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婚浅情深:季少的大牌宠妻 第193章 难解的局面

时间:2017-11-30作者:苏狸

    ,更新快,,免费读!

    望着媳妇拿着电话的神情很不对劲,甚至有要直接将电话捏碎的架势,季寻默默的摸了摸鼻子,非常明智的决定暂时不要撩虎须。

    过了一会儿,在季寻以为自家媳妇要发怒冲着他咆哮的时候,莫兰却蹙着眉叹了口气的放下电话。

    “也许我应该相信我的儿子能处理好,但我总是会忍不住的担心。”

    “担心什么?”

    “爸的脾气你比我了解的更加清楚,现在季家是展云在当家,如果爸始终抱着想要把持大权的想法,祖孙之争恐怕在所难辨。我是真的不明白爸到底是怎么想的,既然是自己放弃了的,为什么不放弃的彻底一点?如果说展云做的不好,那无可厚非,我也无法可说,毕竟这么一个大家族,总不能任由衰败吧?可是明明现在展云做的很好,爸却总是想着法子的插一杠,不制造一些麻烦就不甘心怎么着?”

    莫兰的控诉,季寻没有反驳,他也知道这是事实。

    “爸对权势的热爱,远比亲情要看重的多。”这些年来,他已经看的很清楚了。

    莫兰看着季寻低迷的情绪,抿了抿唇,也不再继续说老爷子了。

    “其实,对于未来的儿媳妇,我并没有多大的意见和想法。只要儿子喜欢的在意的,我都能接受。我也不指望谁来为我养老送终,我现在还很年轻。对婷婷,我也没有什么意见,在爸的身边能讨得爸的喜欢,也不容易。可关键是儿子不喜欢啊,儿子现在有喜欢的人。又不是封建社会,还包办婚姻吗?”

    莫兰摆摆手,有些疲倦的说道:“算了,既然是儿子的事情,到底还是要看他的态度,他要是喜欢就接受,不喜欢就拒绝,反正我是不会强迫他的!爸如果指望着从我的手中走捷径,那可不好意思了。”

    也不能说莫兰是对楚昕的维护,对于不甚了解的人,存在的不过是第一印象。对楚昕的那点喜欢,也是因为季展云的缘故,爱屋及乌的情况下才产生的。如果季展云真的现在喜欢上了罗婷,选择了罗婷,莫兰也不会觉得怎么样。感情这种事情,都在于双方的你情我愿,强迫得来的,又有什么幸福可言?

    老爷子想的多,做的也多,却从来没有想过,没有爱,没有情,又如何走下去?

    不过莫兰从来都不是自怨自艾的人,她虽然结婚多年,两个孩子都长大成人,甚至说的再远一点,她都快要做奶奶的人了,性子依旧有些大大咧咧的,脾气来得快去的也快。

    季寻就是知道这一点,所以她在低落的自言自语的时候,他压根就没有打算进行劝说。

    果然,没有一会儿,她就满血复活了。

    “老公啊,你说我要不要通知一下昕昕,季展云要去相亲了!”

    “……”

    “我是不是很快就要看到一向无往不胜的儿子失恋的一幕了?突然很期待怎么办?”

    季寻嘴角抽了抽,如果这件事情真的导致了季展云失恋,他所知道的就是,麻烦就大了……

    楚昕醒来的时候,只觉得全身都没有力气,虚弱的连想要转动一下脑袋都困难。

    这是怎么了?

    她——又是在什么地方?

    她记得她要去医院的,然后呢……

    突然,她的眼瞳狠狠一缩。

    她昏迷之前的一幕幕出现在脑海中。

    简·科威亚!

    对了,是他!

    他的突然出现,然后是一个&……一个高大的男人,面无表情的将一个针管中的液体注入到她的脖颈处,然后她就失去了意识。

    也就是说,她现在所处的地方,是简·科威亚的地盘?

    可是,他到底为什么要绑架她?有什么目的?她不明白!

    自己的价值在什么地方?对方绑着她,只是单纯的要针对她,还是因为她背后的季展云?

    她不觉得自己身上有任何的价值值得对方冒险绑架,要钱的话,他们这类型的大家族,最不缺的就是钱。她手中的这些钱,对普通的人来说,是天价。在他们的眼中,怕是根本就不值多少。

    几乎已经可以断定,简·科威亚之所以将她带过来的目的,并不简简单单的为了她曾经知道他那个赛场的事情。如果是为了赛场的事情,现在她也不会在这里。如果说她最初会因为那些人的死而恐惧,害怕简同样会那么对她。那么现在,她或许应该放下心来了。如果简真的想要杀她,多的是机会,她根本防不胜防。

    但他没有!

