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踢开永乐 第178章 祭祖

时间:2017-11-30作者:七帅

    允熥等到老朱入座了,笑道:“爷爷,等你们的这段时间。我都已经饿了。”

    老朱说道:“谁让你非要不在乾清宫摆席,非要在别的宫殿。看吧,自己都饿了。”朱松等人也凑趣说笑。

    熙瑶这时过来问安。老朱马上不再和允熥说笑,让苏怀恩扶起她,说道:“你都已经九个月的身子了吧,还行这大礼做什么!多休息。”

    熙瑶笑道:“皇爷爷都已经免了我的每月定省,殿下也不让我操持文华殿的大事小情的,我休息的也不少了,行一次礼不碍的。”

    不过老朱还是说道:“你快进去吧,我这里不用你来服侍。”熙瑶也知道老朱一定不会让他在一旁服侍的,又说了几句话回去了。

    昀英也上来行礼。老朱因为她也在怀孕,虽然日子才五个月,也说道:“你也有了身子了,不在家多待着,进宫干什么!你们好好地,就是对我最大的孝敬了。”

    昀英笑道:“爷爷,没事的,我也不多吃东西。并且这一路上都是坐车,只不过是从文华门走进来,没事的。”然后昀英退回座位。

    然后正式开饭。但是刚刚开饭,一个人从门口跑进来,气喘吁吁的说道:“我来迟了。”众人一看,是二十五伊王朱彝。

    老朱皱起眉头说道:“以前在宫里的时候还好些,自从今年初让你分府出去住以后,越发的不像样子了,跟个活猴似的,整天不安分。应天府已经和我说过几次你欺负百姓的事情了。”

    “你身为亲王,整天的不学好,我都该在狠狠治治你!今天回去以后,你要是再敢欺负百姓,看我不打折你的腿!”

    朱彝不敢还嘴,站着喏喏的答应着。其他的人也都吓得坐在座位上不知道干啥。允熥看着气氛不对,忙说道:“爷爷,今天过节呢,有什么等明日在说吧。”又对朱彝说道:“二十五叔,你也和爷爷说句软话。”

    朱彝说道:“父皇,我知道了。我不敢了。”

    允熥又说道:“爷爷,今日过节的高兴的日子,让二十五叔入席吧。”

    老朱“哼”了一声,没有说话。允熥忙向朱彝打眼色。朱彝悄悄地入了席。

    允熥又忙着插科打诨,气氛渐渐好了起来。这时沈王朱模说道:“允熥,

    你在文人之间现在是被称为历代帝王仅次于魏武的诗人了,今日怎么不作一首诗?”

    允熥顿时想把朱模拖出去打一顿!这诗是能随便“做”的嘛!得看他有没有货!本想推辞,但是老朱在一旁听了朱模的话,也说道:“现在你在文人圈子里比椿儿的名气还高了,这些年巴蜀之地不太平,要不然他就来京城与你比个高下了。”

    “既然模儿已经说了,你就做一首诗来。”

    既然老朱发话了,那允熥只能一边在心中暗自斥责着朱模,一边绞尽脑汁的想了。老朱也知道诗不好做,倒也没有催,只是和其他的儿孙说话。

    等到快要结束的时候,允熥本来都已经快要放弃了,但是就在这时他想起一首诗。他顿时松了口气,说道:“爷爷,我来吟诗一首。”众人马上都转过头去看他。

    允熥看了一眼熙瑶栽种于文华殿的已经开放的桂花,开口道:

    “薰风殿阁端午节,碧纱窗下沈檀爇。小扇引微凉,悠悠夏日长。

    野人知趣甚,不向炎凉问。老圃好栽培,桂花五月开。

    词牌名菩萨蛮,名字就叫做端午日咏桂花吧。”(注1)

    在场的人大多是有些诗文品鉴能力的。细细品味了一番后,朱松说道:“允熥,这首词和你之前的诗文风格不一样啊,以前都是豪放的,这首怎么成了婉约派的了!并且水准也差了些。”

    允熥笑道:“之前的诗文都是有感而发,今日的是硬憋出来的,当然水准有差距。至于风格,之前的都是咏武将,或者反驳什么事的,今日是咏桂花,怎么可能一样。”

    其他人一想也对劲,于是也不说话了。

    又过了一会儿,饭也都吃完了,众人也都散了。伊王朱彝趁着老朱没注意也跑了。老朱也没在意朱彝,对允熥说道:“你扶我回乾清宫。”允熥于是吩咐王步他们收拾残局,自己带着王喜扶着老朱回去。

    半路上,老朱说道:“昨日晚上,我做梦梦到先父,也就是你曾祖了。”

    允熥没有说话,只是静静地听着。

    老朱接着说道:“他和我说,在地下的钱不够花了,说既然咱们家都有这么大的家业了,多给他烧点东西下去。然后大哥又和我说话了,说既然文正有罪,死就死了,不要对守谦(文正子)不好。这是我第一次梦见大哥。”

    “然后二哥、三哥又都和我说话。母亲后来也出来和我说话,她说:‘四儿,你也该过来了,一定要找个可靠一点的人来继承家业。你选的这个允熥还不错,我们在地下都看着呢。’”

    说道这里,老朱已经满面泪水,允熥忙扶着他到角楼休息。

    老朱接着说道:“然后他们又和我说了不少的话,我都记不清了。然后祖父出来和我说话。他说:‘你新给爷爷选的坟墓的地方不错,快点修。’很奇怪,我明明没有见过爷爷,但是还是一见到他就知道这是我爷爷。w.uukanscom”

    又说了许多,老朱最后转过头说道:“允熥,我想让你代我去凤阳和泗州祭祖。父亲、爷爷、母亲和兄弟们都托梦了,要不是我身子不行了,我就亲自去了。”

    允熥顿时大吃一惊。老朱很可能在最近去世,现在出发去祭祖,万一老朱在他还没有回来的时候就死了怎么办。他仔细回想《太祖本纪》,但是想不到历史上是不是有这么一出了。

    老朱应该是知道他在想什么,说道:“允熥,从这里到凤阳、泗州祭祖,快的话有个十来天就够了。爷爷虽然现在身子不咋地,但是十几天还死不了!”

    允熥只能答应:“是,爷爷,我明日一早就出发。”

    =================================================================

    注1:本诗是仿自满清诗人顾太清的诗。顾太清(17991876)是满洲镶蓝旗人,原姓西林觉罗氏,被认为是满清第一女词人。<!flag010>

    ~~b~~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