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婚浅情深:季少的大牌宠妻 第223章 来而不往非礼也

时间:2017-11-30作者:苏狸

    ,更新快,,免费读!

    楚风霞今日之所以过来的目的,当然不可能单纯的为了看楚潇,她从未将楚潇当做是她的外甥,楚昕一家,在她的眼中也从来不是什么亲戚,她只是在缺钱的时候,觉得这些人能拿得出来钱而已。至于表面上的那一层关系,谁愿意维持谁维持去,他们家将楚风年养育这么多年,她也叫了这么多年的二哥,如果不是他们家养着他,给他名字,给他机会,他有有今天?所以,楚风年合该就是欠着他们家的。没钱的时候就罢了,有钱就有他们的一份子。

    她原本也没想要今天过来的,还是在听赵欣艾说楚潇今天做手术的事情,她才突发奇想的带着父母过来这里。

    她每每一想到楚昕那么能挣钱,尤其听赵欣艾说起楚昕在国外时候过的日子,她嫉妒的眼睛都快红了。这样的女儿在身边,也亏得楚风年和林晓两个整天在他们跟前哭穷啊!

    楚风霞的一张脸上就差,没直接写着‘快给我钱’这几个字了。

    听了楚风霞的话,不只是楚昕,很多的人都很意外的看着她,那眼中的怀疑搞笑,都快要掩饰不住了。tqr1

    从来没有见过如此极品的亲戚,找人要钱怎么还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哪怕是自己的亲戚,毕竟不是自己的女儿,就是真的是自己的女儿,也得掂量着一点吧?如此没有顾忌的在大庭广众之下,张口就是钱,而对方家还有人在手术室中动手术,于情于理都很说不过去。

    楚昕已经彻底冷下脸来了,她发现对这家人真的不能太客气,他们太会顺杆子爬了。

    “小姑需要提醒几次?你想要多少钱,我都给你!”

    这番话一说出口,顿时周围看热闹的人像是在看傻子一样的看着她。就算再有钱,也不能充当冤大头吧?楚昕的脑子不会有病吧?这样的亲戚的确挺好的,亲戚借钱什么的,都不用担心偿还的问题,还源源不断的借。

    换个角度想想,这哪里是借?压根就是不要利益的白送啊!

    “逢年过节送礼送钱,都从欠我们的那些钱中扣,慢慢扣,或者一次性的扣完,都没事!我们一家和你们已经没有任何关系,血缘上没有,户口本上更没有!小姑,我现在还叫你一声,说明我还是将你放在心上的!”

    “楚昕,谁给你的胆子?你和你小姑竟然敢这么说话!”一直默不作声的楚老太激动起来,她指着楚昕的脸,皱着一张老脸尖锐的叫起来。“是不是你妈教你的?我就说养了个白眼狼,当初干嘛将你爸抱回来养着?我供着他上大学,家里面所有的孩子就数他最有出息,他爬得最高,结果现在却是最不将我们这些人放在眼里!哎哟,老头子啊,你看看你当初领出来个什么东西哟,气死我了,气死我了……”

    楚昕默然无语的看着楚老太倚老卖老的撒泼,就差没直接躺子地上打滚了。

    听着楚老太口中的话,仿佛为了她爸做了多少,似乎看楚风年比自己的亲生的都要重要。

    可实际上,当初父亲上学的钱,一分钱家里面也没有出,听母亲说,当初为了能继续的上学,父亲起早贪黑的,一边要将家里面做农活,一边还得自己出去挣钱交学费。家里面的几个兄弟姐妹,其他的人都穿着新衣裳,唯独父亲没有,他永远都是穿着比自己的真实身高都要矮上一大截的大伯剩下来的的衣服,数不完的事情,永远都是他在做。

    初中毕业,楚风年考了全县第一的成绩,原本是很荣耀的事情,可惜楚老太却坚决不准他去上学,非要让他出去挣钱打工,甚至动了要让大伯顶替他名额的念头,也亏得两人差的太多,压根顶替不了,大伯也根本不是念书的那块料。

    最后还是村上来人了,学校那边承诺不收取楚风年的学费之类的,才让他去上了学。

    楚昕就是真的想不通,到底脸皮有多厚,才能将自己当初做的那些事情都忘得一干二净?将不属于自己的功劳,全部都揽在自己的身上?

