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踢开永乐 第98章 议婚

时间:2017-11-30作者:七帅

    天色已黑,老朱看完了允熥的折子,抬起头来对允熥说道:“你觉得,这讲武堂确实是能让这些武将更能领兵打仗,并且更加忠君爱国?”

    允熥说道:“禀爷爷,不仅是孙儿这样觉得,宋国公(冯胜)、颖国公(傅友德)、信国公(汤和)等都说讲武堂的学生比没有来讲武堂的强出许多,也对陛下忠诚许多。”

    老朱笑道:“看来设立讲武堂是设立对了。允熥你当初的设想不错,这二年以来全权处理讲武堂的事情,也干的不错。”老朱知道,光主意不错可不够,事情是不是好也得看是不是执行的好。

    允熥说道:“也是讲武堂的官吏尽心尽力。孙儿请求爷爷奖赏他们。”

    老朱说道:“你拟一个名单,该升官升官,该赏赐赏赐,爷爷批就是了。”

    这时已经是洪武二十七年的十一月了,允熥已经过过了十六、十七岁生日(虚岁),明年三月就该十八岁了。

    这近二年的时间,允熥主要就是主持讲武堂的事情,发掘讲武堂内的人才;另外就是关于一体纳粮和摊丁入亩的事情。

    虽然这两件事表面上都没有经允熥的手,但是老朱每当哪个地方出了问题,他就一边处理问题,一边告诉允熥为什么会出问题,同时告诉他预防或者解决的办法。让对于农村并不了解的允熥迅速熟悉了农村,并且知道了田地当中的那么多弯弯绕。

    推行摊丁入亩和一体纳粮的时候,老朱少不得又杀的头皮滚滚,特别是在宗族势力最强的广東,更是出动了外地的军队。允熥也劝说老朱将不少本来要处死的人流放到了哈密和辽东。

    允熥看老朱高兴,说道:“爷爷,孙儿有个不情之请,还请爷爷恩准。”

    老朱说道:“允熥想干嘛?不会是又要救下谁的性命吧。”

    允熥说道:“孙儿此次并非为此。孙儿是想,去北方游历。”

    老朱惊道:“怎么有了这样的想法?”

    允熥说道:“古人云: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孙儿长这么大,还没出过江宁、上元二县呢!并且听爷爷讲解总觉得雾里观花,孙儿亲自去各地看一看,也好知道地方上的实际情况。”

    “三是,爷爷上次不是说过完年就派我去凤阳皇陵祭祖吗?孙儿想着顺便就在北方看看。”

    老朱沉吟片刻,说道:“也好,标儿生前爷爷就常派他出去。爷爷现在身体还撑得住。只是讲武堂的事情怎么办?”

    允熥说道:“左谕德陈性善能替孤讲好课;并且因为当初怕讲武堂没甚用处,并未在去年招第二届学生,所以即使等明年再有学生来了,也不过是一届,现在讲武堂的众位先生都已经适应了讲课,不会有问题;况且孙儿不过是去北方三四个月而已,很快就可以回来。”

    老朱想了想说道:“那倒可以。那你也去泗州的祖陵拜祭吧。泗州祖陵还是标儿当年在世时亲自督造的,拜祭一下祖先,请他们保佑。”

    允熥说道:“喏。”

    老朱又道:“但是在你走之前,有一件事情一定要完成。”

    允熥问道:“何事爷爷?”

    “你的大婚之礼。”

    允熥被噎住了。他设想了不少老朱要做的事情,但是没有一件是这件事。

    老朱没管允熥的反应,继续说道:“不仅是你的大婚之礼,文英也要定下人家来。”

    允熥恢复镇定。不过就是结婚嘛!虽然上辈子并没有结过婚(其实是穿越前连对象都没有),

    但是除了婚礼费事一点,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他现在又不缺钱。

    他问道:“爷爷看上哪家了?”重点不是谁,而是哪家。

    老朱说道:“是金吾前卫世袭千户,金吾后卫指挥使薛宁的女儿,薛显的族人。他有一对双胞胎女儿,爷爷打算让当姐姐的为正妃,其妹为侧妃。”

    允熥回想起两年以前自己去金吾前卫的住坊,曾经见到过一对姐妹花,长得极像,应该是同卵双生双胞胎,好像就是姓薛,还是杨峰和秦楠的表妹。

    ‘记得那对姐妹挺漂亮的。’允熥想着。

    然后允熥心中激动了:这可是姐妹花啊!并且是长得差不多的双胞胎姐妹花。允熥不记得有那个皇帝娶过双胞胎姐妹花,这可能是开了先河了。

    允熥强抑住激动,说道:“爷爷是已经定下了?”

