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婚浅情深:季少的大牌宠妻 第229章 手术成功

时间:2017-11-30作者:苏狸

    ,更新快,,免费读!

    手术的时间很长,但等在外面的人更加觉得时间的难捱。

    从上午九点钟开始手术,到现在已经下午四点多了,持续了七个多小时的手术时间,越是等在外面就越是心焦。

    楚昕也提了几次,让季展云回去的,可惜压根说不通。不说季展云不回去就算了,季瑶也站在一旁守着,似乎不等到楚潇手术结束,就不走了。

    越是到后面,心里面就越是紧张,几双眼睛都盯着手术室亮着的灯,谁也没有开口,哪怕想要表现出来一丝丝的放松姿态都做不到,无论是神情还是气氛都颇为凝重。

    突然,手术室上方的三个字的灯灭了。

    所有的注意力都被吸引了过去,咔嚓一声手术室的门从里面被打开。

    楚昕想要过去,却在那一瞬间觉得脚下仿佛被钉在那里,根本就提不起来勇气过去,她害怕听到不好的答案。

    “别怕!”季展云站在她的身边,低声的对她说道。

    她抬起头看了他一眼,然后默默的摇摇头,即使再如何的在心中安慰自己,她又怎么可能不怕?她是恐惧害怕的,她担心听到的不是她想要的答案,甚至都提不起勇气去。

    “医生,手术,手术怎么样?潇潇,我的儿子他……”

    林晓上去看着出来的西恩教授和李医生连声追问,还急切的看着他们身后,想要看道楚潇的状况。

    西恩教授对中文并不懂,倒是一旁的李医生虽然满脸疲惫,却难掩喜色道:“林女士你放心,手术很成功,等后续排异之后,如果没有什么问题,那么就差不多了。”

    李医生是高兴的,自己精心照料了那么长时间的病人,看着他长大的,现在总算能康复了,他是打心眼里为楚潇感到高兴。在手术室中,有几次都差点没挺过来,如果不是西恩教授沉稳淡定,换做是他上场,他绝对无法保证自己能让楚潇好好的走下来。

    想到这里,李医生看着西恩教授的背影愈发的热切起来,这个年纪才三十出头的年轻教授,怪不得以现在这么年轻就得到了别人奋斗一辈子都无法比及的地位是能力,他真的是太优秀了。

    一听说楚潇手术成功,楚风年和林晓喜极而泣,相互拥着的连声道谢说好。

    西恩教授的视线在几人的身上一扫而过,最后落在了季展云的身上,眼中划过淡淡的涟漪,然后微微颔首,转头对楚风年林晓夫妻两人说了一些话后,这才带着自己的助手离开。

    翻译过来的大体意思就是,西恩教授会在这里留下来一段时间,观察楚潇的恢复情况,确定稳定下来后,他才会离开。

    西恩教授在经过季展云的时候,并未停留,只是那戏谑的目光却在季展云的身上转了几圈后,才慢慢的收回去。

    而这一幕,除了季展云和西恩教授之外,再没有第三个人看到。

    季展云很淡定,压根就没有什么反应,自顾自的揽着自家媳妇,对旁人的打量,压根不放在心上。

    而这一小插曲,足以证明,两人是认识的,而且应该还是非常熟悉的。

    至少绝对不是季展云当初说的那样,不是太熟,只是和项瑾熟!

    楚昕在听到手术成功后,整个人都差点站不稳,仿佛一直压在心头上的一块千斤巨石,一下子被挪开,整个人瞬间轻松了,反而很不适应。

    她有些呆滞的转过头看着季展云,呆呆的说道:“季展云,手术成功了!”

    “嗯,成功了!”他点头肯定。

    “真的成功了?”

    “嗯,真的!”

    “我是在做梦吗?你……你打我一下,我都觉得我在做梦,一直以来期盼着的事情,现在得到了确切的答案,我……”

    她结结巴巴的说着有些孩子气的话,整个人都恍然的真的以为自己在做梦。

    “你……”

    “哪来那么多的梦让你做?当然是真的,真的不能再真!”季展云刚刚要回答,就被季瑶一巴掌给打断了。

    季瑶并不是很用力的拍着楚昕,而是在她的肩膀上不轻不重的拍了一下,主动的却又非常没有眼力见的抢在了季展云之前给她最为肯定的肯定。

    想当然了,她是收到了季展云一个凉凉的目光,又接到了楚昕感激的激动的拥抱。

    两相对比之下,季瑶觉得,顶着在家亲哥的威压,刷了把存在感,果然也没有做错嘛!

    “……”有点郁闷的季展云,明明刚刚是他先开的口,怎么楚昕想到的只有慢半拍的季瑶?

