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踢开永乐 第45章 宫廷内外的阴谋——武德卫

时间:2017-11-30作者:七帅

    ,更新快,,免费读!

    第二天,就到了九月二十三日。

    这天一早,允通带着王恭还有侍卫们出东华门向户部门口走去。因为昨天允通已经让侍卫通知户部sichuan司的官员今天一早去城北北门桥那边查看土地,所以昨天郎中李仁就已经向尚书报备过,今天一早儿sichuan司有品级的官员就已经在户部办公大院的门房那儿等着了。

    之所以大家不在门口等着,主要是因为——天冷。想想也知道,农历九月二十几号就大概是西历的十月底或者十一月初,已经到了深秋,快到冬天了。从唐代起,全球气温下降,明代初年的温度比现在还低,所以天气已经比较冷了。

    明初官员的收入又只有不多的死工资,不像之后的官员那样有各种火耗、部费什么的,所以也雇不起轿子。因此为了保暖,只能躲在门房里了。

    允通在出了东华门以后,就让陈兴去叫御马监(这个时候御马监还只是‘御马’的)的太监备马备车。

    等允通快到户部门口的时候,户部大院的看门大爷赶紧通知在这里等着的官员:“快出来,三殿下来了。”各位sichuan司的同仁赶忙整理自己的仪表,然后鱼贯而出。允通走到户部门口的时候,sichuan司的官员已经都在门外排好队了,见到允通过来齐齐行礼。

    允熥回礼,说道:“今天天儿也怪冷的,突然从北边儿刮来了一阵大风天儿就凉了。所以咱们也别讲究虚礼了,”说着,指着后边儿驶过来的马车继续说道:“大家这就坐上马车走吧。”

    文官们怎么可能愿意总在寒风里站着,更别提顶着西北风走到大北边了。所以以郎中李仁带头,口头上推辞了一下就上了马车。

    允熥当然是骑马去了,手底下的侍卫和王恭也都骑上了马。其实王恭是不会骑马的,一个穷人家出身的人怎么可能会骑马,又不是后来实行了马政的时候。但是主子都骑马,他怎么可能坐车?

    允熥也没法劝他乘车;并且人都已经带出来了,也不能就这样让他回宫,那王恭在宫里就抬不起头来了。所以一行人骑马坐车的速度也不快,缓慢的前往北门桥附近的武德卫驻地。

    现在的武德卫指挥使是楚质。楚质也曾经跟随冯胜、蓝玉等出塞作战,后来在‘靖难’时战死。他从昨天到五军都督府面见冯胜得知允熥要他腾出一块地方之后,回武德卫的路上就琢磨着怎么腾地方;回到了武德卫就马上指挥手底下的兵丁开始干,腾出来了半个校场,一个放备用兵器的小仓库,还有自己和手底下指挥同知、指挥佥事办公务的公房,反正他们平时也不怎么在公房里待着。

    今天早上卯时(早起5点)刚到,兵丁们出早操的时候,以楚质为首的所有中高级卫军官都跟兵丁一样出早操了,使得不知情的小旗、兵丁等很诧异。

    现在是洪武年间,京营的武将们还不像后来那样基本不去兵营,但是武将们每天晚来一会儿,早退一会儿什么的还是很常见的。但是今天是什么日子啊,是帝国未来的君主要来的日子,虽然大家都知道允熥卯时就到武德卫来的可能性非常之小,但是要万一真这么早就来了呢?反正只是辛苦一天而已,平时大家也得轮着主持早操嘛。

    果然允熥没有在卯时就到,既在他们的预料之中,又让他们暗暗失望。一直到辰时三刻多(上午10点30以后),允熥一行人才姗姗来迟。

    楚质昨天已经琢磨过了,听说这三殿下是个最讲规矩的人,咱就给他来一个细柳营之会,我也当一回周亚夫。楚质很庆幸自己以前听说书的时候记住了这一段。

    允熥一行人来到武德卫门口,被看门的兵丁拦下。看门的兵丁为首的虽然已经浑身是汗,但是仍然根据楚质昨天的嘱咐问道:“你们是什么人?这里是军营重地,闲杂人等快快闪开。”

    允熥一下子就逗乐了,虽然他不知道楚质这是唱的哪一出,但是知道他肯定准备错了。允熥虽然穿的是所谓的‘常服’,但是皇族的常服跟普通老百姓家的常服完全不一样。允熥现在穿的是郡王的服饰,常服上是含有蟒纹的,在京城的人没有不认识的。这个守门的人说的话他一听,就知道是提前准备的。

    但是允熥玩心突然大起,这几天心里太担惊受怕,需要放松放松。他止住要出言训斥的王恭,笑着说道:“孤乃是懿文太子之子,今日受命来武德卫办理事务,还请通报。”

    那个兵丁一听跟提前安排的剧本一样,行军礼,然后进去通报。

    后边的户部的官员们是议论纷纷呐。李仁和员外郎赵毅说道:“按照陛下制定的礼法,这个兵丁是违礼了,要被处死吧。”

    赵毅说道:“确实是。不过殿下年岁尚幼,可能对于礼法了解的不清楚。”

    李仁又道:“殿下就算是再不清楚,也该知道他是违礼了吧,怎么丝毫没有训斥?”

