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踢开永乐 第99章 通知

时间:2017-11-30作者:七帅

    允熥回到文华殿,平复了自己不知道是怎样的心情,然后把自己手底下的四个太监都叫过来。

    王进、王步他们几个各有一摊事情,平时并不都在允熥身边,也只有王喜因为没什么管理的本事,所以在文华殿的事情理顺之后就专门跟在允熥身边,其他三个并不总与允熥见面。

    论与允熥的亲近程度,当然是王进第一,王喜次之,王步和王恭三四;但是论现在的权利大小,却是王步第一,王进、王喜二三,王恭第四。

    因为王步极有管理的本事,而即使是王进也不能把文华殿管的井井有条,允熥因为他们四个不会叛变,所以也不管文华殿的庶务,所以王步后来居上了。不过王步心知自己‘圣眷’不如王进和王喜,所以对他们视若上级,倒也相安无事。

    四人都是很奇怪允熥把他们叫过来干什么。允熥平日里作息是很有规律的,就算是想和他们说说话,也一般在午饭的时候。

    等四人都到齐了,允熥也不特意背着其它宦官,说道:“今天,皇爷爷给我指婚了。”允熥觉得作为自己最信任的人,应该现在就知道。

    下边的四个太监表情各异。虽然都有惊讶,但是却各不相同。

    王喜人如其名,第一个在惊讶之后面现喜色,说道:“殿下终于要大婚了,恭喜殿下。”

    王进他们也都齐声说道:“恭喜殿下。”

    允熥现在并不平静,也没注意到他们声音里的不同意味。现在时间已经不早了,允熥说完了自己想说的,也就挥挥手让他们散了,自己不管看的进去看不进去拿起书看了一会儿睡了。

    但是其他人难以这么过去。从允熥的寝殿出来,王步偷偷地向王进使眼色,王进也心领神会,随着王步来到一间殿阁。

    等王进进来了,王步仔细巡视一遍无其它人,对王进说道:“今日殿下说了陛下已经指婚,你有什么想法?”

    王进眼光一闪,反问道:“那你有什么想法?”

    王步说道:“我?你还能猜不到?和聪明人打交道,就得实话实说,要不然什么也办不成。王进你也是个聪明人,太孙妃来了以后,一开始或许不会怎么,但是既然殿下自己不掌管宫务,太孙妃会让咱们把持宫务?”

    “特别是陛下百年之后,掌管整个皇宫,那时的皇后怎会允许咱们几个太监管着整个宫廷。”

    “王喜那个人不管事只是得殿下亲近,太孙妃未必会拿他如何,但是咱们两个都是管事儿的人,太孙妃会不对咱们有芥蒂?”

    “并且如果咱们老实放弃手中的权利,你会甘心?反正我是不愿意的。”

    王进一直静静地听着王步的话,这时他说道:“那你有办法吗?”

    王步局沮丧地说道:“现在还没有。”

    “那你把我叫到这里来想干什么?就算要我支持你,你也得拿出办法来。”

    在王进看来,王步的话就是在挑唆自己和太孙妃斗起来,以收渔翁之利。

    王步知道自己的心思已经被王进识破,他也不多说了,但是临走前仍说道:“就算你认为我不怀好意,就算太孙妃第一个对付我,第二个就得对付你。”

    在没有灯光的屋子里看不清王进的表情,只知道王进独站了一会儿,叹了一声,转身走了。

    第二天上午允熥起床后就奔李侧妃和文英居住的春和殿而去。

    到了春和殿见到李侧妃和文英,允熥寒暄几句,说道:“皇爷爷给我选定了太孙妃。

    ”

    李侧妃起身说道:“恭喜殿下。不知是哪家的人这么有福气能被选为太孙妃?”

    文英也起身说道:“不知是谁能三生有幸当我的三嫂子?”

    允熥说道:“是金吾后卫指挥使薛宁的女儿。”

    李侧妃的惊讶表情一闪而过,然后马上恢复笑脸“恭喜”起来。

    允熥也回礼。

    等到恭喜之后,允熥打算告知李侧妃文英的‘郡马’的时候,李侧妃抢先说道:“殿下接下来是要说文英的夫婿的事情了吧。”

    允熥说道:“什么都瞒不过娘娘。”又对红着脸低下头打算出去的文英说道:“我是你的亲哥哥,都是一家人,也不必有什么避讳的。”

    然后说道:“陛下选了景川侯曹震的次子曹彻为文英的‘郡马’;并且正式赐予文英封号:江都郡主。”

