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踢开永乐 第110章 见蓝珍

时间:2017-11-30作者:七帅

    从熙怡出去到允熥进来也没有多少时间,所以老朱也没有抓这么短的时间来处理折子,而是靠在罗汉床上闭目养神。

    等允熥走进来坐好了,老朱睁开眼睛,对允熥说道:“你昨日才让正妃薛氏执掌文华殿宫务,是对她有什么不满意的吗?”

    允熥没想到竟然老朱都开口询问这件事情了;老朱关注是很正常的,但是竟然这样直接问询还是出乎允熥的预料。允熥这才知道这件事情有多重要。

    允熥赶忙开口说道:“爷爷,孙儿对于正妃薛氏并无不满;相反,孙儿觉得她很好。”

    老朱于是问道:“那你为何于昨日,应该是你知道有很多人都在议论这件事之后才让她执掌文华殿?”

    允熥摸摸脑袋,说道:“回爷爷的话,这是因为,是因为,是因为孙儿忘了。”

    老朱想过很多的原因,甚至连允熥不想她‘太劳累’才推迟的原因都想了,但是万没有想到,真实的原因竟然是:“忘了”。

    老朱不知如何是好地说道:“你呀你,对于内宫之事也太不用心了。内宫不宁,必然影响到外朝,甚至会使国家不稳。你以后切不可对内宫之事如此粗疏了。”允熥只能点头。

    然后允熥说道:“爷爷,孙儿昨日和属官商量了一下,觉得要六月中旬从京城出发,在北方巡视一圈在十一月份回到京城,恐怕时间不足。孙儿想着不如让一些叔王到某地去见孙儿,比如让宁王叔和辽王叔到滦州来,楚王叔和湘王叔来襄阳,等。爷爷觉得可否?”

    老朱没多想就说道:“可以。你是大明的皇太孙,他们虽是你的叔叔,但也是你的下属。你在别地召见他们也没什么。”

    顿了顿,老朱又说道:“不过必须要你的妃嫔有人怀孕以后你才可以离京,可不是你说哪天就哪天。”

    允熥早知道老朱的想法了。但是他还没有做好当父亲的准备。

    问题是他既想出游,又想坚持嫡长继承法,并且就算他不想让熙瑶怀孕,也未必能成;连*都标有:本产品避孕率为98,他也不敢保证一定能控制住。

    所以允熥默默地接受了老朱的要求。

    他们又说了不少关于朝政方面的事情。最后老朱说道:“允熥,你有空去去蓝府转转吧。蓝玉的长子蓝珍,是所有功臣之后中最有本事的,虽然他今年不过二十七岁,却已经颇有大将之才,单论用兵打仗,恐怕不在徐晖祖之下。”

    允熥一直以为徐晖祖是所有二代武将中最有本事的。但是现在老朱突然告诉他:还有一人比徐晖祖更厉害。

    不过允熥倒是很高兴。倒不是因为什么亲戚关系,不说蓝家和允熥已经是比较远的亲戚了,就是母族在某些情况下也未必多可靠,更别提特别亲近的第一代人都已经死了。

    而是因为大明又多了大将,将来打仗了不缺大将可用了。

    之后允熥就回到了文华殿文渊阁,老朱今天连饭都没有让允熥留下来吃,看来是真的想让允熥尽快有孩子了。

    既然老朱说让允熥去蓝府看看,允熥也就从善如流,第二天五月十七日允熥就出门去拜访蓝珍了。

    允熥当然不能直接去蓝府,那样太显眼了。允熥早上出门去了常府,与常升、常森等人一起聊天,然后慢慢地把话题引到蓝玉身上,然后表示自己想去蓝府见一下蓝玉的儿子们。

    常升当然愿意了。常升和蓝玉关系极好,并且常升也知道蓝珍比他们有本事,

    正想着让允熥注意到蓝珍的本事呢。所以看着还未到午时,一边对允熥说着蓝珍的本事,一边带着允熥来到了蓝府。

    蓝珍在蓝玉去世后,过了一年多的时间老朱才册封其为凉国公,并且身上现在并无差事,还不像二弟蓝琏从讲武堂毕业后被派到了淮安府的卫所从千户开始干起呢。

    蓝珍在允熥、常升来的时候正在家里读书,听门子说皇太孙殿下来了,十分惊讶。

    不过再惊讶也得迎接。蓝珍穿好衣服,就出了屋门去外面迎接。

    此时允熥已经走到了二门。允熥觉得在大门口等着主人出来迎接是十分没有效率的行为,所以除了在后宫里面他不敢乱闯的地方以外,出宫去见大臣从来都是直接通报以后就往里走,反正那些门房也不敢拦着他。

    允熥已经出来做事快三年了,大家不管习惯不习惯都已经知道他的习惯了,所以蓝珍在二门外毫无异色的对允熥行礼。

    允熥当然是一边说着:“免礼,何必这样多礼,”一边让侍卫上前去扶的。蓝珍因为生性谨慎,老老实实的行拜礼二次,才起身。

    起身以后蓝珍说道:“不知殿下今日前来,是有何事要让臣去做的?”

