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踢开永乐 第170章 砸玻璃

时间:2017-11-30作者:七帅

    允熥这最后一个理由说出来,在场的属官都觉得太好了。』笔趣『Δ阁』连陈兴善也说道:“殿下所说臣竟然从未想过。殿下的想法真是太好了。我想番国之民必然会感谢殿下。”其他的人也是纷纷出言赞同允熥。

    允熥的这个说法没有人能反对,并且也确实是正确的。这个年代,连半野蛮的蒙元都让马可波罗认为是人间天堂,更不必说大明了。虽然最后来的番国之民十个中能有一个是真的来沐浴文明的就不错了,但是道理是正确的。

    这时天也不早了,已经快黑了,也到了官方规定的下班时间了。每天都准时回家吃饭、谨遵礼仪的陈性善看着没有什么事情了,提出告退。

    允熥当然准许了。然后张数、秦松也告退了。张温虽然自己浪荡,但是对于张数的管教很严;而秦松则是妻子张伦刚刚生了孩子所以回去。

    其他的人就留下来允熥请客吃饭。允熥派人去膳房让他们备饭,又使人告知熙瑶今日与属官一起吃饭。

    这时卓敬说道:“殿下这个玻璃真是好东西。现在已经是夕阳西下,但是屋里不点灯仍然能看得清书本上面的字。如果还是窗户纸,这时候屋里已经什么都看不清了。”

    允熥很得意。去年允熥把自己的内外书房、自己的寝殿还有办公的地点东暖阁等地方都换上了玻璃,屋子里面一下子就亮堂许多。虽然因为现在成品率低导致成本很高,但是这是一次性花销,之后可以节约好多的蜡烛、灯油钱。特别是宫里用的蜡烛都是特制的,也很贵,所以算下来还是省钱了。

    老朱知道以后问了这件事情,允熥就一五一十的把自己在河沿庄鼓捣玻璃的事情说了出来。并且说自己之所以会想到制造玻璃是因为:“孙儿看古书,记载前元的时候就有来自什么意大利亚的番人带着纯色的玻璃来我大中华。”

    “孙儿想着既然他们能造出来,那我大明也可以,所以就找工匠造了这个东西。造完后现他们可以造成和一扇窗户一般大小的,并且孙儿十分不喜欢窗户纸,所以就安在了窗户上。”

    老朱后来为了节省蜡烛、灯油的钱也让允熥在窗户上安了玻璃,只不过他只让在处理朝政的地方和自己的书房安装玻璃,并未在寝殿安装。因为玻璃毕竟是成本高,老朱又一般不在寝殿看书批折子,也不需要寝殿太亮堂,所以没安。

    在允熥看来,玻璃窗户基本上是完胜窗户纸的,只不过有两点不好,一是现在成本太高,不过这是可以克服的;二是

    就在这时,允熥听到了“哗啦”的响声,允熥走出东暖阁,果然是宝庆和带着敏儿和思齐在逃离事现场。

    允熥大喊道:“敏儿,思齐,你们两个又把玻璃给砸坏了吧!还跑,给我站住!”说着与东宫属官打了个招呼向她们走去。

    敏儿和思齐听到允熥的话,马上站住了。宝庆本来不搭理允熥的话还在跑,但是跑了几步现身边没人了,转身回去和敏儿、思齐站在一起。服侍她们几个的宫女苦着一张脸在一旁站着。

    允熥上去弯下腰给敏儿和思齐一人一个脑瓜崩,然后说道:“说过你们多少次了,不许砸玻璃,怎么就是不听。要是想玩,好玩的东西很多,逗逗鹦鹉,甚至玩蚂蚁都行,怎么总是砸玻璃?”

    宝庆身为长辈,又是三人中年纪最大的,平素又被教导和家人友善,此时站出来说道:“允熥,玻璃是我砸的,你要责罚就责罚我吧。”

    允熥早就知道必然是宝庆出来顶包,不管是不是她砸的。但是宝庆是他的姑姑,

    又是小姑娘,他怎么可能责备她?只能无奈的说道:“姑姑,我并无责罚的意思,只是这毕竟是太浪费了。”

    宝庆问道:“‘浪费’是什么意思?能吃吗?”

    允熥说道:“‘浪费’不能吃,它的意思是:没有节制的使用人力、财物或者时间。”

    宝庆又问道:“‘节制’是什么意思?能吃吗?”

    允熥又说道:“‘节制’也不能吃,它的意思是:对什么东西进行限制。”

    宝庆又说道:“那‘限制’是什么意思?”允熥又回答n多个问题之后,最初的问题已经不知道甩到哪里去了。

    不一会儿天就黑了,这时东暖阁的宦官和允熥说道:“殿下,饭菜已经备好了。”

    允熥觉得熙瑶她们也该吃饭了,对宝庆说道:“姑姑,今天天色已晚,在我这文华殿吃过了再走吧。uu看书w.uukansh.cm”

    宝庆说道:“正好姑姑我也饿了。”说着招呼着敏儿和思齐说道:“走,咱们去吃饭。”敏儿和思齐偷偷地看了允熥一眼跟着宝庆走了。允熥也返回东暖阁。

    在路上,宝庆对敏儿和思齐说道:“看吧,我的办法是对的,在他要责备你的时候装作不知道他说的话是什么意思,然后反问,那就行了,他就忘了要责备你了。”

    敏儿说道:“我看你是真的不知道那几个词是什么意思吧?”

    宝庆被揭穿了隐藏的真相,鼓起腮帮子说道:“怎么会呢,你姑奶奶我怎么会有不知道的词。”

    敏儿不说话了,但是看她的表情就知道她没被忽悠住,思齐也在一旁偷笑。

    另一边的允熥也在心里暗想:‘宝庆你这一招用的大家都知道了,估计她还以为把我忽悠住了,我只不过是就坡下驴。不这样,怎么能摆脱尴尬?’

    回到东暖阁,几个属官也不提这档子事儿,皇家的事情还是少掺和为妙;只是在饭桌上聊聊关于朝堂和京城民间的趣事。

    晚上回到寝殿,允熥把敏儿和思齐两个人叫过来说道:“别以为当时宝庆姑姑在,就可以逃脱责罚。转过身来。”

    敏儿和思齐不情不愿的转过身,允熥一人给了她们屁股一巴掌,不过打的也没有用力。然后说道:“以后不许砸玻璃,更不许和宝庆一起砸玻璃,记住没有?”二人点头。

    熙瑶又劝解一回,允熥才让她们出去。

    出去之后思齐问敏儿:“以后还砸不?”

    敏儿说道:“怎么不砸?只不过以后挑爹不在的时候。可有一个好玩的,怎能不玩?”

    ~~b~~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