    对于封号什么的他们都不在意,就算不好,等到允熥继位封她为公主的时候再求允熥改就是了;但是‘郡马’人选可不能改。

    李侧妃完全无法忍住自己的露出沮丧的表情;文英一直低着头,允熥到看不见她的表情。

    允熥见到李侧妃的表情,马上说道:“之前娘娘确实是对我说过不想文英和封爵的家里结亲;但是这是皇爷爷的意思,我不可能改变皇爷爷的意思的。”

    “并且爷爷必定不会让曹震不得善终的,娘娘请放心。”

    李侧妃也不敢埋怨允熥,只能说道:“既如此,我就放心了。”又好言好语的把允熥送出了春和殿;又把文英送回了自己的寝殿。

    但是回来以后李侧妃就自己坐在屋子里生叹气。她也知道这时嫁文英就是在替允熥笼络人,不会像李善长那样被处死;但是嫁了武将就意味着会上战场打仗啊!

    打仗就意味着会死人,说不定哪天在战场上文英的夫婿就会死在战场上、她自己守了两年多的寡,可不想再让自己的女儿守寡了。

    但是现在说什么都晚了。李侧妃只能强装笑脸去和文英说话。

    允熥从春和殿出来,回到自己的文华殿打理折子;这些日子老朱把一部分不太重要的事情交给允熥来批答,自己再把关。

    允熥花了一个多时辰把自己的折子批答完,让人送到谨身殿。此时已经接近中午了。允熥吃过了饭,带着王喜骑马去讲武堂看看。

    一刻钟之后允熥到了讲武堂。此时讲武堂的课大部分都讲完了,只有没有固定讲课东西的战例课仍未结课,所以听不到允熥已经习惯了的讲课声。

    但是并不意味着学生就可以放松了。他们还有一个毕业考试,允熥让所有上课的先生出题,每门课满分十分,并且有总排名,水路两科分排名。

    大家都知道排名靠前的必然会更有更好地发展,所以大家都认真学习;而对于那些没什么志向的人来说,总不能考的太差,那太丢脸了,并且有风声,成绩太差的会剥夺继承世袭的权利,所以也都在‘临阵磨枪’。

    允熥一路走来看到的都在努力学习,就好像现代大学里面期末考试以前人满为患的自习室一样,操场上也有不少在练武或者弓马的人。

    这时允熥遇到了蓝玉的次子蓝琏。蓝琏一见到允熥,先是行礼,然后马上说道:“恭喜殿下。”

    旁边的人闻言问道:“殿下有何喜事?”

    王喜还未说话,蓝琏有意卖弄,说道:“今日上午,陛下派人宣旨:以金吾后卫指挥使薛大人的长女为太孙妃,次女为太孙侧妃,殿下明年就要大婚了。”他中午见到了自己家的仆人,所以听说了。

    其他的学生马上也都过来说道:“恭喜殿下。”所有人脸上都堆了笑容。

    不过也有京里或者直隶的学生听说过或见过薛家姐妹花的,偷偷地痛心两朵鲜花

    允熥一一回礼。随着恭喜的人越来越多,允熥有些后悔这几天来讲武堂了,(ww.ukanshu.o)应该把去各衙门的事情在这几天先办了;衙门的官员再怎么也不敢和讲武堂的学生一样。

    允熥好不容易把几乎所有的学生都回礼完毕,才得了空儿到司务长练子宁的公房。

    练子宁显然是听到了外边的声音,同样对允熥说道:“恭喜殿下。”

    允熥回道:“你还和我讲什么虚礼,等真的大婚了再恭喜不迟。事情办得怎么样了?”

    练子宁恢复正经的神情,说道:“地理等五门课程的考题已经让先生们出好了,答案也让他们出好了;弓马课和武艺课也已经商量好怎么考试了。只是战策、指挥和战例课到底如何考试殿下还未明示。”

    允熥说道:“我已经想清楚了,这三门课合并到一起考试。我打算让陛下出一道题,描述战场的实际情景,让学生们写下自己的处理办法;如果自己写字不好的,可以让司务替写;最终的考卷由我和陛下亲自处理。”

    练子宁说道:“殿下的这个方法好。比这再能知道他们的本事的考试也就只有拉到战场上打一仗了。”

    允熥笑道:“你这话可别让他们听去。”又道:“你等我走了把这件事告知他们,让他们有个准备。并且考试时间已经定下来了,从下月初五开始,先是弓马,然后是地理等课,最后是武艺课,一对一对的进行比试;这门课的分数怎么给我还没想好,再说吧。”

    然后允熥又聊了几句,走了。

    等允熥走了,练子宁马上写下考试顺序的安排和考试形式,并让司务张贴到‘公示栏’上。

    ~~b~~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