    只是将她强行的带走,什么也没有做。

    至于这里是什么地方,她并不知道!tqr1

    楚昕在心中分析了一下现在的情势,觉得并不是那么不容乐观,想想暂时也放下了悬着的心。

    她试了一下想要起来,可惜现在脑子的确清醒了,只是身体依旧还是不受控制。

    她不知道简到底给她打了什么药,不知道有没有副作用,更加不知道……会不会危害身体。

    她现在真的属于两眼一抹黑的!

    “醒了!”

    就在楚昕心中苦笑自嘲的时候,在她左边传来简的声音,淡淡的吗,没有笑意,和平常很多时候都不同。

    楚昕并没有急切的想要转头过去看,反正人在这里,难不成还能跑掉不成?

    她没说话,也不想说!

    简低笑一声,慢悠悠的说道:“你既然不想说话,就听我说怎么样?”

    “楚昕,我和你认识的时间也挺长的,比季展云要长!”

    “我很不解你选择季展云的原因,你难道不怕季展云的家世会给你造成影响?你明明那么恐惧这类事情,为什么偏偏就能面无表情的接受了季展云?这一点,你能不能给我一个解释?”

    “我在想,是不是因为我的缘故,才让你有了勇气迈出这一步?”

    “明明当初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你什么都不懂,是那么的恐惧,那么的害怕,你的一切都是我给你的,你所有的东西都是我教你的,为什么迷不愿意和我亲近,处处和我保持着距离,仿佛我会吃了你一样。”

    简平淡的叙述,让楚昕忍不住的回想起了初次见面时候的场景。

    那个时候的心境和现在绝对不同,刚刚经历了家庭的变故,爱情的背叛,挑起了家庭的重担,她都快要喘不过气来了。

    在那种情况下认识的简,在她的心中是不同的!

    简就是简,和现在的简·科威亚是不同的人。

    既然是两个不同的人,现在说这些话又有什么意义呢?

    她始终想不通,简的改变,到底是称之为改变好呢?还是说……他从来都是这样的一个人,只是她不了解罢了。

    或许,她更愿意倾向于前者,事实却是后者。

    她仰面躺在床上,盯着天花板上的水晶灯,从灯的装饰上来看,这里毫不疑问一个酒店的总统套房,只不过a市的星级以上的酒店不少,就不知道这是哪家酒店,季展云能不能找到她?

    不对,应该说季展云到底知不知道她失踪了的消息?

    慢慢的闭上眼睛,楚昕动了动嘴唇,淡淡的说道:“简,在那件事情发生之前,你在我的心中是我一个不可多得的朋友。”然而,发生了那件事情,她每次一见到他,就忍不住的响起那惨烈的赛道,可怕的爆炸。

    她承认,这是类似于迁怒一般,逃避责任,她自己也同样的要负担责任。

    毕竟她还活着,那些人却已经死了!

    “朋友?只是朋友吗?”简呢喃着的似乎是在问楚昕,又似乎是在对自己说的一样。

    简的态度很诡异,楚昕摸不准他到底是什么想法。

    谨慎又谨慎,她没有再开口。

    “你猜我将你抓过来的目的是什么?猜中可是有奖励的!”

    楚昕能感觉到身边突然往下一沉,然后简的身影就出现在她的视线中,他靠近他,双手撑在她的耳边,嘴角勾起一抹诡异的弧度,总给人一种不怀好意的感觉。

    他掬起她散落在枕边的头发,指尖轻碾,垂眸幽幽叹息一声:“楚楚,你知道吗,你真的非常吸引我,可是你却总是不明白我的心思!”

    “你的心思?不,简,不是我不明白,而是你自己也不懂!”

    楚昕感觉真的很累,现在的简让她很疲累,她也说不上来到底是什么感觉,就是觉得……

    “我不懂?”简突然冷笑,猛地攥紧手,手指拉扯的发丝,让楚昕疼的一下子皱起了眉头。“楚楚,你看似很好相处,实际上是将所有的人隔绝在外,你真的了解我?”

    费了好大的劲,楚昕勉强抬起手,抓住他的手腕,直视着他,微微抬起下颚,直截了当的说道:“是,我或许不了解你说什么样的人,但我知道,什么是喜欢,什么只是单纯的占有欲。”

    “你什么意思?”

    “简,你说那么多,不过就是想要告诉我,你喜欢我,你比季展云认识我的时间长,我的一切都是你给我的,我能现在这般无忧无虑,也是因为你的缘故!可是,你真的懂吗?你只是不甘心罢了,也或许是为了和季展云比较而已。”
小说推荐