    允熥因为和常升谈起了蓝玉,说道:“到没有什么事情。孤今日去常府与开国公说话,言谈间提到了靖献公(蓝玉的谥号),孤于是来看拜访一下靖献公夫人。”

    蓝珍说道:“家母岂当得殿下拜访。”

    允熥知道这不过是礼仪上的推辞,说道:“先靖献公为大明四处征战,战功赫赫,孤来拜访也是应有之意。”

    蓝珍又推辞一遍,然后让下人去告知母亲,同时带着允熥、常升去了母亲的院子。

    等到允熥他们到的时候,蓝母已经穿戴整齐,在正堂等候了。见到允熥走进来,马上起身行礼。允熥当然连说“免礼”,并且上前去扶起蓝母。

    因为拜见蓝母不过是一个幌子,允熥也没有太多事情要和蓝母说,不过是‘代表大明皇室对蓝母表达了深切的慰问,同时深切缅怀悼念了已故的蓟宁王蓝玉。’等等。

    蓝母也看出了他恐怕不是来见自己的,所以交谈了一会儿就推说自己老了精神头不好告退了。

    蓝母一走,允熥马上精神头一振。在蓝母面前也不好说那些打打杀杀的事情,这下蓝母告退了,可以说了。

    允熥带话题,问道:“蓝珍,孤记得你当年曾随军参与了征纳哈出和远征捕鱼儿海之战,孤没有说错吧。”

    蓝珍答道:“回殿下,臣确实是参与了这两场大战。”

    允熥问道:“孤早就想了解当年这两场大战的经过了,但是因蓟宁王等早逝,下边儿的官儿又都不清楚整个经过,一直没有详细了解过。你可否为孤讲解一下当年的经过?”

    允熥让他讲述一下当年的经过是有目的的。现在允熥也没法儿了解蓝珍是不是打仗厉害,这不到战场上去检验一下是不行的,但是允熥想了解一下他是否可以把整个经过完整且条理清晰的描述一遍。

    虽然能不能条理清晰的描述事情并不是打仗厉害的前提条件,但是大多数这样的人都比较有本事,就算不能打仗,当个参谋长、后勤部长啥的也够格。所以允熥要他描述一遍战争的经过。

    蓝珍不知道允熥想了解什么,只是老老实实的把当时的情况讲述了一边。虽然他当时并不是统兵的大将,但是蓝玉把他带到战场上是积累经验的,有什么谋划都会告知他并且详细讲解,所以蓝珍知道的很清楚。

    蓝珍看来也是一个话唠,说起来就没完了,连说了一个时辰,把征纳哈出之战和远征捕鱼儿海之战都说完了,u看书(.com)顺嘴又说了差点儿和朝鲜,哦,当时还叫高丽干起来的事情。

    他提起朝鲜,允熥心中一动,正想说什么,常升趁着蓝珍口渴喝水的时机说道:“蓝珍,这都午时快过去了,你表哥我都饿了,咱们还是先吃饭吧,有什么话待会儿再说。”

    允熥、蓝珍听常升这么一说,也反映过来午饭的饭点儿都已经过了,自己也饿了。蓝珍赶忙叫厨房的厨子做饭款待允和常升。

    他们这么一打断,允熥要说的话也只能憋回去,随着蓝珍来到了前院的客厅,预备吃饭。

    蓝母早就让厨房预备上了,饭已经蒸熟了,菜什么的都已经切好了,就等着抄了,所以允熥他们也没等多长时间饭菜就上来了。

    吃饭的时候有常升活跃气氛,插科打诨,饭桌上的气氛倒还好,允熥不便说沉重的话题,问起了各地的风俗习惯。蓝珍因为蓝玉对他很重视,到哪都带着,所以走过的地方比常升、常森要多,聊起的事情让允熥大开眼界。

    吃完了饭,允熥有事情要和老朱去请示定夺,所以吃完了就告退了。蓝珍当然是要挽留一下的,不过见允熥是真心回去,也只是象征性的挽留一下就罢了。

    然后蓝珍把他送到正门口。二人正在门口推让的时候,从远处驶来一辆马车停到了蓝府大门口。随行的数骑也在蓝府大门口停下了。

    允熥没关注到底是谁来了,只是对蓝珍说道:“你既然有客人,就不必在往外送了,送到这里即可。”蓝珍也是如此想的,听允熥说了,也就送到此为止了。

    ~~b~~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