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踢开永乐 第195章 新位置

时间:2017-11-30作者:七帅

    等朱赞仪也退下了,允熥让人把自己的属官叫过来。【】这些日子允熥忙于老朱的丧礼,政事也只是处理紧急的、重要的,压下了许多的政事。

    他的这几个属官也还没有来得及任命其他的官职,所以仍然是东宫属官的身份,虽然现在东宫已经没有主人了。

    允熥说道:“朕已经决定开始分封。卓敬,朕打算以你为一国的右王相。”

    众人听到要正式开始分封,都是一震。然后卓敬听到了他将为一国王相,知道自己劝阻不了允熥的决定,跪下说道:“臣遵旨。”

    陈性善却说道:“陛下,是否分封之事,惟有陛下自决,臣等无权置喙。但是官职之设立、封国之大小、国君之人选,陛下还是和臣下商议为好。”

    允熥说道:“陈卿,其他众卿,朕今日与二位王叔商议此事,只是初议,只是告知他们要进行分封,并且告知他们分封的地方是西北、东北、西南的边境之地。”

    “唯一实际确立之事,就是重立左右王相府,其他的都只是草创,并未确定。”

    允熥笑着说道:“这么大的事情,朕又一向自知并非才思敏捷之人,定会与众臣商议细节。”

    陈性善退下。

    允熥说道:“明日是朕第一次上朝,你们几个都会有新的职位,所以你们明日都上朝。”

    陈性善、张数身为属官为首的,躬身答道:“是,陛下。”

    允熥说道:“虽然明日才正式宣旨,但是朕今日就先告诉你们,你们明日不至于太过惊讶。”

    “张数,你为铁岭卫指挥使,兼任辽东行都使司都指挥同知。秦松,你为锦衣卫指挥使。李须虎,你历练的时日尚短,以前又曾在地方,先去五军都督府继续历练,朕以后有大用。”

    张数从未在地方任职,允熥让他去地方积累经验。另外,允熥刚刚许诺朱松可以使用辽东的卫所,但是又担心他因为这些卫所以后不归他管,从而不恤军力,所以让张数去东北看着,等实际分封之前他还会和张数说此事。

    并且张数已经年过三十,又是张温的长子,能顺利接管铁岭卫的。要不是资历还差些,允熥就打算直接任命他为都指挥使了。

    此时薛宁早已经不再监管锦衣卫,

    常升也不再统领上十二卫了。

    “卓敬为王相。杨任,你为户部侍郎。朕打算成立一个单独的衙门管理开海的地方,由户部监管。杨任你以后以户部侍郎兼管新成立的衙门。”

    “陈性善,你为中军都督府掌判官,兼任兵部侍郎。”

    前边的几个官职大家都有心理准备,但是陈性善的官职大家都感觉十分诧异。要说陈性善去了礼部就算了,但是竟然是为中军都督府掌判官,兼任兵部侍郎。

    这绝对是对陈性善的重用,但是这严重不符合大家的预期。并且允熥说的是‘为中军都督府掌判官,兼任兵部侍郎,’而不是‘为兵部侍郎,兼任中军都督府掌判官,’证明允熥让他以后以都督府的事情为主。

    众人都在看着允熥,但是允熥并无解释的意思。众人也就只能跪下说道:“陛下,臣遵旨。”

    然后允熥说起了他已经酝酿好,打算于明日第一天上朝就颁布的旨意。

    允熥说道:“朕明日除了任命你们的新官职,还有以下五道圣旨。其一,,其二,,其三,,其四,,其五,。”

    陈性善说道:“这其一、其三也就罢了;其二臣等文臣高兴还来不及,不会反对;其四,新设官职,是不是有些违背太祖的《皇明祖训》?其五,陛下何必这样重视这件事,在首日上朝就提到?”

    允熥说道:“其四之官职,原为太祖曾设过的官职,无妨;其五此事,事关我大明的未来,不必多言!”陈性善等人也只能接受。

    允熥又问道:“陈卿,《太祖实录》编辑的如何了?”

    陈性善说道:“臣等已经编辑到了太祖与陈友谅大战之前。”

    允熥说道:“有什么所需,随时与朕说。”

    陈性善答道:“是,陛下。”

    卓敬说道:“陛下,打算派何人主管其一、其二之事?”卓敬思考之后发现他们的官职都和这两件事不搭。

    允熥高深莫测地说道:“陈卿,还是你来为首。然后,朕会给你找一个非常合适的副手,这个人会帮着你完成这两件事的。”

    陈性善说道:“但是陛下,哪有以兵部之官兼管这两件事情的?”

