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踢开永乐 第78章 有人出城

时间:2017-11-30作者:七帅

    第二天十月十二日,允熥卯时起床,洗漱完毕后马上开始看折子,昨天落下的还没补完呢。?网  ≥≤≤.≥≈≥≈≠.≥c≥o≠m≠一直到中午快吃午饭的时候。他才囫囵吞枣的看完了应该完成的任务,松了口气。

    然后他靠到椅背上,随手翻着谨身殿的小宦官刚刚送来的奏折。

    他其实只是想看看有没有什么关于外交方面的奏折。中国包括大明在内的古代封建王朝关于外交方面的思想现代人基本上没有赞同多少的,允熥也不例外,所以虽然外交在这个时候对大明确实不太重要,但是允熥还是最先关注这方面的事情,有自己觉得不合适的能补救尽量补救。

    不过今天并没有这方面的奏折,反而是其他两封奏折引起了允熥的注意。

    一是沐春袭封西平侯的流程终于走完了,沐春于是上表请回云諵。老朱批复允许,还批示到要去城门口给他送行,估计到时候允熥也得去一趟。

    二是派到杭州的高翔又例行汇报宝钞兑换大米的情况。杭州的情况倒是稳定,没有问题,但是允熥想起了苏州的事情。他翻出锦衣卫的回报,对照着卓敬断断续续上的汇报奏折,看出来苏州的情况还是不容乐观。这些天虽然兑换大米的百姓有所减少,但是仍在划定的范围之外。

    不过允熥还是选择暂时先信任卓敬,等到局势快要失控了再去干预。他愿意给予臣下更多的信任,让臣下承担更多的责任。好吧,其实就是懒,但是他也确实是愿意信任臣下。当然如果谁辜负了他的信任,那以后那个人再也不会‘担当重任’了。

    允熥吃过午饭,午休一会儿,下午继续看奏折。下午英来看他,他也挺高兴。允熥挺喜欢有能平等交流、年岁差不多的人来和他说话,要是个软妹子就更好了。而英恰好几点都符合,所以允熥还是很欢迎英来的。

    ==========================================================

    又过了三天,十月十五日,今天是沐英回云諵的时候了。朱元璋正式送行的时间是巳时(上午9点到点),但是辰时二刻的时候,皇城的侍卫,合着应天府的衙役就来京城西门口儿赶人了。要出城的百姓见状,都纷纷朝前冲过去,生怕晚了就得绕个大远儿从别的门出去了。

    城门口看门的门丁也没法阻止,检查什么的更是顾不上了,只能让开大路,让老百姓快出去。

    有一伙儿有男有女、有老有少,看起来很像是一家子的人就这样随着人潮出了城门。

    这伙人出城门的时候都像松了口气的样子,要是往常,门丁非把他们叫回来在盘问盘问不可;但是今天这些门丁只顾拦着进城的人检查了,已经顾不上出城的人了,所以他们安然出了城。

    他们出了城又走了一段,一直到看不到城门了,才在路边找了一块儿平整的地方,停下来休整。

    其中一名看起来十五六岁的姑娘对另一名看起来十**岁的姑娘说道:“果然和姐姐说的一样,今天他们果然没有检查就放我们出来了。”

    那名十**岁的女子说道:“今天是西平侯沐春回云諵的日子,咱们又是恰在这个时间来的城门口,为了尽快让百姓都出去他们一定不会详加查验的。”

    “我从咱们开始躲藏起,就记着还有西平侯沐春没有回去,必然会有这么一出儿,就等着这一天出城呢。虽说对于咱们的明面上的检查去了,但是私底下仍然进行着。为了安全,也只有等这一天了。”

    这名十**岁的女子就是躲避锦衣卫的抓捕十多天的原谭尚功了,其他的人就是陈晨和她的家人了。他们在城里躲了十几天,一直不敢出城,到昨天从躲藏处附近贴的告示才知道沐春回云諵,朱元璋要亲自送行,然后他们才敢出来。

    谭尚功本来因为自己亲人皆死,无牵无挂,打算束手待擒的。但是陈静也很了解她,所以在知道出问题以后马上让自己的兄弟打晕她带着来到了事先安排下的隐藏地点。

    然后谭尚功醒来以后因为不想因为自己被捕后连累陈晨一家,所以跟着他们躲藏,后来在陈晨的劝说下,终于放弃了死的想法,萌生了生的希望,今天也是和他们一道出城了。

    其实具体陈晨的劝说过程非常复杂且有智慧,不过在这里就不多阐述了,大家应该知道这有多难。

    然后谭尚功问道:“接下来,你们打算去哪里?我是孤身一人没有亲戚可以投靠的,只能看你们了。”

    陈晨说道:“我有一个表姑父,在北平的燕王三卫中任百户之职,为人忠厚老实,咱们因为犯得事情太过特殊,所以官府并没有海捕书天下通缉咱们,所以可以去北平投奔我表姑父。我和父母都商量了,他们也都认同。”

    陈晨的母亲卫氏也凑过来说道:“谭尚功,陈晨他爹的这个表妹夫非常可靠,不会不管我们的。再说了,咱们一行这么多人,看起来也不像是有钱人家,也不怕什么。大不了到了北平在去别处罢了。”

    谭尚功无处可去,当然没有意见。然后陈晨的母亲卫氏又说道:“只是行走在路上,谭尚功你和我女儿都得把脸涂黑些;好在现在是快到冬天了,衣服穿得本来就多,不用再在身上多裹衣裳了。”

    谭尚功从未在外面行走过,所以听了他们的话,赶忙拿起黑灰涂到脸上、脖子上,陈晨也依样照做。陈母卫氏上前来帮忙。好在他们人不少,这又是大路,别人看到他们这里这块平整的地方有人了也不过来非要挤,她们才没有被人现在干什么。

    好一会儿,卫氏才松开手,让手里的黑灰洒在地上,对谭尚功说道:“尚功,好了,这回别人认不出来了。”

    然后众人又拾掇拾掇,起身上路。临行前,陈晨问谭尚功道:“谭姐姐,我们以后不能总是叫你谭尚功啊,姐姐你本名叫什么?我们好称呼你。至于身份,倒是容易安排,就说你是我的另一个表姐好了。”

    谭尚功轻轻地用抹黑了的手缕了一下头,说道:“我的本名早忘了。以后,你们就叫我谭纬儿吧。”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