    “奶奶,您是怎么对我爸的,我想,你心里面不清楚,村子里面的人该有些印象。奶奶,我自问无论是我爸妈还是我自己,对您也算得上敬重。您今天过来,如果不是为了潇潇做手术特意过来看望,我也不怪责,毕竟这些年来,除了要钱要东西之外,您从未打过一通电话给我们。在您的眼中,我和潇潇和你们楚家并没有任何的血缘关系,所以您对我们隔着一层,我也能理解!但……”楚昕的声音很轻柔,面对长辈时候的礼貌,表现的很淋漓尽致。她看起来非常的友好,很好相处,这是很多的人对她的印象。

    只是,说的话太犀利,没看到刚刚还在爱撒泼的母女两人都一脸青白的说不出话来了吗?

    国内对楚昕还是不了解的,如果换做是在国外,那些被楚昕温和浅笑的情况下毒舌洗礼过的人,一定会对楚老太和楚风霞表示自己的不服,这哪里算得上是犀利了?明明就太留面子了。

    “小姑还有不解的?哦,对了,刚刚小姑说道表妹的问题。”说着看向赵欣艾,楚昕笑着道:“我以为表妹回来之后,会将事情和小姑说清楚。难道表妹没说?那也没关系,我现在说出来,也省的小姑对我有误解、”

    “不用了,我说过……”赵欣艾急急地打断,她现在万分后悔自己跟着一起来了,将自己也跟着拖下水来。

    “说什么?你说什么了?你回来带了那么一大串的账单,你说什么了?”打断她的不是楚昕,反而是楚风霞。她暗地狠狠的瞪了赵欣艾一眼,对她的蠢笨简直气到了极点,她这么聪明的一个人,怎么就生了个这么笨的女儿?

    赵欣艾差点没一个白眼翻过去直接晕了,她简直有种想要和她妈断绝一切关系的冲动,到底知不知道现在是个什么情况?明明以往都那么的聪明精明,怎么每次一面对楚昕的时候,就一点脑子都没有?

    显然赵欣艾忘了,她和她妈,总的来说应该算得上是半斤八两,相互之间不差什么的。

    都是那么的自以为是,那么的自私自利。

    楚昕的眸光在这对母子两人的脸上扫过,又瞥了一眼狐疑的看着他们的楚老太,以及一旁低着头杵着拐住坐着一言不发的楚老爷子,最后收回视线。

    “小姑当初将表妹交给我的时候,说希望她有一天能有我现在的成就,我也说了,我没有办法保证。而当时小姑又说希望她在我的身边学习学习,我当时就让她跟在凯瑟琳的身边,当我助理的助理,不需要做什么事情,观摩学习也挺不错的。可是表妹怎么做的?在我的身边待着的那两个星期,什么事情没做,什么也没有学会,倒是没到一个地方,将那里的奢侈品的品牌摸得挺透彻的。那段时间,什么是助理的助理,我倒是觉得她是大老板了。小姑觉得我造成了表妹的百万负债,可是如果我没有记错,当时的债务是一百三十多万,其中的三十万,我也说了,我替你们还了,当做是这段时间表妹在我这里的工资。难道这还不够?这是明面上的账单,表妹在那里的吃喝住的花销,比起摆在明面上的这些奢侈品,只会更多。如果小姑不相信,我身边出入账的明细花销都在,我可以现在就让凯瑟琳去打印出来,如果小姑愿意看,也愿意偿还的话。”

    “哪怕这次,表妹回来,的确是我让人送她回来的,只是我觉得她在我的身边并不情愿,我甚至给她介绍去参加这次国内的模特大赛。难道小姑觉得我做了这些还不够?我也希望表妹有我的成就,我也希望她有一日能到达到比我还要高的成就,那是我的骄傲。可是任何的事情,不可能一蹴而就,得一步一步慢慢的往上爬,有了坚实的基础才行!如果表妹在这次模特大赛中取得了优异的成绩,未来也就一定会非常的明亮。”

    当然,前提是能成功才行!

    不说赵欣艾的性子适不适合这个环境氛围,她也从未打算让赵欣艾成功。

    既然喜欢说钱,他们就一切朝着钱去看,省的说一些太深奥的话题,给他们觉得她是在故意的转移话题的嫌疑。

    楚昕说话的声音中没有多么激烈的情绪夹在其中,平淡的语调,叙述着以前的事情,仿佛在说,随便你信不信,我的话就是这些,如果再不行,我就直接给你证据,你随便看就是了。

    这种语调,反而给人一种很是信服的感觉!

    周围轰的一声炸开了,对楚风霞等人的指责讽刺,从开始的小声议论,到了后来直接指着他们骂了起来。

    在场的人,有身家不错的,也有普通家庭的,家家都有一本难念的经,楚昕一家的遭遇,让很多的人都忍不住的联想到了自家的那些亲戚,感同身受的人表示义愤填膺。

    说是骂楚风霞这类人,何尝不是在借着骂他们的机会,顺带给自己出口气?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