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婚浅情深:季少的大牌宠妻 第252章 你能保证?

时间:2017-11-30作者:苏狸

    ,更新快,,免费读!

    季瑶不由想到当时在a市看到沐景安的场景。

    她其实并不熟悉沐景安,还是沐景安叫住了她,她才反应过来。

    “我是沐景安!”

    当时他是这么介绍自己的。

    已经想不起来当时听到他名字的瞬间,她是什么表情,但她始终记得,她后来对他的态度并不好。

    “沐景安?是我所理解的那个名字那个人吗?”她砰地一声关上车门,靠在车门上,噌的一声打开打火机给自己点了一根烟。

    沐景安始终微笑着,阳光下,笑容温柔的仿佛要将人溺在里面。

    也许,她有点明白为什么楚昕会掉在沐景安这个人的身上,明明被背叛,被伤的那么深,却依旧还是好几年忘不了。如果不是季展云的攻势太猛烈,如果不是沐景安真的伤的她太深太深,她都怀疑,有一天沐景安回头来,也许楚昕会忍不住的再回到他的身边。

    “是!”他毫不掩饰的点头,眼镜镜片下的眼睛到底是怎么样的,也许是阳光太刺眼,也或许是他隐藏的太深,哪怕站在他的跟前,依旧不是太清楚。他始终噙着笑,低下头请求道:“能不能请季小姐给我一点时间?”

    “你知道的,我不喜欢你,无论是从你背叛昕昕,还是站在我哥的角度来看,我都不可能喜欢你!a市是谁的天下,你应该比谁都清楚,你来了这里,还大大方方的出现在我的跟前承认你的身份,甚至还要我给你一点时间,沐……不对,我记得是安少爷吧?安少爷的脸未免太大了一些吧?”

    吸了一口烟,季瑶似笑非笑的说道,她抬头看了一眼周围。这里是市医院的停车场,在这里看到沐景安,对方要不就是特意来等着她的,要不就是去看了楚潇他们。只是不知道的是,有没有见到楚潇?

    “我知道,但我依旧希望季小姐能给我一点时间。”

    季瑶挑眉看着他,他的态度太平和了,让人忍不住的好奇,他究竟想要做什么?

    所以她答应了!

    对于去找一个咖啡厅坐下来谈什么的,她没有兴趣。

    既然有话要说,直接说就行了。

    示意他上车,季瑶转身打开车门,随手将烟头在垃圾桶上面的烟灰缸上面摁灭,她这才迈步上车。

    “说吧,有什么需要和我谈的?我听着!”

    “潇潇的手术……很成功!”他说道。

    “对!”

    “这件事情是季展云的帮忙吧?”

    “沐景安,你到底想说什么?”明显没有重点的话,让季瑶很不耐烦。

    沐景安垂下头,淡淡问了一句:“昕昕现在还怪我吗?”

    哈?这位少爷到底知不知道他在说什么?tqr1

    “你以为她还记着你吗?还是你自负的认为,这个世上没有一个男人比得上你?哪怕曾经怨恨过,现在也不会想要记得你这个人是谁。昕昕是骄傲的,你放弃了是你的问题,她却不一定要在你这一棵树上吊死。”

    “是吗?”

    “我应该感谢你,如果不是你当初的放弃,昕昕和我哥也不会有今天。也许这就是缘分,我和昕昕认识为的就是让她和我哥在一起。而你,不过只是一个过客而已。”

    季瑶的话伤人吗?或许是伤人的。

    可是,比起沐景安给楚昕的伤害,这点伤,真的不算什么,顶多算那么一点点的利息罢了。

    “是啊,我伤的她很深很深,我知道的!”沐景安的声音很低很沉,仿佛是在喃喃自语。

    “沐景安,我很好奇,在你的眼中,楚昕比起你所追求的那些权利啊地位什么的,真的就比不上吗?即使你真的要去追求你所谓的在乎的东西,至少也也应该告诉她一声,而不是说一句话也不留下的将她抛弃掉。”她又有种想要抽烟的冲动了,对于沐景安,她是真的耐着性子的说话,“也许,对你来说,那个时候的楚昕是一种负担,她的家差点就毁了,还欠了那么大的一笔债务,你觉得害怕畏惧,也是理所当然的,我并不觉得意外。但是沐景安,这几年,看着她逐渐的绽放光芒,看着她在找你,看着那些背地里面肮脏的手伸向她的时候,你是否有那么有一点点的内疚?后悔呢?”

