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踢开永乐 第370章 统帅平叛之人

时间:2017-11-30作者:七帅

    曹震不愧是从洪武年间活下来还被朱元璋选为朱标长女夫家的人,对于允熥的话不仅完全没有表现出惊讶之色,见允熥现在没有说话的意思,连问都没有问,只是答应着。

    允熥说道:“在京的四十八卫之中,我调集二十个卫给你,然后再从周边的地方调集六个卫所。”然后允熥拿出地图和五军都督府的文书,接着说道:“就调动扬州卫、凤阳中卫、留守中卫、杭州后卫、和州卫、徐州卫这六个卫为平叛军的一部分。”

    然后允熥说道:“你们先下去吧,其他的事情,明日朕再跟你们说。”

    几人退下。

    然后允熥让一个中书舍人写下了调兵的旨意,送到五军都督府。

    之后允熥站起来,向着皇宫的一个地方走去。

    皇宫内的皇家学堂之内,虽然上边老师们还在认真授课,下边的宗室们也没有人敢大声讨论,不过很多人都不时地偷偷看一眼朱贤烶。

    自从朱榑造反的消息传来之后,大家看着朱贤烶的眼神就有些不对了。允熥对大家虽然要求严格,但是也丝毫没有慢待,处置朱榑也是按照规矩办的,所以大家都认为朱榑造反毫无道理。

    所以虽然大家知道朱榑造反与朱贤烶一点关系都没有,他也完全没有怂恿自己的亲爹造反的理由,但是大家也都看他有些别样的目光,虽然没有人说什么。

    这给了朱贤烶极大的心里压力。好在大家说了几天之后也就厌烦了,允熥又没有什么表示,大家渐渐已经恢复了正常。

    但是今日的消息传来之后,大家看朱贤烶的目光又不同了。朱贤烶虽然已经选择了最为偏僻的位置,但是也能感觉到无数道目光看向他。

    朱贤烶很想站起来对着那些不停看他的人大吼一声,甚至打一架也好。但是他总算还有理智,一直忍着。

    过了一会儿,这次课的老师宣布下课。朱贤烶在老师宣布下课的一刹那就立刻站了起来然后就要离开。他完全不想受这种煎熬了。

    不过今日他刚刚出了教室,就听到有人在叫他:“朱贤烶,我有话和你说。”

    朱贤烶当时就身体一震!因为他听得出来,这个声音是允熥的声音。

    ‘是要正式宣布对于我们齐王一脉的人如何处置了吗?’朱贤烶想着。允熥这些日子一直对于他们没有什么动静,让他其实也忐忑不已。

    ‘罢了,早完早了,总比这么拖着七上八下的要好。’朱贤烶继续想着。

    然后朱贤烶转过身来,走到允熥的面前躬身行礼说道:“臣弟见过陛下。”

    允熥看着在他面前弯着腰待着的朱贤烶,注意到他身子有些颤抖。朱贤烶虽然想着早完早了,但是其实也不甘心失去自己现在的荣华富贵,所以不可避免的还是有些反应的。

    允熥开口说道:“朱贤烶吾弟,你已经知道了今日传来的消息,谢成叛变,山東局势已经有糜烂的风险了吧。”

    朱贤烶声音不自然的说道:“臣弟知道。”

    允熥接着说道:“这样一来,朝廷必须从京城直隶一带派兵前往平叛了。”

    “而你,朕决定让你提前正式继承齐王之位,然后以你为平叛军的总统帅,平定山東的叛乱!”

    “啊!”朱贤烶惊讶的抬起头看向允熥,质疑允熥是不是说错了话的言语几乎马上就要脱口而出,不过他残存的理智阻止了这些话出口。

    根据现在朝廷的消息,可是朱贤烶的亲爹朱榑在组织造反!然后允熥竟然让朱贤烶去当统帅平叛!

    不仅是朱贤烶非常惊讶,就连在一旁旁观没有离开的其它皇族子弟也惊讶不已。

    不过如同朱济烨这样脑子比较好使的人思索了一下之后就明白了允熥的用意。

    这次叛乱其实从物质的角度上讲对大明、对允熥的影响不大,朱元璋攒下了那么一个厚实的家底,今年甚至明年少了山東的钱粮赋税不算什么。

    但是从软影响上讲影响很大。朱榑叛变,让大家担忧分封制的固有缺点不再是什么毫无根据的事情,而是有实例的了。自从朱榑造反的事情传来,朝堂之上倒是没有文官武将说什么允熥对皇族太苛刻导致了这些的造反这一类的话,但是无数的文官或直接、或间接上奏折提出了分封制的问题,请求允熥停止分封。

    不仅是原来就反对分封的人这样上奏折,就是原本保持中立或者表面上支持分封的人也有不少这样上奏折。现在朝中除了方孝孺这样比较坚决支持分封的人以外,其它人都表现出了反对分封的态度。

    好在7作为儒家学者的名望甚高,所以暂时还压得住阵脚。但是允熥也不能任由这些人说话而无动于衷。他如果继续没有什么表示的话,很可能被文官认为是默认,只不过是因为前一阵子的动作而不好马上改变。

    所以允熥如果还坚持分封制,就必须要有所动作让文官认识到他的态度。但是因此处罚上奏折的文官却不是什么好办法,所以允熥决定让朱贤烶挂帅表示自己坚持分封一万年不动摇。还有什么能比信任造反的藩王的儿子更能表明自己态度的事情呢。

    不过,允熥这个办法还是有一个小问题。

    朱贤烶在惊呆了一阵之后说道:“可是皇兄,现在在带领造反的人是我的父亲,我若是带兵与他对阵,岂不是不孝?”

    允熥笑着说道:“谁说是七叔统兵造反的?可有实证?根据山東地方来的奏报,还没有见过七叔呢!”

    “七叔可是很悍勇的,怎么可能一直缩在青州呢!”

    “可见,这次叛乱必然是底下人挟持七叔造反,七叔本人是不愿意造反的,所以被他们挟持软禁,从而一直不在大军面前露面。”

    允熥并不知道山東地区造反的实情,但是允熥出于自己的政治考量决定不把造反算在朱榑的头上。这样一来是可以表示皇族还是亲如一家没有问题,二是让朱贤烶出兵平叛没有什么礼法上的问题,可以说是一箭双雕。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