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踢开永乐 第67章 济州岛养马

时间:2017-11-30作者:七帅

    然后老朱拿起‘华庭县巡检司奏报朝鲜入贡’的那份奏折,对允熥说道:“藩国入贡,特别是朝鲜国是立国以来的次入贡,是很重要的事情。『ΔΔ 网*.不过这样的事情,除了遭受其他藩国入侵的求救折以外,其他的很好处理,转礼部和理藩院接待即可。这次朝鲜国是次入贡,让礼部稍稍提高一下接待的规格即可,并不需要其他的处理。”

    不过老朱虽然是这么说了,但还是自己看了一遍,然后让允熥看看,并说道:“你看看即可,不用特别注意。”

    但是允熥拿起折子一看,却现一个他认为非常重要的事情被老朱忽略了。

    允熥一开始也没有认真看,只是随便扫几眼而已。但是他不经意间看到上边写着:‘……请大明皇帝陛下赐予我国济州之岛……’的字样,马上精神起来。

    济州岛在历史上一度是个独立国家,国号耽罗。西元o5年被高丽正式吞并,设立耽罗郡,后改为耽罗县。蒙古人在西元2o6年崛起之后,于西元2年就征服东北,然后没费多大力量就打服了高丽,让他臣服。但是一部分不服蒙古人的高丽人逃到了济州岛,蒙古人一直到西元273年才出兵征服这里。

    然后蒙古人顺势就直辖了济州岛,一直到西元3o年才因守岛之人向高丽投降结束统治。不过高丽这次并未将其划为本土,而是立了一个傀儡来统治。但大明当时未予承认。朝鲜成立后接手了济州岛,现在来向大明正式请赐。

    允熥还真不知道济州岛现在还算是大明的地盘,但是他现在既然知道了,就不会再让它归朝鲜管。他对老朱说道:“爷爷,你注意到朝鲜请赐济州岛的请求了吗?”

    老朱说道:“爷爷看到了,怎么了,有什么问题吗?”

    允熥一听就知道老朱对于这种事情并不在乎。在老朱看来(明朝之后的皇帝也差不多),一个小岛而已,有什么要紧。老朱可是在正式立国以后,把直隶、浙越两省沿海的除了舟山群岛之外的所有岛屿统统放弃的。所以现在把一个岛屿赐给朝鲜并不在乎;更别提在他看来朝鲜管着和大明管着也没啥区别。

    但是允熥不这么想。已经放弃的岛屿着急也没用,并且等以后自己上位了再收复也不费劲。但是济州岛不一样,要是现在赐给了朝鲜,并且以后自己‘融合’朝鲜的策略失败了,可能就再也收不回来了。

    所以他现在得想办法劝说老朱。允熥深知他的观念与老朱不同,所以得找其他理由。他想了想,说道:“爷爷,孙儿听说济州岛是很好的养马之地,我大明现在好的养马之地都在长城沿线,极易受到北狄侵扰,有了济州岛作为养马之地就可以缓解这一情况。”

    老朱说道:“交给朝鲜养马也可,需要时从朝鲜要就是了。”

    允熥回道:“爷爷,这本国直辖,与藩国代管岂是一样?若是大明直辖,则需要用马时直接调配即可;藩国代理怎么会这么方便?”

    老朱对于赐不赐济州岛给朝鲜是无所谓的,现在看允熥这么坚持,并且确实是马匹很重要,就说到:“那就依你的意思,不把济州岛赐给朝鲜。让太仆寺在那里设立济州牧监,并设立一个主簿厅,任命正六品主簿一名,兼管民政。”

    允熥目的达到,心中舒畅,表情自然而然就多云转晴。这当然被老朱看出来了。他问道:“允熥,济州岛是海外小岛,地狭民少,如果不是适宜养马,不过是食之无味、弃之可惜的鸡肋之地而已,何必如此在乎?”

    允熥知道价值观问题是无法沟通的,所以只能说道:“孙儿认为我大明非常需要一个完全安全的养马之地。不然对付塞北蒙古会付出更多不必要的伤亡。”

    老朱却误以为允熥还在想着瞿能打仗伤亡过大的事情,又说道:“允熥,将军用兵打仗,最重要的是胜负而不是伤亡,如果仗打输了,以后再想赢回来付出的代价要比当时的伤亡代价要大得多。”允熥只能尽力表现出诚恳的样子表示接受。

    老朱同样批了一些字,并把这份折子放到写有‘礼部’字样的框里,然后拿起‘淮安府奏报淮河治水’的奏折,对允熥说道:“淮河治水当然是很重要的事情,特别是淮安府泗州是我大明先祖祖陵(注)所在之地,更是重中之重。不过淮河泛滥洪水都是在春夏季节,现在已是深秋近冬,所以这是必须要处置不能留中但不必十分着急的事情。”

    然后还是自己先看了一遍奏折内容,然后再让允熥看一遍。

    允熥现代就喜欢结合历史看地图,能一天除了吃饭其他什么也不干光看地图看一整天。现在到了大明,也喜欢在知道某地生某事的时候看地图找到生事情的地方在哪。泗州祖陵和凤阳皇陵当然也是特别关注的事情之一。幸亏允熥是皇孙,不然爱看地图是要出问题的。

    所以允熥一看奏折奏报的地点脑海中就浮现出淮安府地图,知道这次治水修堤的重点就在祖陵附近。然后他又细细看了几遍奏折,思索一会儿。

    过了一会儿他说道:“爷爷,从这个折子来看,今年夏天洪水肆虐时淮安府的堤坝应该是并未出问题,所以这次淮安府请求修整泗州附近的堤坝应该只是有备无患。”

    老朱赞许道:“这次你说的不错!夏天时淮安府的洪水并未肆虐,甚至整个淮河流域的堤坝都未出问题。那么你觉得该怎么处理这份折子?”

    允熥已经想好了,说道:“爷爷,孙儿觉得今年夏天堤坝虽然未出问题,但是泗州一代堤坝极其重要,可允其修堤之事;但是,孙儿知道,蒙元末年,之所以那么快的就遍地烽火,就是因为治水之事,这频频治水会不会对大明有不好的影响?”

    老朱说道:“前元岂能和我大明相提并论?即使有一二蛀虫,也必可现并除去。这次就允了治水之策。”本来老朱虽然很关心祖陵,但是也对于这次修不修堤坝无所谓,但是听允熥这么一说,还就必须修了。

    然后老朱在折子上写了几行字,又说道:“这治水虽是淮安府上奏,但是由工部负责,所以奏折应该到工部,让其处理;并誊录副本回淮安府。”说着,把奏折扔进了写有‘工部’字样的框里。

    =============================================================

    注:朱元璋的祖父和曾祖父葬在泗州(今茳苏省h县所以朱家祖陵在泗州。凤阳是朱元璋父亲和叔叔,还有三个兄弟以及两个侄子下葬的地方。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