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踢开永乐 第376章 两地的变故(二)

时间:2017-11-30作者:七帅

    朱棣吃过了饭之后本来打算去书房继续畅想如何平定山東的成逆,可是一个下人对朱棣说道:“殿下,道衍大师要见殿下。并且大师好像是有什么急事一般。”

    “噢?”朱棣说道:“那就把道衍大师请到孤的书房。”

    朱棣先一步到了书房,过了一会儿之后道衍才到了朱棣的书房。

    见到道衍走进来,朱棣放下手中的书,对道衍说道:“大师,现在都这么晚了,大师怎么还来燕王府见孤?”

    朱棣的语气很轻松,但是道衍则完全相反。道衍严肃的说道:“殿下,贫僧今日前来,是想劝说殿下清君侧的。”

    朱棣对于道衍劝说他清君侧并不惊讶。道衍之前就说过好几次这样的话,要不是因为道衍跟随他的时候已经很长了,并且道衍也用的顺手,他都有除掉道衍的意思了。

    朱棣说道:“大师,就这个?大师就没有别的事情了吗?我上次不是说过了嘛,我是绝对不会附逆的。”

    道衍对于朱棣的话也并不奇怪。若是平时,道衍说几句之后也就放弃了,但是今日他不是这样。

    道衍说道:“确实,即使殿下也清君侧,不过是只有两成的胜算。可是,现在殿下已经是不得不反了。”

    朱棣马上脸色就变了。道衍身为他身边的第一谋士,又跟随他已经十几年了,手底下到底有多少人,能办成什么事情他也不是很清楚。特别是道衍公开的身份是僧人,更加可以自由的行动。

    朱棣沉声说道:“你到底以孤的名义作了什么?”

    道衍说道:“殿下,贫僧以殿下的名义,给山東的成逆送了一些东西,并且让我手下的人进入山東各地还在朝廷控制之中的城池探听情况,然后告知成逆。”

    “并且还有,……”

    朱棣虽然恨不得现在拿出刀来砍了道衍,但是还是仔细听着道衍的话,并且一边听着,一边在心中分析。

    趁着道衍口渴了喝茶的功夫,朱棣说道:“道衍,若是你只是作了这些事情,那么你也不必说了。”

    “孤马上就下令把你和你的手下抓起来,然后六百里加急报京城请罪!你手下的人干了什么事情都可以调查出来,孤到底有没有亲自出现过肯定可以调查出来。”

    “那么孤不过是一个失察之罪,陛下不会因为这个就废了孤的王位的。所以,孤为何要冒着失去现在有的一切去,清、君、侧!”

    道衍说道:“贫僧也知道殿下不会因为这个就下定决心去清君侧的,所以贫僧自然是还有其他的话要说。”

    ==================================================

    此时京城的皇宫内,允熥正在非常惊讶的对自己的贴身太监王喜说道:“真是想不到!”

    今日朱元璋的第十五女汝阳公主入宫看望她的母亲,娘俩谈话的时候就提到了徐妙锦。

    汝阳公主和她母亲说道:“我真是想不到,妙锦竟然喜欢上了陛下!”

    她母亲说道:“确实是想不到,按理说连面都见不到的,谁知道机缘巧合之下他们竟然能见过几面呢!”

    汝阳公主说道:“娘亲,你觉得陛下有可能纳妙锦为妃吗?”

    她的母亲思索了一会儿之后说道:“不太可能。魏国公徐家是咱们大明第一勋贵,势力太大了,先帝当年为什么要杀了韩国公李善长?不就是因为李善长被列为功臣第一,势力太大吗!”

    “当年李善长在军中还没有多大的势力呢,就被先帝所杀。现在虽然有常家与徐家相抗衡,但是常家人不像是徐家有本事。”

    “若是陛下纳了徐妙锦,那么徐家与常家就可以站在同样的位置了,以徐家人的本事,早晚会超过常家重新成为大明第一世家,这对陛下来说不是什么好事。现在大明也不需要依靠联姻来笼络这些勋贵。”

    “并且还有身份问题。以徐妙锦的身份,进宫来当皇后的足够,但是现在皇后已经有人了。薛家要是文臣还好些,偏又是武将,这就更加不好办了。”

    汝阳公主听了母亲的话,说道:“那徐妙锦就不可能嫁给陛下了?”

