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踢开永乐 第63章 旧的结束

时间:2017-11-30作者:七帅

    第二天,九月二十九日。』中┡ 』网ん.

    自从商代开始为了政权顺利交接而册封太子已来,历朝历代,册封储君都是非常重要,非常严肃的事情。特别是从汉代明帝起,册封储君的仪式越来越庄重和复杂。

    这一天早上寅时,允熥就起床开始装扮。卯时初,他穿着沉重地冕服出了华殿(按照礼仪从太子宫出),过百位侍从跟随允熥来到承天门外。

    不过允熥此时心中是在思考老朱到底要对吕妃怎么处置。昨天已经有了确凿的证据证明是吕妃所为,老朱不可能轻轻放过吧。

    这时,响起了“咚咚咚”的打鼓声,允熥回过神来,知道这时老朱穿着衮冕从谨身殿向奉天殿走去。他遂收回心思:过一会儿看仪式现场有没有吕妃就能大概猜出吕妃的结局了,自己在担心也无用了。现在还是多注意这次的重要的仪式吧,。

    接下来是一段复杂的过程:先是各执事官进殿拜见老朱,然后承制官带着册封的“册宝”向正副使传达册封旨意,然后正副使在经过一系列复杂的过程,在‘掌节者’和‘举案者’带领下,在音乐的伴奏下,来到承天门外宣读册封诏书并把册宝交给允熥身边的奉册内官。

    今天的正使是李景隆(注),副使是耿璇(耿炳长子),二人都是眉目俊朗,看起来一表人才之人,但是内里,唉……

    允熥跟随李景隆和耿璇从奉天东门走进奉天殿,走到丹陛位上,向老朱行拜礼,然后有资格参加典礼的官员各就各位,看着允熥跟随音乐的节奏连拜再跪的,如行云流水般完成了一整套难度系数5.o的规定动作。

    然后礼部官员到午门去宣读诏书,百官听着。不过这跟允熥就没有什么关系了。他从奉天殿回到华殿,在专位坐下,等着人出来。

    这时允熥非常紧张,因为这时接受储君拜见的应该是皇后。但是现在没有皇后,所以谁出来就非常重要,如果是吕妃出来,那么允熥即位后就必须册封她为皇太后,感觉太不好了,哪怕老朱把吕妃在允熥继位前偷偷弄死,也必须追封为皇太后。

    然后允熥没等多久,答案揭晓,是郭宁妃(武定侯郭英的妹妹)出来代表皇后接受拜见。

    允熥心中大定,按照礼仪起身拜道:“小子允熥,兹受册命,谨诣贵妃殿下恭谢。”(‘小子’一词是《明史》原话)

    然后在京的各位王世子、郡王和允熥的兄弟走进华殿。等到允熥坐好了,以允炆为代表,说道:“小弟(《明史》原词)允炆,兹遇长兄皇太孙荣膺册宝,不胜欣怡之至,谨率诸弟诣殿下称贺。”然后行礼四拜。

    允熥很注意允炆的表情,认为他或许会有不甘之情。但是允熥注意到允炆不仅没有当不上皇太孙的失落之情,反而满脸都是惭愧的表情。

    到现在,已经是中午了。允熥吃了两口饭,稍微休息一会儿,又赶到武英殿见在京的各位叔叔和兄弟并向他们行家人礼。大家伙又像普通家人一样唠了会儿磕,允熥才回到华殿,休息。

    已经劳累了过5个时辰的允熥根本就不想动弹,只想静静地摊着。但是他没摊多久,老朱就叫他去柔仪殿。

    允熥听到这个名字就是一震:柔仪殿是现在吕妃和允炆等人的住所,让我去哪里干嘛!允熥带着一脑门的问号奔向柔仪殿。

    ==============================================================

    今天中午,已经知道自己暴露了的吕妃拼命拍打门窗,说要见老朱。

    太监们马上飞报老朱。老朱怕万一她今天自尽了不吉利,所以来到柔仪殿见她。

    好几个身体健壮的太监驾着吕妃来到柔仪殿的另一间屋子,老朱正在屋子里等着她。

    吕妃见了老朱的面,马上就知道了允熥并未犯病在今天的仪式上。而那伙儿云滇省来的夷人告诉她的人如果中了毒,十二个时辰之内必然犯病,可见允熥并未中毒。

    吕妃暗叹一句‘谋事在人,成事在天’,又重重的磕了一个响头,说道:“陛下,意图谋害允熥,是臣妾一个人的事情,陛下不要牵连到允炆、允熞还有允煕。”

    老朱说道:“你放心,允炆他们也是朕的孙子,朕绝不会牵连他们。”

    吕妃也知道以老朱的个性不会牵连允炆他们,所以她的重点是下面的求情:“陛下,臣妾的父亲吕本,年事已高,还请陛下给他一个体面的结局;臣妾之兄吕良,一向忠厚本分,请陛下不要害他的性命。”

    老朱踌躇片刻。老朱因为吕本一向勤勉,又年纪大了,可以考虑让他体面一点;但是吕妃的兄弟他是打算全部干掉的。不过看着吕妃的表情,老朱因为允熥没有受到实质性的伤害,决定同意吕妃的请求。

