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踢开永乐 第19章 重阳节——一逛京城

时间:2017-11-30作者:七帅

    ,更新快,,免费读!

    允熥回宫换了身衣服,就又溜出了文华殿,溜到了东华门。他带着王喜,留王进在宫里看家,在东华门和每天专门保护他的侍卫汇合后就出了宫。

    可能有人觉得允熥要去兵部上班了。那你可就猜错了。允熥今天出来就是来逛逛京城的。

    允熥早就想知道这个时代的普通人是如何生活的,大街上是什么样的,是不是和后世的电视剧一样。但是以前的允熥都没有机会出皇宫;近些天可以出宫了但工作又太忙,实在是没有时间。今天老朱给帮忙请了天假(谁敢不给假),终于有时间出来逛街啦!

    为了防止被人们躲着走,允熥除了王喜以外,只带了两名侍卫,大家也都换成了便衣,这样就和京城多如狗的普通世袭武官家的公子差不多了。

    其实重阳节登高是传统习俗,大多数人都会选择在重阳节这一天登高爬山。但是今天一是只有一个下午的时间,即使去登高爬山也不尽兴;二则今天登高的人也多,指不定就碰到哪个认识的人。允熥怕麻烦,所以就只是逛京城。

    一行人从长安街走到石成门。明代京城有明确的布局,虽然不像唐代的长安城那样里坊分明,但也有明确的分布规则,西北边儿和北边是军事区,驻扎着京城附近的48卫,各种与军事相关的仓库啊之类的地方,普通武官也大多住在北城;中部和西南部是商业区,城中间儿的成贤街、北门桥和城西南的秦淮河,都是著名的商业街区;城南则是商业和手工业混合的地区,既有国家从全国各地召集来的各种工匠所形成的区坊,也有像大中桥、镇淮桥、聚宝门、石城们这样的商业区;城的东北面儿当然就是皇城和宫城,是允熥日常居住的地方,还有政府主要部门儿办公的地方;皇城以南就是长安街和洪武街,如各位王爷和公侯伯等达官显贵多住在这两条街上;城东南是普通文官儿的住址。之前允熥都是出宫城的东华门去午门东侧的兵部,或者去西北神策门外的军队校场,还从没有来过这繁华的大街小巷。允熥一边走着,有没见过的就问,旁边的侍卫就一一告诉。

    两边的房屋与古装剧里面的样式差不多,大多数为砖石修成,侍卫说这是在城里,乡下多是用木头做房子。两边卖东西的小商贩不少,富丽堂皇的店铺也多,街道上的行人摩肩接踵,只不过没有电视剧里常见的仗势欺人的情况。一些官家子弟虽然面对小商贩态度轻视,但也都按价给钱,让有‘千古文人侠客梦’,想行侠仗义的允熥暗暗失望。

    另一个意料之中又失望至极的情况是大街上基本没有年轻女子,即使有少数,也是头戴面纱,与父亲、兄弟或丈夫在一起行走,所有没带面纱的女人,基本都是四十以上看起来和现在五十多差不多的老年人(古代活过五十就是高寿)。

    四人走了半日,从聚宝们走到三山门,又走到成贤街的最西边儿,到了一家面馆前,一直护卫着他的一名侍卫,叫做陈兴的说道:“殿下走了半天也累了吧,不如在这里歇歇脚。臣父亲是sd人,随大军辗转落在了京城,但家里吃面为主。这家店主人从北方过来,自称祖上给元丞相脱脱做过面的,也不知真假,不过他家的面确实好吃,殿下尝尝?”

    允熥上辈子可是北方人,每天早晚吃面食,怎么会吃不惯。本来不累的,但是听陈兴这么一说就想尝尝面,抬头看了看店铺的招牌:sd面馆,也就走进店里。

    四人坐下,王喜眼尖,指着从后厨到前台进进出出的人说:“那不是有一个没带面纱的年轻女人?”王喜家穷,五岁就进宫了,所以对于外面的事也不了解。

    另一名侍卫林峰笑到:“那是这家店的女主人;并且这店铺就和大街上不一样了,不论是后厨还是前台,戴着面纱都不方便,并且女主人招揽客人总比男主人容易,京城天子脚下,也没有人有胆子在光天化日之下调戏良家妇女。”

    这家的男主人看他们落座了,迎上来,冲着允熥说道:“这位公子,是吃面还是喝粥?要什么菜?”又冲陈兴说道:“陈公子有日子没来小店吃饭了,今天怎么有空带朋友来?”这人到也眼尖,一下子看出允熥在这里面地位最高,先给允熥说话,再和陈兴打招呼。