    她的母亲说道:“我是这样认为的。”

    说完了这个话题,娘儿俩又说了一会儿其他的话题,然后汝阳公主今日不愿意出宫了,派人向允熥和熙瑶报备了一下之后就和母亲吃饭去了。

    汝阳公主与她的母亲说话的时候也是避着下人的,但是她们两个没有多少反窃听能力,谈话还是可以让宫女听去。

    不过正常情况下也没有宫女、宦官会偷听主人的谈话,被发现了可就是死罪。但是熙瑶在内宫贪腐案之后,为了更好的知道各宫的动向,就在各宫都埋伏了人。虽然在大长公主的母亲的宫里埋伏人好像没什么用处,但是熙瑶还是安排了人手。

    因为她们两个谈话太隐秘了,引起了熙瑶所安排的人的好奇,所以就想办法偷听了她们的谈话。

    她这一听就吓坏了,然后从中午一直到伴晚,好不容易找了个机会就去和熙瑶禀报了。

    熙瑶听了她的话的时候还很平静,轻声漫语让她回去了。但是等这个人走了以后就马上镇定不了了。

    她的几个亲信女官同样不平静,不过听乐还是安慰熙瑶道:“娘娘,陛下是不会纳徐妙锦入宫的。退一万步说,陛下最重规矩,也最重视内宫的稳定。现在二皇子还被立为了皇太子,就算是徐妙锦入宫了也影响不到娘娘。”

    道理熙瑶都明白,可是,“要是发生了万一中的万一怎么办?我还是担心。”熙瑶说道。

    这其他人就劝说不了了。道理都已经摆明了,但是内心的不安全感别人就没办法了。几人又劝说了熙瑶一阵,熙瑶就把他们都打法下去干活了,自己留在殿内。

    那个熙瑶安排在徐妙锦母亲宫中的宫女刚刚从坤宁宫出来,迎面就遇到了允熥。

    宫女马上跪下说道:“奴婢见过陛下。”

    允熥也不认识这是谁,点了点头就绕过了她要继续向前走。

    不过这时王喜对允熥说道:“陛下,这个宫女是徐妙锦的母亲李太妃宫中的宫女。并且不是管着什么事情的宫女。”王喜认出了这个宫女。

    “嗯?”允熥马上停住了脚步,转过头面对着这个宫女。若是内宫贪腐案之前的允熥,即使是一个根本不应该出现在这里的宫女出现在了这里,也未必会在意,多半直接就过去了。

    但是经历过内宫贪腐案的允熥对于这样的事情非常敏感,一瞬间,允熥已经脑补出了无数的东西来。

    允熥低声说道:“你,跟我过来。”然后转身没有继续走向坤宁宫。跟随允熥的宦官不等吩咐,就上来一左一右扶住了这个宫女带着她走了。

    回到乾清宫,允熥让宦官把这个宫女放下,然后对她说道:“你叫什么,是哪个宫里的?”

    这个宫女已经被吓傻了,老实说道:“奴婢是李太妃宫中的宫女,名叫晴天,是李太妃起得名字。”

    允熥问道:“你为何要去坤宁宫?”允熥的声音很严厉。

    宫女颤抖的说道:“启,启禀,陛下,奴婢,奴婢是要,要向皇后娘娘,禀报,禀报一个事情。”然后她就把自己向熙瑶禀报的事情一股脑的都说了出来。好在她还有理智,没有说自己是熙瑶安插在李太妃宫中的宫女,而是说她听到这件事情以后下意识的就要禀报给熙瑶。

    允熥听了她的话,首先对于她的做法有些哭笑不得。把这样的事情禀报熙瑶是非常傻叉的行为。不管允熥纳不纳徐妙锦入宫,熙瑶都没有任何办法,反而是途生担忧,那她知道这件事情有什么用处?熙瑶反而有可能记恨这个宫女。

    然后允熥就在心中想到:“只不过见过两面的徐妙锦竟然会有些喜欢我?太扯了吧?”有着现代思维的允熥实在是理解不了平时都见不到几个外男的古代女子的心情的。即使徐妙锦平时有时会去逛街,但是她的思维与一般的贵族少女区别也不太大。

    允熥没有心情处置这个宫女,在嘱咐了她不要把这件事与他人说之后就让她走了。然后允熥就对王喜说了这句话:“真是想不到!”

    允熥说的话虽然并不明确,但是王喜也知道他的意思。不过王喜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只能沉默不语。

    允熥感慨了一会儿也就罢了,他确实没有纳徐妙锦为妃的想法。李太妃的分析已经很清楚了,不好安排。允熥也不是自找麻烦的人,他虽然对徐妙锦也有些心动,但是至少到目前为止,那和对于所有美女的心动是一样的,不是喜欢。

    所以允熥在理智的分析之后就排除了纳徐妙锦入宫的打算。

    此时天已经烟了,允熥肚子也饿了。正好这时熙瑶派人来问允熥今晚在不在坤宁宫吃晚饭,允熥就打算前往坤宁宫。

    但是就在这时,一个宦官跑进来奏报道:“高阳郡王殿下要见陛下!”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