    赵毅望着允熥,捻着胡须说道:“谁知道呢,殿下今年才十五岁。”

    李仁恍然大悟,明白了赵毅的想法,觉得很有道理。殿下还只是一个少年啊。

    不一会儿,通报的兵丁回来,说道:“我家指挥使请诸位入内。”

    王恭再也忍不住,说道:“这可是,一位郡王殿下,你们怎能如此怠慢!快让你们指挥使出来迎接。”

    听到训斥,那名兵丁吓得跪下来,但是仍然按照剧本的安排说道:“军中只听军令,不闻其它。”

    允熥笑着说道:“不妨事,你且带我们进军营。”听到允熥的话,王恭不得不把自己要说的话吞回嘴里。

    兵丁颤抖着站起来,打开军营的大门,带他们入内,同时说道:“按照军中的规矩,不得驱驰。”

    允熥到这里明白是‘细柳营’的典故了,欣然下马步行。后边的文官也都是饱读诗书的,也明白是怎么回事了,都偷着笑。

    到了平日里楚质办公的地方门口,楚质和手下的指挥同知、指挥佥事均身着甲胄,见到允熥一行人来了,行军礼,说道:“身着甲胄之将士,不便行大礼,请允许用军礼参见。”

    允熥实在忍耐不住了,大笑出来。后面的文官儿也都笑出声来。侍卫中有读书多些,知道“细柳营”典故的人也跟其他人解释,不一会儿,所有人都笑起来,笑得楚质不知所措。

    允熥指着带他进来的兵丁(其实是总旗假扮的)说道:“你知不知道,你刚才的动作已经违反了陛下制定的礼法,是要掉脑袋的。”吓得那人马上下跪磕头。

    又转过身来对楚质说道:“楚大人,这是在学‘细柳营’的典故吧,但是本朝的规矩和汉代是不一样的,楚大人的动作,也违反了陛下制定的礼法,至少是罢官的。”

    楚质和手下的人也吓得纷纷想要跪下。但是他们今天穿的是铠甲,根本跪不下去,有的反应快的跪到一半停了下来,反应慢的直接就倒在了地上。

    允熥也赶紧扶起跪到一半不知道怎么办的楚质,说道:“楚将军起来吧,今日孤第一次来军营,就不怪罪你们了;但是你们要记住,我大明不行这一套,以后再有效仿的,绝不姑息。”此事就算是揭过不提。

    等到所有人都起来了,允熥开始说正事:“楚将军,昨天宋国公应该已经和你提过了腾地方的事情,你们准备的怎么样了?”

    楚质年纪不小了,经历过的尴尬的事儿也不少,迅速调整过来,回到:“禀殿下,您看东边这一片校场,可以腾出来用作盛纳百姓之地;东北边有个小仓库,北边有公房,都可以用来存放粮食;公房的二三楼还可以用作办公之地。”

    允熥听他已经都准备好了,赞到:“楚将军准备的不错。不过这少了一半校场,不会影响兵丁的训练吗?”

    楚质说道:“不妨事。本来校场就大,况且还可以让兵丁分几班轮流出操。”

    允熥又问李仁觉得地方怎么样。李仁看了一会儿,说道:“这里位置很不错。”户部其他官员也没有异议。

    允熥见专业人士都赞许了,觉得也没什么了,就说道:“那就这样吧。那边儿校场的东西这几天赶紧搬过来,九月二十七就要开始用了。”楚质应着。又说了几句,允熥就准备走了。楚质率领全体指战员送到门口。

    到了门口,允熥临走之前又提了一下:“楚将军以后可千万不要在搞什么表面文章了,干好工作即可。”楚质又老脸一红,诺诺的应着。

    出了武德卫的大门没走多远,允熥觉得有点儿饿了,但又不便回武德卫,回皇宫附近又太远。正忍着,想到一个地方,侧头问陈兴:“上回你带孤去过的那个‘shandong面馆’离这儿远吗?”

    手机本章:

    本书最新下载和评论本书:

    为了方便下次,你可以点击下方的《加入书签》记录本次(正文 第45章 宫廷内外的阴谋——武德卫)记录,下次打开书架即可看到!请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荐本书,谢谢您的支持!!

    </p>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