    陈兴笑道:”这些日子工作忙,不得空,今天重阳节,才有闲工夫。”又对允熥,“允公子,他们这儿的sd打卤面是招牌面式,来一碗?”见允熥点头,又转过头说“王,嗯,王兄弟和杨兄弟要什么?”王喜说道:“也来一碗sd打卤面。”杨峰也要了一碗。陈兴对店老板说道:“那就四碗sd打卤面,再加四碟小菜,一份猪头肉,务必要好好做,拿出最好的手艺来。对你有好处。”允熥出来前约定称呼他为允公子,所以陈兴这样称呼他。

    老板说:“既然陈公子这样说了,我亲自下厨,务必做到最好。”又面向允熥“公子这姓可是少有。”允熥点点头,没有说话。老板下去做面去了。

    接下来等面的时间,允熥听他俩讲一讲各地的趣事。陈兴和杨峰都是上十二卫金吾前卫的人,金吾前卫几年以前参加了征纳哈出的战争,二人都二十多岁,正好参加过那次战争,讲解征战中的事情,让王喜听得大呼过瘾,允熥也感觉涨了很多见识。

    杨峰正说着“纳哈出投降那天,我们金吾前卫就在大账外头守卫,忽然帐内传来喧哗声,我们都很紧张,赶紧拿起……”正说到这,陈兴拿手碰了碰杨峰的胳膊,杨峰不解,陈兴偷偷指向允熥,杨峰还是不解,不过陈兴肯定是有道理的,于是停下不说。又琢磨一下才想过来:弄得帐内喧哗,与纳哈出发生争执的是蓝玉,允熥的舅姥爷;拿刀要砍纳哈出的是常茂,允熥的舅舅,这怎么好在允熥面前说。

    允熥一开始也没反应过来,见杨峰停了,想了一下,才想到,但不由心里失笑道:他怎么会拿这个怪罪别人,不过这话也没法说。

    但是王喜正听得高兴,见杨峰突然停了,追问:“怎么不说了?”一时场面上陷入了难堪的沉默。正尴尬时,老板端着面上来说道:“几位爷,面好了。”杨峰庆幸面这时好了,忙说:“先吃面,凉了就不好吃了。”陈兴也说:“这面趁热吃好,允公子尝尝。”就把刚才王喜的问话忽略过去了。

    允熥夹起面条吃了一口,嗯,是不错,不比宫里偶尔做的面条差,说道:“是不错,比家里的还好。”王喜也称是。陈兴松了一口气,说道:“那允公子可抬举他们了,外头的小店那能和公子家里的相提并论。”四人气氛又活跃起来,说说笑笑。

    柜台那里,店老板也在琢磨这‘允公子’到底是什么身份。陈兴家里可是世袭的千户,虽然父亲尚在未袭职,目前只在金吾左卫当个小兵,但是因为长相俊美,身体高大,武艺又好得以入直大内,寻常的指挥佥事都不放在眼里,上次陪一个已经袭职的指挥使来吃饭都没这么恭敬,但今天已经不是恭敬了,那允公子吃面前,他注意到陈兴的手指分明在微微颤抖,这允公子是哪家的公、侯?但大明的公侯有姓允的吗?

    正思索着,陈兴招呼他“唐老板,结账。”唐老板忙上前,说道:“承蒙惠顾,一共一百八十八文,陈公子是熟客了,给一百八十文即可(明初一文钱至少相当于现在的两元钱,可能还多)。”

    陈兴正在掏钱,允熥突然问道:“老板,你这店里收不收宝钞的?”

    唐老板说道:“客人要给,自然是不敢不收的,但是不愿意收,所以像陈公子这样的熟客都不给小店宝钞。”

    允熥又问:“为什么不愿收宝钞?”

    “不瞒您说,因为宝钞贬值太快了,您这样的贵公子自然不知道这小店的难处,宝钞好收不好花。我们店里的材料都是在城外的农民那里收购,那些农民都不要宝钞,都说大明开国时一贯钞还相当于一贯钱,还才二十年,现在就只值二百五十文,又不让用宝钞交税(农业税),怎么敢要。起了争执,我们是商,他们是农,士农工商,官府都偏向他们。”

    允熥点点头,陈兴付完了钱,说道:“做你的生意吧,说这些没用的干什么。”老板遂停住不说。

    允熥等人起身要走,允熥叫住老板:“店老板,不知尊姓大名?”

    老板回道:“回公子的话,小人叫做唐伯鹤。”

    允熥一怔,笑道:“那你可有一个叫做唐伯虎的兄弟。”

    老板一脸茫然“小人一根独苗,三代单传,并无兄弟。”

    允熥大笑起来,转身出门。其他人也不知道允熥在笑什么,同样一脸茫然的跟了出去。

    手机本章:

    本书最新下载和评论本书:

    为了方便下次,你可以点击下方的《加入书签》记录本次(正文 第19章 重阳节——一逛京城)记录,下次打开书架即可看到!请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荐本书,谢谢您的支持!!

    </p>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