    季瑶是真的很好奇沐景安的想法,这些年,她不相信他一点也不知道楚昕找他的事情,一个在明,一个在暗,沐景安要是看不到楚昕,那才有鬼。

    既然知道楚昕在找他,为什么从来不愿意站出来?哪怕给个信,让她不要再白费功夫也行啊。他难道就那么一直看着?怎么好意思?

    “季小姐,我的想法,我自己心里面有数就行了。季小姐,我今天找你,是有一件事情想要拜托季小姐。”沐景安没有正面回答季瑶的话,他一改刚刚的低沉,再次的扬起笑脸,温声说道。

    不得不承认,沐景安是一个很优秀的男人,长相也好,气质也好。如果不是了解楚昕的事情,季瑶也必须得承认,这个男人真的是太迷人了,对于女人来说,绝对是一个致命的吸引了。

    “有事情拜托我?我可没有那么大的本事帮你的忙!”毫不犹豫的拒绝,季瑶移开视线,不再去看沐景安。

    “这件事情,唯有你可以,其他的人无法做到。在我说出这件事情之前,季小姐拒绝的太快了,何不听听再做决定?”

    “我没有什么本事,也没有办法保证你认为的我能做到的事情,我是否真的能做到。”

    “当然,季小姐如果真的做不到,我也不会强人所难!”他笑道,“那么季小姐是否愿意听听看我的话呢?”

    深深的看了他一眼,季瑶慢慢闭上眼睛,淡淡道:“你说吧!”她倒要看看,他所说的唯有她能做的事情,究竟是什么?

    沐景安看了她一眼后,将目光移向车窗外面,眯着眼睛看着顶上的太阳,太耀眼了,太灼人了。

    “季少很优秀,这一点我非常承认也非常赞同。他的光芒太强烈了,也太热烈了,也许有一天,在他自己都不知道的情况下,灼伤了人。”

    “这种言情句子,还是不要用在一个男人的身上吧,听着我难受。”

    “季小姐说话向来直白,我也直接一点吧!”沐景安的声音倏地喑哑,“如果有一天,季展云做出了伤害昕昕的事情来……”

    “不可能!”

    “季小姐,事情没有绝对,就如同当年,我觉得认为我做的一切事情都是为了昕昕好,我做的事情绝对不可能伤害昕昕。可是这些,除了昕昕自己,谁也没有判断的权利。我伤害了她,这一点是毋庸置疑的。我在她的心里面被判了死刑,我认罪,也不想再去让她难受。但是季小姐,你就百分之一百的肯定,季展云真的能让楚昕不伤心?真的能护得住她吗?”他淡淡说道,“对昕昕来说,她的家人,她身边她所在意的人,任何人出事,她都会难受会伤心!你能保证护得住她的家人朋友?你能保证季展云会不会有一天不再爱她该怎么办?你能保证,有一天,在利益冲突之下,昕昕能安然无恙?你能保证……季家树敌那么多,她真的不会被牵连?真的不会吗?”

    明明是很平淡的询问,沐景安的声音甚至可以说是温和的,并没有咄咄逼人。可是季瑶却觉得喉咙哽住,无法像刚刚那样的给予绝对肯定的反驳。

    一连串的让季瑶心慌。

    不,她无法保证,这种事情谁也无法给予绝对的肯定答案。

    她其实并不了解季展云,那是她的哥哥,但在她的心中,威严太重,比起父母来说,更加的让她畏惧。她看不透他,家中的任何人都看不透这个人,她无法代替他给予回答,那会让她觉得担子太重。

    “你到底想要说什么?”这个时候,季瑶有点狼狈的急促反问。被自己所讨厌的男人问住,这种感觉绝对不好。她冷笑一声道:“那些都是以后,我无法开空头支票,你也无法确定那些你所担心的事情就一定会发生。就现在来说,从始至终,伤她最深的人是你。你以为,你凭什么气势汹汹的来质问我?”

    恼羞成怒的质问,季瑶的态度更加的恶劣,也愈发的厌恶这个男人。

    沐景安并不生气,他依旧语调平缓淡定:“对,我这些我都在知道,所以我也只是将可能发生的事情列举出来。季小姐,我说这些的目的并不是为了要为难你。我只是想要你答应,如果真的有那么一天,如果季展云真的有那一天伤害了昕昕,能请你作为朋友的一面,稍微护着她一些,不要因为季展云是你的哥哥而和她产生了嫌隙。”

    “沐景安,你真的很奇怪……”

    “这些话,就是我相对季小姐说的,也是我的请求!”他打断她,非常认真的看着他,仿佛他的目光之中,只能看到她一个人。他的手伸向车门,“还有,季小姐,这次的谈话,我希望只有我们知道就行了,昕昕并不想见到我,我不希望造成她的困扰。”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