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踢开永乐 第182章 匆匆返回

时间:2017-11-30作者:七帅

    开国公府,常升焦急地在前院转来转去。他昨(日ri)知道老朱快要不行了之后就开始预备了,但是私底下的预备总是不能和官面上的东西相提并论,所以安排下去之后就一直在等着老朱、或者其他人以老朱名义下的旨意。

    就在这时,门子跑进来说道:“乾清宫的大太监苏怀恩来传旨!”

    常升马上下令:“快把香案等都拿出来!”然后亲自出门去迎接。

    此时苏怀恩已经进了大门了,见到常升迎出来,说道:“开国公,奴才来传旨。”

    常升说道:“苏公公稍待,我马上预备好香案。”

    苏怀恩说道:“不必使用香案,是口谕。”

    常升把他迎进前院,然后跪下接旨。苏怀恩说道:“传圣上口谕,着开国公常升兼领上直诸卫,巡视京城,全城臣民如有妄动者,皆斩。”又拿出一个东西说道:“这是陛下调动上直十二卫的调兵符,开国公收好。”

    常升跪在地上说道:“臣接旨。”然后又磕了一个头,然后才起来接过虎符并且说道:“多谢苏公公了。”

    苏怀恩说道:“我只不过是传陛下的口谕而已。陛下今早已经醒了,这些都是陛下亲口所说。”

    常升心中大定,他怕是熙瑶以老朱的名义传的口谕,那就不太好了,现在他就完全放心了。

    常升又要招待苏怀恩苏怀恩说道:“开国公盛(情qing),奴才本不敢辞,但是奴才还有旨意要传,时间紧急,实在不能多待。”

    常升闻言知道老朱还有其他的命令,所以让他走了。

    金吾前卫的坊里,薛宁对妻子王氏,和儿子薛熙然、薛熙扬说道:“你们这几天不要出门,一定不要出坊门,最好连家门都不要出。”

    王氏说道:“怎么了,生什么事(情qing)了?”

    薛宁说道:“不要多问,老老实实在家待着。过几天就好了。”

    薛熙然说道:“爹,让我跟着出去吧,在一起总还有个照应。”他也是已经出来在上十二卫为官,模模糊糊的知道大概的事(情qing)。

    薛宁想着他已经出来为官了,一直躲在家里不出去也不合适,

    也就点点头说道:“那好,你跟着我。”然后又嘱咐王氏和薛熙扬在家待着不要出门,带着薛熙然走了。

    魏国公徐家,徐增寿对徐晖祖说道:“看他们一个个的紧张的,虽然皇太孙(殿dian)下不在京城,但是还有谁能在京城翻了天,废了皇太孙(殿dian)下的皇位继承的可能不成?”

    徐晖祖不满的呵斥他道:“你说什么呢!自古皇位交接最是凶险不过的,怎么小心谨慎的对待都不为过,你说什么风凉话!”

    徐增寿虽然和徐晖祖的很多观点都不同,但是他还是很敬佩自己的大哥,所以不敢反驳徐晖祖的话,但是他也不会违背自己的本心去迎合徐晖祖的话,自家人还搞这个就太虚伪了。所以他只是沉默不语。

    徐晖祖看了他一眼,叹了口气,随即把管家叫进来吩咐道:“之后的几(日ri),家里人没有事(情qing),严(禁jin)出府!违者一律逐出府去。”

    在京城许多的府邸都有类似的对话,只不过他们在自家或者和亲近的人讨论之后没有人想要搞事(情qing),所以大家不约而同的让自家人少出门。然后那些并不知道皇宫内生的事(情qing)的人也感觉京里气氛不对低调行事,导致秦淮河畔等娱乐场所的营业额大幅下降,让相关人等气得跳脚。

    不过在曹国公府没有生类似的讨论,因为李景隆出门在外边练兵去了,他的儿子、兄弟又不顶事,所以曹家反而是最平静的。

    五月二十五(日ri),泗州祖陵。(允yun)熥同样是一大早就起来了。不过这回因为新的祖陵只建了一个大概,所以要简便一点,(允yun)熥没到中午就完成了祭祖的过程。

    (允yun)熥出了祖陵,和杨峰、蓝珍等人一起吃个午饭。

    蓝珍笑着说道:“总算是完成了,明(日ri)就可以出了。”

    (允yun)熥接道:“嗯,下午回见这里的乡老,晚上好好地睡上一觉,明天就可以回去了。”

    杨峰说道:“(殿dian)下,要不咱们还是下午就回去吧,我总觉得不太对劲。”

    (允yun)熥说道:“我何尝不想下午就往回赶?但是祭祖之后见当地的乡老,当年父王就是这样做的,没有特殊的事(情qing),我怎么能违反呢?”

