好的办法就是造反了,被你逼的造反!”

    道衍欣慰的看着朱棣:朱棣终于开口承认他说的话是正确的了。

    朱棣接着说道:“但是现在就举起清君侧的大旗不妥,一来就算是燕王三卫的人也未必会全部追随孤,想要完全怕你三卫服从需要花时间劝说或者处理了他们,可是现在没有那个时间。”

    “二来北平南下菏北的各个府城也不是那么容易打下来的,总是需要不短的时间。估计还没有与山東的谢成连成一片的时候,北上平叛的朝廷之军多半已经借道河難过来了,那样孤与谢成无法连成一片,胜算大大降低。朝廷上现在名将仍在,孤多半是打不过曹震等人的。”

    “所以现在孤不举起清君侧的大名,而是以平叛为名南下。只要控制住了北平都司、布政使司的人,地方各府各卫所的人有可能以为是朝廷下了旨他们还不知道,这样至少可以赚开一两座城,增加胜算。”

    道衍说道:“殿下所说的不错,按照殿下的意思来办更加稳妥。”

    “那么贫僧就把北平诸卫的武将叫过来了?事情可是宜早不宜迟。”

    朱棣说道:“你去吧。”不过朱棣在道衍站起来以后又问道:“道衍,你为什么要逼孤造反?即使孤造反成功了,第一件事情多半就是杀了你,你也享受不到丝毫的荣华富贵,你为什么还要逼孤造反?”

    道衍的脚步停顿了一下,然后说道:“等到殿下在京城加冕,或者失败之前会知道的。”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