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踢开永乐 第118章 兖州事件——继续调查

时间:2017-11-30作者:七帅

    陈兴还要再说,允熥走上前按住他的肩膀,对伙计说道:“就按你说的收钱吧。”转过头对陈兴说道:“按照人家的价儿给钱。”

    出了酒家,陈兴说道:“少爷,干嘛按照他们的规矩来付账?”

    允熥说道:“他说的有道理,我身为皇太孙当然不能让百姓吃亏。”

    不过允熥内心在想的是:用粮食来作为纸币抵押物的办法问题终于出现了。粮食虽然不易携带,大家又都需要,很适合在抵押物不足的情况下当抵押物,但是因为粮食的价格因为季节的变化而变化,所以宝钞的币值并不稳定。

    但是当时的举措并不是错的。当时宝钞发行量比每年全国总税收还多,税收又大多是粮食和各种乱七八糟的东西,用金银当抵押物会迅速被兑光盐也不行,现在实行开中法,所有食盐均交给运粮食到边关的商人销售,这事关边关粮食安全,老朱不会同意把宝钞与食盐绑在一起铁同样不行,洪武后期的铁年产量大概为2万吨左右,合17万石左右,这样只需一百多万贯宝钞就可以兑换完一年的产量,而此时宝钞的存量超过三千万贯,估计铁投入市场就马上消失了。

    而如果限量供应,不管是铁还是盐,则最后必然变成只有有门路的人才能兑换得到,其他人兑换不到的情况。普通老百姓或者普通商人在明知兑换不到的情况下更不会持有宝钞。相比较来说,粮食的储量还相对多些,承受冲击的能力大些。

    只能等到以后占了那些盛产金银铜的地方后,再将抵押物制度改变为准备金制度并以金银铜为准备金了。

    允熥放下此事,与陈兴、秦楠一起走到县衙看邹济的判案。

    等了一会儿,刚刚睡完午觉还打着哈欠的邹济走进县衙正堂,开始审案。

    允熥之前偷偷看过江宁县知县审案,虽然江宁县因为是京城二县之一,没有多大权力,稍微大一点儿的案子都得交给应天府或者刑部、都察院这几个衙门之一,但是也看得出来当时的江宁知县杨任办案非常果断高效,还让老百姓心服口服。

    但是这个邹济,办案非常拖拉,并且明显是哪个百姓说话称赞他的多偏向于哪个百姓,即使是铁证如山的案子也轻判过去,并且时间还早就提前告退了。唯一值得称道的就是周围的百姓没有说这个知县有过收受贿赂的事情。

    允熥回去的路上和自己的侍卫谈论邹济。秦楠说道:“这个知县真实昏庸,竟然如此判案,

    陛下竟然没有拿下这个官员。他也只有不收受贿赂还算可取。”

    允熥轻笑了一声,陈兴说道:“你有没有注意到,这个官员的官服虽破,但是官靴却是新的,并且是用上等皮革做的。”

    允熥说道:“如果这个邹济家里有钱也就罢了,如果家境并不富裕,那他有这样一双好靴子可是很有问题啊。”然后对陈兴说道:“陈兴,你是山東人,去县衙打探一下,看这位知县家里是不是富户。”陈兴领命而去。

    允熥今日是去另一个驿站,毕竟上个驿站已经住过了,再住一天就太明显了。好在兖州是大城,周围各个方向的驿站不少,连着住允熥可以住好几天的。

    允熥来到新选择的,在兖州城西门外的驿站以后,还是先排队接受检查,然后进了安排的房子。

    昨日已经约好今日住在这个驿站,所以一些派出去打探情况和留守的侍卫都已经在这里了,就连齐泰也已经回来了。

    齐泰见到允熥,马上对允熥行礼。允熥在屋子里坐好,说道:“这里也没有外人,你何必再多礼?要是练卿在这里,恐怕就要说笑话了。”

    齐泰仍然一丝不苟地行完了礼,然后对允熥说道:“今日臣去兖州府衙,兖州知府林俊接待了臣。臣与他攀谈,其人言行虽恭谨,但是并不谄媚招待臣的午饭也是平常的菜。林俊还笑道:北方人一日吃两顿饭,午时并非是北人用饭之时,是以我吃的不多,所以饭桌上的菜不多,并非不欲使左庶子吃饱。”

    “可见其人虽有交纳臣之意,但是还谨守为臣的本分。并且臣和他论起事来,他还和臣抱怨了鲁王殿下尚未就封就下令大肆侵占民田为皇庄,请臣回京后和多多劝说鲁王殿下不要如此。”

    允熥说道:“他怎么和你说?他之前有向京城发过折子吗?”