    杨峰听到这话,也知道传统不能轻易的违反,所以低下头继续吃饭了。

    (允yun)熥盛了一碗大米饭,一口一口的吃着。然后就在他吃完了第一碗,打算吃第二碗的时候,外面传来“得得儿得”的马蹄声,然后似乎是生了一点争执。不过(允yun)熥并没有在乎,他很饿,所以还在盛着饭。

    然后“哐当”一声,屋子的们被打开,(允yun)熥抬起头,见到是李波。(允yun)熥刚想问:你怎么来了?就想起了他离京之前说的话,顿时脸色惨白起来,手里的碗掉进了盛满了米饭的木桶中,滚了整整一圈才停下。

    但是(允yun)熥此时哪还有心(情qing)关心别的?他问道:“是陛下”后边的话他没敢说出来。

    但是此时李波已经说出来了:“(殿dian)下!太孙妃娘娘说,陛下,陛下,要不行了。”

    (允yun)熥顿时一个踉跄似乎要跌倒,但是他还是站住了。(允yun)熥的眼泪流了下来,但是他并未哭出声来,也不在意自己已经滴到衣服上的眼泪,低沉着声音说道:“备马!我要马上出返回京城!”

    蓝珍虽然也非常惊讶,但是马上说道:“(殿dian)下带着三个百户的兵丁,一人双马出吧,我带着剩余的人,在从当地的卫所借些马匹,随后回去。”他当然想跟随(允yun)熥回去,这样就能第一时间知道京里的(情qing)况。但是他是(允yun)熥带出京的这些人中最会带兵的,只能由他来断后了。

    (允yun)熥此时最是着急,马上出去准备出了。蓝珍赶忙召集兵丁。蓝珍已经来不及召集同一个百户的了,召集了同一个千户的三百人之后,(允yun)熥就迫不及待的出了。

    这一路上,是(允yun)熥有史以来骑马最快的一次了,比那次被蒙古人追着逃命还要快,毕竟那次逃进了荨麻岭之后就不是一味的追求度了,而这次(允yun)熥是竭尽全力的在跑向京城。

    二十八(日ri),(允yun)熥来到了长江北岸,当地的驿站已经做好了准备,马上将(允yun)熥和他的随(身shen)侍卫送过江,(允yun)熥下了船就直奔皇宫,一直奔到了乾清宫。

    进了皇宫之后,他看到一切如常,这代表着老朱还活着,他松了一口气。但是他马上又怀疑起来:不会是秘不丧吧。一直到他到了乾清宫,这里的宦官和宫女没有什么变化,他才暂时放下了心。

    他站在庭院中,不知道该去哪里。这时郭宁妃出来了,对(允yun)熥说道:“(殿dian)下回来了?这可太好了。”

    (允yun)熥一把抓住郭宁妃的手,问道:“爷爷现在怎么样了?”

    郭宁妃挣了一把没有睁开,也就不再挣扎,说道:“陛下这几(日ri)病(情qing)还安稳,现在睡下了。但是太医们都说,陛下撑不来几(日ri)了,天幸你回来了。”

    (允yun)熥松开郭宁妃的手,说道:“我就在这里守着,等到爷爷醒来。”

    郭宁妃却说道:“(殿dian)下,太孙妃大薛氏也要生了,你还是回文华(殿dian)看看她吧。陛下也说了,要等到重孙子出生。”

    (允yun)熥也想起熙瑶也该生了,于是走进老朱的寝(殿dian),偷偷看了一眼老朱确实是熟睡着未醒,就有走了出来。他又嘱咐郭宁妃道:“若是爷爷醒了,马上告知我!”然后转(身shen)去了文华(殿dian)。

    (允yun)熥从乾清宫出来的时候,已经是伴晚时分了,(允yun)熥(身shen)上已经没有力气了,让宦官抬着步撵送他到了文华(殿dian)。

    熙瑶已经知道了(允yun)熥回来,u看书ww.c在侍书的搀扶下来到文渊阁的门口。(允yun)熥马上说道:“怎么出来了,你也该生了,还不在屋子里等着。”

    熙瑶笑道:“(殿dian)下来了,我就有了主心骨,要不然心里一直是慌慌地。见到(殿dian)下,臣妾就放下心了。我自己的孩子我自己知道,虽然太医说今(日ri)已经是正(日ri)子了,但是我还没有要生的感觉,没事的。”

    (允yun)熥扶着她回到寝(殿dian),然后听熙瑶说了这些天京里的事(情qing):“陛下醒来后,就让开国公兼理上十二卫,又让家父当了锦衣卫的指挥同知,同时指挥使范树润被宣进宫现在还在宫里待着呢,京里的勋贵,差不多都已经知道了陛下病了的事(情qing)了,并且知道病的还很严重,不过并没有人有什么举动。京里的官员五品以上的差不多也都知道了,也没有人有什么举动。”

    絮絮叨叨地,熙瑶足足说了一个时辰,才说完了这些(日ri)子京里生的事(情qing)。等她说完了,忽然用手捂住小嘴,然后手又放下并且说道:“(殿dian)下还没有吃饭吧。瞧我,忘了这回事了。我马上让膳房的人摆饭。”

    <!flagqiuwu>

    ~~b~~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