    允熥说道:“明日,其四所立之官职,有一个是你的,那就无妨了。”

    陈性善心下高兴,但是他平素的操守告诉他不要外表太高兴,所以只是躬身说道:“臣谢主隆恩。”

    然后允熥和他的属官处理了不少的积累下来的奏折,直到天快黑了。等到天黑以后,允熥因为他们需要回去消化今日下午说的话,所以并未留饭,而是让他们回去了。然后自己也返回了坤宁宫。

    允熥现在有了自己独立的宫殿,就是乾清宫。但是他还是喜欢和家人一起吃饭。

    熙瑶当然在允熥走进坤宁宫的大门之前就已经知道了允熥来了,然后在正殿门口迎接允熥,说道:“臣妾恭迎陛下。”

    允熥扶起她,说道:“和你说过多少次了,不必多礼。”

    熙瑶说道:“陛下,礼不可废,在外面定要全礼。”

    这已经是他们的必备‘节目’了。允熥赞同熙瑶对于内外行礼有别的观点,但是他认为坤宁宫的院落内就已经是内部了,所以可以行简礼;但是熙瑶认为只有在宫殿内才算是内部,所以每次迎接允熥都是全礼。

    允熥觉得这就好像是夫妻之间的调笑一样,所以每次都乐此不疲。

    然后允熥与熙瑶来到殿内,熙瑶问道:“夫君,何时摆饭?”

    允熥说道:“再过一会儿,让他们昔时初摆饭。派人去传熙怡也过来。”

    “现在熙怡正在怀着孩子,虽说是在孝期,但是孩子重要,给她单独准备饭菜,相信爷爷不会怪罪的。”

    熙瑶答道:“是。”然后吩咐身边的女官听乐,现在实际上是坤宁宫总管的人去吩咐御膳房按照允熥的吩咐来预备晚膳。

    既然离用膳还有一段时间,那就先不急去膳堂。允熥和熙瑶要回熙瑶的寝殿,半道上遇到了正在一起也向着熙瑶的寝殿走过去的宝庆、敏儿和思齐。

    允熥叫道:“宝庆姑姑,敏儿你们去干嘛?”

    宝庆她们三个正在走着,忽然听到后边传来允熥的声音,也都忙停步转头。

    宝庆说道:“是允熥侄儿啊。姑姑我要去见见小侄孙,所以让敏儿带着去看看。”

    宝庆刚刚说完话,想起自己的母妃张美人的嘱咐:“宝庆,你以后见了陛下,可一定不能再直呼其名了,一定要管他叫皇上。”

    “现在你的父皇驾崩了,母亲幸得有你保住了性命。但是之后的日子全靠着皇上了。”

    “皇上对你不错,但是你不能总是靠着圣恩。以后对于皇上要恭敬一点,对公主敏儿也要友好一点。”之前允熥是储君的时候,敏儿封只能封为郡主,老朱是很重视规矩的,所以老朱和允熥都没有正式册封的意思;而等到允熥即位了,还没有来得及加封号。

    宝庆并没有听太懂她母妃的话。

    对于宝庆来说,这段日子发生的事情都很难理解。自从那天父皇晕倒以后,皇宫的气氛就非常紧张,张美人把宝庆也拘在身边不让她出去玩。

    就算是去看老朱,张美人也是带着宝庆去,看完了就回来。

    然后对于宝庆来说,皇宫里到处都是白色的东西了,她自己也被穿上了一身白色的衣服。

    母亲张美人还告诉她,她的父皇驾崩了。宝庆问母妃:“母亲,驾崩是什么意思?”

    张美人说道:“宝庆,就是你的父皇去了别的一个地方,咱们现在去不了的地方。”

    宝庆又问:“怎么都到不了吗?”

    张美人说道:“等你一百年之后就能去了。u看书wwuukansut”

    然后下人的态度也变得差了些,又来了几个没见过的宦官要她们搬到别的地方去,语气也不是太好。

    直到有一天敏儿来找她玩,然后等她回去之后就没有宦官来叫她们搬走了,下人的态度又变回来了。

    张美人并未告诉她为何会这样,只是告诉她以后多和敏儿在一起玩,并且告诉了她一开始的那段话。

    宝庆幼小的心灵不知道为什么,但是她还是按照母妃的话来自处。所以她想起不能叫他‘允熥’了,顿时不知道如何该是好,又怕回去以后母妃说她。

    允熥倒是不在乎称呼问题,一个小孩子而已,他不会为了称呼问题和一个小孩子说什么的。

    对于允熥来说,宝庆就好像他的养女。允熥穿过来之前关系好的几个非亲兄弟姐妹都没有孩子,他不知道和亲近的侄女相处是什么样的,但是宝庆很像他的女儿,但是又和女儿不一样,所以允熥觉得像是养女。<!flagfy>

    ~~b~~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