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踢开永乐 第375章 两地的变故(一)

时间:2017-11-30作者:七帅

    看门的门子认识这人,知道他是北平燕王府的朱棣的亲随。门子不敢怠慢,说道:“大人,高阳郡王殿下就在府里。”

    这人点点头没有说话,把

    马交给了门子之后就径直走进了高阳郡王府。

    朱高煦此时正在自家的院子里待着。自从他发烧已来就没人拉着他去喝酒了,他自己因为想打仗,所以即使这几天烧已经退了也不喝酒了,每天在家里看山東地图。

    这时一个下人走到朱高煦身边说道:“殿下,北平燕王府来人了,要见殿下。”

    朱高煦放下手中的地图,嘀咕道:“父王现在派人传信过我干什么?”他分外不解。

    不过他虽然有些嘀咕,不过也老老实实的前往了前厅去见燕王府来的人。

    朱高煦来到前厅,传信的人正等在这里,见到朱高煦以后马上躬身行礼。

    朱高煦坐到座位上,见到这个信使他还认识,于是寒暄了几句之后说道:“刘毅,父王到底传信给我干什么?”

    刘毅说道:“殿下,燕王殿下不过是交待一些日常的事情。具体内容,您看了不燕王殿下的这封信就知道了。”

    朱高煦听了他的话,很随意的从刘毅手中接过信件,拨开信封,看了起来。

    然后朱高煦马上脸色大变,他抬起头来看了刘毅一眼,然后又低下头去,脸上的表情反复变幻,不知道在思考着什么。

    朱高煦就这样在椅子上坐了整整半个时辰,脸色不停的变幻着。刘毅站在他前边大概六七步的地方,朱高煦没有发话让他坐下,他也不敢坐下。

    其实现在刘毅也很好奇这封信的内容是什么。就在他瞎想的时候,1他突然听到朱高煦说道:“刘毅,我再问你一遍,这封信真的是我父王给你的吗?”

    刘毅说道:“确实是燕王殿下给我的。”

    但是刘毅说完这句话之后,就想起来虽然是朱棣亲手把信递给的他,但是他从朱棣的书房出来之后就遇到了道衍大师,然后道衍大师和他说了几句话,朱棣递给他的信不知道怎么就掉了出来,道衍大师捡起来之后递给了他。

    朱高煦问完刘毅话之后就没有再和他说话,而是下定了什么决心一般,对着自己的下人大声说道:“你们几个把刘毅绑起来!”

    刘毅本人大惊,这到底是哪一出?不仅是他大吃一惊,朱高煦的几个下人也大吃一惊,其中一人迟疑着说道:“殿下,这不合适吧。就算是刘大人的举动有什么不妥的地方,也是写信给燕王殿下,让燕王殿下来处置比较好。”

    朱高煦沉声说道:“怎么,你们不愿意听我的话吗?”

    朱高煦平时一向暴力,他的下人看他这样的说话了,也不敢继续提出不同意见,过来要绑刘毅。

    刘毅也不敢反抗,让他们绑上了。但是过程中刘毅一直在大喊道:“殿下,臣到底是办错了什么事,殿下要处置臣?”

    朱高煦没有回答他的话,只是让下人把他的嘴堵上,然后说道:“你们几个,拉过来一辆马车到府邸的大门口,把刘毅塞进马车里边!”

    “另外准备一匹马,我马上要出去!”

    虽然此时天已经快烟了,但是下人们也不敢违背朱高煦的话,赶忙去备马备车了。

    朱高煦自己也回到后院换衣服,同时把自己的正妻叫了过来。他一边换衣服,一边对自己的妻子说道:“待会儿若是有官兵要来抄咱们的家,不要慌张,也不要反抗,让开所有的们,收拢好所有的下人与孩子,全部聚在大屋里边不要动。”

    他的正妻听了朱高煦的话,马上一脸惊慌的说道:“夫君,到底发生什么事了,怎么会有官兵来抄咱们的家?”

    朱高煦说道:“也不是一定会有官兵过来,我只是让你在万一有官兵过来的时候不至于惊慌。”

    “至于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等我回来之后再跟你说。”

    然后朱高煦就离开了自己的院子,只留下了惊慌不已的妻子。

    朱高煦到了大门口,骑上马,让车夫驾着车跟着他,然后驱马跑了起来。从朱高煦驱马奔跑的身后看去,皇宫塔楼上的灯发出的亮光照亮了已经有些烟暗的星空。

    ===================================================

    北平城与大明的京城虽然距离数千里,但是大概处于同一经度之中,所以京城天快要烟的时候,北平城也马上就要天烟了。

    燕王府中,一个下人走到朱棣的书房外边,低声说道:“殿下,王妃娘娘招呼殿下去吃饭呢。”

    书房里,朱棣听到了下人的话,说道:“知道了。”然后朱棣放下了手中的书,转身要去吃饭。透过并未被熄灭的灯光,可以看到朱棣放下的书也是有关于山東地理的。

    朱棣虽然并没有造反的打算,但是他对于山東的造反也是很感兴趣的,每日有了空闲时间的话就拿出自己收到的关于山東战局的奏报,结合山東的地理,思考如果自己帅兵平叛的话,会怎么打这场仗。

    朱棣来到吃饭的地方,朱高炽与朱高燧,还有朱高炽的妻子张氏赶忙站起来问好。朱棣的妻子徐菲絮也一样。

    朱棣一一答应着,然后又问张氏:“瞻基现在怎么样?”

    张氏笑道:“公公,瞻基已经吃过了。今日下午他疯玩了一下午,现在累了在屋里睡觉呢。”

    朱棣又问了几句,然后坐下来宣布开饭。

    吃饭间,朱棣对朱高燧说道:“高燧,也拖了这么长的时间了,爹得把你送到京城去读书了。”

    朱高燧当然是不愿意去京城的。他说道:“父王,现在山東那里可是闹造反呢,道路不通畅。并且现在都拖了这么长的时间了,也不多这么点儿时候,等着山東的成逆被平定以后再送我去京城读书吧。”

    朱棣说道:“那可不行,你都十七了,陛下又一个劲的让各地的藩王送王子到京一起读书,你也没什么病,不送不好。”

    “并且你这个年纪,到了二十陛下还不是就把你放回来?也不过是三年的功夫。”

    朱高燧见朱棣这样说话,知道已经无可避免,也就只能答应道:“是,父王。”

    过了一会儿饭吃完了,朱棣本想去书房继续空想,可是这时一个下人突然对他说道:“殿下,道衍大师要见殿下。”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