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踢开永乐 第212章 以一人敌一群

时间:2017-11-30作者:七帅

    然后陈性善不提对于刘川的处罚,只提奏折本身的内容,对允熥说道:“陛下,江、浙五府的民田田赋确实是与其他地方类同,为三十税一,此事刘川是妄言了;但是官田的赋税高于十税一,确实较高。  w?w1w.81zw.com”

    允熥说道:“但是即使是这样,租种官田的江、浙五府之民,每亩地剩下的粮食还比北方之民每亩地剩下的粮食要多很多。”

    “这就和太祖皇帝之时的南北榜案类同了。当时众官员争论的关键就是:到底是要坚持唯才取士的公平,还是要所有行省的举人都能做官的公平?现在是,到底是要税赋比率公平,还是要百姓交税之后的剩下的粮食相当为公平?”

    这种事情其实没有绝对正确的办法,全看屁股坐在哪一边,或者说是哪一边符合你的利益。允熥现在是皇帝,当然是后一种符合他的利益,所以他采用后一种‘公平’。

    并且允熥认为不能鼓励在土地里刨食的行为。实际上靠着种地,在机械化时代到来之前是不可能致富的,并且随着人口越来越多生活会越来越困难。所以必须鼓励百姓出去闯荡。不管是‘闯关东’还是‘下南洋’,都行。

    并且允熥通过锦衣卫知道,江、浙五府的士绅,擅自侵吞官田的事情现在已经有了。这些被侵吞的田地虽然按照官田的赋税交税,但是还要私底下交给士绅租子。朱元璋在位时就杀过一次人,但是现象还是存在。

    他这里如果削减了官田田赋,士绅就会增加租子,最后普通百姓也得不到利益。

    关于田赋之事,不仅三位文官关注,张温和郭镇也在认真听着,毕竟他们家里都有很多的田地,自从在允熥的建议之下取消了他们的免税权之后他们所有的土地都要交税的。不过他们在江、浙五府没有土地,也就只是注意允熥对于田赋的态度。

    在场五名大臣,没有江、浙五府的人,所以他们能够用较为中立的眼光来看这个问题。张温和郭镇是事不关己不说话,但是三名文官不一样的,他们都是有治国平天下的理想的。

    暴昭当然是支持允熥了。作为一个北方人,早就看南方人,特别是科举最厉害的江浙之地的人不顺眼了,所以支持。

    其他二人,反复思考,最后只能承认从国家的角度考虑允熥的办法是对的。

    打理完了今天的奏折,允熥从谨身殿返回乾清宫,并且派人把秦松叫来。

    等秦松来了,

    允熥先是笑问道:“秦卿,现在对于锦衣卫掌控的怎么样了?”

    秦松说道:“陛下,臣从金吾前卫带了几个人过去,当了锦衣卫的指挥佥事、千户、百户,两个指挥同知又因为臣是陛下任命的锦衣卫指挥使,所以不敢和臣相争,现在京城的锦衣卫臣已经差不多掌控住了,只不过外地还不好控制。”

    允熥说道:“这就行了,外地的事情虽然也很重要,但是没有京城的重要。”

    秦松说道:“陛下,今日叫臣前来有何要事?”

    允熥正色说道:“你从今日起,加紧看着京城的官员。这帮人,这些日子必然会试探朕对于地方实情,对于朝廷的现状了解多少。”

    “朕自知不能事无巨细了然于心,所以你先编写一份在朝官员的关系册子,包括籍贯,为官年头、哪一科的进士、举人、秀才,哪一年的国子监入学、为官,等等事情,事无巨细全部记下。”

    “然后每日监督他们都见了何人,不需要知道他们说了什么,在朕让你上报之时上报。”

    皇帝等于是以一人对付整个官员群体,在文武分途现在,很难不被文官所忽悠。今日这件事情是因为允熥在后世的时候就注意过,平时又注意全国的人口、田亩等事情,所以自己现了。

    但是其他的事情他就未必能现了,所以允熥决定任何一个官员进谏改变成法的事情他都要仔细斟酌,先考虑上折子的人的目的,是不是和他的利益相关,再论其他。

    并且允熥还必须寻找帮手。他不愿意像历史上使用宦官,武将在这种日常治理国家的事情上暂时也帮不上忙,只能使用锦衣卫了。

    允熥对于锦衣卫的定义,就是一个隐藏在暗处的,只收集情报,不为人所知的秘密机构。允熥还打算在秦松把锦衣卫整合完毕以后分为对内、对外两个机构。

    “是,陛下。”秦松应诺。

    允熥其实今日让秦松进宫本来不是要说这件事,这只是接到了这封折子之后临时添加的,他真正想说的是下一件事。

    允熥说道:“还有件事要嘱咐你。接下来以兰州为向西域传佛教的地方,以开原城为向东北传播道教的地方。你嘱托人注意,所有没有参与传教的中原大寺、大观,都要记下来告诉我。敢不听话的寺庙道馆,我一定要让他们知道代价。”