    齐泰说道:“臣也问他了,他说自己在两年多以前刚刚到任的时候就向京城发过折子,只是并未有回应。”

    允熥问道:“你们还说什么了吗?”

    齐泰说道:“臣还和他说:我这一路前来,看到有人打着鲁王殿下的旗号侵占民居我在京城并未听说陛下、鲁王殿下有过修建别院的意思,并且这和占田地可不一样,你为何不上书告知京城?”

    “他回道:是林俊因为之前上书侵占田地留中以后,以为陛下,默许此事,所以未有上书。臣马上上书京城。”

    “臣之后又与兖州府同知乔毅会面,也和他说了这件事,他也是和林俊说的一样,也说之后马上和知府联名上书。臣之后又与他们谈论了子、集,他们也与臣相谈甚欢。之后臣就回来了。”

    齐泰总结道:“依臣看来,兖州知府或许有失察之罪,但是也情有可原,并未与鲁王三卫武将串通一气侵害百姓。”

    一旁的曹震长子曹行也说道:“今日臣等在这兖州城打探,百姓也都说兖州知府为官还不错,只要是不有涉鲁王府的事情,都是秉公办理,不偏不倚。并且百姓还说兖州知府颇为清廉。”

    允熥又问道:“这兖州知府林俊和府同知乔毅的过往经历你可有盘问?”

    齐泰说道:“臣也与他们叙起了功名知府林俊和臣一样,也是洪武十八年的进士,当时选为长安知县,洪武二十二年为兖州府济宁知州,二十六年升为兖州知府,是山硒潞州人。府同知乔毅为举人出身,洪武二十二年选官为大同知县,洪武二十五年为兖州府丞,也是山硒人,是大同人。”

    “臣还询问了关于滋阳知县的事情,这个滋阳知县邹济是湖广麻城人,家里并不富裕,之前在青州为知府,得罪了齐王殿下被贬到滋阳当知县。”

    允熥心下思索:看来这滋阳知县是有问题的,很可能与鲁王三卫串通一气从逻辑上讲知府或者府同知没有和鲁王三卫的武将串通一气也说得通,不上书京城也有理由,但是我怎么总觉得不太对劲?

    允熥正待继续思索,去了鲁王三卫的濮汕浑身酒气的回来了。濮汕先去屋子里换了衣服,然后来到允熥的屋子。只见濮汕目光清明,哪有一丝一毫醉酒的样子?

    濮汕行礼说道:“殿下,鲁王三卫的武将必然是涉及此事的。”

    允熥回礼之后说道:“坐下说,不必着急,也不必太拘礼。”濮汕又行了一礼坐下。

    濮汕坐下后,说道:“臣今日去三卫衙门,竟然只有一个指挥佥事,一名卫镇抚在衙门里。虽说鲁王殿下现在不在兖州,兖州又不是边地,所以三卫兵马甚少,总共还不到万人,三个卫指挥使也只有两个,但是这也太懈怠了。”

    “臣走进了三卫衙门,指挥佥事听说了臣是为何而来,马上谄媚的走上来,并且马上派人去叫指挥使、指挥同知来衙门。”

    “鲁王中卫指挥同知肖凤鸣倒是很快就到了,与臣攀谈起来臣与他交谈,发觉他还算是有本事。鲁王左卫指挥使朱皖与指挥同知、指挥佥事,右卫指挥使张芹与指挥佥事一直到午时才姗姗到来,一到衙门就拉着我去了兖州府最大的酒楼,说是边吃边谈,臣也不好推让。”

    “一上来他们就要了一大堆菜,(www.uukashu.)都是鲁菜的招牌菜,又都上来劝酒,臣想着不喝酒恐怕什么也问不出来,也就喝了起来。”

    “臣抽空问起了城外为鲁王征皇庄的事情来,他们说是鲁王有令,并且马上就上来继续劝酒不接着回答臣的问题。”

    “臣又问道:那城里为鲁王殿下修建别院的事情呢?鲁王殿下今年才七岁,那会有修建别院的想法?”

    “听到臣的问话,他们却仍然不怎么回答,左卫指挥使朱皖说道:鲁王殿下的事情,我们怎么敢过问确实是鲁王殿下下的命令。并且这都是王府长史张桥向我们告知的,我们怎么敢质疑他带来的鲁王殿下的命令。”

    “然后包括朱皖、张芹、肖凤鸣之类的都上来和臣攀交情,说和臣的父、兄一起打过仗什么的。然后就是一的劝酒。一直闹腾到申时才完,这还是臣装作不胜酒力才结束的。临走他们,我也记不清是谁了,塞给了我一个信封,臣还没有拆开。”说着,将信封递上来。

    未完待续。

    更快更新尽在:<!flag33xs>

    ~~b~~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