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踢开永乐 第210章 新的分析

时间:2017-11-30作者:七帅

    所有参加这次长的‘朝会’的人都精疲力竭了。在议论事情的时候还不觉得,但是讨论一结束,所有人都感觉自己非常的疲惫。很多人下午在谨身殿坐了一下午没站起来,腿都麻了,站起来又跌到在了地上。

    允熥也坐了小半个下午。他见到一些大臣站起来又跌到的情况,顿时扶着王喜站立。他今天也觉得自己的腿一时半会儿是缓不过来了,让常瑞江去叫步撵过来抬着他去乾清宫。

    走着前,允熥对王喜说道:“吩咐御马监的人,今日这些大臣,凡是自己没有马车、轿子的,让御马监派马车送他们回去。”

    允熥被抬着来到了乾清宫。

    在来乾清宫的路上,王喜抱怨道:“陛下,何必这样非要今天把事情都说完?瞧您这腿麻的,待会儿还得晚上熬夜批答折子。分成两天来商量不成嘛?”

    允熥笑骂道:“就你多嘴!”不过允熥还是解释道:“不行啊,这分封的事情,不一天都说完了,我心里不踏实。”

    “早把事情说完了,好开始准备。你以为准备很简单?后头的准备还有好多事儿呢!早些商量完了章程,等明年年初,差不多就可以正式分封了。”

    到了乾清宫的时候,允熥觉得自己的腿好一些了,但是独自走路还是觉得不得劲,所以让王喜、徐晓辉等人扶着下了步撵。

    今天是初一,按照太祖皇帝朱元璋定下的规矩,今日皇帝需要休息在乾清宫。所以允熥把熙瑶叫到乾清宫来了。

    允熥大致维持每月与熙怡、抱琴在一起的日子差不多,与熙瑶在一起的时间稍微比和他们在一起的时间多两三天的规律。只不过现在熙怡怀孕又住在坤宁宫,所以一个月允熥有一半多的时间和熙瑶在一起休息。

    熙瑶出来拜见允熥,见到允熥被人扶着走路,顿时大惊,眼圈也马上红了,也顾不得行礼了,走上来急忙问道:“夫君,这是怎么了?是腿摔出事情了?”

    允熥笑道:“不是,腿一点儿问题都没有。只不过是坐的太久了,腿还麻着呢,一时半会儿没法自己走路,所以扶着他们。”

    熙瑶这才舒缓了一口气说道:“真是吓坏我了。”

    然后王喜他们扶着允熥向书房走去。半道上正巧遇到了宝庆他们三个。

    话说宝庆她们三个已经成为了宫里的混世大魔王了,

    到处捣乱,捉弄这个捉弄那个。偏偏宫里除了允熥、熙瑶夫妻,谁也不敢责罚她们。本来一般都是男孩子更为淘气,但是抱琴知道自己的儿子是庶长子,整天拘着他‘教导’他,让年仅三岁,还是虚岁的朱文垚跟个小大人似的,弄得允熥不太喜欢他。

    抱琴当然是知道允熥喜欢什么样子的孩子的,但是允熥对于什么只是调皮捣蛋,什么事会惹他厌恶也是有自己的标准的,抱琴还摸不准这个标准,所以宁愿让自己的儿子规规矩矩的不惹事。

    所以就显出宝庆她们来了。宝庆一直受到宠爱,她母妃又觉得女孩儿限制少,所以变成了这样;敏儿是因为熙瑶很忙,一直交给熙怡来带,而熙怡自己还是个孩子性格,根本没有教育的意识,允熥又不在意。

    至于思齐,整天和大魔王混在一起,想不变成大魔王也不可能啊!

    不过宝庆她们三个干的事情在允熥看来都不算什么。没有恶意伤害下人的行为;至于毁坏些东西,允熥表示自己家差不多是现在大明最富有的家庭,不在乎这些小玩意。

    宝庆见到允熥被人扶着,顿时很惊讶地说道:“大侄子,你这是怎么了?”

    敏儿也问道:“爹,怎么你会要人扶着?”

    思齐就不一样了,并非公主的她一向是先仔细观察一下,然后才会说话,所以一下子现了熙瑶没有悲戚之色,顿时知道允熥没什么事情。不过她不能表现出来,所以稍微慢了一点之后也说道:“舅舅你怎么了?”

    允熥很欣慰啊,她们三个还比较关心他,说明这都是好孩子嘛!