    老朱说道:“嗯,即使你不去北方,爷爷也打算明年让你大婚了;到明年你都已经十八了,不小了,标儿当年是十七岁大婚的。”

    “爷爷打算封薛宁为世袭指挥使,不过是挂名的指挥使,总不能让未来皇后的娘家太低。并且薛宁这些年勤勤恳恳,才能也是有的,要不是没赶上好时候,现在有个指挥使的世职也平常。”

    “并且薛宁的长子颇有本事,次子年岁虽小,但是也聪慧,以后可以为臂助。”

    允熥苦笑。老朱果然不是民主的人,只是通知他而已。虽然对他来说娶谁现在差别不大,但是还是不习惯。这些年凡是允熥作的事情老朱都是不加限制的,所以现在允熥习惯了自在。

    允熥又想到:老朱仍然是选的武将,而不是历史上给允炆选的文官,说明老朱应该接受了允熥的‘扩地足食’策略;但是选的不是爵爷家的,看来是不想再出一个影响力太大的后族了。

    老朱说道:“不过你妹妹文英的人家,爷爷是要和你一起参详参详的。”

    “按照我小时候老家的习俗,在父亲去世之后,长兄如父,是比爷爷的说话还算数呢。你现在也是文英的长兄了,也该说几句话。”

    不过他虽然这么说了,也只代表还没有和那家人说而已,并不是真的要咨询允熥意见。允熥自己也知道,所以如果不是太不好的人家,允熥是不会反对的。

    老朱继续说道:“爷爷打算正式赐予文英封号,江都郡主如何?给文英选的人家是景川侯曹震的二儿子曹彻,你觉得好不好?”

    曹震!允熥心下巨震。允熥不知道曹震的结局如何,但是就凭后来‘靖难’的时候没有这么个人,应该是被老朱干掉了。但是现在老朱要让曹家尚主,就不可能干掉他了。

    在这个年代这么多年,又有常家的人、自己的三个东宫武官给自己半真半假地讲解军中的派系,允熥对于军中之事也了解多了。

    曹震虽然和常遇春、蓝玉的关系不错,但是因为曹震挺有本事,又久在巴蜀、湖广,实际上有一个自己的小派系,不算是常派的人,老朱想必也清楚。再加上允熥的正妃家里是无派系的,老朱选人可以说是煞费苦心啊。

    允熥觉得还不错,所以没有反对。老朱知道允熥恐怕心中并不平静,也不与他说话了,让他回文华殿平复心情去了。

    ==========================================================

    此时的金吾前卫住坊的薛家院内,薛宁正和自己的妻子、儿子、女儿们坐在一起。

    薛宁是今天下午被老朱召见然后被告知自己女儿被选为太孙正妃和侧妃的,也正好是今天,真是够巧的。老朱只是口头通知,并未下正式的圣旨,但是从老朱口里出来的话还能有假?

    所以薛宁之后一直到回到家都心潮起伏。

    好在他也是久历宦场的人,回到家后正常的让自己的长子回来,等全家都到齐了,告知了这个消息。

    薛宁的长子薛熙冉马上站起来说道:“这不可能!皇宫之中暗幕重重,怎么能让妹妹去那样的地方。何况还是两个妹妹都陷入火坑。”

    薛宁喊道:“住口!陛下已经决定的事情,岂是你可以置喙的!”

    又说道:“我何尝愿意瑶儿和怡儿进宫,”说到这里,他已经泪流满面“我难道不希望瑶儿和怡儿像其他人家的女儿一样嫁进正常的人家,(.com)可以当一个正常人家的当家太太,可以常来常往。但是咱们家有的选择吗!”

    薛熙冉听了父亲的话,颓然坐下来,也哭起来。一旁薛宁的妻子也满脸是泪。

    薛宁的二儿子薛熙扬还不到十岁,虽然聪慧,但是并不清楚父母和大哥到底为什么哭。他只是听出自己的两个姐姐要去宫里,那个皇帝陛下居住的地方。还要嫁给皇太孙。难道这个皇太孙人很不好吗?为什么大家都反对姐姐嫁给他?

    薛熙瑶和妹妹薛熙怡也是红了眼圈。不过薛熙瑶虽然和妹妹同岁,仅为十六岁(虚岁),但是却比妹妹成熟的多。她说道:“父亲母亲和大哥不必哭了,我和妹妹不过是进宫,还是正妃,就是大明将来的皇后,有什么不好的。”

    薛宁的妻子王氏知道这是大女儿言不由衷地在安慰自己,过来抱住两个女儿哭道:“我苦命的女儿啊!”

    又哭了一会儿,大家止住泪。薛宁对女儿说道:“虽然我不喜欢你们进宫,但是庆幸是你们姐妹二人一起进宫;后宫之中你们可以相互扶持,瑶儿又是正妃,也未必会真的有什么问题。只是苦了你们了。”

    “大宅门儿里妯娌之间再怎么斗,也有个限度;爹也不会把你们嫁到完全没规矩的人家;但是皇宫之中虽然不会有什么妯娌来和你们斗,但是刀光剑影,事事得费心。”

    “我打算明日就请一个出宫的老嬷嬷来教导你们,省的你们不懂宫里的规矩,一不小心就触犯了陛下或者皇太孙殿下而不自知。”

    薛熙瑶和薛熙怡默默地点头。

    ~~b~~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