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踢开永乐 第66章 看折子的技巧

时间:2017-11-30作者:七帅

    一行人经过北门桥附近,允熥想起一事,停住侧身对王步说道:“齐鲁面馆是在这附近吧,你去那里代表孤对唐老板一家表示感谢并且赏赐些东西。』   』 网*.┡还有刚才在锦衣卫忘了,李崖被安置在锦衣卫当了百户,你也去他家代表孤表示感谢并赏赐些东西。”

    王步回道:“殿下,陛下已经赏赐过他们了,特别是李崖,被赏赐为锦衣卫的世袭百户;殿下何必在重新赏赐一遍。”

    允熥回道:“陛下的赏赐是陛下的,而他们的及时通知是救了孤一命,孤岂可没有表示?”又转过头对陈兴说道:“你去买一些平常人家的小玩意儿,要是有安庆府的特产最好。买完了带到华门,我会让小太监在那里等着的。”陈兴应诺。

    王步和陈兴各带着一两个人去办事了,允熥拨马赶往皇宫,又去户部转了一圈,在承天门把马交给御马监的太监,然后往谨身殿走去,同时不忘派人去华殿告知王进派人在华门安排人等候陈兴。

    允熥从未时(下午点至3点)出宫,转了一圈,现在不过是申时三刻(下午4点半),而老朱和往常一样在批阅奏折。他见到允熥走进来,说道:“允熥现在就回来了?”

    允熥见还有其他太监,恭敬地行礼说道:“皇爷爷好。”然后直起身来回道:“回皇爷爷的话,户部巴蜀司的各位官员把事情处理的很好,没什么需要我插手的,所以我只是四处转了一圈,并没有做什么,所以才回来的这么早。”

    允熥顿了一下,继续说道:“但是我看因为巴蜀司又加上了这么一个活计,人员捉襟见肘,不敷使用,皇爷爷能不能从其他衙门临时调派几名官员去巴蜀司帮忙?”

    老朱听了他说话,说道:“和赵勉说了吗?”说完,没等允熥回答,又说道:“这个时节和赵勉说也没用,整个户部在春秋二季都是非常忙碌的,估计赵勉也是抽调不出人来的。”

    允熥小小的拍了一个马屁,说道:“皇爷爷真是明察秋毫,赵尚书就是这么回答我的。”

    老朱笑起来。要是官员这么说,他肯定觉得官员是在拍马屁;但是自己的儿孙这么说,他很高兴。

    老朱说道:“让爷爷想想哪个部门可以抽调出人来。现在云滇来的夷人尚未回去,礼部和理藩院是很忙的;工部也有在淮河沿岸修堤的公务,也抽不出人来;吏部和兵部现在也很忙碌啊。”至于他没有说的刑部和大理寺,在整个洪武年间就没有空闲的时候,随时准备着抓捕并审判官员。

    老朱又想了一会儿,说道:“也就只有督察院还可以抽调出人来了,朕给詹徽下个指令,让他从督察院选派几人去户部帮忙。”

    允熥又行礼说道:“孙儿代户部巴蜀司各位官员谢皇爷爷。”不过他虽是道谢,但是也是在卖萌,又惹得老朱大笑起来。

    然后老朱让身边服侍的太监都出去,让允熥坐到他自己身边,对允熥说道:“允熥,你已经正式被册封为了储君,当年标儿册封为皇太子,是在二十四岁(虚岁)才开始并启奏折;但是爷爷现在已经六十五了,未必还有八、九年时间来等你长大,并且你比标儿也要更成熟、更聪明,爷爷现在就开始教你如何正确处理奏折。”

    他说着,从面前的厚厚的折子堆里取出五份奏折,对允熥说道:“你看这五份折子,分别是瞿能奏报讨伐月鲁帖木儿现在处境,淮安府奏报淮河治水之事,陕秦布政使司奏请减免今年秋赋,华庭县巡检司奏报朝鲜入贡之事,吏部上报今年下半年满三、六、九年任期、品级在正五品到从七品的官员调任或留任汇总呈报表。”

    “处理政务,当以急务为先,急务中,以军情为;这五份奏折所奏请之事,瞿能所奏为军情最为紧急,所以先处理这份奏折。”

    他说着打开瞿能的折子,自己看了一遍,又让允熥看了一遍,让允熥思索了一会儿,问道:“有什么现没有?”

    允熥回道:“爷爷,瞿能只是说了现在虽然在双狼寨打败了月鲁帖木儿,但是让他跑了,没能全歼,现在追击到了建昌,然后请换另一只部队打仗而已,有什么需要注意的?”

    老朱说道:“瞿能这份奏折还算老实,没有什么过饰非之词,但是也有含糊的地方。你看这句话‘虽甘州卫骁勇善战,但今劳师已久,军心思归,请调兰州诸卫替之’,实际情况很可能是甘州卫兵丁伤亡很大,已经不堪再战,甚至如果还要驱使他们打仗就可能生抗命事情。”

    “这种情况就一定要同意调换部队,并且之后几年内再在西北打仗,调派卫所的时候要考虑到甘州卫的情况。”

    允熥说道:“那瞿能使用兵丁伤亡很大,难道不应该斥责一番吗?”

    老朱说道:“允熥,你要明白,一将功成万骨枯,每一个大将的脱颖而出,都是建立在大量的兵丁死伤之上的;每一场战争的胜利,都有大量的兵丁付出生命为代价。死伤是难免的。”

    “并且,如果因为一名将领打仗伤亡大就斥责他,那以后还有谁敢打仗?”

    其实关于老朱说的这些话允熥在看史书的时候也明白,但是大道理好懂,在遇到具体的事情的时候没有经历过的人就很少能够清醒的处理的。

    不过好在允熥现在有老朱来给他指导,并传授自己四十多年戎马生涯的经验。

    然后老朱在折子上写了十几个字,放到旁边一个小框里,允熥注意到框上写着:五军都督府。

    之后老朱拿起‘陕秦布政使司奏请减免今年秋赋’的折子,对允熥说道:“赋税是国家的重中之重,仅次于军情,所以第二个处理这份奏折。”然后同上,自己先看一遍,然后让允熥看,再等一会儿问允熥的看法。

    允熥这次比上次看的要细心的多,又多想了一些,说道:“从布政使司的奏折来看,当地确实因为天灾**今年收成不好,没法完成规定的粮食征集事情,只不过这是单从折子来看,无法得知折子是不是存在夸大之词。”

    老朱说道:“你最后这句话说得很好,地方官虽然不敢无中生有(到后期就敢了),但是强调甚至夸大困难却很平常。并且这些官员都是玩弄字的好手,单单从奏折上根本看不出来是不是实际情况。”

    “这时功夫就要用在别处了。爷爷我基本上先是不处理折子,留中不,等几天看看陕秦各府有没有类似的折子来;还有就是让锦衣卫盯着陕秦籍的朝中官员,看有没有家书送来;还有就是让临近陕秦的三晋、河豫、巴蜀等布政使司与陕秦接壤的各府,汇报本府和临近的陕秦州府的情况。三管齐下,就可以做出比较正确的决定。”

    允熥顿时叹服。老朱这也是考虑的非常周详了,已经是这个时代最全面的办法了。这是现在没有gps,如果现在有gps,老朱一定是让户部把gps定位的实时图片打印出来给他看才做决定的。

    老朱这次没有在折子上写字,只是把它扔进了一个相对大一点的小框里,框子上边写着:留中。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