    然后允熥笑吟吟的说道:“我没事,只不过是腿麻了。”

    允熥随即带着三个小孩来到休息的殿阁,与她们说了会话,腿就不麻了,毕竟之前从谨身殿到乾清宫也是有段时间的。

    允熥随即带着她们去吃饭,饭后让宝庆她们三个回去休息了。

    等着她们三个走了,熙瑶对允熥说道:“看你!不让我管着敏儿,现在宫里的下人都怕她了;思齐本来是好孩子,让敏儿和宝庆带的也整天捣乱。”

    允熥笑道:“让人怕,总比让人看轻的好,咱们家是皇家,不是谁也惹不起的小老百姓,这有什么的!”

    =======================================================

    朱棣回到燕王府,把自己的几个亲信都叫过来,对他们感慨到:“今日陛下正式确立了实封之制,看着尚炳,朱楩,朱松他们三个以后就是独立的先帝了,以后可以在封地立社稷了,心中羡慕啊!”

    张玉安慰道:“殿下,以后陛下一定会册封殿下为先帝的。”

    道衍却又泼冷水了:“殿下,我看陛下很是顾忌殿下,恐怕不会册封殿下为先帝。那岂不是让殿下潜龙入海了!”

    张玉因为自己的儿子在中央,不便于说话;好在朱能和他的观念一样,所以朱能说道:“大和尚,你是又要劝说殿下造反了吧!”

    “且不说你说的对不对,就算你说的是对的,那么若是造反有几成成功的把握”

    “北平西边是宣府,谷王殿下不足为虑,但是东边是宁王和辽王,俱是劲敌。殿下之兵,不过是燕王三卫五万余人,其余平日听殿下节制的卫所怎会听从?怎能敌宁王,辽王的十几万大军?”

    “要说他们会转头帮助殿下就更不可能了,不说三家加在一起也未必比得上朝廷,单是他们有封国之望,就绝不会帮助殿下。”

    这个道理很简单,朱植、朱权与朱棣联手也未必打的过朝廷,那封国自然没戏了;就算联手打的过朝廷他们也不会和朱棣联手的。真要是打赢了,岂不是证明藩国有推翻中央的可能?

    那么不管朱棣说的多么好听,他也决不会再行实封封国了,甚至现在的亲王守边的策略都会改变,以防止有人有样学样再推翻他的后代。朱植和朱权都聪明着呢,才不会算不清这个账。

    在场的人都能明白这个道理,所以都沉默不语。朱棣长叹一声,在心中默念:‘看来只能等着封国了,军心、王心、士心,皆不在我啊!’随即让众人散去。

    回到后院,朱棣还是闷闷不乐。

    徐王妃见到朱棣的样子,知道他在想着什么,于是说道:“殿下,臣妾观陛下所为,是颇为大气的,殿下若是想要实封,不如去找陛下毛遂自荐,秦王殿下不就是这样的吗?”

    朱棣一听,觉得有道理,但是又说道:“但是尚炳是有封国可争之时毛遂自荐,与此时不同。”

    徐王妃说道:“不管成不成的,殿下去试一下,陛下还会怪罪殿下不成?”

    ========================================================

    茹蟐今天晚上又和自己的三位好友聚在一起喝酒。

    茹瑺本人现在是刑部尚书;郁新是都察院右都御史,现在都察院没有左都御史,他实际上是都察院的头头;李庆现在是应天府尹;廖升现在是鸿胪寺卿。

    他们四人都是朝廷重臣,除了李庆因为是地方官所以不上常朝,其他三人今日都上了朝;李庆虽然并未上朝,但是他在下朝之后也马上听三位好友说了此事。

    廖升说道:“茹兄,ww.李兄,郁兄,咱们都错了,陛下即位以后,仍然坚持推行分封之制,我等文臣危咦。”

    郁新说道:“哎,廖兄所言虽然有所夸大,但是其理却不错。”

    谁知茹瑺笑道:“廖兄,郁兄,此言大谬啊!”

    廖升问道:“茹兄因何说我等大谬?”

    茹瑺说道:“我之前本以为,陛下会如同汉祖一般,将现在诸王之地分封给各王;但是近日最后确知,只是将边地,还是偏远边地加封给诸王,现在大明所辖之地,几乎全未分封,而是让他们去教化蛮夷、以蛮夷之地为封国,这对我文臣会有何妨碍?”

    郁新说道:“当然会有一些怀才不遇的人才得到重用,方今可称得上是治世,又行科举,总会有一些人才被埋没。但是陛下重立四辅官,又是两文两武。四辅官如何,相信三位都已经知道了,权力大大过于前朝的翰林院学士,其中却有两位是武将。”

    “所以我虽然不赞同廖兄所说的危咦之话,但是茹兄还是太过乐观了吧?”<!flagfy>

    ~~b~~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