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踢开永乐 第156章 两家

时间:2017-11-30作者:七帅

    蓝珍在与允熥一起回京以后,也进宫等候老朱的召见。其它的人可以回家,他可不行,得等着见过了老朱才行。

    老朱见完了允熥,听的蓝珍在外面等着,便让李进忠传蓝珍进来。

    蓝珍进来以后马上跪倒地上说道:“臣蓝珍罪该万死!”

    老朱对蓝珍就不像是对允熥那么好脾气了,哼了一声,说道:“你还知道自己罪该万死!要不是看你还算尽心的份上,你现在已经人头落地了。”

    老朱是在吓唬蓝珍,他知道允熥过后一定会安慰蓝珍的,爷孙二人等于是一个唱红脸,一个唱白脸,老朱当然是唱白脸的。

    蓝珍也大概明白,所以听老朱这样说,知道自己是没什么大罪过了。但是还是忐忑,会有什么处罚。

    不过老朱说等他和允熥再商量,就让蓝珍退下了。

    蓝珍之后回到家,没有坐多长时间,蓝琏的妻子胡氏就闻讯赶了过来问道:“大伯子,我夫君怎么没有一起回来?”这些日子一直在瞒着她蓝琏去世的事情。

    蓝珍看了看她的肚子,胡氏还怀着身孕啊!但是蓝珍明白,再瞒三天五天可以,但是再瞒两个多月怕是不能了。

    所以蓝珍让胡氏坐下,然后斟酌着说道:“弟妹,你”

    胡氏也很聪明,见蓝珍摆出这样一幅表情,惊恐地说道:“是不是我夫君受了什么伤不能跟随大军快速赶回京城?”她还是不敢像蓝琏去世的事情。

    蓝珍说道:“二弟,在宣府为殿下殿后,薨于阵前。”

    胡氏只觉天旋地转,顿时昏倒在座位上。蓝珍马上让早已准备好的郎中上前。

    过了好一会儿,胡氏才醒转。一眼看到蓝珍,说道:“大伯子,我夫君真的,在宣府战死了?”

    蓝珍流着眼泪说道:“是真的,弟妹你不要太伤心,你肚子里可还有一个。就算为了肚子里的孩子也要振作啊!”

    胡氏坐到椅子上,还未说话,突然双手捂着肚子说道:“我怎么感觉肚子直往下坠?”

    蓝珍不知道怎么样,郎中又开始把脉。但是在一旁的蓝珍之妻陈氏上前说道:“弟妹这是要生了吧。”

    蓝珍惊道:“这才几个月就要生了?”

    陈氏说道:“已经七个月了。再加上刚才那一番话,怕是承受不住要生下来了。”

    这时郎中也说道:“大人,令府的夫人怕是要生了,快找产婆接生吧。”

    蓝珍又手忙脚乱的招呼人去准备生孩子。好在陈氏有经验,总算是找来了产婆。

    蓝珍因为弟弟已经死了,这时弟弟唯一的骨血,站在产房外边焦急的等着,陈氏也在一旁等着。

    过了一个时辰,接生婆从产房里出来跪倒地上说道:“国公爷,胎儿不稳,大人和小孩只能保一个。”

    蓝珍说道:“大小都要保!”

    接生婆说道:“国公爷,我们怎么不想大小都保?总是不能都保全那不是砸自己的招牌嘛!可是现在没办法!”并且她们还害怕蓝珍一气之下砍了她们,不要以为医闹只有现在才有。要不是是在不行肯定不会出来说这个话的。

    蓝珍看着她如此说话,也知别无他想。反复走了几步,说道:“保小!二弟已经没了,不能再让他的唯一的骨血没了。”

    接生婆听了忙进去。蓝珍感觉好像是又过了很长的时间之后,听到了一声响亮的啼哭声。蓝珍想要冲进去,但是陈氏拦住了他,说道:“现在可不能进去。”

    又过了一会儿,里边收拾好了,蓝珍进去。此时胡氏还活着。蓝珍看着新生的小婴儿,接生婆说道:“是个千金。

    ”

    蓝珍当然是有些失望的,但是这好歹是蓝琏唯一的孩子,所以他仍然极为珍惜。

    胡氏知道自己活不了多久了,挣扎着说道:“让我看看我的孩子。”

    蓝珍抱着小婴儿来到胡氏面前,让胡氏看了看。

    胡氏想抱抱小婴儿,但是她已经没有力气来干这件事了。她断断续续地说道:“大伯子,我,求你一件事情。”

    蓝珍说道:“不管是什么事情,只要我能办到,一定办。”

    胡氏说道:“我求你以后让,我的女儿能够,自己选择夫婿,不要用来联姻。”

    蓝珍一口答应道:“没问题。”

    胡氏听到了蓝珍的回答,又仔细看了一眼自己的女儿,然后眼珠子不动了。

    =============================================================

    秦松回到家,ww.uknhu.co第一件事情就是和父亲秦守山还有弟弟秦森、母亲徐氏抱头痛哭。哭完了,秦松抹抹眼泪,然后把哥哥秦楠的排位放到自家的祠堂中去,禁不住又在祠堂中哭了一场。

    还是秦守山最先缓过来,说道:“他娘,秦松,你们别哭了,别哭坏了身子。秦松,现在你大哥不在了,森儿还小,全家就指望着你了,你可不能再有什么岔子了。”

    秦松慢慢止住哭声。

    然后秦守山说道:“虽说你大哥没了,但是你的婚事得琢磨琢磨了。先定下人家,等为你大哥服完丧,就成亲。”

    秦松说道:“爹,殿下在宣府给我说了们亲事。”

    秦守山说道:“殿下给你做媒?这真是太好了。那家人的门第低不了吧。”

    秦松说道:“爹,是保安右卫指挥使张伦的女儿,他从前在京里的讲武堂当过地理课先生,我和他还算熟悉。张指挥为人还是不错的,他女儿的风评也不错。”

    秦守山说道:“好好好!你刚才说了殿下做媒,我还担心殿下没考虑到人怎么样呢。既然这样我就放心了。只不过这人家在宣府,这嫁娶不太方便吧。”

    秦松说道:“殿下说了,过完年再把张伦调回京。”

    秦守山说道:“好好好!这样我就放心了。”顿了顿又说道:“殿下咱们家考虑的多周到!对秦楠的死后之事也是十分周详;且咋们家现在就指着你了,你一定要在殿下面前好好表现,就算为了你大哥,你也不能在懈怠了。”

    秦松非常正式的回道:“是,爹。我一定不再懈怠。”

    ~~b~~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