    楚昕现在哪里有心情管季展云是怎么样的想法,她只要一想到楚潇以后会和正常人一样,可以大笑,可以大哭,可以做很多以前不能做没有做过的事情,她就激动的跟什么似的。

    她正要迈步走到父母身边的时候,谁知道刚迈出一步,心脏猛然一抽,脑子一黑,整个人直接就软倒了。

    这一幕,直接吓到了在场的所有人,哪怕是喜怒不形于色的季展云,在这一刻,都变了脸色……

    同一时刻,远在加拿大的简·科威亚,正眯着眼睛晃着一杯猩红的酒,慢条斯理的,在昏暗的房间中,一声幽幽叹息,显得尤为的古怪诡异。

    “也不知道现在楚昕怎么样了?其实药物没有注射完成,对身体的反而不好,当时季展云为什么就不多等等呢?要是知道了因为他的缘故造成了一些原本可以避免的后果,不知道那个时候他该是什么样的神情脸色呢?”

    简·科威亚低声呢喃着的话,像是对自己说的,也像是在对另外一个人说。在这个房间中,太暗了,只有一站瓦数非常低的挂灯,在墙壁上发出幽幽暗光,反而比起不开更加的古怪。

    “那些药不见得有效!”另一道声音在房间中响起,显然房间中并不是只有他一个人。只是那个声音的主人躲在更加阴暗的角落中,压根就找不到人,仿佛融入到了黑暗之中。那声音听起来有些沙哑,雄雌难辨,着实不清楚到底是男是女,是老是少。

    简挑了挑眉,扬起薄唇,喝了一口红酒,慢悠悠的在口中很享受的品了品,感受着红酒在口腔中润滑而过,最后顺最后顺着喉咙滑下去。

    “哦?不见的有效?那不是你们研究出来的?说什么药效非常不错,难不成你们给了我一个半成品?哦,亲爱的,你不能这么做,这回让我非常失望的,楚昕可是我的宝贝,如果因为你的不负责任而受到伤害,我绝对无法原谅你,我也会非常生我自己的气的!”

    看似玩笑一般的抱怨,又似乎并没有认真的话语,事实上,简说的到底是真的是假的,他自己清楚,想来另外一个人也能感受到的。

    不过,说起楚昕是简·科威亚的宝贝,大约是没有人相信的!tqr1

    “你得给我一个说词,毕竟在楚昕的身上,我可是花了不少的精力,你一句没效一笔揭过,实在是没有办法让我接受的啊!亲爱的,你说对吗?”简终于抬起眼来,那一双诡秘的眼瞳,在黑暗之中如同鬼魅,与之对视,生生的让人打了个寒颤。

    没有人怀疑简·科威亚说的那些话的认真程度,或许连他自己都没想到!

    那人沉默了一会儿,明显是感觉到了来自简·科威亚的压力,也察觉到了现在绝对不是该顶着干的时候。

    他沉吟了一会儿,才说道:“我只是说假设,王,个人的体质不通,谁也无法预测,到时候会有什么样的结果!当初王从我手中将药拿过去的时候,我也曾经提醒过王,使用的时候,还请慎重。况且,并未将全部的针注射完成,所以,后续的观察我也无法给予结果!”

    简当然不可能被这么简单的说辞给打发了,但似乎也接受了这个解释。

    周身的气势压迫说散就散,显得放松了不少。

    “你说的那些,倒也说的过去,不过你得重新将药剂给我!”

    “王找到了人了?”那人的声音中不难听出来一丝讶异,以为简·科威亚放弃了楚昕,早已经准备好了第二个人。他其实并不赞同现在对楚昕动手,楚昕现在和季展云的关系太过于密切,季展云一旦有了警惕,想要动手,那绝对不是容易完成的事情,甚至还有可能造成巨大的损失……比如药剂的流失被发现。

    简放下已经空了的杯子,并未回答他的话,而是问了另外的一个问题:“只是四针,你说,到底会有什么后遗症呢?”

    那人静默了一下,慢慢道:“根据试验来看,手脚冰冷,身体的温度常年很低,一旦熟睡,很容易直接昏睡过去,除非有人叫,否则自己根本很难醒。”

    简眯了眯眼睛,这个答案,还真的是……不过似乎也没有什么影响嘛!

    “将药剂准备给我!”简已经做了决定,这些药显然只有楚昕最适合,也只能是她。有楚昕在,他自然也能让季展云乖乖听话!虽然很卑鄙,现实却从来讲究的不是按照规矩来,只要最后的结果令人满意,谁还在乎过程?

    而科威亚家族,向来追求的就是结果!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