    他说道:“朕答应你,对于吕良一家,只流放。”

    吕妃知道这已经是老朱会做出的最大让步,再争已无可能,所以磕头谢道:“臣妾替臣妾的父亲,兄长谢陛下隆恩。”

    然后她说道:“臣妾希望可以与允炆再见一面。”老朱觉得合情合理,应诺。

    但是然后,吕妃又说道:“请陛下准许臣妾与允熥再见一面。”

    老朱深深地看了她一眼,猜不透她想要干什么。但是他思量片刻,同意道:“可。”然后就出了屋子,让太监去叫允炆和允熥来。

    允熥来到柔仪殿,先拜见了老朱。老朱和他闲谈几句,说道:“吕氏想要见你一面,现在允炆正在里面,你在这儿等一会儿,待会儿去见她吧。”

    允熥吃了一大惊!吕妃在马上要死之前见自己干什么?难道是要当场确定自己是不是中毒了?还是要向自己狠狠的泄一下怨恨之情?

    不过后一种情况允熥想了一下不太可能。允炆他们几个以后还要在自己手底下混,吕妃作为一个母亲在这个时候一定会为自己的孩子考虑的,所以绝对不会辱骂自己或者泄对自己的怨恨之情。多半是替允炆几个向自己求情,求自己以后不要对他们有偏见。

    过了一会儿,允炆从屋子里出来,满面泪痕。见到允熥,重重的行了一礼,转身回了自己现在的寝殿。

    允熥整理一下衣服,走进屋子。

    吕妃此时也是满面泪痕。她坐在椅子上,用一种说不出的表情在看着允熥,再加上脸上的泪水,让允熥感觉非常奇怪。

    允熥坐到离吕妃有二丈多远的椅子上,侧头不看吕妃。

    吕妃笑起来,说道:“你还是和小时候一样,对于自己不喜欢的人,就采取无视的态度,什么也不说。”

    允熥听她提起小时候,再也忍不住了,站起来大声说道:“你,你还有脸提起小时候!好歹你也是抚育过我的,你在下毒之前,难道就没有想到过这些吗?”

    吕妃说道:“现在我说什么,你都可能认为是狡辩,但是我还是要说,我是一度想要默默地接受你即将成为大明的储君的现实的。但,当我看到允炆他落寞的表情,就,就最后做了这个决定。只可惜,你不是我的亲生儿子,养子在亲,也比不上亲儿子。”

    “并且你扪心自问,你有把我当成母妃吗在你长大以后?你有想过,在继位以后,尊我为皇太后吗?”

    允熥坐了下来。确实,自己都没有把对方当成母亲,对方怎么可能不为自己的亲儿子考虑。他张了张嘴,想说什么,但是还是没有说出来。过了半晌,他才又说道:“你不为允炆他们几个求情吗?”

    吕妃笑着说道:“不必。你不会苛待他们的。你是要干大事,想要成为汉武那样的皇帝的,除非允炆碍了你的事,否则你不会对他们动手的;汉武帝的亲兄弟,除了临江王(汉景帝原太子)刘荣,其它人没有碍到事的都得以善终。”

    不管吕妃这一番话是变相拍马屁还是确实是她对于允熥的评论,都是非常合适的。并且允熥也确实没想对允炆他们怎么样。

    又半晌,吕妃说道:“你回去吧,我没有什么可说的了,你今天也是很累的,回去休息吧。”

    允熥依言出了屋子,老朱此时已经走了,允熥也就直接回华殿去了。但是在路上,他一直在琢磨着:吕妃都跟自己说的什么呢?她把自己叫过来这一趟,到底想要说表达什么呢?

    =============================================================

    锦衣卫,镇抚司。(注2)

    一个身穿五品武官服饰的人对上手一个背着身,身穿三品服饰的人说道:“回禀指挥使,吕妃在宫外的人除谭尚功和陈晨一家以外,已全部抓获,正在继续追捕谭尚功和陈晨一家。”

    “另外,唐伯鹤夫妻提供的关于那伙儿夷人的描述太笼统,理藩院所有的夷人几乎都符合他们的描述,根本无法分辨是那伙儿人。”

    指挥使郭洪涛回过身来,说道:“继续抓捕谭尚功她们,绝不能放过。你再派人去齐鲁面馆问问唐伯鹤夫妻,还有没有关于那伙儿夷人的其他线索。”

    那人领命退下。

    =============================================================

    齐鲁面馆。

    莫氏送走锦衣卫的人,拍拍胸脯,坐下来喝了口水。

    唐伯鹤站在门口,把锦衣卫的人目送出老远,回来小声说道:“你为什么不说出关于那个小姑娘的事情?说了出来他们就能够找出那伙儿夷人了吧。”

    莫氏说道:“不知道为什么,不想让他们把那个小姑娘抓起来。可能是于心不忍吧。”

    唐伯鹤说道:“算了,既然已经如此说了,以后也只能不改口了。”莫氏点头。

    =============================================================

    注:查不到允炆册封为皇太孙时的正副使是谁了,所以自己编了两个人。

    注2:这时锦衣卫还没有分开设立南北镇抚司。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