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踢开永乐 第52章 ……阴谋——搏

时间:2017-11-30作者:七帅

    接下来二十四日,允熥将在二十九日被册封为皇太孙的消息传遍了宫廷内外,大多数人不管是宫里的宫女或太监、还是宫外的大臣,在遇到允熥的时候都更加恭敬了,有的人还提前用上了对太子的礼仪,毕竟现在朱元璋已经明示了要立允熥为皇太孙,也不算逾礼。Δ 中Δ 网『.Δ

    而以刘三吾、鲍徇、吴沉为代表的当朝大儒则上书请为皇太孙馆选博学之人充詹事院,想通过接下来几年的对允熥的教导改变他的想法使其有利于儒家;各部门的四品到七品的官员也摩拳擦掌,到处串联,希望能在詹事院获得一席之地,反正陛下允许兼职嘛。

    武将们也跃跃欲试地想进詹事院,这时的詹事院还不像后来的詹事府那样基本由翰林院出身的官把持,詹事、左右少詹事、左右喻德、左右庶子等职位都是一一武的配置,什么太子太师,太子太傅,太子太保和太子少师、少傅、少保这六个官职肯定是公侯伯爵兼任,其他武将捞不着;但是下边的詹事等官位还是得争一争的。

    允熥是按时到兵部签到上班;东暖阁内则多有松懈,允熥顾及不到,王进也不好深管。

    就这样,二十四日过去了,二十五日白天过去了,时间如白驹过隙,到了二十五日伴晚。

    二十五日伴晚,城南的时雍坊一栋两进的院子,外边儿的这进院子内,一个身穿平民衣服,但聘婷秀雅,浑不似普通百姓的女子正在送另一名身着宫装的女子出门,一边走着还一边嘱咐道:“一定要小心保管好包里的东西。”

    被嘱咐的女子也是一脸的紧张,不停的点头,说道:“是,是,我一定会注意的。”也不知道是说给自己听还是说给嘱咐他的那个女子听。

    这个正在嘱咐人的女子就是谭尚功,被嘱咐的女子就是前中苏州口音的女子。今天下午她们终于从yunnan的人手中获得了想要的东西,于是赶忙要送进宫里。而谭尚功本人是被逐出皇宫的,不能再进去;吕家的人谭尚功害怕不靠谱;于是最后决定由这个以探亲为名义出宫的女官来送进宫中。

    但是这次的事情太大了,一旦被现很有可能就是满门抄斩的下场。所以这个负责来把东西送进宫的人非常的紧张;其实谭尚功本人也非常的紧张,但是她知道不能再给她施加压力了,所以一直在用平静的语气安慰她。

    但是安慰的效果不是很好,后面的陈晨旁观者清,看出情况是越安慰越紧张,就出声说道:“谭姐姐,时间不早了,宫门马上要落锁了,还是让胡姐姐快走吧。”

    谭尚功听了陈晨的话,觉得有道理,忙住口不言。然后又马上意识到自己的安慰起到了反作用,于是改变策略,拿出上位女官的口气说道:“你马上出,不要让娘娘等急了。”

    她这一拿出气势,反而那个胡女官紧张的情绪缓解些了,行了一礼在旁人的护送下出了院门向皇宫坐车而去。

    谭尚功松了一口气,回到屋内,对陈晨说道:“幸亏你提醒,不然就要误事儿了。”

    陈晨说道:“我只是旁观者清罢了。”又说道:“那伙儿夷人可真仔细,采买的物品一样一样的查看了两遍才把东西交给我们,不然的话今天上午就该拿到东西了。”

    谭尚功坐在椅子上回道:“既然已经过去了,就不要再提了。今天回来的时候,没有现有人跟踪咱们吧。”

    陈晨疑惑地问道:“姐姐是怀疑那伙儿夷人跟踪咱们?他们人生地不熟的,怎么能跟踪咱们?”

    谭尚功说道:“可能是夷人,也可能是其他人;现在局势如此,谁盯着谁都不意外。”

    陈晨想了想,说道:“没有,今天咱们很小心的,我也问了走在最后的几个人,都说没有人跟梢。”

    谭尚功还是不放心,又把所有今天上午跟着去见夷人的人都叫来,所有人都说没有现到人跟梢,谭尚功这才稍微放下些担心,挥挥手让他们出去,然后自己瘫倒在椅子上。

    陈晨上前揉捏她的肩膀帮她解乏,同时低声说道:“谭姐姐,虽然顺利的拿到了东西,但是事情成与不成仍然要看天意,如果不成,那咱们都是死无葬身之地啊!谭姐姐就愿意给吕妃娘娘陪葬?”

    谭尚功神色不变的说道:“你说的我岂能不知?我已经有了准备,只是怕你说漏了嘴,一直没有告诉你。我已经有了准备,虽不敢说是万全之策,但是多半可以保你一家平安。”

    陈晨露出笑容,不过马上又掩去,低声说道:“我就知道姐姐是算无遗策,是女中诸葛,借东风也预留退路的。”但是,她忽略了谭尚功话语中是‘保你一家平安’。

    谭尚功此时心中在想着:‘陈晨,我的好妹妹,当年你姐姐救过我,我一定会这次保你周全的;至于我自己,如果我跑了,我的叔叔伯伯一家性命必不可保,若是我不走,陛下反而可能不害我亲族性命,就是流放,也有希望。虽然我从小父母双亡,但是叔叔待我如亲女,我怎能独自逃生。’

    而陈晨则是在想如果失败逃命要带着的东西。二人静静地在屋子里各自想着各自的事情,除了捏肩膀的声音,再无其他声响。

    ===============================================================

    辰时初刻,华殿渊阁。

    吕妃坐在罗汉床上,指着桌子上的包袱,对面前的女子说道:“胡司仪,东西就在这里面?”

    姓胡的女子仍然没有从经过宫门的紧张情绪中回复过来,不过仍然小心翼翼的从包袱中拿出两个瓷瓶,一大一小,大的有二寸来高,小的不到一寸。

    她指着大的瓷瓶说道:“娘娘,这里面装的就是毒药,共有五剂;”又指着小瓷瓶说道:“这里面装的是解药,只有两粒。”

    吕妃想伸手接过来看一看,不过手伸到一半就缩了回去。她说道:“辛苦你了,此事若成了,本宫必少不了你的好处。”说着,把一个金手镯摘下来递给她。并说道:“现在手边只有这个,等到废掉了允熥,还有赏赐。”

    胡司仪此时是在担心出问题被现的事情,可没在想好处的事情。要不是他们都被吕妃捏在手里,怎么会愿意干这样的事情!

    不过仍然在脸上堆上笑容,躬身谢道:“谢娘娘赏赐。”

    吕妃点点头,说道:“那你先下去吧;把王司侍叫进来。”胡司仪行礼退下。

    没过多长时间,王司侍走进来,躬身探寻道:“娘娘这是叫我来……”

    吕妃指着桌子上的两个瓷瓶说道:“大的是毒药,小的是解药,按照之前的计划,开始行动吧。”

    王司侍眼皮一跳,这是要正式开始了啊!走出这一步,就再无回头路了。她偷偷抬起头扫了一眼吕妃的表情:十分平静。于是知道她已下定决心,遂说道:“是,娘娘。”拿起两个瓷瓶,退出屋子。

    吕妃呆坐一会儿,站起来,面对着供奉的弥勒佛低头颂起了佛经。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