    朱元璋制定的对佛道两家的制度其实是很严格的。百姓年纪在四十以下不许出家、不给度牒,一个县只能有一个寺庙和道馆,并且人数不得过2o人,州城不得过3o人,府城不得过4o人。

    类似于泰山派、少林寺、武当派这样的人数众多的大派都是朱元璋本人特批;像九华山,五台山,峨眉山,这种聚集着众多佛寺的佛教圣地,也是朱元璋特批。并且朱元璋还让所有想取得度牒的和尚、道士进京考试,不合格的不给。

    虽然在实际操作中,各个寺庙道观都会想办法绕开朱元璋的规定,比如通过各种方式获得小孩子,然后从小养在寺庙,等到三十好几的时候谎报年龄取得度牒。但是这只不过是有没有人查的事情而已,真要是查哪个寺庙道观查不出点儿问题?

    允熥已经决定对于他、尚炳、朱松打过招呼的这些寺庙道观,要是有不听话的,狠狠地处理一批。

    “这件事情不是很急,依照他们办事的快慢,总得三四个月以后才能成行。只不过我怕我忘了,现在就和你说了。”

    秦松还是说道:“是,陛下。”

    允熥此时又想起一事,说道:“有件事情差点儿忘了,不过和锦衣卫无关。你拿纸笔拟旨。”

    秦松马上拿起纸笔。允熥说道:“兹令平凉、沈阳、南阳、安6、洛阳,停建王府。”然后允熥对秦松说道:“你待会儿出去的时候把这递给王喜,让他去送到中书科那里,拟成正式的旨意再来我这里加盖玉玺。”

    朱元璋在位时,册封了所有的儿子为王,并且选定了封地,然后在洪武二十四年和洪武二十八年分为两批下令给未就封的亲王提前修建王府。

    以上地方,都是内6的安逸之地,沈阳靠近边境一些,但是北边还有刚刚被改封为英王的朱松,所以也不需要一个王爷。

    允熥现在已经就封的不好不给安排地方的情况下随意撤封,但是这种上未就封的就不会让他去就封了。

    然后允熥问道:“这些天城里有什么事情嘛?”

    秦松说道:“最近京里除了朝堂上的事情,也没有什么大事,就是”

    允熥看他说话吞吞吐吐的,笑道:“是什么事?和朕有关?”

    秦松好像是冒着冒着杀头的风险似的,说道:“陛下,因为陛下此前做出尚佳的诗词数,被认为是当世诗词大家;而这次先帝驾崩之后,陛下却并未有悼念先帝的诗词,有些文人,有些文人,说,陛下对于先帝并非非常孝顺。”

    允熥一听是这个事情,在对这些无事生非的文臣感到厌烦的同时,自己也颇为无奈。他当然对于先帝得死十分悲伤,毕竟六年的相处。但是他就是想不起来悼念长辈的诗词,他明明记得看过几篇悼念的诗词的。

    自己做的话,水平和之前的相差太远,还不如不做;找人代笔,万一被人揭出来,那更是完蛋。

    秦松在说完了事情以后,马上又补充道:“不过这只是部分无聊文臣的说法。大多数文臣,还是觉得陛下是想做出最好的诗词献给太祖皇帝,所以至今未有诗词传世。”

    “陛下,可需我搜集这些文臣的罪证,ww..nt然后治他们的罪?”

    允熥摆摆手说道:“不过是酸腐文臣的无聊之说,处理了这帮人反而不好,由他们去吧。”

    正事说完了,允熥一向是从各个方面笼络自己的亲近大臣,所以此时和秦松聊起了天。允熥说道:“你儿子有七个月了吧。”

    秦松说道:“是,陛下,七个多月了。”

    “会爬了吗?”

    “还不会,每次只能一条腿动,所以一直是原地打转,总是出现他想爬向我,然后却越来越向后的事情。”秦松提起孩子,那是有一肚子的话要说的。

    允熥却不像秦松那样一提起自己的孩子就都是话。可能是因为允熥的孩子都是下人在照顾,他不过是有时去看看;而秦松家里虽然现在家境不错,但是现在毕竟是明初,秦松与孩子见面的时候还多些。

    所以允熥说了几句话就没话了。他赶忙转到了其他的话题,然后又和秦松说了会儿话才让他走的。<!flagzw81>

    ~~b~~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